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为科学奋斗 > 第96章 盖章
    修行上千年的孔雀长老,承受着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猜忌,他不明白沈长安为什么忽然对他年龄感兴趣了。

    “您老修为一定很高吧。”

    “沈先生称我老孔就好,在下混沌度日,修行千年有余。”

    道年是个修行千年的熊猫精,孔长老也是修行千年……

    沈长安礼貌一笑:“很厉害。”

    孔雀长老:“……”

    不不不,沈先生,您的表情似乎并不是这个意思。

    水族兽妖族的妖想得比较简单,绿孔雀濒临灭绝,身为人类的沈先生多问几句,有些好奇也是正常的。

    他们等了一会儿,见沈长安似乎已经没有继续聊天的兴致后,便齐齐提出告辞。不是他们不想抱天道的大腿,实在是怕自己说漏嘴,拆穿他不怎么走心的谎言。

    “沈先生,您养的那只鸟……”

    “我们家道年请了专业的养鸟工作人员,你不用担心。”沈长安微笑,“我们会好好养着的。”

    孔雀长老:“好、好的。”

    几乎可以确定了,沈先生对他似乎真的不太喜欢。

    是他的尾羽不够漂亮,还是因为沈先生仍旧介怀当初他们鸟族后辈,去找他挑衅的事?

    想到这里,孔雀长老回去以后,把孔家兄妹叫过来狠狠骂了一顿。骂完他们兄妹二人,孔雀长老还是觉得不开心,把当初跑到天道大人那里吵闹的孔婴也骂了一顿。

    孔月、孔阳、孔婴被骂得一头雾水,却不敢反驳。

    孔雀嘛,莫名其妙心情不好也是有可能的。

    花房的客人都离开了,沈长安坐在道年对面,他们两人之间,隔着一张雕花茶桌。茶水的热雾袅袅升起,满室茶香。

    “今天有人跟我说,快要世界末日了。”

    道年端茶的动作顿住,他看着沈长安沉默半晌:“你呢?”

    “什么?”

    “你对世界末日怎么看?”

    “在那一刻还没来临时,我都不会相信会迎来末日。”

    杯中的茶,轻轻晃动,浮起浅浅的波纹。

    “假如……假如真的有世界末日那一天,你想做什么?”沈长安的手,无意识地挠着桌面,“你有没有想过?”

    世界末日,便是天道消亡的那一天。

    道年从未想过那一日,也并不惧怕那天的到来,生死不过如此,可是他看着眼前满脸认真的长安,放下茶杯认真道:“也许像今天一样,跟你坐在一起,喝一杯茶,看着你笑,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沈长安心头一动:“我也这么想,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想陪着你,哪里也不去,直到这个世界被夷为平地。”

    道年看着沈长安,他平静的眼神下,藏着无数汹涌的情绪,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

    有些情感,因为从未体验过,所以变得格外胆怯。

    “我觉得,若是真有世界末日,我想与爱人吃遍天下美食,看遍无限山河,再拍无数秀恩爱的照片放到朋友圈,喂所有朋友吃撑单身狗粮。”

    道年缓缓垂下眼睑,他看着翻腾的水雾,沉默不言。

    “我想带他一起做童年没有完成的事,那些曾经期盼的,舍不得的,想做却不敢做的,都想与他尝试一遍。”沈长安伸手去端茶杯,因为过于紧张,哆嗦着手把茶水泼出来些许。

    “寒冷的冬天,我想带他去玩雪,然后把他冰凉的手,揣在我的口袋里。夏天我们去游泳,还可以互相擦防晒霜。”沈长安期待地看着道年,“你觉得这样是不是很棒?”

    道年僵硬地看着沈长安:“也许他不喜欢你小时候想要做的那些事,也不爱堆雪人,不爱游泳呢?”

    他想说,那些别人不愿意做的,他都可以陪着长安一起做。可是,面对长安充满期待的双眼,他竟说不出口。

    他甚至舍不得,长安受这点委屈。

    “不、不喜欢吗?”沈长安结结巴巴道,“那你喜欢做什么呢?”

    “我喜欢什么,跟你的爱人有什么关系?”道年扭过头,看着花瓶里盛开的玫瑰,“不重要。”

    “你喜欢什么,我就陪你做什么。”沈长安起身走到花瓶前面,很认真地看着道年,“玫瑰有什么好看的,你看我好不好?”

    道年收回目光:“好。”

    “所以……”沈长安心跳如雷,他觉得道年也许听到了他心脏慌乱的跳动声,“所以你要不要考虑做我的爱人?”

    “先生,长安,时间很晚了,你们再不吃饭,长安上班就要迟到了。”

    道年:“滚!”

    沈长安:“不吃。”

    面对两双愤怒的眼睛,刘茅默默缩回脑袋。

    这是怎么了,脾气那么大?

    道年很后悔,刚才没有在花房外面立下结界,免得没有眼色的人乱闯。

    沈长安见道年神情有些难看,心渐渐往下坠,这是……生气的前奏?

    他有些沮丧的想,最好的兄弟,脑子里想着的却是怎么扒自己衣服这种事,如果他是道年,也是要生气的。

    如果道年因此生气,甚至与他断绝来往,他该怎么办?

    总不能学那些跳河的男人来威胁吧?他做不出来,也舍不得这么逼道年。

    还是负荆请罪吧,男人嘛,追求爱上的人,还要什么脸。他就算把脸放在地上踩,让道年伸腿踹他滚出去,他也不后悔。

    道年站起身,走到沈长安面前,微微俯首与沈长安平视:“你想要的爱人,是我?”

    沈长安忐忑地点头。

    “你想跟我去堆雪人?”

    沈长安继续点头。

    道年看了眼花房外,暖呼呼的冬日阳光,没有说话。起身走到了花房门口,转头见沈长安像个小媳妇似的站在原地,“你喜欢堆雪人?”

    沈长安愣愣地看着道年:“还、还行?”

    他对堆雪人兴趣并不是很大,但是他在网上看过一头被送到北方动物园的熊猫,下雪后高兴得满园玩耍的视频。所以他觉得,同样是熊猫,道年应该也喜欢下雪的。

    “我明白了。”道年露出了“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朝沈长安伸手,“过来。”

    沈长安看着道年伸出来的那只手,眼神忽地一下亮了起来:“道年,你是要跟我牵手吗?”

    道年绷着嘴:“你不愿意?”

    情侣之间,不都是要牵手走的么?

    他刚准备收回手,沈长安已经炮弹般地蹿到他面前,伸手抓住了他的手,美滋滋道:“牵了手以后,你就是我的熊猫啦。”

    道年刚刚弯起来的嘴角又垂了下去。

    长安是比较喜欢他,还是比较喜欢熊猫?

    还是说,因为他是熊猫,长安才会想让他做爱人。

    道年的手,有些微凉。沈长安把两人的手,一起揣进外套口袋里:“所以从今天起,我们就是爱人了吧?”

    “嗯……”万年没有表情的天道大人,默默红了耳朵尖。

    “等一下。”沈长安停下脚步,扭头做贼般看了眼四周,快速地在道年嘴唇上亲了一下。

    然后他的脸比道年的耳尖还要红,小眼神飘来飘去,就是不敢看道年红润的唇,故作理直气壮道:“知道这叫什么吗?”

    道年嗓子有些沙哑:“叫什么?”

    “这叫恋人盖章。”沈长安仗着道年不爱跟人来往,也不懂恋人间的相处方式,就睁眼说瞎话,“恋人间必须有的仪式。”

    道年皱眉:“这样吗?”

    “是、是的。”沈长安在内心唾弃自己,沈长安沈长安,你这辈子撒谎的本领,全都用在了占恋人便宜上了?

    “我懂了。”道年神情凝重地点头,把手从沈长安掌心抽出来,忽然伸手轻轻扶着沈长安的后脑勺,低下了头。

    空气中的风在跳舞。

    花园里的绿植在与风一起缠绵。

    沈长安闻到了玫瑰盛开的味道,他的脸比玫瑰还要红。

    良久后,道年松开沈长安,把他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掌心:“刚才的章没有盖好,轻了。”

    “哦、哦。”沈长安愣愣地任由道年牵着走,上台阶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道年看着晕乎乎的他,无奈地叹息一声,又露出了“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伸手拦住他的腰,把人半搂半抱的放到餐桌边坐下。

    正在大厅里忙碌的众人,看到两人相处的姿势,齐齐凝滞了短暂的两秒,但是在道年眼光扫过来的那个瞬间,又齐齐恢复如常。

    吃完饭,道年又给沈长安盖了一个出门章,才让沈长安去上班。

    整座别墅的神跟妖,都看到了这一幕。

    道年目送着沈长安离去,转身见所有生物都看着自己,忽然开口:“梧明市近二十年来,有没有下过雪?”

    “有过雨夹雪与小雪。”

    道年抬头看天,语气淡淡:“天冷了,梧明市该下场大雪了。”

    众人:“?”

    道年没有管其他人怎么想,他打开电脑,找到了一个熊猫基地的网络媒体宣传账号。

    这个账号上发的全是与熊猫有关的视频,让他想不通的是,即使是熊猫拉粑粑,都能引来一众人类的嗷嗷叫好,甚至愿意花钱买熊猫粑粑制作的抽纸。

    评论区有不少人问如何组团偷熊猫,还有人说他愿意砸锅卖铁养熊猫,求国家分配熊猫给他。

    道年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在底下评论区问:熊猫比男朋友还重要吗?

    网友1:废话,有了熊猫,谁还要男朋友?

    网友2:连熊猫视频下面,都有人催婚吗?就知道男朋友、男朋友,男人满地都有,熊猫能满地都有吗?

    网友3:这个问题还用问,当然是的啊。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有头熊猫忽然变成可爱的男人,站到面前对我说,他要做我的男朋友。

    下面还有很多人回复这个问题,道年隐隐有些明白这些人类的想法。

    他嘴角渐渐绷了起来,如果他不是熊猫,长安还会喜欢他吗?

    民服部门办公室里,丁洋看沈长安从来了办公室,笑容就没有从脸上消失过,忍不住问:“长安,你中千万大奖了,心情这么好?”

    “长安又不爱买福利彩票,他上哪儿中奖。”陈盼盼干咳一声,“那个什么,我最近交了个男朋友,他想请大家吃顿饭,明天刚好是周六,你们有时间吗?”

    “有啊,有啊。”丁洋连忙点头,“我想看看,是哪位勇士敢与你在一起。”

    “哟,小陈脱单了?”杜主任端着他心爱的茶杯走出来,笑眯眯地其他三人道,“盼盼已经解决了个人问题,你们三个也要赶紧了。”

    丁洋苦着脸自嘲:“我倒是想赶紧,可惜我未来的女朋友走路速度慢,现在还没看到影儿呢。”

    “主任,是两位。”沈长安伸出手,比了两根手指头,“不好意思,我在今天中午脱单了。”

    “什么,说好单身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你竟然一声不响脱单了?!”虽然上次沈长安朋友送花的事,让大家震惊了一整天,可是后来见沈长安自在的模样,他们又觉得可能是自己误会了。现在听到沈长安亲口说已经脱单的事,他们反而有些意外。

    “为了跟爱人一起走,做狗就做狗。”沈长安笑嘻嘻道,“挑个时间,我跟他也一起请大家吃个饭吧。”

    “好……好的。”丁洋愣愣地看着沈长安,好半天才哀嚎道,“徐泽,整个部门,就我们两个单身狗了。”

    徐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见丁洋深受打击的模样,为了照顾他的心情,最后选择了沉默。

    这天晚上,在梧明市养伤的大师们忽然发现,天象又变了,却是往好的方向变。

    不仅各星宿已经开始归位,甚至有主运昌隆之势。

    他们甚至发现,天象里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把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推,但这其中仿佛还缺少了什么,天象中仍有杀机隐现。

    短短一日内,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满是绝望的天下运势中,硬生生劈出一条生机大道?

    更可笑的是,这道生机分明来自梧明市,一切都发生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而他们愣是什么都算不出来。

    难道是他们使用灵力过度,已经卜算不出来了?

    张大爷家中,几位在修行界赫赫有名的大师们,对天象的转变既喜又疑惑。天下出现了一位拯救世界的英雄,可他们偏偏不知英雄是谁。

    “我算不出来。”云丰摇头。

    “贫僧也算不出来。”严印念了一声佛。

    大师们面面相觑,心情大起大落,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是外卖员,请问有人在家吗。”

    张谷上前打开门,看到门外有个抱着大箱子的超市外卖员。

    “你们好,这是沈长安先生订购的零食大礼包,祝你们食用愉快。”外卖员把大箱子放下,匆匆离开。

    “零食大礼包?”张谷有些迷惑,沈长安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末日即将来临,所以及时享乐?

    拆开纸箱,里面装了很多零食,全都是红通通的包装,有些上面印着“love”,有些印着双喜字,总觉得有什么含义。

    张谷打开手机,刷出朋友圈,就看到沈长安发了一条朋友圈,还特意配了一张粉色心心图。

    长安:可惜梧明市没有下雪,不然我就能爱人一起堆雪人了。【图】

    张谷:“……”

    沈长安这个牲口!

    这是秀恩爱啊!

    为了秀恩爱,竟然这么拼!

    再看那些零食,张谷都觉得那是沈长安得意洋洋的微笑。有女朋友了不起哦,他……他……

    他还没有女朋友。

    都快世界末日了,他还没有女朋友。

    这么一想,好像确实很了不起。

    发完朋友圈,装作漫不经心地提到爱人,再看评论区一堆点赞以及恭喜他脱单的人,沈长安心满意足地把手机揣了回去。

    他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看书的道年,厚着脸皮挤到道年身边坐下。

    道年往旁边坐一坐,他跟着挤。

    道年继续挪位置,他继续挤。

    道年放下书,严肃地看着沈长安:“好好吃饭,吃完饭再跟我玩。”

    沈长安:“……”

    这么严格的吗?

    “以前我不好管你,现在你是我的爱人,我就要好好监督你。”道年站起身,拉着沈长安坐到餐桌边,“自己吃,我陪着你。”

    “哦。”沈长安扒拉着碗里的饭,有美人在旁,他无心吃饭啊。

    “今晚好像比较冷哦。”他偷偷拿眼角瞅道年,道年不为所动。

    “如果被窝里,有毛绒绒的动物,陪着我一起睡……”

    道年端来一碗沈长安最讨厌的养生汤放到他面前:“喝半碗汤。”

    沈长安:“……”

    只是让你变成熊猫陪我睡,又不是我要睡你,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道年,你现在至少有一千岁了吧。”沈长安厚着脸皮把汤碗往旁边推了推,假装不知道那碗汤是自己要喝的。

    道年:“嗯。”

    难道长安嫌弃他年龄大?

    “按照你们妖界的年龄算法,我好像还只是个宝宝?”沈长安把汤碗推得更远一点,“你们妖界有没有不成文的规矩,比如说对宝宝温柔一点,宠溺一点?”

    道年看着他不说话。

    沈长安扔掉筷子,抱住道年的胳膊:“你今晚就陪我睡嘛。”

    男人对自己喜欢的人撒娇,又怎么叫撒娇呢,那是爱的表现。幼年目睹过老爸向老妈撒娇的沈长安,向道年撒娇的时候,很好地克服了心理障碍。

    道年低头看着往自己怀里钻的沈长安,无奈叹气:“好。”

    “我就知道,道年是世界上最好的熊猫。”

    道年:“……”

    藏在角落里的神荼与刘茅惨不忍睹地收回目光,自己撒的谎,含泪也继续装下去吧。

    等道年陪沈长安回了房间,沈长安洗完澡以后,躺在暖烘烘的被窝里,见道年坐在旁边沙发上不动,拍了拍床边的空位:“道年,来嘛。”

    道年盯着空床位看了足足有十秒钟,走到床边坐下,面无表情地问:“你喜欢熊猫状态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沈长安一听这个问题,顿时反应过来。来了,来了,恋人间的送命题系列!

    “你就是你,不管是熊猫状态,还是人类状态,我都很喜欢。”

    当然是人类样子啊!!

    那完美的手,修长的腿,漂亮的眉眼,甚至是那诱人的嘴唇,要不是他沈长安是个绅士,现在就想扒光他衣服啊啊啊啊!

    长长的眼睑微微垂下,在道年眼睛下,留下一片阴影。他咬牙看着沈长安:“既然我什么样子你都喜欢,那你为什么想要我变成熊猫陪你。”

    沈长安愣愣道:“如果愿意,也可以这个样子跟我睡的。”

    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嘛。

    哪知道他这句话刚说完,道年就大步走出了他的房间。

    沈长安:“……”

    他赶紧掏出手机,把蔡冉、吴玮、张谷以及宅男鬼拉到一个讨论组里。

    长安:我朋友邀请他的爱人一起睡觉,爱人头也不回就出了他的房间,这是什么意思?嫌弃他举止太轻浮吗?

    蔡冉:呵呵。

    张谷:我是道士。

    长安:呵呵是什么意思?张谷,你又不是出家道士,情感问题跟你还是有关系的。

    吴玮:朋友?你哪个朋友?

    我是一个鬼:朋友即我系列,不要问得那么直白嘛。

    看到朋友们发来的消息,沈长安有些不好意思。

    长安: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该怎么让他相信,我不是个轻浮的男人?

    蔡冉:呵呵。

    长安回复蔡冉:冉冉小姐姐,咱能不呵呵吗?

    蔡冉:呵。

    长安:……

    吴玮:我能问问,你们确定感情多久了吗?

    长安:一天。

    吴玮:沈长安,没想到你这么禽兽,才跟人确定关系一天,就想着要睡人家。没救了,等着妹纸跟你提分手吧!

    看到吴玮的话,沈长安心里咯噔了一声。他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有些担心道年真的会跟他提出分手。

    其实,他只是单纯的想跟道年一起睡觉而已,不做别的。

    他跟道年住在一起快半年了,情谊与他人不同,道年应该是理解他的……吧?

    仅这么一会儿的愣神功夫,群里那几个已经刷了几十条消息。

    吴玮:这个时候,除了道歉跟讨好,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是吧,学神@蔡冉。

    蔡冉:说不定人家也想睡长安呢?

    吴玮:那不能吧,他如果想睡,又怎么会离开?我觉得吧,长安这次多半要凉。

    我是一个鬼:我母胎单身二十多年,到死都没个女朋友,在这方面没经验。

    吴玮:哥们,你可真有意思。不过都快到春节了,别开不吉利的玩笑。@我是一个鬼。

    我是一个鬼:【微笑】

    张谷:长安还没回来,这是被妹纸甩了?

    蔡冉:也许是被睡了。

    吴玮:不可能,我不相信沈长安的命有这么好!!

    要这些人有什么用,一个有用的建议都提不出来。沈长安把手机往旁边一扔,拉起被子往脑袋上一盖,后悔自己被道年的美色迷得忘乎所以,说话不经脑子。

    过了没多久,他听到有人推门进来,拉下被子一看,道年穿着睡袍,头发上还沾着水汽。

    随着道年走近,他闻到了他身上的沐浴露香气。

    “你、你没有生气?”

    “为何生气?”道年掀开被子坐进被窝,“我去洗了个澡。”

    现在的年轻人真心急,这么点时间都等不得吗?

    他压好沈长安后背的被子,不让冷风灌进来:“今晚,想听什么睡前故事?”

    沈长安闻着道年身上的清香,没出息地朝他靠了靠。

    也许吴玮没有骂错,他确实挺轻浮的。他现在不仅想让道年陪着他睡,还想伸手搂一搂他的腰。

    不过他怂,没敢伸出手。

    他放在旁边的手机一直在呜呜作响,道年问:“有人给你发消息?”

    沈长安拿出手机,点开聊天群。

    长安:我的爱人给我讲睡前故事了,晚安。

    发完这条消息,他利落地屏蔽了群消息。

    张谷:?

    我是一只鬼:?

    吴玮:?????

    蔡冉:呵呵,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沈长安:去他的世界末日,有了爱人,谁还想末日到来呢!

    道年:老天说要下雪,所以便有了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