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为科学奋斗 > 第95章 孔雀
    在道年说了要守着沈长安睡觉后不久,雷声便停了下来。

    沈长安看也不看夜空,假装雷声还在响,而他也还再害怕。好在道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小事,他拿着书,坐在房间里,便是世间最美的一幅画。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沈长安趴在被子上,睡不着。

    “怎么了?”见他在床上,仿佛烙饼似的翻来覆去,道年抬起头看向沈长安。橘色的灯光,为道年的表情染上了几分暖意,没有平日的淡漠。

    “我睡不着。”

    道年皱起眉头,难道……长安这是暗示他,要他讲睡前故事?在人类的文化作品中,似乎常有讲睡前故事的情节?

    想到这,他盯着沈长安看了足足七八秒时间,才放下书走到床边坐下:“想听什么故事?”

    “啊?”沈长安愣住。

    见沈长安傻乎乎的模样,道年再次叹息一声,伸手摸了摸他露在被子外面的脑袋:“我跟你讲一讲,你们人类帝王的有些小故事吧。”

    “听完就睡觉,知道了吗?”

    沈长安:“……”

    我对一个男人有企图,这个男人却给我讲睡前故事,这是怎样混乱的感情纠葛。

    沈长安原本有些绝望,可是随着道年讲的皇家密闻越来越精彩,他忍不住听入迷,原来皇帝们也有那么多的癖好。

    眼见沈长安越听越精神,道年把沈长安放到被子外的胳膊塞了回去:“好好睡觉,明天早上不上班了?”

    沈长安眨了眨眼,盯着道年不说话。

    道年见他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为难很久后,忽然弯腰在他额间轻轻碰了一下:“都多大的人了,还要听故事与晚安吻吗?”

    沈长安:“……”

    沈长安觉得,自己现在如果是座火山,那一定喷发了。自己现在如果是爆米花,那肯定已经开始炸锅了。

    道年刚才……是真的亲了他额头吗?

    “睡觉。”道年伸手掩盖住长安睁得大大的眼睛,他怕被长安看出,自己故作平静的表面下,藏着不为人知的欲望。

    刚才俯身的那一下,已经用尽了整天的勇气。

    沈长安睫毛很长,睫毛像小刷子似的在道年掌心扫来扫去,道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眼睫毛也不能动。”

    沈长安:“……”

    这个要求是不是太严格了一点?

    沈长安想要说,晚安吻可以再来一个,可是困意忽然就涌上了心头,他怎么都扛不住,只能不甘心地睡了过去。

    好遗憾啊……

    沉沉睡去前,他忍不住想,他本来还可以拉着道年聊一聊诗词歌赋,人生哲学的……

    收回自己的灵气,道年看着睡得十分香甜的沈长安,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黑压压的天空,忽然开口了。

    “算无遗漏又如何,凡事皆有意外。”

    天空似乎受到了刺激,隐隐有雷光闪烁。

    “嗤。”道年嗤笑一声,拉上了窗帘,顺便在屋子四周下了一个屏蔽噪音的结界,那些雷爱劈不劈,反正不能影响到长安睡觉。

    他家的长安啊……

    道年看着床上的沈长安,在寂静的房间里问:“你是我家的,对吗?”

    回答他的,只有满室安静。

    “沉默便是肯定。”道年点头,“我明白了,以后,我会对你负责的。”

    窗外大风呼啸,电闪雷鸣,风声呜呜如怪兽降临。

    道年坐回原位,拿起了那本从进门以后,就没有看一行的书。

    沈长安做了一个很舒适的梦,他梦见整个世界都在风雨飘摇,可是他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仿佛有什么包围着他,把一切企图靠近他的风雨,都拦在了外面。

    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窗外雾影重重,白茫茫一片。

    桌上的花瓶里插着几支娇艳的玫瑰,道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莫名觉得,屋子里似乎还缭绕着他的气息。

    想起临睡前的那个晚安吻,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额头,起身洗漱好,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的下楼,结果道年并不在客厅。

    他有些失落,取了鸟食来喂鹦鹉,以及那只每天吃得不少,但却不怎么长个儿的丑鸟。

    这鸟丑是丑了点,但是每次看到沈长安都很热情,挥着小翅膀朝沈长安掌心扑,沈长安如果不摸摸它那颗小脑袋,它就赖在长安的掌心不愿意离开。

    “早起后,应该好好喝水,好好吃饭。”沈长安逗着小丑鸟玩了一会儿,把它放回巢穴里。

    “唉。”沈长安看了眼四周,神荼他们在院子里,刘茅不知道去了哪儿,赵叔还在厨房,所以养鸟的这个地方,只有他跟两只鸟。

    绯莹疑惑地看着沈长安,大清早的,叹什么气呢?

    “如果……”沈长安给鹦鹉食槽里添了一勺又一勺鸟食,“整座别墅里,只有我这个平凡人,跟你们两只平凡鸟了。”

    绯莹:“[笔趣阁 www.xbqg5200.me]……”

    这话,她有点没法接。

    “可是哪有平凡人,对自己好兄弟……”沈长安拿了两颗果子过来,一颗红,一颗绿,“来,喜欢吃哪颗。”

    “如果选绿色,我就慢慢跟道年培养感情,如果他愿意接受我最好,若是不愿……若是不愿……”

    绯莹准备伸向绿色果子的爪子停住了。

    “如果你选红色,就是上天注定,让我奋勇直前,坚持不懈。不要怂,就是干。”

    绯莹:“……”

    你都敢看上老天了,还要什么上天注定呢?

    绯莹是个脑子活,并且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的鸟,她觉得自己应该选绿色的果子。不管天道大人对这个人类有多特别,他也只是个人类而已。

    可是……

    这是沈长安。

    她伸出爪子,按在了红色果子上。

    人类寿命短暂,若是在最好的时光,遇见能够让自己动心的人,那就努力尝试一把,不管成与不成,至少年迈之时,回忆起短暂的一生,也能多留下几抹色彩。

    “红色?”沈长安笑眯眯地看着鹦鹉,“真巧,我也这么想呢,看来这果然是天意。”

    绯莹:“……”

    人类真不要脸,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偏偏要找个借口,天意?

    天意若是知道你这会儿还在纠结这个,当场就把你摁在地上这样那样了。

    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以后,沈长安心情很好地上班去了。绯莹低头啃着沈长安喂她的水果,慢条斯理吃了起来。

    “你做得很好。”赵叔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他笑眯眯地看着啃水果的绯莹,“等先生跟长安成为道侣,我会建议先生给你谢媒红包。”

    听到这话,绯莹差点被水果梗住了脖子,不不不,她不敢。

    赵叔在她食槽里放了一枚红果:“好好吃。”

    绯莹:等她吃肥了,就要宰了吃肉吗?

    沈长安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张大爷给他打来电话。

    “张大爷?”沈长安把追求恋人小妙招页面关掉,“你老最近好吗?”

    “还活着。”张大爷咳嗽几声,“前几天我去了趟帝都,得了点好东西,你过来分一分。”

    “那怎么好意思。”沈长安想到道年是妖怪,张大爷那里说不定有助于妖怪修行的东西,转口道,“那我中午过来找你。”

    “好。”张大爷看了眼角落里打游戏的一人一鬼,愁得腮帮子都肿了起来。徒子徒孙一个比一个没出息,天天就知道玩游戏,道术考试一个比一个成绩差。

    命格特殊,甚至能够引起人间界动荡的鬼,不仅是个宅男,还天天拉着人一起上分。这也就算了,为了买个什么新皮肤,他竟然在网上陪玩,捏着嗓子装女人发嗲。

    可怜七老八十的他,整天面对这些糟心玩意儿,简直就是命运对他的一项考验。

    有了张谷跟宅男鬼做对比后,张大爷彻底明白了沈长安有多好,有多省心。每到这个时候,他都想感慨一番,若是早几年能遇到沈长安就好了,他一定收他做自己的关门弟子。

    “啊!张谷,你快舔药包啊!”

    “卧槽,对面一定是开挂了!”

    张大爷听着吵吵嚷嚷声心烦,难怪现在老人不喜欢跟小辈住在一起了,这样的生活,什么是个头。

    这些年他没有收弟子,宗门把张谷安排过来,是为了给他做助手。可是这样的助手,要着有何用?

    门铃声想起,张大爷转头对一人一鬼道:“客人来了,该收拾就收拾一下。”

    张谷跟宅男鬼赶紧站起身,把客厅收拾得干干净净,担心沙发缝隙里的灰尘打扫不干净,他还特意用符纸做了一个小人,到缝隙里打扫卫生。

    可惜打开门以后,张大爷看到的不是沈长安,而是几位修行界的前辈。

    这几位前辈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浑身是汗,面色惨白,仿佛经历了极其可怕的事情。

    “云丰,严印?”张大爷伸手扶住两人,宅男鬼跟张谷伸手扶另外几位修行者。

    “这是怎么回事?”

    “天象乱了。”云丰捂住胸口,大口淤血吐了出来,他颓败地靠着沙发,“张道友,我算不出来了。”

    张大爷惊骇地看着云丰:“怎么会?”

    “昨日我夜观天象,发现星宿紊乱,天道含混不清,匆匆赶到云丰道友的住处,就见他晕倒在院子里。”严印面色苍白,“我并不擅推演,勉强掐算了一星半点,便被反噬得差点丢了半条命。”

    “最后还是这几位道友,勉强算到生机在梧明市这边的方位,我们才乘坐专机赶了过来。”身为出家人,严印做到了慈悲为怀,却无法做到眼睁睁看着他人陷入困境,“张道友,天道大乱,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

    有关记载中,每当天道有些微变故,便会迎来战争与灾难,如今天道乱成这样,他们人类即将面临的是什么?

    “张大爷。”

    “张大爷,你家的门铃坏了么,怎么按不动?”

    在凝重的气氛中,沈长安的声音就像是打破恐惧与绝望的钥匙,几位大师勉强从绝望无力的情绪中走出来,齐齐看向门口。

    唯有严印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

    宅男鬼在一堆大师面前,格外地小心翼翼,他溜到门口替沈长安打开门:“长安大佬。”

    沈长安手里的熟食塞给宅男鬼,刚往屋子里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客厅里坐着好几个人,他收回迈出的步子,对张大爷道:“张大爷,不知道你有客人,我等会再下来吧。”

    “这位便是沈先生了吧。”刚刚还吐了几口血的云丰,看到沈长安的眼神亮了亮,“快请坐,快请坐。”

    其他几位大师也都露出了与云丰相似的表情,沈长安怀疑自己不是人,而是元宝精,不然这些人看他的眼神,为什么那么亮堂?

    “你们一个个的,受了伤就不要瞎蹦跶。”张大爷把自己从宗门带出来的好茶叶塞给沈长安,“遇到事情急也没有用,上天有好生之德,总会留给我们几分生机的。”

    “发生什么事了吗?”沈长安发现这几位老人面色都很不好,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似的。平时看到他带食物回来,都会兴高采烈的宅男鬼,也一脸凝重,弄得他也忍不住严肃起来。

    “大魔王现世了?”

    张大爷:“……”

    “有魔子诞生了?”

    严印:“……”

    “总不能是世界末日了吧。”沈长安干笑两声,但是他发现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的脸色,好像……更凝重了。

    “真、真的世界末日?”沈长安忍不住抱紧怀里的茶叶,“世界末日的话,熊猫怎么办?”

    “大佬,都快世界末日了,谁还关心熊猫?”宅男鬼化悲愤为食欲,拼命吃沈长安带回来的零食,“我就想好好做个鬼,没事在网上赚点零花钱,老天究竟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来个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会是什么样子?”沈长安咽了咽口水,“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吗?”

    “恐龙怎么没的,我们人类大概也会怎么消失吧。”张大爷泡好了茶,语气竟是格外的洒脱,“迎来末日的不是整个世界,而是我们人类与其他一些生物。我们皆是凡人,拯救不了苍生,但求问心无愧。若真迎来末日那一天,只求少留下一些遗憾。”

    “近来天气越来越怪异,我就觉得事情不太妙。”张谷怔怔地坐在张大爷旁边,“昨天晚上,一会儿刮风,一会儿打雷的。大冬天的,哪有那么多的瓢泼大雨跟惊雷。”张谷有些后悔,小时候没有跟着师父好好学本事,现在遇到大事,他连忙都帮不上。

    “也许还有转机的吧。”沈长安觉得现在的自己,比以前更怕死了,他还想跟道年来一场轰轰烈烈,任何人阻拦都不愿意放弃的人妖恋呢。

    “是啊,也许还有呢。”云丰惨白着脸笑了笑。他看着沈长安身上的功德金光,忽然想到了什么,双目灼灼地看着沈长安。

    生机、生机……

    他们一直拼命寻找着那一线看不见摸不着的生机,却忘了沈长安在不知不觉中,解决了很多本来会引来大灾难的事件。

    疫鬼,还有那几个本会变成恶鬼的怨鬼,都因为沈长安的出现,改变了事件的走向。也许生机不是能够救世的法宝,而是人。

    如果沈长安真的是生机……

    云丰脸颊上出现了几道不健康的红,他颤抖着嗓子道:“沈先生,若是世界末日真的快要来临,您会做什么?”

    “我……”面对云丰期盼的双眼,沈长安十分诚实,“向喜欢的人告白,死也要死在一起。”

    如果时间迎来尽头,他想要的,只有这些。

    云丰脸颊上的红晕退了下去。

    不,是他想错了,能够救世的人,面对大灾难时,脑子里想的绝对不是感情这种事。

    “我能问个问题吗?”沈长安见这些老人神情一个比一个凝重,忍不住问,“天道紊乱,就等于世界末日”

    “你不懂天道的神秘。”张大爷塞了杯泡好的茶到沈长安手里,“知道五代十国,天下大乱的时期吗?”

    沈长安点头。

    “出现那样大的战乱,天象也仅仅是有异而已。”张大爷苦笑,“如今天象乱成这样,不用想便知道迎接我们的是什么。”

    “也许,也许只是老天爷心情不好,或是心情太好呢?”沈长安见屋子里的气氛太沉重,“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张大爷到底不忍心对年轻人说出残酷的未来,他长叹一声,“未来会怎样,我们谁也无法预料,你若是有什么想做的事,就早点做吧,万一世界末日真的来临……”

    “我明白了。”沈长安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转身就往门外走。

    “你去哪儿?”张大爷见他转身就想走,怕他去做违法乱纪的事,赶紧道:“违反乱纪的事情,你可不能做。”

    “我去向心上人告白!”

    心、心上人?

    张谷呆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沈长安什么时候有心上人了?

    “我知道,我知道。”宅男鬼在网上搜出一段视频,“看到没,沈长安在购物商场门口英雄救美。”

    “不对啊。”一个没怎么说话的道长道,“我观沈小友的面相,是无亲缘、无子妻缘的命格,怎么会……”

    “哦豁。”张谷与宅男鬼齐齐叹息,看来沈长安告白要失败。

    “不、不对。”云丰摇头,“沈小友的面相,初看时,确实是如此,但是他的面相很是奇特,仿佛一切都只是表象,可惜我能力不佳,无法勘破其面相。”

    众人沉默,若是云丰都看不出算不出,他们就更做不到了。

    沈长安把车停进车库,出来见神荼守在花房外面:“神荼,道年在花房那边吗?”

    “在的,不过……”神荼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沈长安一阵风似的跑进了花房。神荼怀疑地看了看自己的双脚,那是人类该有的奔跑速度吗?

    花房里,兽妖族、水族、鸟族的长老盘腿坐在蒲团上,神情肃穆,谁都不敢在天道大人面前妄言。

    “大人,昨日带沈先生来我族神殿的不明人物,或许就是杀害猪长老的凶手。”狐狸长老语气有些复杂,“虽然不知那人与猪长老做了何等约定,我兽妖族绝对不敢违背天道规则。”

    当年鸟族几只开了灵智还不能化形的苍鹰,因为违背天道规则,吃了一位身负功德的人类遗体,至今都无鸟妖能够成功化形。

    这件事成了整个鸟界的经典反面案例,谁敢脑子不清醒,就要去想一想鸟族这些年受到的惩罚。

    “当年之事,我族上下都十分自责。事后我们细查过。”听到违背天道规则几个字,孔雀长老十分自觉地开口,“在下发现,当年那几个刚开灵智不久的苍鹰,是被有心人故意引过去的。”

    开启了灵智的苍鹰跟普通苍鹰不同,他们可以消化其他生灵的魂魄。

    他怀疑当年引诱苍鹰犯下大错的人,是别有用心,并且想要避开某种法则。

    “你可知,苍鹰当年吃的人,是谁?”狐狸长老忽然看向孔雀长老。

    “是何人?”孔雀长老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沈长安先生的父亲。”狐狸长老观察着孔雀长老的表情,见他满脸震惊、自责、惭愧,不似作伪,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孔雀长老只觉得无地自容,他们鸟族欠沈先生天大的恩情不说,原来还欠了一笔债。

    “道年。”沈长安推开花房的门,看到蒲团上跪坐着好几个人,鼓起的勇气瞬间消失了二分之一。

    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都在待客?

    “沈先生好。”这些客人看到沈长安进来,倒是齐齐恭敬地朝他鞠躬。

    “你们好。”沈长安赶紧鞠躬回去,这些妖实在太客气了。

    “过来。”道年见沈长安脑门上冒着细汗,让他坐到自己身边,掏出一块手帕扔给他:“把汗水擦一擦。”

    沈长安拿着帕子擦脸,越擦越红。

    “热?”道年见他脸颊红通通的,挥手让屋子凉快了一点,倒了杯茶给他,“喝点水。”

    “唔。”沈长安想了想,觉得追求爱人的时候,一定要勤于夸奖,于是道:“道年,你的普通话挺标准的。”

    “怎么忽然说这个?”道年不解。

    “你们熊猫大多都在蜀地,你说话竟然一点蜀地口音都没有,这太厉害了。”沈长安道,“我有个大学同学,也是蜀地的,干什么都特别厉害,就是那口标准的蜀普,怎么都改不了。”

    道年、道年无话可说,只能沉默以对。

    跪坐着的妖修们,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虽然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大人跟熊猫没有半根毛的关系。

    有沈长安在,他们便不再聊之前的话题,开始聊一些风土人情,或是海底奇观。

    但是当沈长安听到孔雀长老说,他原形是一只孔雀后,神情就有些微妙了。

    孔雀长老外形看起来虽然不太年轻,但是一张脸却长得很不错,而且听说妖怪是可以随意变幻自己年龄的。

    他扭头看了看道年,又看了看孔雀,眉头皱了起来。

    听说……孔雀是熊猫的伴生动物?

    “孔先生的原形,是绿孔雀?”沈长安若有所思道,“听说绿孔雀已经濒危物种了。”

    孔雀长老赶紧道:“现在哪个种族,生存都不容易啊。”

    沈长安点头:“你说得没错。”

    全球总人口高达七十多个亿,而绿孔雀数量已经少得无法统计,在这方面他的竞争力可能有点不足。

    物以稀为贵,从这个方面来考虑的话,他的竞争力实在太弱了。

    面对沈长安格外心虚的孔雀长老,忽然发现沈长安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孔雀长老:?

    作者有话要说:孔雀长老:我不是,我没有,我老家在云南,离熊猫远着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