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为科学奋斗 > 第113章 最配(正文完)
    “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为了让信仰增强,云丰大师在请神的时候,u滴入了自己的心头血,现在他面色惨白,看起来像严重贫血的病人。

    “各部门已经开启应急机制,虽然仍旧乱糟糟一团,但只要各部门不乱,百姓们就有主心骨。”在外面打探完消息,匆匆赶回来的修行者情绪已经渐渐稳定下来,“我去沈长安所在的民服部门看过了,他们部门的人全部出了外勤,整个办公室空荡荡的。”

    “这个时候,他们恐怕忙不过来。”张大爷叹气,“杜仲海跟高淑娟也联系不上。”

    话音刚落,他们看到请神香忽然断了一支。

    请神香断,表示神收到了他们的请召,但是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几位修行者互看了一眼,早已经习惯神仙不会回应的他们,竟有了苦中作乐的精神,以前他们请神,被请的神灵是从来不回应的,这次虽然不来,好歹明确拒绝了他们,也算是一种进步。

    “罢了。”云丰利落地把神坛一收,“走,把法袍脱了,帮着他们去维持秩序,万一有人趁乱抢劫或是做坏事,我们就……”

    “放鬼出来吓死他们!”跟着张大爷跟宅男鬼一起过来,却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张谷,摇了摇身上装鬼的法器。

    云丰愣了愣:“好主意。”

    特殊时期可以用特殊手段嘛。

    大家伙七手八脚把神坛收拾得干干净净,正准备出门时,神光一闪,四位身着官袍,头戴官帽,手持判官笔的判官出现在他们面前。

    “何人召唤?”

    大师们看了看光溜溜的桌面,再看了看放着祭品的冰箱,开始反思刚才收神坛的动作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好在四位判官并不是拘泥祭品的神,三言两语就说明了他们的来意。大意就是,听说人间界遭了灾,我们深表遗憾,并且万分同情。我方的条件虽然也很艰苦,但还是愿意伸出一些援手,并且传达了阎王爷对人间的祝福。

    云丰、张大爷等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按照地府现在的规矩,地府是不能插手人间事的,但是阎王爷按照“特事特办”的规矩,还是安排四位判官来了。

    “多谢。”云丰行了一个大礼,“既然如此,在下便厚颜拜托四位大人,帮着我们镇守大地四方,以免恶鬼肆虐人间。”

    “应该的。”四位判官点了点头,化作四道神光,飞往四个方向。

    等四位判官一走,大师们又把祭品摆回神坛,把地府的神牌也摆了上去,才大步赶了出去。

    到了外面,他们发现最严重的问题竟然不是打击斗殴,而是不少人跑到超市抢购东西,他们甚至看到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大爷,扛着一袋大米健步如飞。

    街道上,不少车靠边停着,大老爷们三五成群,蹲在一块儿谈天说地,顺便批评一下现在的小孩子吃不得苦,停个电,手机信号不好,就开始嗷嗷叫,他们小时候那会儿,没手机没电脑日子过得也挺开心。@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偶有车主因为车子剐蹭,闹得面红耳赤,每到这个时候,张大爷就一脸“虚弱”的样子去劝架,谁说话重一点,他就开始喘,谁如果试图动手,他就开始心口疼,成功地阻拦了好几次打架斗殴事件。

    虽然真实的他,可以一拳打翻两个强壮的男人,但是张大爷还是以演技服人。

    “传讯符?”劝完两个正在吵架的司机,虚弱地张大爷一走过街道拐角,瞬间恢复了正常,他见云丰伸手接住了一张传讯符,忍不住道,“帝都那边传来的?”

    云丰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拨通王部长的电话,把梧明市的情况跟王部长说了一下。

    “手机打不通就多打几次,用什么方法不好,偏要用传讯符。”张大爷无奈地摇头,“科学社会用这么落后的手段,传出去是会被耻笑的。”

    “可能是刚停电那会儿,通讯部门没有来得及开启应急手段,王部长那边打不通我们的电话,所以心急了点。”严印法师是出家人,这个时候善良地开口维护了王部长的尊严。

    “沈长安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张大爷看着人来人往的街头,眉头紧皱,以沈长安的性格,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了无音讯的,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沈长安肉体凡身,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九十九世的记忆与情绪撑得骨碎经断。在身体虚弱之时,本来是无法由人身转换为天机道体的。

    但凡是都有例外。

    因为天道护住了他,全天下的生灵都有强大的求生欲望,随着看不见摸不见的灵气涌入身体,沈长安感觉到自己身体在渐渐好转。

    他似乎猜到了什么,靠在道年怀里,抬头看他。

    其实这个怪物计划得很好,他让他的人生变得无依无靠,让那些本该幸福的人扭曲了生命原本的轨迹,成为对世界充满怨气的厉鬼。

    所有计划的意外,是他与道年相遇了。

    如果那些差点变成厉鬼的鬼,没有遇到他,真的化身为厉鬼,被九十九世记忆与情绪折磨得要死不活,半人不神的他,能够把这些厉鬼全都安抚下来,并且把这个怪物打得不成人样吗?

    如果他做不到,世界会出现多大的动乱?

    “还难受?”道年注意到沈长安的眼神,以为他被怪物气着了,把脚伸进结界踹在了怪物脸上。

    这下,原本脸还有个人样的怪物,连五官也没了。

    “这样的怪物,早就不该留在世间了。”沈长安看着在地上挣扎打滚的怪物,“你既然不爱这个世界,还想毁了它,那就不要留在这个世界上了。因为世界,也不需要你这样的怪物。”

    这话说完,沈长安感觉自己胸口涌出无限力量,张开嘴哇的一声,吐出无数污血。

    而那个怪物,身体忽然被许多看不到的力量大力撕扯,似乎要把他从这个世界上消灭。

    “天机道!”怪物身躯慢慢消失,只剩下一颗不成人形的头,他张大嘴,咆哮道,“天机道,我诅咒你……”

    可是他这句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只脚狠狠踩住,最终不甘地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道年收回脚,面无表情道:“依照我陪你看电影的经验,这种时候,一定不能让反派把话说完。”

    沈长安:“……”

    “道年,如果我跟你不相识,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你会站出来吗?”吐完血的沈长安,并没有变得虚弱,反而生机勃勃。

    “生死无常,天理循环。”道年沉默了片刻,回答了这一句。

    沈长安仔细理解了一下,忽然拍了拍道年的肩膀:“这么说起来,我是靠着谈恋爱,拯救了世界的男人?!”

    厉害了!

    “你靠的是你自己。”道年变出一条厚厚的毛毯,裹住了沈长安,“一切事情的转机,都在于你。”

    抱着沈长安走出结界,雪飘落了下来。

    失控的红绿灯,忽然就恢复了正常。

    帝都某个办公室里,坐着很多领域的专家,但是当他们看到各个监控数据渐渐恢复正常后,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磁场恢复正常。”

    “大气场恢复正常。”

    “信息传递恢复稳定。”

    “海啸预警解除。”

    “台风预警解除。”

    “地震预兆消失。”

    “地球的危机过去了!”

    “不是地球的危机。”一个双手长满老年斑,发须皆白的老人道,“是我们人类的危机过去了。”

    众人沉默下来。

    “若是我们不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就算现在的危机过去了,也有可能会出现下一个危机。”老人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他身后的助理赶紧扶着他。

    “危机忽然地出现,又突然的消失。”因为过于衰老,老人的背驼了,声音也虚弱了,但是他看着众人的眼神是清醒的,凌厉的,“这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在背后,为我们人类挡下了劫难。”

    “世上没有什么理所当然的事,你们及时看不见,也要充满敬畏。”

    “敬畏什么?”一个年轻的天才科学家问。

    “敬畏生命。”老人笑了笑,他看着年轻天才科学家的眼神十分慈和,仿佛看着下一代的希望,“只要对生命充满敬畏之心,未来就会充满奇迹。”

    “道年,你觉不觉得,我们像是消灭了罪恶,却不再回头看的英雄?”虽然被裹得严严实实,沈长安还有张灵活的嘴,“关闭的罪恶大门,飘扬的雪花,这简直就是英雄救世大片最完美的结局……”

    “沈长安!”几个戴着志愿者红袖章的老人冲了过来,那利落地奔跑速度,让两个正在吵架的司机惊呆了。

    刚才那个劝架的大爷,不还喊着胸口疼,头晕吗?

    怎么忽然就健步如飞起来?

    两个司机互相对望着,良久后,司机甲问:“还吵吗?”

    司机乙:“算了算了。”

    气氛都没了,还吵什么?

    张大爷正打算问沈长安,刚才怎么一直联系不上,可是看到抱着沈长安的人是他那个神仙男友,狂放的步伐顿时变成内敛的小碎步:“刚才我们一直联系不上你,你怎么被抱着忽然出现,是不是受伤了?”

    沈长安抬头看了看道年,然后以半认真,半调侃的语气道:“刚才我跟男朋友一起去打败了企图毁灭世界的大反派,受了点伤。”

    他以为这些大师不会相信他的话,没想到他们竟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随后齐齐向他拱手行礼。

    “多谢。”

    这些大师腰弯得很低,各个神情凝重,没有半点敷衍。

    沈长安傻眼了,他从道年怀里挣扎下来,伸手去扶他们:“我跟你们开玩笑呢,你们怎么就当真了?”

    刚说完,他又哇地一声吐出血来。

    道年沉默地把毛毯盖在沈长安肩膀上,顺便塞了颗补血的丹药到沈长安嘴里。

    看到沈长安吐血,大师们的眼神更加严肃了,他们朝道年拱了拱手,这种行礼姿势,是他们平时设法坛,向神仙行礼用的。

    道年看着他们,说了两个字:“天冷。”

    大师们很激动,神仙跟他们说话了,是要嘱咐他们,小心天冷,不要受寒吗?

    “长安受了伤,我带他回去休息。”道年再次打横抱起沈长安,走向一辆刚停下的汽车。

    众大师:“……”

    自作多情时,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尴尬的。

    回到家,沈长安就再也忍不住困意,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睡着以前,他不忘告诉道年:“记得像王子吻醒公主那样,吻我起来啊。”

    “好。”道年轻轻握住他的手,看着他沉沉睡过去。

    道年陪着沈长安坐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上,他俯身吻了沈长安的唇角,但是他没有醒来。

    把灵力输入沈长安的体内,道年松开沈长安的手,沉默地走到了楼下。

    “先生。”刘茅走到道年面前,“从昨天下午开始,那只小凤凰就不吃东西,我们要不要请鸟族的人过来看看?”

    “不用。”道年看了眼鸟窝里的小凤凰,“等长安醒来,他自然会好好吃东西了。”

    “虽然还没有开启灵智,但还知道好赖。”刘茅笑了笑,“反正这只小凤凰,被长安喂得肥肥胖胖,一两天不吃东西饿不死他,长安怎么样了?”

    “被强行唤醒神识趣,五脏六腑都要由灵气重组。”道年看着窗外飘落的雪,“不会有事的。”

    等长安醒来,他就可以陪他一起堆雪人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刘茅语言有止,他害怕长安恢复神体后,对这段感情就淡了,到时候先生又该怎么办?

    可是看到先生平静的表情,他就知道这句话不能说。

    他转身换走小凤凰早上没有吃的甘露,转身塞给鹦鹉:“你们家小孩没吃完的东西,你自己吃了吧。”

    绯莹二话不说,埋头就喝。

    别说只是今天早上的杨枝甘露,就算是一百天前的,她也会高高兴兴喝完。喝完甘露,她用鸟喙理了理羽毛:“沈先生身体没事吧?”

    刘茅摇头,他给小凤凰换上新的饮食,转身出了门,见老赵正哼着歌扯偷偷种在花坛里的小葱,忍不住道:“长安受伤,你怎么还唱上了?”

    “长安即将恢复神体,能跟大人相伴永生了,我当然高兴。”老赵抖了抖小葱根上的泥,“今晚就吃小葱面吧。”

    刘茅:“……”

    沈长安不吃饭,他们就只配吃碗面?

    “你有没有想过,长安恢复神体后,会淡忘这段感情。”

    “他是恢复神体,又不是失忆。”老赵愣了愣,随即故作冷静道,“你别瞎说,呸呸呸,快把坏事呸走。”

    “呸个屁。”刘茅被他恶心得皱眉,“别搞封建迷信这一套。”

    “一个灶神,一个神牛,还反对封建迷信呢?!”武曲走过来,指了指手机,“你们快看凡人对昨天发生的事情猜测,简直太有意思了。”

    老赵跟刘茅瞪了武曲一眼,凑过头去:“他们说什么呢?”

    武曲打开的帖子,名叫《纪念我那些为了阻拦世界末日发生的道友们》,帖子里,这个楼主文笔生动地写了他跟道友如何阻拦了世界末日的发生,瞬间还牵扯出一堆你爱我,我爱他,最后我们为了世界安宁,一起牺牲到了九泉之下。

    惹得无数网友哈哈大笑。

    网友11:不是说好了,这会是我们永远的秘密,到死都不会说出来吗?

    网友118:我是楼主穿在身上的外套,我可以站出来作证,他说的都是真的。

    网友396:既然有人站出来说出了真相,那我也要说出一个秘密,你们还记得二十年前那个世界末日传言吗?其实世界末日真的来临过,只是被我们改变了世界进程,才让你们觉得,那是场笑话而已。

    网友1057:你们都不要胡说八道了,哪来的什么世界末日。专家都已经说了,昨天全国电器出现大范围失灵的情况,是因为行星运转,造成的磁场紊乱。这种情况千年难得一遇,对人体并没有什么伤害。

    网友1066:1057楼的兄弟,你认真的样子,好像天桥下贴膜的。

    楼下的网友,继续胡吹乱侃,有人说自己其实是修仙班的班长,还有人说,其实他是佛修,昨天专门念经祈求世界安宁了。

    武曲也趁机凑了个热闹,在帖子里回:“其实我就是传说中的武曲星,昨天的灾难实在太严重了,我也解决不了,最后还是天老爷跟他的男朋友一起消灭了大反派,为世界迎来了和平。”

    这个留言很快淹没在无数回帖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网友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在他们的玩笑帖中,有几个人说了真话。

    “唉,说真话好难,一个相信的人都没有。”武曲遗憾地收起手机,转头见老赵跟刘茅还在看自己手机,“你们还要看?”

    “谁要看,我才没这么无聊。”刘茅站直身体,转身就走。

    “我该去做饭了。”老赵抖了抖手里的小葱,仿佛刚才看热闹的人中,根本就没有他。

    普通人也不知道,在事情发生后,上级部门就调走了梧明市所有的监控视频,并且在监控视频中,发现了一段奇怪的内容。

    王部长看着视频中,出现在沈长安面前的灰衣男人,然后两人又齐齐在视频中消失,神情有些凝重。

    很快视频镜头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这也是世界变得混乱的时刻,再后来监控视频甚至停止了工作,幸好这个监控镜头有备用电池,停电后会自动启用。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看到了匆匆跑出来的民服部门工作人员,监控中人来人往,沈长安一直没有出现。

    大约两个小时后,原本空荡荡的地方,忽然出现裂缝,一个面无表情地男人,抱着被毛毯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出来,他看到男人抬了一下头,似乎发现这台监控器。

    隔着屏幕,王部长有种错觉,对方好像是在看屏幕后的他。

    他对照了一下当时的时间,正好是世界恢复正常的时候。

    他把进度条往后拖了拖,监控视频中出现了云丰等大师,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但他看到了这些大师齐齐向两人行礼的肃穆表情。

    关掉这段视频,王部长知道,这段视频如果交给上面,会引来极大的轰动。

    沈长安还很年轻,他拯救了世界。

    可是这样的轰动,对沈长安而言,是好事吗?

    旁边的办公电话响了,王部长看着来电显示,深呼吸了好几下,接了起来,简短的交谈后,对方问他,在视频中有没有发现什么怪异的人或是事。

    “暂时……还没有发现。”王部长看着视频里忽然吐血的沈长安,“因为磁场紊乱,部分监控仪在当时已经停止使用,所以靠着这些视频,恐怕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当世界遇到难事的时候,不该把所有希望放在某个人身上。

    没有人应该为世界背负一辈子的责任。

    王部长在屋子里静静坐了很久,最后他移动鼠标,彻底删除了这段视频。

    世界已经安宁,这个孩子还年轻,他接下来的生活,应该是男朋友尝尽美食,游览世界名胜古地。

    做完这些,王部长长长叹息一声。

    他不知道这么做是对还是错,但是……他觉得,只要沈长安不愿意,他这辈子到死,都不会说出这个秘密。

    与王部长做了同样选择的还有那几位大师,他们在向上面汇报时,都有意避开了沈长安救世的事,只说在他们请神时,沈长安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他们为沈长安申请了一大笔奖励金。

    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好好谈他的神仙恋爱,不需要被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束缚,还有他们这些老家伙在前面顶着呢。

    他们做的这些事,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是天知地知。

    第三天早上,道年在沈长安额头上吻了吻:“你为他们转生百世,他们还算有可取之处。”

    沈长安睡了三天,梧明市的雪,便下了三日。

    道年坐在阳台上,看着院子里的积雪,明天长安若是再不醒来,说好请他朋友吃饭的事,就要食言了。

    有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

    来厨房里做饭的老赵停止了动作,匆匆冲了出来。

    鸟窝里的小凤凰,激动地挥舞着小翅膀。

    守在门口的门神,窝在角落里看网络八卦的武曲,齐齐朝楼梯上看去。

    穿着睡衣的年轻人头发乌黑,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比以前多了几分仙气。

    他们都知道,走下来的不再是沈长安,而是生机道。

    道年就这么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站在楼梯上的年轻人。

    年轻人把目光投向了他,然后歪了歪头,没有说话,屋子里死一般寂静,所有人都盼着他开口,但又怕他开口。

    “我睡了很久?”年轻人看着坐在落地窗前的道年,道年身后,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洒着,整个院子都一片素白。

    “不久。”道年语气很平静,只是捏皱了手里的书。

    “哦。”年轻人点了点头,几步走下楼梯,来到了大门口,拉开大门,雪花顺着风扑在了他的脸上。

    众人见状,心猛地一沉,他……要离开?

    道年缓缓站了起来,他向前迈了几步,想要拦住他,不让他离开,可是看着年轻人嘴角的笑,他停下了脚步。

    “赵叔!”沈长安扯长嗓子道,“这么大雪,今晚我们吃火锅!”

    说完,他朝道年招了招手,“走,我们堆雪人去。”

    “不换身衣服?”道年走到他身边,握住了他的手。

    “没事,反正我现在又不怕冷。”沈长安笑眯眯地拖着道年走到雪地上,神体真好用,穿着薄睡衣吹寒风都不感觉到冷。

    “道年。”沈长安帮两个大大的雪人戴上草帽,扭头看向道年,“谢谢你。”

    “谢我什么?”道年伸手拂去沈长安头发上的雪。

    “谢谢你在我单身九十九世后,来到了我身边,改变了我百世单身狗的命运。”沈长安伸手抱住他,“我爱你。”

    反手回抱住了怀里的人,道年缓缓地弯起了嘴角:“不客气。”

    “我也爱你。”

    雪花飘呀飘,掉满两人的头发。

    “可惜我不能陪你一起到白发。”沈长安看着道年被雪弄白的头发,“作为补偿,我陪你到世界尽头好不好?”

    “好。”

    道年想,每到冬季,他们一起堆雪人时,都算是白头。

    可是一年、十年、百年都不算白头,唯有相依到世界尽头,才算永远。

    “先生,长安,吃火锅了!”老赵站在屋檐笑,笑着招呼两人。

    沈长安抬起头,看到了屋里满脸是笑的众人,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鹦鹉脑袋上,凑到门口角落的小麻雀。

    “来了。”

    沈长安笑了。

    寒冷的雪天,与爱的人、在意的人,一起吃火锅最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