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为科学奋斗 > 第62章 是谁?
    听着车被拍得梆梆作响,沈长安忍不住心疼,这可是豪车,听说掉块漆都要花好多钱。

    再看那个发酒疯的人,沈长安卷起毛衣袖子,转头对神情平静的道年说:“这个傻子交给我处理,外面冷,你不要下去,神荼,马上报警。”

    说完,他气势汹汹地拉开车门,再把门一甩,大步走向了还在砸引擎盖的曹进,伸手拽住他的衣领,把他拖到一边:“闯红灯,变道不打警示灯,酒驾。你自己想找死,就死远一点,不要连累其他人。”

    “老子做什么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曹进伸手去推沈长安,可是他那点力气,别说推开沈长安,连站都站不稳。

    沈长安松开他的衣服,往后退了一步,曹进在原地打了两个转,跪坐在了斑马线上,停在路边的几辆跑车上,冲下几个年轻人,七手八脚把他扶了起来。

    “曹进,算了,算了。”这些纨绔子弟看了眼差点被曹进撞上的车与行人,这事儿是曹进理亏,闹大了对曹进没有好处。

    刚才不是这辆黑色的豪车反应迅速,拦在了曹进面前,让曹进下意识踩了刹车,斑马线上的那几个行人,恐怕会被曹进撞飞。

    更何况这辆黑色豪车可是全球限量款,开得起这种车的人非富即贵,万一得罪了什么大人物,更是自找麻烦,不如现在服个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惜小伙伴们的好意,曹进半点都领会不到,他睁着醉眼惺忪的双眼,盯着沈长安看了好一会儿:“这小子怎么长得像沈长安?”

    “妈的,老子最讨厌的就是沈长安,你长成他那个丑样,还跑来跟老子叫板?”曹进挣开伙伴们的手,晃晃悠悠地伸出食指,轻蔑地指着沈长安的鼻子,“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来管我?”

    “我是你爷爷!”沈长安拍开曹进的手,“不对,爷爷我没有你这么恶心的孙子,当你的爷爷不是在骂你,是在骂我呢。”

    小伙伴里,有个人差点没忍住笑出声,不过大家表面上都是兄弟朋友,笑出来可能有些不厚道。

    “我、我弄死你!”曹进朝沈长安扑过去。

    沈长安伸出大长腿,把曹进一脚踹翻在地,双手抱胸,微微抬起下巴看向曹进的那些狐朋狗友:“你们看到了,我这是正当防卫,没有犯法。”

    狐朋狗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他们是意思意思地上去帮一下忙,还是站在原地,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

    彼此沉默了半分钟,纨绔子弟们还是觉得,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比较安全。

    这边的路段靠近城郊,来往行人车辆不多,他们才敢在路边飙车,但他们也没想到,曹进竟然看到活人也不减速,直愣愣往前面撞。

    玩归玩,闹出人命就不是好事了。

    他们在这个时候保持沉默,甚至不去找沈长安麻烦,也是为自己留条退路。万一这真的是什么惹不起的大人物,他们即便讨不了好,至少也不能成为共犯。

    纨绔子弟之间的塑料兄弟情,就是如此的脆弱。

    曹进被沈长安踢了一脚,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但挨过这一脚后,他清醒了不少,就发现踢他的不是像沈长安的人,而是沈长安本人。

    “沈长安?!”认出沈长安吼,曹进恨得咬牙切齿,可是他不敢再扑上去。自从在大学里挨过沈长安狠揍后,他的身体就深深记住了沈长安的凶残,让他每次见到沈长安时,最多只敢嘴炮,却不敢真的动手。

    “你不是在帝都待不下去,去其他地方讨生活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来?”想到两年前被沈长安揍倒,在床上躺了两三天的可怕经历,曹进声音有些发虚,甚至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这辆车是你开的?”

    沈长安在大学的时候,每年都拼命的拿奖学金,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他开得起这么贵的车?

    “对啊。”沈长安挑眉看了眼曹进的跑车,啧啧出声,“我还以为你家多有钱,原来开这种破跑车,难道是这两年生意不顺,资产缩水了?”

    对于一个自认家世不错的人而言,被人嘲笑车不够有档次,家里生意不行,那等于把他的面子扔到地上踩:“闭嘴!”

    这两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家的生意越来越差,前段时间放到网络平台的宣传广告,还被网友骂什么性别歧视,搞得今年的双十一活动,他家的销量竟然比不上去年的五分之一。

    而他因为爆出论文抄袭,连毕业证书都拿不到。也不知道学校是怎么想的,他爸提出给学校捐教学款,学校也不愿意网开一面。

    他今天跟他爸吵了几句,出来喝点酒飙下车,就遇到了沈长安这个惹人厌的家伙,这究竟是什么破运气?

    “你差点撞死人,还让我闭嘴?”沈长安一把拽住曹进的衣襟,把他摁在汽车引擎盖上,抓起他的头发,让他看清斑马线上惊魂未定的几个行人:“看到没有,他们是活生生的人,你随便喝几口酒,踩几下油门,就有可能害了他们的命,明不明白?!”

    被沈长安用这种屈辱的姿势按在车子上,曹进想挣扎,却挣扎不开,他的脸贴在冰凉的车上,目光看向了那几个行人。

    这几个行人穿着臃肿的外套,满面的风霜,脏兮兮的裤腿上,溅着许多白色油漆,全身上下灰扑扑,看起来像是刚干完工回家。

    他们看到曹进被沈长安按在车子上不能动弹,眼里的惊恐渐渐散去。他们中年纪最大的男人看起来大约四十多岁,他小心翼翼地靠近沈长安:“小兄弟,这些有钱人得罪不起,别连累了你。”

    此刻他们已经反应了过来,这辆挡在他们前面的黑色汽车,救了他们的性命。不过这辆黑漆漆的汽车,一看就没有那辆红色跑车值钱,他怕沈长安为了他们,得罪了大人物。

    年轻人在帝都待下去不容易,因为他们受连累,有可能会被影响一辈子的。

    “大哥,没事。”沈长安道,“这种不知天高地厚,不把人命当一回事的人,如果不好好教训,说不定哪天真的会害死人。”

    中年男人嘴唇动了动:“那、那等警察来了,我给您作证。”

    “没事,你们早点回去休息。”沈长安看他拎着油漆桶的手,被冻得通红,“我车上有行路监控仪,不怕的。”

    “那不一样,人多好说话一点。”中年男人怕交警来了以后,会偏帮开跑车的公子哥,打定了主意不走。

    其他几个工人,被夜里的寒风吹得直缩脖子,不过也都站在路边没有走。

    纨绔子弟们看着这几个灰头土脸的工人,又看了眼被沈长安按在引擎盖上的曹进,有人想上去劝,被另外的同伴劝住了。

    “别过去。”说话的纨绔神情有些凝重,“你们没发现,这个人跟曹进是认识的?他既然知道曹进的身份,还敢这么对曹进,说明了什么?”

    听到这话,已经迈出脚的纨绔,默默退了回来。

    发生这种事,谁都不想的,他们不是不想帮曹进,只是因为帮不了。大家都是兄弟,曹进肯定能理解他们的。

    等了没几分钟,交警赶了过来。沈长安视力好,远远瞧见警车过来,就松开了曹进。

    被沈长安在车上摁了几分钟,曹进面上有些过不去,忍不住想向沈长安动手。

    “我劝你想清楚,只要你敢动手,我就敢正当防卫。”沈长安嗤笑一声,“这可是帝都,你别想着只手遮天。”

    说完,沈长安压低声音道:“当年你在学校,被我揍成那样,你都拿我没办法,今天如果我揍了你,你还是拿我没办法。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曹进面色青白交加,看了眼那几个明显站在沈长安那边的工人,把握紧的双全揣进了衣兜中。

    交警赶到后,拍了一下现场的照片,转头对曹进行了一个礼:“先生,请配合我们的酒驾检查。”

    曹进冷眼看着这个年轻交警:“你知不知道我家里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交警把测酒精含量的仪器递到曹进面前,“你可以朝这个吹口气以后,我们再慢慢了解。”

    曹进扭脸冷笑,不配合交警的工作。

    “先生,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交警语气变得严肃了些,“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们只能对你采取强制措施了。”

    曹进扭头看交警,指着沈长安:“我刚才受到他的袭击,你们警察不管?”

    交警扭头看了眼沈长安。

    沈长安无辜地睁大眼睛:“我只是正当防卫。”

    “屁,你把老子按在车上那么久,那也是正当防卫?”曹进对沈长安破口大骂,“沈长安,以前在学校你就喜欢用这套手段来糊弄老师,现在还来糊弄交警?”

    “不、不是这样的。”缩着脖子的中年男人,畏惧地看了一眼曹进,对交警解释道,“这位小兄弟是见这个人喝醉了酒,情绪不稳,怕他持续伤人,才把他按在车上的。最近不是经常有喝醉的人,开着车乱撞吗,这个小兄弟也是怕发生这样的情况,才会这么做。而且我可以作证,除了把他按住以外,小兄弟什么都没有做。”

    “对,我们也可以作证。”其他几个工人也纷纷表示,沈长安是个好心人,从头到尾都是曹进情绪激动,想要动手打人,沈长安逼于无奈,只好出手防卫。

    曹进万万没有想到,这些看似憨厚的工人,想要偏帮某个人的时候,嘴巴竟然这么溜。每句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是合在一起,分明就是在说他是个分分钟就会开车报复社会的坏蛋,而沈长安就是挺身而出的大善人。

    妈的,老实人坑起人来,比专业骗子还可怕。曹进明显感到,现场执法的几个交警,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最后,曹进还是在交警强硬的态度下,对着酒精检测仪吹了一口气,坐实了酒驾这件事。

    听到交警要把他带走,曹进骂骂咧咧不愿意配合工作,其他几个纨绔见状,偷偷打电话找关系,看能不能把曹进捞出来。

    可是处理这件事的交警们动作十分利落,无惧曹进的恐吓与威胁,把他押上了警车。

    “沈长安!”曹进趴在窗户上,扯着嗓子对沈长安吼道,“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警察叔叔,他这是威胁吗?”沈长安抱紧自己,“我好害怕啊。”

    还不到三十岁的交警:“……”

    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当叔叔。

    “长安。”道年不知什么时候从车上走了下来,他驱动轮椅来到沈长安身边,把外套递给他:“外面冷,把毛衣袖子放下来,把外套穿上。”

    “哦。”沈长安乖乖照做。

    “沈长安!”见自己放了这么多狠话,沈长安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曹进气得失去了理智,“沈长安,你给我等着,等我出来,我会让你跟蔡冉都后悔!”

    沈长安整理外套的手顿住,他面无表情地转头看曹进:“蔡冉,谁?”

    “你不用跟我装模作样,当初蔡冉那个女表子,为了帮你说好话,跑到教导处说我整日骚扰她。”曹进冷笑,“我喜欢了她两三年,她却认为这种行为是骚扰。看在你已经从我眼前消失的份上,我懒得跟她计较。”

    “但是你今天这么多管闲事,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当着警察的面,威胁他人。”交警拿着记录仪对曹进一阵猛拍,对做笔录的同事道,“把这事儿记下来。”

    拍完以后,他把曹进趴在车窗上的脑袋往里一塞:“先生,威胁恐吓他人是违法的,您应该学一学法。”

    曹进挣开交警的手,不甘心地把头又伸了出来。

    交警又给他摁了进去。

    “放开!”

    听到曹进的怒喝声,交警不仅没有把他放开,还让同事把车窗升了上去。他转身走到沈长安面前:“请这位先生不要担心,我们警察会保护每一位公民的安全,如果遇到任何危险,请一定要报警寻求帮助。”

    “谢谢。”沈长安指了指被曹进撞凹了一块的车,“我朋友这辆车很贵的,他闯红灯,应该他负全责吧?”

    交警忍不住笑了:“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妥善处理好本次案件。”

    “那就好。”沈长安松了一口气,低头对道年说:“道年,幸好是他全责,不然……”

    “蔡冉是谁?”道年对车的事情丝毫不关心,“你喜欢的女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蔡冉:???谁在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