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为科学奋斗 > 第52章 倒霉的狐狸
    沈长安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他看了看道年,又看了看桌上丰盛的晚餐,神情有些凝重。

    “去。”道年见沈长安脸色难看,以为他误会自己不打算陪他去,“等下就让刘茅去安排。”都说人类很容易越养越娇,看来这话是真理。他还没说不去的话,长安的脸色就变了,若真的不陪他去,说不定等会就要躲在被子里偷偷哭鼻子。

    “我其实就是随便说说。”沈长安低着头扒饭,没好意思抬头去看道年,“你工作忙的话,就不用陪我了,我在帝都待了很多年,对那边挺熟悉。”

    “懒得工作,陪你出门。”道年又恢复了平时言简意赅地风格,他看着沈长安,“什么时候出发?”

    “两天后。”沈长安抬头,见道年正看着自己,朝他咧嘴笑了笑。

    看着沈长安傻乎乎的笑容,道年指了指碗:“吃饭。”

    虽然脑子不够聪明,可是这是自己认定的人,傻点就傻点。想起前几天晚上,沈长安食物中毒产生幻觉,以为恶鬼要吃掉他,用身体拦在他面前的样子,道年心里的感觉非常奇怪。

    他开启灵智,有了身体,便一直是生灵眼中至高无上的代表。他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甚至在法则允许的范围下,定夺一个种族的兴衰罔替。他不认为“保护”这种行为,可以用在他的身上,其他生灵更是不敢有这种想法。

    长安。

    这个名字,让他想到了一个久远的朝代,那个朝代有个地方叫长安。长安里有很多才子佳人,他们生死相许,山盟海誓,可是战乱来临时,无数人抛下曾经山盟海誓的对象独自逃走。

    一句“保护”说出口时太容易,想要做到太难。

    长安从未对他说过任何承诺,可是却做到满口山盟海誓之人做不到的事。他偏头看向窗外,大道想借生机道的手,除去他这个天道得以复生,只怕不能事事如他的意。

    “你跟我一起去帝都的话,我跟杜主任多请几天的假,我当你去尝尝那边的美食。”沈长安三两口吃完饭,把碗一推,就开始畅想接下来的帝都行:“我八岁以后,住在一个军区四合院里,里面的长辈都很照顾我,我给里面的领导打个申请,看能不能带你一起去看看他们。”

    道年心想,前不久才送了他钥匙,现在又要带他去见重要的长辈,按照人类的礼仪流程来看,是不是太快了?

    “那些长辈都是各界大牛,你是生意人,在他们面前露露脸是好事。”沈长安小声道,“他们人都挺好,就是为人严肃了些。我小时候耽搁了两年,没有好好上学,搬到大院住以后,成绩跟不上,院子里的爷爷奶奶每天给我补课,说从他们院子里走出去的孩子,没有差生。”

    想到头悬梁锥刺股的岁月,沈长安打了个寒颤:“当然,我觉得如果时间安排不过来的话,就不带你去见他们了。”

    这些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什么都好,就是好胜心有些强。按照现在年轻人的说法,那就是他们大都是top癌,啥事都要努力争先,他怕把道年带过去以后,他们会让道年努力把企业发展为全国一百强。

    “见。”道年斩钉截铁道,“应该见。”

    沈长安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既然道年都这么说了,他也没什么意见,反正到时候被天天催着事业发展的人,又不会是他。

    话分两头,自从灰头土脸从人类世界回来以后,就没怎么好意思见什么妖修,怕别人嘲笑他的魅惑功力连一个人类都比不过。

    他在自己洞府待了一段时间,发现根本没有妖修讨论他的事,大家最近的关注重点在鸟族的凤凰遗脉出壳了,而且还养在了天道大人的神府中。

    提到这个,无数的妖修都在暗自羡慕,现在妖界的日子并不好过,以鸟族的实力,想要养好一只凤凰恐怕只能砸锅卖铁。可是养在天道大人那里就不同了,不仅能蹭吃蹭喝,还能帮鸟族在天道大人那里刷存在感。

    他们兽妖平时私下里,总是嘲笑鸟族光长一身羽毛不长脑子,犯下天道大人不能容忍的错误,以致近二十年都没有新的鸟开出灵智,前段时间还得罪了最受大人看重的人类。

    没想到这群鸟表面憨厚,内里狡猾。几个月前,还跑到他们面前一个劲儿说那个人类有多心机,故意讨好大人,为人类谋夺好处。谁知他们转头在天道大人与人类面前,又换了一副嘴脸。

    为了讨好那个叫沈长安的人类,他们竟然没脸没皮地让族内鹦鹉妖做那个人类的宠物,天天在沈长安面前讨好卖乖。这跟那些讨好奸妃,想让奸妃给帝王吹枕头风的奸臣有什么差别?

    坏话他们说了,讨好卖乖的事他们做了,好处也被他们得了,可怜他们兽妖族跟着鸟妖们凑了场热闹,什么好处都没有拿到。

    就知道那些长着漂亮羽毛,整天叽叽喳喳的鸟妖,没一个好东西。

    听着同族们的讨论,胡明没好意思出去跟他们一起讨论,他怕他们问他,为什么绯莹能留下,他却只能灰溜溜逃回来。

    在洞府里躲了这么久,胡明还是鼓足了勇气去向长老请罪。他脚下生风,转瞬便来到了兽妖族的神殿外,因为不想让更多人见到他,他用了隐身术,悄悄去向长老居住的侧殿。

    来到侧殿外,他正准备显出身形,敲门去找长老,忽然听到长老厉喝道:“这个人类,必须死。”

    长老的这句话里,满是杀气与寒意,与平时慈祥随和的模样相去甚远,一时间他竟下意识地选择了敛住气息。

    “若不是胡明那个废物连一只鹦鹉都比不过,我们又怎么会如此被动!”猪长老恨声道,“身为狐族,连魅惑功夫都不到位,还有什么用处?”

    胡明紧紧捏着狐族长老送给他的隐身法器,脑子一团乱,面上的表情却冷静得可怕。

    “你这话就说得过了些。”跟猪长老同出一室的人,声音挺起有些陌生,胡明也感受不到任何气息。

    “当年青丘九尾狐在天道面前,都不能多得天道一个眼神,他只是一个修为不到五百年的普通白狐,又怎么可能天道侧目?”

    “可是为何偏偏那个人类……”

    “万事都有意外,尤其是这个意外,发生在人类这个种族身上,就更加不奇怪了。”那人笑出声,这个笑容里带着几分轻蔑,胡明觉得他既是在笑人类,也是在笑妖族。

    反正这个笑声让胡明非常不舒服。

    “现在鸟族有了凤凰血脉,人族又有了沈长安,水族向来不参与世事,难道只有我们兽妖族,永远匍匐在底层?”

    “想要解决现状,其实很简单。”那人语气轻飘飘地道,“杀了沈长安。”

    “可是他到底是天道大人看重的人类,若是我们杀了他,天道大人定会降罪于我们,到时候我们兽妖族的日子,岂不是更苦?”

    “你以为他是天道,就可以随心所欲?”那人讽刺道,“说到底,他也不过是在生灵祈求中诞生的天道,万千生灵的祈求给了他肉身,大道留下的四十九道法则,给他开了灵智。他就算是天,也逃脱不了四十九法则的束缚。一个人类而已,死了便死了,难道他还能违背法则灭兽妖满族?”

    “更何况,谁让你们亲自动手了?天地浩大,想要一个人类死亡,甚至神魂俱灭,简直再容易不过,你不会动脑子?”

    胡明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看沈长安处处不顺眼,恨不得把他拉下马,自己成为天道大人身边最看重的人,可是他从没想过,让他死亡甚至是神魂俱消。

    人类寿命短短几十载,少时无知,中年为生存奔波,老年虚弱,能享受的时光并不长。他们修正道的妖,几乎从未有过杀人的念头。

    这个一直鼓动猪长老杀人的,究竟是谁?

    他想推门进去,让猪长老不要糊涂,忽然屋内迸出一道灵气,直冲他识海,他躲避不过,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拍碎识海,飞落进神殿外的瀑布中。

    巨大的水流砸在胡明身上,胡明忽然意识到,那个人不仅想杀了他,还想毁了他的尸体。

    这条瀑布下面,有一个深潭,他识海完好的时候尚不敢进去,现在他修为全失,尸骨落入潭底后,迎接他的只有腐烂与消失。

    说不定,他们狐族的人还会以为,沈长安不想让他去分夺天道大人的宠爱,所以害死了他。

    活不见狐,死不见尸,沈长安那个绿茶男肯定是有嘴都说不清。狐长老那么宠爱他,肯定会想尽办法杀沈长安报仇。

    好么,他活着没能魅惑到一两个大神大仙,死了倒有可能引来妖修界大乱,真是让狐死都死得不甘心。

    沈长安收拾出行行李的时候,翻到他从办公室带回来的报纸,上面印刷着热心市民救下狐狸,送往警察局的表扬稿。

    “也不知道刘哥让人送出去的狐狸怎么样了?”沈长安起身把报纸拿到书房里,见道年正坐在书房里,又是对他道,“上次我们救助的狐狸,报纸上说,要把它送去省级动物园,什么时候我们去动物园看看他?”

    道年翻书的手顿住,看狐狸?

    “那只狐狸长得漂亮,又是二级保护动物,应该在动物园待得很开心,说不定还长胖了一圈。”沈长安想到白狐浑身浓密又漂亮的毛,还有那双漂亮的眼睛,下定了决心,“等元旦节,我们去省会玩,怎么样?”

    道年虽然不喜欢与人相处,但是应该不反感去看动物?

    道年点头:“好。”

    得到道年承诺后,沈长安继续去收拾行李,道年微微皱起眉头,叫来了刘茅。

    如果那只狐狸没有在动物园,就让他去动物园待几天。

    作者有话要说:胡明:我觉得,我还能被抢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