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为科学奋斗 > 第77章 恶兽
    “这是……什么?”沈长安所有注意力都被那头奇怪的巨兽吸引,并没有注意到道年偷偷伸出一条腿,轻轻松松就把恶兽绊倒在地。

    这么不符合身体生长逻辑的生物,沈长安只在几年前的劣质网页游戏里见过,近两年玩家对游戏要求越来越高,游戏商都不好意思做这么丑的游戏模型出来了。

    他从没有见过这么恶心,这么丑陋的玩意儿,差点当场吐出来。

    “别看。”微凉的手捂住他的双眼,让他眼前一片漆黑。

    “太丑,伤眼。”

    从地上爬起来,匆忙关上地府通往人世大门的阎王看到这一幕,把迈向道年的腿又收了回来。

    “不知此处是何地,为何有如此可怕的怪物?”道年一边把沈长安护在自己的臂弯中,一边趁着沈长安看不见,挥手间就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凶兽,再次压倒在地。

    这是什么东西,你还不清楚?

    堂堂天道,竟也学会说一套,做一套了么?

    地狱凶兽积天下所有生灵恶念为生,食生魂,有吞天遁地之能,这些年来一直被锁在地狱最深处,无法为祸生灵,没想到今日却忽然逃出。

    若不是天道大人在此,恐怕这头恶兽就会扰乱整个地府,最后逃亡人间。以这恶兽之能,短短眨眼的时间,就是吸食无数生物的灵魂,到了那时,就算天道大人亲自出手,也会有不少的损失。

    更何况……

    这凶兽逃出,若是早就注定好的事情,天道大人就不会露面。

    想到这,阎王在心底无数次庆幸,今天他鼓足了勇气去求见天道大人,并把他请来了地府。更巧的是,天道最看重的人类,也来了此处,即使是天道大人不愿意插手这些事,为了保护这个人类的安全,也会选择出手。

    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感谢这个迷惑了天道的人类,如果没有他,他们地府就麻烦了。

    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为地府救世主的沈长安,扒住道年的手,透过指缝偷偷看向躺在地上的恶兽,就发现它朝自己咆哮了一声,似乎想向他冲过来。

    见状,沈长安赶紧拉着道年往城隍背后躲,对他小声道:“这个凶兽看起来有些可怕,你别出去。”

    以弱小身躯挡在道年跟沈长安前面的城隍:……

    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要面对这样的结局?

    凶兽不通人语,它愤怒的咆哮着,说着狠话,然而除了修为很高的阎王,以及能够听懂世间一切生灵语言的道年以外,城隍与沈长安都自以为它在嗷嗷乱叫。

    “阎罗小子,我被困地府数万年,锁魂链断裂之时,便是我离开地狱之日,你为何要阻我?!”凶兽看着被城隍“护”在身后的道年,“你又是何人,为何能阻我去路?”

    “锁魂链断裂之时,确实是你离开地狱之日。但你凶性难驯,刚出来便想食生魂,违反地府人员规则,按律当被缉拿。”有道年在场,阎王背能挺直了,说话也有底气了。

    “胡说,区区地狱,凭什么管我?”

    “你在地狱,就要遵守我地狱的规矩。现在你违法了规矩,自然该伏法。”阎王抛出手中的阎王印,“大胆恶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凶兽冷笑,区区阎王,他还不放在眼里。

    可是他的笑容还来不及收回去,就发现阎王印对他竟有束缚之力。

    这不可能,他乃天地恶气幻化的凶兽,不受阎王管束,为何阎王印对他会有效果?

    阎王自己也挺意外,他抛出阎王印,只是想在天道大人面前装一装样子,让他趁机出手帮一把自己,没想到阎王印出去以后,竟然感知到了恶兽的魂体。

    这是……

    他偷偷看了眼沈长安身边的道年,难道天道大人给他开后门了。

    凶悍无比的恶兽在阎王印的管制下动弹不得,它拼命想要站起身,逃脱阎王印对它的压制,但是无论他怎么躲,都逃不出阎王印的范围。

    “道年,你看这个像不像法海拿出金钵收伏白素贞的场面?”沈长安看着阎王印发出的金光笼罩着恶兽,对他小声道,“最后这个恶兽会不会嗖的一下,被吸进阎王印里?”

    城隍默默回头看了眼沈长安,小先生,您好歹严肃点,这可是存活无数万年的恶兽,世间恶念越多就越强大的恶兽啊。

    “也许能。”道年面无表情道,“电视里都这么演。”

    说完以后,他偷偷抬了下手指。

    还在跟阎王印做斗争的恶兽就感到自己全身的力气在眨眼间消失,它的身体被急速压缩,最后被吸入了阎王印中,连一句遗言都来不及说。

    “收、收进去了?!”沈长安目瞪口呆,“真厉害啊!”

    阎王用颤抖的双手捧着阎王印,是啊,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厉害。这是天道大人,赋予了他权利。

    “多谢……”阎王走到道年跟沈长安面前,想要向道年致谢,可是想到天道大人似乎并不想在人类面前,泄露他的能力与身份,口风一转:“让两位遭此意外,我感到非常抱歉。”

    沈长安摇头:“这种事,谁也不想发生,您不用道歉。”

    “多谢小先生的体谅,话虽如此,小王内心仍旧过意不去。不知先生可有亲人离世,小王在安排投胎转世的时候,倒也能行个方便。”当着天道的面,阎王毫不犹豫地觉得给沈长安开后门。

    “不知大人是?”沈长安听他口称小王,心里隐隐有个可怕的猜测。

    “小王掌管地府琐碎事务,鬼怪们给小王颜面,便称小王为阎罗王。”阎王笑得十分谦虚。

    沈长安:“……”

    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阎王叫你三更死,哪能留你到五更”的阎罗王。身为一个活人,他对这位阎王爷有着天然的敬畏。

    “原来您竟是阎王爷,晚辈见过阎王爷。”沈长安要给阎王行礼,阎王连说不敢,怎么都不受沈长安这个礼。

    见他这样,沈长安也不好继续坚持。他扭头看了眼道年,不知道今天见识过这些以后,道年心中的唯物主义会不会支离破碎?

    “我的父母已经投胎转世,所以并无特别亲近之人。”沈长安心中起了一个念头,“前段时间有幸与城隍爷相见,巧然得知在下并非父母亲生,不知阎王能否查出,我的亲生父母是何人?”

    阎王当即便答应下来,在阎王印上一点,上面就清楚地显示出沈长安今生的亲属关系。但是让他意外的是,阎王印上并没有沈长安的出生信息,仿佛他是凭空出现,没有前世。

    但沈长安明明是十世功德身,连鬼神都要客气三分的大善人,又怎么可能没有前世?

    他再细细看下去,里面有沈长安亲人朋友的详细介绍,涉及天道大人的内容时,记录便被强光替代,一个字都看不清。

    承诺已经给出去了,结果却查不出来,阎王面上有些过不起,他偷偷瞅了眼天道大人,对方正一脸苍白,抓着人类小情人儿的手,仿佛分分钟就要晕倒的样子,根本不接收他求助的目光。

    关键时刻,要他何用?

    天道大人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半抬起眼皮,看他一眼后,忽然身体一个踉跄,眼见就要摔倒在地。

    “道年?”沈长安眼疾手快扶住道年,“你怎么了?”

    “不知为何,膝盖忽然特别痛。”道年面色惨白,半边身体靠在沈长安身上,苦笑道,“是我太心急了,想到自己能走路,就迫不及待走这么远,还遇到这些奇怪的麻烦。”

    “这怎么能怪你呢?”沈长安在四周看了一眼,发现没有适合坐的地方,于是脱下身上的外套垫在地上,扶着道年慢慢坐下,“你先休息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可能是因为腿太久没有走路,有点不适应,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沈长安捏着道年的膝盖,“以后你再也不用轮椅了。”

    道年低下头,脸上露出沉痛之色。

    沈长安以为他是想起过去不能走路的岁月而心酸,便开始给他许诺,以后去哪儿吃,去哪儿玩,去哪儿看风景。

    道年神情似乎好了一点,但并没有好到哪儿去。

    阎王抬头看着在空着闪烁着光芒的阎王印,觉得自己眼睛有些难受,可能是因为功德光太夺目绚烂了吧。

    在沈长安密密麻麻的生平中,阎王还发现沈长安的寿数是空缺的,也就是说对方活多少岁,他这个阎王与生死簿都管不着。

    咦?阎王仔细看去,发现沈长安的一位亲人,寿命只剩下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沈先生。”等沈长安跟道年说得差不多了,阎王走过去道,“小王查出,沈先生有位亲人即将离世,您如果还有什么话想与这位亲人说,小王愿送先生一程。”

    “我的亲人?”沈长安愣住,他的亲人早已经离世,哪还有什么亲人,难道阎王说的是他亲生父母?

    “正是这位女士。”阎王伸手在虚空中一拂,空中便露出一个人的影像。

    这是他……奶奶?

    在沈长安已经成年的岁月中,他从不愿意回忆起这位老人,就连他对她的恨意,在得知自己不是爸妈亲生孩子以后,也消散了大半。

    不是原谅不原谅,只是因为他的人生还漫长,而她已经垂垂老矣,只能是算了。

    “沈先生?”阎王见他发呆,于是又唤了一声。

    “我……”沈长安张开嘴,忽然觉得,自己见或者不见她,对她以及对自己而言,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

    他刚想拒绝,就看到影像中,这个孤寂的老人,从枕头下拿出了一张照片。

    作者有话要说:阎王:狗粮是无数道光,耀眼得人发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