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为科学奋斗 > 第94章 熊猫狗
    在众妖心中,天道是神秘莫测,高不可攀的存在,然而此时此刻,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自称熊猫精,而是还是只修行了一千年的熊猫精?

    兽妖族的几位长老双股颤颤,有些不敢抬起头来,他们怕自己抬起头时,会露出自己惊骇又迷茫的脸。

    他们想不通天道大人为何会撒谎,但是他们知道,在此时,在此地,不管有多少迷茫,都不能在沈长安面前显露半分。

    沈长安感觉自己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就像是他听到了一句话,但是这句话怎么都进不了脑子,他无法对这句话产生一种情感上的反应。

    熊、熊猫精?

    道年?

    不知从哪儿刮来一股大风,刮开了盖在沈长安脸上的毛毯,他与道年的双眼对上。这双眼睛还是这么好看,只是向来平静如深潭的眼中,竟有了几分执拗与忐忑。

    道年在担心什么?

    担心他嫌弃他是妖?

    又或是担心他会生气。

    再或是……担心他不相信,他不是熊猫妖?

    脑子里忽然闪过这个念头,沈长安觉得有些荒诞,他艰难地扭着脖子,看向跪在雨中的那些人。雷电不断地闪烁,他的眼睛刚才被雨淋过,所以有些花,只能看到下面密密麻麻跪了一大堆。

    “他们……也不是人吗?”

    道年:“嗯。”

    他把沈长安放到自己变出来的沙发上,用法术烘干他身上的衣服:“有没有受伤?”

    沈长安愣愣摇头,他看着这些跪着的人里,有些连头发都白了,他觉得有些不自在:“他们跪着,我坐着,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道年见他坐立不安,转头让他们起来。

    雨水打在琉璃瓦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沈长安抠着盖在身上的毛毯,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既然你是妖,为什么还要给我们民服部门提供科学思想宣传资金。”

    “你这话什么意思,物种歧视?你们人类信得科学,我们便信不得?”

    沈长安:……

    你们的存在,已经很不科学了。什么歧视不歧视,现在一屋子妖,就他一个人,究竟谁歧视谁啊?

    一股冷风吹进来,沈长安脑子清醒了一些:“他们这样淋着雨,会不会生病?”

    “没事,都是风餐露宿熬过来的。”道年看了眼大气不敢出的众妖,“连这点苦都吃不得的,也成不了妖。”

    “成妖……真不容易啊。”沈长安干巴巴接了一句。

    “比你们人类拿高考状元难个十几倍,至少你们参加高考前,不用被雷劈。”道年也干巴巴接了一句。

    众妖热泪盈眶地看着道年,您老既然知道成妖这么难,就不能把标准降低一点?

    “只有严格的标准,才能让妖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道年仿佛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对长安道,“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我送你回去。”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过渡,沈长安有满腹的话想问,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想给道年留几分面子,所以再多的情绪,都压在了心底。

    道年说的话正合他意,所以他想也没想便站了起来。

    哪知道他站起身,就见这些妖修们齐齐道:“恭送两位先生。”

    他在这些妖里面,看到了几个熟面孔。由于龙广王送过他珍珠与宝石,所以他对此人印象特别深。

    见沈长安正在看自己,龙广王朝沈长安热情一笑。

    沈长安:“……”

    此人姓龙,家里的船还取名水晶宫,难道真的是……

    “他就是你们民俗文化中,十分有地位的龙。”道年知道沈长安再想什么,“海底什么东西都缺,就是不缺珍珠宝石,以后他再送这些给你,你不用客气。”

    听到道年这么漫不经心的语气,沈长安还是没忍住问出口:“为什么你能让龙给你行礼?”

    “可能……”道年把目光投向众妖,众妖齐齐把头低了下去,“可能因为我是国宝吧。”

    沈长安:“哈?!”

    “国宝地位非凡,人类把我册封为国宝,就有了信仰力,其他妖类便会对我礼让三分。”道年面不改色道,“我族先辈乃是蚩尤大帝阵前先锋与坐骑,自古以来便有超越他人的地位。”

    可是蚩尤不是输给了黄帝?这还有什么“自古以来”?

    沈长安的智商不允许他相信道年的话,可是身为朋友,不礼貌性地对朋友表示相信,是不是不太好?

    “真的?”沈长安挑眉看向道年,再偷偷看其他妖怪的表情。

    哪知道这些妖怪就像是脑门上长了眼睛一样,齐齐点头附和道年。

    突然冒出来的男人,突如其来的挑拨离间,还有自称相信科学,看到女鬼仿若没有看见的道年,也突然变成了妖怪,沈长安觉得自己短暂的一生,承受了太多不该他承受的惊吓了。

    他甚至觉得,如果此时此刻有人告诉他,其实他不是人,而是天王老子,他也能闭着眼睛接受。

    明明是科技时代,沈长安却觉得自己仿佛乱入异世的过客,他抬起脚走在长满青苔的石阶上,忽然头顶上空多了一把黑色的雨伞。

    这把充满现代气息的雨伞,仿佛把他拉出了光怪陆离的世界,他怔怔地回头,看着青丝如墨的道年,忽然想伸手摸一摸,对方如丝般顺滑的长发,是不是真的。

    可是他没有伸出手。

    “地上滑。”见他没有说话,道年左手撑伞,右手握住他的手腕,“我们回去。”

    沈长安感到他脚下一轻,布满雨水的青石台阶变成了柔软的……白云?

    清风吹在他的脸上,沈长安愣愣地想,他是在飞?

    小时候幻想的情节,变成真的了?

    更让他觉得离奇的时候,随着高度慢慢上升,他没有感到高空的寒冷,甚至道年举着的雨伞也纹丝不动,这不符合自然规律啊。

    可是,没有翅膀的生物都能飞天,本来就已经违背自然规律了吧?

    沈长安脑子乱糟糟一团,干脆盘腿坐在了云上。

    雨不知在何时停了下来,阳光躲过重重云层的围堵,倔强地把阳光洒在了大地上。沈长安怔怔地看着地面,又扭头看道年,用手搓了搓脸,看来他真的不是在做梦。

    他最好的朋友,不是人?

    而是……熊猫?

    他盯着道年欲言又止,道年无言地坐在他对面,任由他打量。

    “你真的……是妖怪?”

    道年僵硬了一两秒钟,然后点头。

    在这个瞬间,沈长安脑子里闪过很多神话故事。比如说白娘子跟许仙,聂小倩与宁采臣,仙鹤与书生,妖怪跟人类谈恋爱,好像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不对,他为什么要考虑这种跨种族恋情的问题?

    “你们妖怪里面,有禁止妖精与人类谈恋爱的条款吗?”沈长安忍不住问。

    “什么?”

    “没什么。”沈长安赶紧摇头,他惆怅地叹息一声,在他还没弄清,自己是不是对好兄弟有不轨企图时,又要操心人与妖恋爱的可行性,这究竟是怎样波澜壮阔的人生?

    “不要多想。”道年见沈长安神情忧虑,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虽然我是妖怪,但我不吃人。”

    沈长安:“……”

    他好像还来不及考虑这个问题?

    “你是不是有跟你过不去的敌人?”沈长安道,“今天有个奇怪的男人,忽然就跟我说一些奇怪的话,把我带到了你面前。”

    然后让我当场拆穿了道年隐藏这么久的身份。

    “唉。”沈长安叹气,“虽然你是国宝,地位确实很高,但行事也要低调点,不然让其他妖怪怎么想?嫉妒心是很可怕的,它可能让妖怪失去理智,为了能打倒你,他有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所以不管是做人还是做妖,都要低调一点比较好。封建王朝都灭亡百年了,跪来跪去的,不太合适。”

    “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你不用担心。”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沈长安的责怪或是怨怼,道年心里竟有几分感激,“长安,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我知道的。”沈长安理所当然地点头,“我们住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如果想伤害我,能有无数次的机会,哪还用得着他来挑拨。我又不是脑子有问题,宁可相信陌生人也不相信你,你好与不好,用不着他人来评价,我的心会告诉我。”

    刚说完这席话,沈长安看到道年竟然弯起了嘴角,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一个好看并且不爱笑的人,忽然绽放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沈长安觉得自己心脏不会跳了,血液不会流了,世间一切都不重要了。

    别说道年是个妖怪,现在就算有人跟他说,道年其实是个鬼,他都想跟他来一场七八十年的人鬼恋,等他死了再来个几百年的鬼鬼恋。

    默默捂住胸口,沈长安脑子里不断有个声音在循环,沈长安啊沈长安,冷静一下,千万不能扑上去。

    这会儿扑上去,被道年一脚踹下云头,就只能谈一场虐恋情深的鬼妖恋了。

    “长安,谢谢你。”

    重重乌云彻底散开,金色的阳光洒满整个世界。

    沈长安受不了这么刺目的阳光,伸手遮住阳光,透过指缝看向逆光而坐的道年。

    噗通。

    噗通。

    他听到了心脏在拼命挣扎的声音。

    世间最灿烂的阳光,竟比不上道年微微一个笑。他缓缓放下手,怔怔地看着道年:“道年,你对新白娘子传奇这部电视剧怎么看?”

    道年:“嗯?”

    “就是蛇妖跟人类谈恋爱,他们生下的孩子,最后考上了状元的故事。”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人类与蛇妖在一起,有生殖隔离,是不能有后代的。从……天道规矩而言,不同物种间的爱恨情仇生死别离并不重要,但是人妖混血的后代,不可能做人类才子中的状元。科举制度是人类创造的,文字、学识也是人类自己创造的,所有沾有其他种族血脉的生物,无法夺走属于人类自己的东西,这是天道立下的公平。”

    沈长安:“……”

    我想跟你谈爱情,你却跟我谈规矩,心好累。

    “那……”沈长安装作不经意的问,“妖跟人类谈恋爱,会受到天谴吗?”

    “天道没那么闲。”道年道,“如果按照这个规矩来算,你们人类对着手办活着虚拟人物叫老公老婆,可能早就被劈死几千万人口了。谁想跟谁在一起,关天道什么事呢?”

    “说得……好像也有些道理?”沈长安被道年说服了,或者说他的内心,正期盼着人类可以跟妖谈恋爱的。

    “嗯。”道年看了眼时间,“现在时间已经不早,我们回去吃晚饭。”

    “晚饭?”沈长安抱着头大喊,“我今天下午旷工了?”

    现在的他,可是攒钱企图跟妖怪谈恋爱的人,一点都不想被扣工资!

    为什么他明明感觉只过去了一会儿,结果却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

    “那人是不是带你去了一个无边无际的地方?”道年在沈长安身上,感知到了虚无境的气息。

    沈长安点头。

    难怪沈长安已经出现在神殿,他却完全感知不到长安的存在,原来是利用了虚无空间来掩盖他的五感六识。

    “我觉得那个人,好像挺害怕亲手要我性命的。”沈长安道,“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就是有种这种直觉。”

    “当然,我们长安是不一样的。”道年再次伸手摸沈长安的发顶,“伤害长安,是会遭到天谴的。”

    黑暗的空间中,灰衣男人被凛冽的飓风撕扯着,他的头、手被扭曲成奇怪的形状,很久后,飓风消失,男人漂浮在空中,仿佛一条已经死去的鱼。

    无边无际的安静,让这个空间荒芜得可怕,他慢慢坐起身,捂住脸笑出声,他的笑声中满是恶意与扭曲的恨,甚至带着几分迫不及待毁去一切的疯狂。

    直到道年把沈长安带回家,沈长安都没有问道年一句“为什么要假装普通人骗我”,一路上道年想了很多理由,可是沈长安一直都没有文。

    他甚至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有太多的改变,最多看他的次数多了。

    双脚踩在花园土地上时,沈长安扭头看道年:“道年,你能不能变成原形让我看看,我想摸熊猫已经很久了。”

    道年:“……”

    见道年不说话,沈长安马上道:“如果让你感到为难的话,就不用了。”

    “不为难。”道年一字一顿地说完,忽然他身上发出一阵银光,银光消失以后,沈长安就看到地上有只胖墩墩,憨态可掬的熊猫。

    这、这么可爱的吗?

    沈长安忍不住弯腰把道年抱在怀里,伸手摸了摸头,又摸了摸耳朵,最后连短短的尾巴也没有放过。

    “刘先生,外面有……”保安走到别墅大门口,看到沈长安怀里抱着的熊猫愣住了。

    “这是我家养的狗。”沈长安脱下外套,把变成熊猫的道年裹起来,只露出那对毛绒绒的耳朵,他哈哈笑道,“你看这耳朵染得像不像熊猫?”

    保安:“……”

    这是啥玩意儿?

    “来,狗宝宝,给保安大哥叫一声,打个招呼。”沈长安微笑着摸了摸道年的脑袋,在他耳边小声道,“道年,配合着叫一声,偷国宝的罪很重,我不想坐牢啊。来,汪一声嘛。”

    道年:“……”

    听到保安声音,走出来的神荼跟刘茅:“……”

    “哈哈哈,这狗长得真可爱。”保安尴尬地笑了几声,“就是这耳朵尖了点,熊猫耳朵比较圆。”

    “是啊,是啊,熊猫养不起,只能假装自己有熊猫了。”沈长安赶紧顺着保安的话接下去。

    两人相视一笑,都露出了“我理解”的宽容表情。

    然后齐齐在心里松口气。

    保安:让天道爸爸给他学狗叫,他不如自毁灵识,早点去地府投胎比较快。

    沈长安:幸好保安比较淳朴,没有怀疑他抱着的是头真熊猫。

    半小时后,沈长安揉着怀里的熊猫,听着满屋子“人”向他第二次自我介绍。

    “其实……我也不是人。”刘茅道,“我是一头旄牛。”

    “那你为什么姓刘,不是姓牛?”沈长安对这个问题非常好奇。

    “早年化形后,在蜀郡待了一两千年,就不怎么区分读音了。”刘茅干咳一声,假装没有看到先生趴在沈长安腿上,懒洋洋的样子,“之前哄骗了你,我感到很抱歉。”

    接下来,沈长安终于明白,原来这栋别墅里,除了他以外,就没有人了。

    尤其是他得知神荼与郁垒竟然真的是门神后,忍不住让两人站一起拍了一个合照。

    “长安,你拍这个做什么?”

    “门神辟邪,我要把你们的照片发给四合院的爷爷奶奶们,让他们打印出来,贴在房间门上。”

    神荼、郁垒:“……”

    “赵叔,那你是……”沈长安看向最后一个还没有重新自我介绍的人,赵叔。

    “我啊。”赵叔憨厚地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我俗家名字叫什么已经不知道了,不过你们人类喜欢叫我灶王爷,全称是东厨司命九灵元王定福神君,名字比较长,一般人也记不住。”

    沈长安内心在尖叫。

    天啊,他竟然天天吃着灶神的饭?!难怪再吃别人做的饭菜,总觉得差那么点味道。

    他伸手默默从果盘里戳了一块水果塞道年嘴里,又塞了一块在自己嘴里,他要吃两块灶神亲手切的水果来压压惊。

    摸着道年身上软乎乎的毛,沈长安晚上连饭都没有好好吃,光顾着喂道年了。吃完饭以后,沈长安又给道年擦嘴巴,洗毛爪子,恨不能走哪抱哪。

    别墅的神妖们看着本来就懒,现在变得更懒的先生,心情十分复杂。

    堂堂天道,为什么讨好人类小情人,不惜变成熊猫讨好卖乖,本来叫为爱牺牲,可是看他享受的模样,他们实在生不出太多的感动之心。

    沈长安用一把柔软的梳子,给趴在沙发上的道年梳毛毛,赵叔在弄水果,其他人各做各的事,非常的自在和谐。

    “我今天偷偷在那个灰衣男人身上放了一个神荼教我的术法,那个男人好像没有发现。”

    众人齐齐扭头看向沈长安,甚至连懒洋洋闭着眼睛的道年,也睁开了他的黑豆眼。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沈长安不太好意思一笑:“我跟着神荼学的术法不多,就只学会了一个咒人的术法。”

    神荼的表情,十分微妙。

    郁垒问:“兄弟,你教长安什么了?”

    “我教的分魂术。”神荼深吸一口气,“这种术法能让人魂力减弱,造成短暂的失神,这样就有机会逃跑。但是长安刚学,掌握得还不好,发挥得不稳定,有时候这个术法要过短时间,才能展现出效果。”

    这个术法对魂魄齐全的神仙妖怪而言,并没有太大的伤害,但如果是残魂、怨念之类,便是抽筋剥骨之痛。

    带走沈长安的不明灰衣男人,他们怀疑是大道留下的另一道强大残念。

    如果真是如此……

    沈长安就是坑大道于无形之间了。

    刘茅等人目瞪口呆,他们开始怀疑,沈长安这个生机道也许不是先生的克星,而是大道残念的克星,不然为什么此次都这么巧?

    灰衣男人试图强行改变沈长安现有的生活轨迹,受到身体内部残留的大道规则责罚,他刚从飓风惩罚中解脱,就感觉到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身体,忽然产生了撕裂般的疼痛。

    他的神识,他的五感,都在吵嚷着要离他而去,他痛苦地翻滚,最后忍不住哀嚎出声。

    为何会这样?

    他分明已经凝聚出了新的神魂,即将成为独立的“人”,为什么会忽然魂魄不稳?!

    “怎么又开始打雷了?”给道年梳好毛,沈长安听到窗外雷声隆隆,仿佛什么生物的哀嚎声一般,听着有些渗人。

    他趁机把道年搂进自己怀里,一脸害怕道:“好害怕啊,道年,今晚你变成原形,跟我一起睡吧。”

    道年:“……”

    以前长安待他从未如此亲近,可是他一点都不高兴。

    因为长安喜欢的不是他,而是他幻化出来的熊猫假象。

    食铁兽有什么好的,它们的先祖在千万年前,好歹还有几分蚩尤座下神兽的风采。现在呢,除了吃,还有什么本事?!

    虽然长安给他梳毛毛很舒服,他除了吃饭以外,什么都不用做也很轻松,但是……

    道年内心挣扎了一番,还是落地化身为人。

    他看着窗外痛苦的雷鸣声:“今晚的这个雷声不正常,我的熊猫形态不好,无法保护你,这样可以吗?”

    沈长安指了指窗外,又指了指自己:“你的意思是?”

    “晚上我在屋子里守着你,有我在,不要怕。”

    沈长安顿时大喜,四舍五入,这就是道年要与他困觉的意思啊!

    作者有话要说:塑料爱情的解释:长安:偷熊猫罪很重的,还是委屈道年汪汪一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