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为科学奋斗 > 第114章 番外一  男朋友
    星期六的中午,天下还下着细细密密的小雪,陈盼盼从衣柜里找出新买的羽绒服套上,对着镜子认真地涂好口红。

    陈盼盼的妈妈看到她要出门:“这么冷的天,你还要跟男朋友去约会?”

    “这么冷的天,他敢叫我出门,我就敢摁他进雪地的。”为了帮男朋友在她妈面前拉好感,陈盼盼很懂得该怎么说话。

    听到女儿这么凶悍,能够拿捏男朋友,陈妈妈虽然嘴上念叨不能这么不讲理,神情却温和下来:“那你怎么还出门?”

    “今天是沈长安跟他恋人请客,早就定好的事,别说下雪,就算是天下刀子,我也要去。”陈盼盼整理了一下头发,把手套戴上。

    “什么,小沈有女朋友了?”陈妈妈脸上面露遗憾之情,“我还想着把你表妹介绍给他呢。”

    “妈。”陈盼盼又好气又好笑,“人家连曾怡都没看上。”

    “感情这种事很难说的,不是说谁更厉害就更配得上,照你这么说,普通人就不能有出色的人喜欢了?”陈妈妈伸手点了一点陈盼盼额头,“年纪轻轻,思想倒挺迂腐。”

    陈盼盼失笑:“妈,人家都有喜欢的人了,现在再谈这种事情,有些不合适。”

    “那倒是。”陈妈妈把围巾塞到陈盼盼手里,“今天外面冷,你出门的时候小心,少喝酒。”

    “放心吧,我们只是聚餐,喝什么酒。”陈盼盼朝妈妈挥了挥手,快步跑出门。

    到了楼下,男朋友已经开车等着了,她拉开车门坐进去,跺着脚道:“今天好冷啊。”

    男友把车内温度调高了一些:“我们现在就过去?”

    陈盼盼点头,能够看到沈长安喜欢的人,她其实还挺激动。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尤其是前几天,全国大规模的停电,各部门不断下发灾难预警通知,这根本就不像是事后,专家们说的行星运转,造成的短暂磁场紊乱。

    但是杜主任跟娟姨对这件事闭口不谈,上面各部门也像是失了忆,集体不再提此事。只是最近两天网上忽然出现了很多与当天有关的搞笑段子或是感人的爱情故事,让网友们很快忘记了事发时的恐慌感。

    整个部门,除了丁洋那个傻子,大概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但是潜意识告诉她,这件事不能再继续追究下去。

    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汽车轮胎开过,发出咔嚓的声响,陈盼盼看着近在前方的酒店,忍不住期待,沈长安喜欢的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到了沈长安提前告诉他们的包间,陈盼盼发现杜主任跟娟姨居然也在,她脱下外套坐下,心里有些诧异,平时部门小年轻们的聚会,杜主任跟娟姨是不会来的,今天不仅来了,还来得比谁都早。

    “长安还有一会儿才到,前几天磁场紊乱的时候,他不小心受了伤,一直在家里休养,今天早上起晚了。”杜仲海主动开口解释,“他跟我说,你们来了以后就直接点菜,不用客气。”

    陈盼盼拿起桌上的菜单,每道菜贵得让她怀疑她吃的不是菜,而是黄金。

    “杜主任,长安最近是中大奖了?”陈盼盼有些不敢点,她怕自己把沈长安吃穷。

    “没事,你放心点吧。”杜主任抬头看着门口,神情有些沧桑,“现在他不仅不缺爱人,也不缺钱,吃不穷他的。”

    陈盼盼拿着菜单若有所思,良久后小声问:“杜主任,长安的爱人是不是很有钱?”

    杜主任摇了摇头,随即又快速点头。

    “有钱,非常有钱。”

    陈盼盼瞬间明白过来,有些人不仅能靠本事赚钱,还能靠脸吃饭。

    “这么好?”坐在旁边同样不敢点菜的丁洋露出艳羡之色,“我怎么就遇不到这种担心别人说我吃软饭的烦恼?”

    “放心吧,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这种机会的。”陈盼盼微笑,“老天对你对你非常仁慈。”

    丁洋:“……”

    说的什么话呢。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徐泽大步走进来,丁洋发现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面色有些苍白,但长得却很漂亮的女孩子。

    “这是我的未婚妻,依依。”徐泽接过依依脱下来的外套,顺手挂在衣挂上,“这次我特意带她过来见大家的。”

    杜仲海与高淑娟齐齐抬头看着依依,脸上露出些诧异。

    陈盼盼觉得,主人与娟姨不是因为徐泽有未婚妻诧异,而是诧异这个依依为什么在这里,他们认识依依?

    她偷偷扭头看向依依,这个刚才看着还有些清冷的女孩子,在主任与娟姨面前竟有些说不出的拘谨,这种态度……好像是敬畏?

    杜主任喜欢天天拿着茶杯看报纸,娟姨没事就喜欢折腾头发,两人脾气都不错,有什么让人害怕的地方?

    门口又响起了脚步声,徐泽与陈盼盼齐齐扭头看向门口,就看到沈长安出现在门口。

    短短两三日没见,陈盼盼莫名觉得,沈长安这张脸仿佛经历了后期修图,变得比以前更好看了,难道谈恋爱还有助于提升颜值?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沈长安站在门口朝大家笑眯眯地招了招手,“菜点好了吗?”

    “点菜不急,你恋人呢?”丁洋站起身往沈长安身后看,“该不会只有你一个人过来了吧?”

    “那当然不是。”沈长安往旁边让了让,“现在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我的男朋友,道年。”

    “啥?”丁洋以为自己听力出了问题,可是当他看到站在沈长安旁边的人时,沉默了。

    屋子里有短暂的寂静,最先反应过来的竟然是年纪比较大的杜仲海与高淑娟,他们笑容可掬地招呼着沈长安跟他男朋友坐下,态度友好得近乎殷勤。

    丁洋觉得,作为一个年轻人,他不能被老一辈比下去。他不是迂腐又封建的人,不就是沈长安交了一个男朋友嘛,这不是大问题,要淡定!

    可是,真的淡定不了啊!

    沈长安的恋爱对象,竟然是男人?!

    男人!

    菜一道道上桌,美食的味道让丁洋渐渐回过神来,他看着与男友举止亲密的沈长安,脑子里终于有了个清晰的印象。

    哦,沈长安的对象是个男人。

    这个男人知道沈长安吃什么。

    这个男人还十分自然地给沈长安夹菜,就连喝汤的时候,也帮他试了试温度。

    好像……也挺好的。

    桌上的气氛渐渐恢复了正常,吃完饭以后,沈长安靠着椅子不动,扭头看道年。

    道年沉默地看着他。

    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交织,在外人看来,这是缠绵悱恻,实际上……

    沈长安:去付账。

    道年:你去。

    沈长安:头疼腰疼腿也疼。

    道年:……

    最终站起来的是道年,他突然有些怀念坐着轮椅时的自己,那时候长安总是护着他,舍不得他做任何麻烦的事。

    男人啊,一旦得到感情后,就开始失去原来的耐性了!

    沈长安觉得道年出门前,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谴责,他摸了摸手臂,他最近没做什么让道年不满的事吧?昨天看到他醒来的时候,道年还很高兴呢。

    由人变成神体就是这么不好,神识特别敏感,有点风吹草动,就容易想到山崩地裂。

    等道年出去以后,沈长安看向同事们道:“正如你们所见,这就是我的爱人。”

    桌上安静了片刻,徐泽率先开口道:“挺好的,只要相爱,身份也好,性别也罢,其实也不那么重要。”

    “徐泽说得对。”丁洋怕沈长安会有心理压力,赶紧开口道,“我觉得你们两个挺配的,天生一对。”

    “你停了职以后,是跟杜主任他们一起调去帝都?”徐泽问,“临走前,我们再聚一次餐吧,由我跟依依来请。”

    提到离别,大家的情绪都有些低落,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大家既是同事,也是朋友,谁都舍不得提起“离别”这件事。

    沈长安摇头:“我暂时不会到帝都任职。”

    “你不去?!”杜主任有些惊讶。

    “嗯。”沈长安道,“我想陪道年在世界各地好好走走,看云、看海、看极光……”

    “那挺花钱的。”丁洋小声说。

    “没关系,他有钱。”

    丁洋:“……”

    对不起,我多嘴打扰了。

    是的,堂堂生机道大人沈长安虽然拯救了世人,但是最后他发现,自己还是个穷鬼。与自家积攒无数家财的男朋友相比,他简直就是贫困户。

    但“上天”是公平的,见他拯救了世界还这么穷,就把他自己给送过来了。

    “那你要去多久?”陈盼盼有些不舍,她怕此一别,沈长安就再也不会回梧明市了。

    “不知道。”沈长安笑了,“以前有很多必须要做的事,可是现在我身边有了一个比这一切都重要的人,我最想做的事,就是陪他开心。”

    “真好。”陈盼盼笑了,“等你们出去玩累了,想要回来的时候,记得来看看我们。”

    “会的。”沈长安点头,“梧明市是我跟他结缘的地方,不管我们走多远,都会回来的。”

    包间的门被推开,道年走到沈长安身边坐了下来。沈长安想起道年刚才的那个眼神,扭头偷偷看了他一眼。

    嗯,一切都很正常嘛,看来真的是他刚才想多了。

    走出酒店,杜主任看着沈长安欲言又止。几天前他还能看到沈长安身上外放的功德,今天再见面,沈长安忽然就收敛了身上的气息。

    可是现在的他,比浑身都是功德的时候,看起来更加神秘,也让他看不透了。

    “什么时候走?”他拍了拍沈长安的肩膀,

    “徐泽不是说,要跟他女朋友一起请我们吃饭?”沈长安偏头看了眼正给女朋友整理围巾的徐泽,“那个依依,是个修行者?”

    杜仲海忍不住大笑:“他们几个还不知道,这就是他们的新领导。”

    沈长安:“徐泽知道吗?”

    杜仲海露出慈祥又和蔼的笑容。

    “回吧。”杜仲海看着沈长安,良久后叹息一声,“人这一辈子,奋不顾身地为所爱做出选择,是件伟大的事。有时间就来帝都看看我跟你娟姨,我们到了帝都后,就不会再调岗了。”

    “会的。”沈长安点头,因为在帝都,不仅有杜主任跟娟姨,还有那些可爱的老爷子老太太。

    在他年少时代,是他们给了他温暖。

    一把藏蓝色大伞撑在了沈长安头顶。

    沈长安扭头,看到的是道年的脸。

    “回家了。”

    “好。”

    他牵住道年的手,对同事们摆了摆手:“大家路上小心,我们准备回家啦。”

    家。

    有人陪伴,有人等候的地方,便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