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为科学奋斗 > 第79章 情感现场
    此言一出,满室皆静。

    道年面无表情地看着众人,众人神情呆滞地看向沈长安与道年。

    糟糕,他们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先生也是,好好的非要在长安面前扮残疾,现在弄得他们说谎不是,说实话也不是。以他们的身份,走出去那也是威名赫赫的正神,撒谎多没面子?

    “长安。”老赵从厨房探出头,笑呵呵地朝沈长安招了招手,“过来帮我一个忙。”

    沈长安看了眼神情不太自在的众人一眼,转身朝厨房走去。众人齐齐松了口气,再看先生的时候,他已经舒舒服服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仿佛一切都跟他无关。

    世间竟有如此无耻的天道?!

    沈长安走进厨房,就被赵叔塞了一碗炸好的小鱼干,他想起道年好像也喜欢吃这个,拿着碗就准备往外走。

    “长安,等等。”老赵叫住沈长安,指了指旁边的小凳子,示意他坐下,“咱们说几句话。”

    沈长安只好捧着碗坐下,一边啃小鱼干一边等赵叔开口。

    “先生腿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道年双腿忽然恢复的事?沈长安点头。

    “先生忽然站起来,并且走在你身边,其实我们也很意外。”赵叔叹气,“这些年先生一直靠着轮椅出行,我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是先生的性格你也知道,不爱说话也不爱与人交流,这些年我们都习惯了。”

    “今天看到他突然站起身,我们所有人都很吃惊,但却不敢在先生面前表露半分,怕先生以为我们以前在意他坐轮椅的事情。”赵叔再次叹息,“长安,先生日子过得清苦又寂寞,直到你来到他的身边,他才终于有了点活气,希望你以后能多陪陪他,多关心关心他。有时候一个人若是病了,病的不是身,而是心。”

    听着赵叔的话,沈长安忘记了吃小鱼干,他怔怔地看着赵叔,良久后道:“谢谢你们这些年对道年的照顾。”

    难怪他们在道年面前,仿佛一切都如常,原来是为了照顾道年的心情。明白这点,他有些后悔,刚才不该问出那句话的。

    可能是因为道年双腿恢复以后,让他高兴得失去了理智,说话的时候稍微有些不过脑子。

    “虽然我们名为主雇关系,但是这些年早已经超过了老板跟工人的感情。”赵叔把一盘切好的水果拼盘放到沈长安手里,“你能出现在老板身边,我很高兴。”

    沈长安抱着一碗小鱼干,一盘水果:“能遇到道年,我也很高兴。”

    “那先把水果和鱼干端出去跟先生吃吧,你们久不回来,我们已经先吃了,你们的菜马上就能好,等我把煲好的汤舀出来。”

    “嗯。”沈长安点头走出厨房。

    顶着一脸憨厚笑容的赵叔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总算是把长安给忽悠过去了。反正他从没说过先生的腿有问题,只说了他靠着轮椅出行,所以也不算是撒谎了。

    这是善意友好的选择性描述。

    双腿恢复正常的道年,除了第一天兴奋地往外面走了一圈,而且还跟他一样不小心走到黄泉路后,就不爱走路了。他每天不是窝在沙发上,就是仰靠在沙发上,浑身上下都写着一个大大的懒字。

    为了让道年多动弹几下,沈长安上班前,把自己双十一买的包裹全部堆在了道年面前。

    “这些都麻烦你了。”沈长安一边换鞋,一边对道年道,“午睡过后记得去花园里走几步。”

    道年看着堆积如山的快递包裹:“……”

    当着沈长安的面,他伸手拆了一两个,等沈长安一走,他把手里的快递一放,扭头去看神荼郁垒二人。

    郁垒刚想上前帮忙,被神荼拦了下来:“先生,这可是长安亲口交代让您做的,您说您答都答应他亲手拆完了,让我们来是不是不太好?”

    道年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就在郁垒以为先生会动怒时,就看到先生绷着脸,继续拆快递,后来他嫌拆的速度不够快,连术法都用上了。

    不过沈先生也真能买,什么洗发水沐浴露睡衣拖鞋,甚至还有痒痒挠?

    买这个玩意儿有什么用?

    人类的购买欲望真是太奇怪了。

    拆完大堆的包裹,道年就到躺椅上坐着了,就这么躺了一下午。等到沈长安下班回来的时候,他指了指被地上那堆被归纳分类的东西,“全拆完了。”

    “辛苦了。”沈长安把自己在路边买的零食塞到道年手里,“有没有去散步?”

    “有。”睁眼说瞎话已经成了天道大人的本能。

    “哦——”沈长安拖长语调,“所以你微信运动步数显示只有三百多步,是手机系统出了问题?”

    道年神情不变:“我出门的时候没有带手机。”

    “真的,没有骗我?”沈长安笑眯眯地看道年。

    道年:“……”

    沈长安见他沉默不语,把厚外套脱下,假装不知道他撒谎骗人了,朝厨房方向深吸了一口气:“赵叔在做什么,闻起来好香。”

    道年:“……”

    当天晚上,饭后沈长安提出散步,道年乖乖跟上了,连个拒绝的借口都没有找。

    梧明市多山水,冬日的晚上容易起雾,沈长安把手揣进外套里,转头看向慢吞吞跟在自己身后的道年,“你的腿刚恢复,不能走太远的路,但也不能天天都不动弹。你啊……”

    沈长安无奈,怎么就养成了这么懒的性格?

    沈长安在大学里看过一篇与心理学有关的文章,文章中说,有一种懒并不是生性懒惰,而是当事人对生活没有激情,也没有期盼,所以没有什么事能够提起他的兴趣与热情。

    他很担心,道年是这种情况。

    沿着花园走了没两圈,雾水便打湿了发梢,沈长安见雾气越来越浓,便道:“我们回屋去。”

    “好。”道年走在沈长安身后,他扭头看向浓雾,浓雾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注视下消失。

    “高人,沈长安没死。”猪长老颤抖着嗓音道,“不尽他没有死,地狱因为恶兽被放出的事,已经开始怀疑我们走兽族了。”

    灰袍男人没有说话,他悲悯的脸上露出怒色,道年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根据他的推算,不应该的。

    “闭嘴。”灰袍男人道,“你不是利用狐族的气息,去做的这件事就算最后被怀疑,他们也只会是那个已经死去的胡明所为。你有点小事,便如此慌乱,能做什么大事?”

    灰袍男人挥袖把猪妖打出屋子:“滚出去,别扰了我清修。”

    猪妖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还是强忍着耻辱感退了出去。若有一日,若有一日……

    只恨当年他利益熏心,上了这趟下不来的贼船。

    早上起来,沈长安把道年亲手拆出来的双十一物品分发给别墅里的众人,高高兴兴上班去了。

    道年确定他走远以后,对神荼道:“我要网购。”

    “网、网购?”神荼愣神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先生,您想买什么?”

    “手机运动计步器。”道年一脸严肃,“要买充电自己动的那种,不要买手摇版。”说完,他把自己的手机塞到神荼手里,“出去走几圈再回来。”

    神荼:“……”

    身为天道,你为了偷个懒,怎么什么都干得出来?

    “长安!”沈长安正在录数据,就听到丁洋一声哀嚎,扑到他的办公桌上。沈长安嫌弃地往后仰了仰:“一看你这种儿子求爸爸的姿态,我就知道没好事。”

    “只要你愿意帮我这个忙,让我叫你爷爷都行。”求人办事的时候,丁洋向来以完美的低姿态求得对方怜悯,“我爷爷今天中午办七十九大寿,今天轮班是我出外勤,可是我又想提前下班,早点回去。你看你长得这么帅,人又义气,能不能跟我换一下外勤班?”

    “嗯……”沈长安做沉思状,见丁洋紧张得差不多以后才道,“今天是你爷爷七十九大寿,你却叫我爷爷,不怕回去以后老人家追着你打。”

    “你还别说,我爷爷年纪虽然大,劲儿可不小。”丁洋苦着脸道,“爬山的时候比我速度还快。”

    “行吧,我帮你出外勤。”逗得差不多了,沈长安笑,“祝老人家长命百岁,活到110岁的时候,还有劲儿揍你。”

    “嘿嘿,谢啦。”丁洋挠了挠头,“如果他老人家能够长寿,110岁的时候能揍我也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嘛。”

    沈长安把数据表推给丁洋:“那你帮我做这个,我出外勤去了。”

    自从有个道年给他们部门的赞助以后,他们部门就有了辆漂亮的外勤车,白漆为底,上面印刷着民服部门的称号,开出去比之前的破面包车有面子多了。

    沈长安开着车在街上慢慢溜达,偶尔有几个小摊贩看到他,扛起货摊就一路飞奔,留给他一个遥远的背影。

    他又不是城管,跑那么快干什么呢?

    沈长安见路边有个买针织品的老奶奶,因为腿脚比较慢,还在哆哆嗦嗦地收拾东西,于是把车停到路边,在她那里买了几双手套,话不多说,转身就开车慢悠悠离开。

    留下老奶奶拿着卖手套的钱,愣愣地看着离去的车辆出神。

    “动、动作太快了吧?”社会观察栏目组的工作人员从隐藏的角落里走出来,“在货摊上随便拿几双手套就走,表明他并不是真的想买手套,而是为我们工作人员扮演的老奶奶创收。”

    “刚才我们虽然没有来得及拍清楚这人的容貌,但是我们拍到了他开的车,车场好像印刷着民服部门几个字,看来是当地为老百姓办事的某个机构。”

    “他用他的行为,诠释了他们部门名字的意义。”

    沈长安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被镜头记录了下来,他绕过街头,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穿着焦糖色大衣的漂亮女孩子出来,因为觉得她有些眼熟,便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离这个女孩子不远的地方,有个穿着灰色防寒服的男人一直在盯着女孩子看,一只手捂在胸口,脸上露出犹豫与愤恨的神情。

    看到这个男人,沈长安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女孩子眼熟了。这个男人昨天以死相逼,想让这个女孩子做他女朋友,女孩子却拒绝了。

    因为她昨天戴着眼镜口罩,所以他才只觉得眼熟,却没有把人认出来。

    想到这,沈长安心中那种不对劲感更加明显了,他想了想,还是把车停了下来,决定跟过去看看。

    哪知道他刚把车停下,就看到男人朝女孩子冲过去,手里还有银光闪烁,那是……刀?

    沈长安拉开门就冲了过去,连车门都来不及关。

    “啊!”商场大门口人来人往,突然有个持刀的男人冲了出来,极容易引起人恐慌,所以人群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曾怡听到有人尖叫,抬头朝四周望去,看到一个男人满脸恨意地朝自己跑来,手里还拿着把利刃。

    曾怡脑子有片刻的空白,他想杀了我?

    她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躲,躲开了男人的第一刀。

    “你这个贱女人,我这么爱你,你却羞辱我的感情,我杀了你!”男人见曾经追求不到的女人,在自己面前露出了恐慌的表情,忽然觉得有些洋洋得意。

    女人再有本事,再漂亮那也只是个女人,在他的力量下,仍旧是那么的弱小。他觉得,他是可以主宰她的,可以决定她的生死。

    越想越觉得兴奋,他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臂,再次扬起刀刺了下去。

    可是这一刀,被人阻止了。

    谁,是谁敢阻止他惩罚这个嫌贫爱富的女人?

    在这个瞬间,他强大的力量似乎变得没有用处,他被一个人狠狠踹翻在地,有只脚踩在了他的手腕上,让他不得不松开手里的刀具。

    “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持刀伤人,打死他!”

    “垃圾!”

    “畜生!”

    四周的怒骂声,哭声,还有朝他冲过来的脚步声,都让男人觉得恐慌。为什么会这样,他只是惩罚那个女人而已。

    “打死!”

    有人踹在了他的后背上,有人踩在了他的脚上,还有脚朝他脑袋踹过来,但是被人拦住了。

    “各位各位,大家冷静一点,不要打脑袋,出了人命大家要负法律责任的。”沈长安拦着愤怒的人群,假装没有看到那些趁机踩脚踩手的,“大家帮忙报个警的,都冷静冷静。”

    遇到这种突发情况,早已经有围观群众报警,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男人,被人揍得灰头土脸,仿佛是只见不得人的老鼠。

    大商场人流量多,所以附近有警察值岗亭,接到群众举报后,很快就有警察赶了过来,把除了脸还是好的,其他地方都受了伤的男人拷上了警车。

    从商场大门到警车短短几十米的距离,男人又挨了不少打,还有人朝他泼奶茶,扔玉米棒子。

    “嗷,谁泼的奶茶这么烫,看着点人啊,别怕咱们警察同志误伤了。”

    警察:“……”

    我该感谢你们为我着想吗?

    惊魂未定的曾怡在商场工作人员与女警的陪伴下,去了商场经理办公室休息。作为见义勇为的路人,沈长安本来想转身就走,结果几个热心群众不让他走,还有人说他厉害,要买礼物送给他。

    沈长安好不容易婉拒了这些不热心群众,转头回去关车门,发现没有来得及关门的车里,被人放了饼干、钱还有……小孩子喜欢吃的熊宝宝棒棒糖?

    “这些东西是谁放的啊?”他扭头看向四周的人群,这些人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沈长安。

    “各位姐妹兄弟,我知道你们都是好意,但是为人民服务是我的工作,大家的东西我不能,收了就是违反部门规定,请大家多多理解。”沈长安看着座位上的那张张红钞票,“大家如果有心的话,就把这些钱捐给爱心工程,就当我把钱收下了,好不好?”

    在沈长安好说歹说的情况下,那些偷偷送钱送食物的人,都领走了自己放下的东西,最后还剩下一个熊宝宝棒棒糖没有认领。

    沈长安哭笑不得地拿起这个可爱的熊宝宝糖:“请问,这个糖是谁放的啊?”

    “是我。”

    沈长安低头,看到他脚边站着一个骑着儿童自行车的小姑娘,小姑娘看起来不过三四岁大,扎着小羊角辫,可爱得不行。

    “为什么要送我这个呢?”沈长安蹲在小女孩面前,笑眯眯地问。

    “妈妈说啦,英雄都是很辛苦的。哥哥你是英雄,吃了我送的糖,就不苦啦。”小姑娘从童车上下来,伸手拍了拍沈长安的发顶,“哥哥乖啦。”

    沈长安被这童言童语逗笑了,他抬头看了眼四周,一个年轻的女子站在不远处,看样子像是小女孩的妈妈。

    “谢谢你送的糖,那我吃啦?”沈长安拆开包装,“闻起来好香。”

    “当然香,我一周只能吃两块呢。”小女孩咽了咽口水,故作大方道,“这是献给英雄的礼物,是你应得的,快吃吧。”

    “谢谢。”沈长安把糖放进自己口中,淡淡的奶香充盈整个口腔,“很好吃。”

    “不客气。”小姑娘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膛。

    吃了两口小女孩送的糖,沈长安突然忍不住想,他这种行为,不算违反部门规定吧?

    “你好,请问你是救下曾女士的沈先生吧?”穿着制服的女警走过来,看了眼沈长安身后的车,笑道,“原来是民服部门的同志,多谢你这次阻止了歹人行凶,保护了大家的生命安全。受害人曾女士受惊吓过度,情绪有些不稳,现在她想亲自向您道谢,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见她一面?”

    “她人没事吧?”沈长安锁上车,作为民服部门工作人员,安抚受害者情绪,也属于他的工作范围,所以他不好拒绝。

    “曾女士没有受伤,只是受到了惊吓。她的家人跟朋友接到消息后,已经往这边赶了过来,应该很快就能到。”女警讲述了一下大致情况,补充道,“说来也巧,曾女士说她认识你。”

    沈长安有些疑惑,他跟这位曾女士,好像从未有过正式的交流,她是怎么认识他的?

    跟着警察来到商场经理办公室,沈长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陈盼盼风一般地跑了进来:“曾怡,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渣,求爱不成就要杀人?”

    “救你的帅哥是谁,世界上的男人,有奇葩垃圾,也有好人……”

    “是我。”沈长安干咳一声,“盼盼,这是你朋友?”

    “长安?”陈盼盼一边握着曾怡的手,一边惊讶地看着沈长安,“是你救的曾怡?你们俩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啊,出了门就遇到……”

    陈盼盼忽然想起,上次她打算把曾怡介绍给沈长安的时候,沈长安是明确拒绝了。她闭上嘴,岔开话题道:“谢谢你,长安。如果不是你,我就要失去这个小姐妹了。”

    “不用客气,今天不管是谁遇到这种事,我都会站出来。”沈长安也想起了陈盼盼跟他提过的白富美,原来就是这个女孩子。

    沈长安礼貌客气地看向曾怡:“你人没事就好,我今天的巡逻工作还没有完成,先走一步。”

    “等等。”曾怡叫住沈长安,“你救了我一命,我真的很感激你,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给我?”

    “不用了吧?”沈长安觉得,自己跟曾怡可能没有什么需要联系的地方,想了想便道,“为人民服务嘛,你不用放在心上。”

    说完,他扭头看向陈盼盼:“盼盼,好好照顾你的朋友,我去巡逻了。今天商场出了这么大的事,肯定有不少人受到惊吓,不在四周看看,我不放心。”

    陈盼盼:“……”

    这哪里是直男,分明是根不解风情的木头,活该母胎单身二十多年。

    沈长安做了好事不留名,因为他做完好事,都偷偷回家给道年炫耀。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跟道年说起了这件事。

    “真不知道这种男人怎么想的,嘴里说着喜欢,做的全是害对方的事。”习惯了给道年剔鱼刺,沈长安看到鱼就下意识给道年夹两块,“我如果有了喜欢的人,肯定是宠着他,护着他,他喜欢吃什么我做什么,让我夹鱼绝对不挑虾。让我剥虾绝对不夹青菜。”

    他一边说,一边把剔好刺的鱼肉放进道年碗里。

    道年吃完鱼肉,指着旁边的虾:“我想吃虾。”

    “哦。”沈长安放下筷子,戴上手套给道年剥虾。

    刘茅、神荼、赵叔、郁垒:……

    这是什么情感现场?

    作者有话要说:道年:喜欢的人?呵!

    围观众人: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