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 > 第804章 来自拉雷尔的请求35
    艾伯特老爷一直让克劳德管家留意拉雷尔。

    无他,当初艾米丽由于抗拒家中安排的婚事带着两个仆人离家出走,结果却在荒林中差点丧命,而劫掠他们的人正是那些原住民。

    拉雷尔也是原住民。

    虽然他出手杀死两个,可是难保不是他们为了更大的利益做出的牺牲。

    艾米丽天真烂漫,因为拉雷尔两次救命之恩就一直叫嚷着要艾伯特老爷提拔他。

    经过对两人数次暗中观察之后,艾伯特老爷确定他们彼此并无其他心思, 不过是一个想报恩,一个想更好的活着。

    只是非我族类,总归用着还是不放心,于是克劳德就成了拉雷尔的朋友和监控。

    发现拉雷尔不见了,管家自然而然在最前排赛场围栏附近寻找他的踪影,只是几个距离最近的观测点都没有拉雷尔的身影。

    老管家现在心中也充满了好奇。

    障碍赛是单枪匹马进行的, 全场瞩目的情况下, 他究竟要做怎样的手脚才可以让杰罗姆跌落神坛。

    六月莲的障碍赛和后世的赛制规则不同。

    并非是零分开始, 每违规失误比如拒跳扣四分、落马四分、顺序错乱三分、落杆三分等等都会按照相应的罚分标准扣分,最后以负分最少为胜。

    六月莲的障碍赛是每位选手开局就有二十分,取分数最高者为胜。

    六月莲赛马障碍赛中责罚最严重的居然是超时,只要超过比赛规定时间,直接零分。

    目前的最高分是一个小家族的黑马,这人是第一次参加赛事,而成绩从开始的平平无奇到后面的异军突起,尤其是这次障碍赛,他竟然拿到了十七分的高分,只被扣掉三分。

    压力出奇迹。

    杰罗姆之前成绩一直遥遥领先,但是在本场障碍赛上如此高的成绩之下,蝶形路线图上,杰罗姆已经顺利完成前面十三跳,完美到一分都没被扣掉。

    其中包括最高的128CM栏都顺利通关。

    剩下的两关无论宽度还是高度,简直就是白送。

    看台上观众已经全部起立,人们几乎要疯了,他们何其荣幸,即将目睹到最优秀的一次满分障碍赛!

    杰罗姆手心微汗, 时间还够。

    他必须要在自己和火烈鸟的最佳状态起跳, 跨越最后两个障碍。

    他,杰罗姆,今天将会创造一个满分的奇迹!

    他也将成为六月莲赛事的传奇!

    看台上人们已经开始自发呼喊他和火烈鸟的名字为他们加油鼓气,似乎每次呐喊出这个名字,都是一份与有荣焉。

    男爵遗孀已经激动得热泪盈眶,赛场上那个雄姿矫健、被万千人呼唤着名字的男人,是她的!

    她决定等赛事结束就和杰罗姆举办盛大的结婚典礼,她要站在这个万丈光芒的男人身边,成为所有女人都羡慕嫉妒的人。

    杰罗姆策马,一个漂亮的转弯甩尾,扬蹄,起跳,过!

    优雅,迅捷,从容不迫。

    这,就是高手的风范和气度!

    赛场内外,掌声雷动!

    所有人都知道,这波稳了。

    杰罗姆告诉自己,稳住,稳住, 不能急,这是六月莲地皮争夺战的最后一战,他赛马生涯最辉煌的一战!

    倏然,杰罗姆坚毅淡定的笑容猛地一僵,他勒着缰绳的手像是被针狠狠刺了一下,一滴血珠慢慢从拇指肚一点点渗出来,然后杰罗姆的手上开出了碗口大的一朵诡异的花!

    那是一朵纸扎成的花,殷红如血。

    之后整个赛场安静如鸡。

    只见蝶形赛道左下角处准备最后一跳的杰罗姆竟然慢悠悠绕至右上角,斜穿整个赛场。

    一人一马,慢慢悠悠的走着,似乎整个赛场都回荡着节奏缓慢且如一的马蹄声。

    然后杰罗姆下马,对着骇然的围观群众鞠躬行礼。

    费尔莱德家族观赛人员几乎要把杰罗姆九族所有亲属都问候到了,杰罗姆他在干什么?他疯了吗?

    足足五分钟的时间,杰罗姆就那样手里捧着一朵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红纸扎成的花,弯腰行礼。

    火烈鸟则安静在旁边静静站立,像是一座雕塑。

    很多赛场工作人员以及费尔莱德家族观赛人员包括很多看台上的观众,纷纷往杰罗姆所在方位而去。

    没有人知道这家伙在搞什么!

    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在自己即将拿到从未有过的六月莲障碍赛满分的时刻,他竟然丢下最后一道关卡,对着人们行礼!

    难道他以为自己已经完成了比赛?

    这不可能,一个经验老到的骑手,怎么可能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几个评委也面面相觑,对角懵逼。

    无他,现在杰罗姆跑成这个熊样,他们评委的分要怎么扣?

    拒跳四分是肯定的了,因为还没到关卡他就擅自离开规定的赛道了,那么顺序错乱的三分要不要扣掉?偏离赛道算不算违规?

    嗯,杰罗姆的确会成为六月莲协会唯一的传奇,特么就没有任何一位选手能跑出这么不着四六的障碍赛的。

    几个评委呶呶不休,争论得脸红脖子粗,其实整个赛场上从片刻前的宁静已经变成现在的人声鼎沸。

    就算是最后一跳失败,彻底弃跳,杰罗姆起码还能拿到十三分左右,综合一下自己之前的成绩,还是可以在前五名里面找到位置的。

    结果这货现在像是让张良一言不合就开大按住了一样,直勾勾对着某个方向怀春少年般捧着那朵花,然后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就这?

    很多下注赌杰罗姆会夺冠的人已经抛弃了绅士风度开始咒骂。

    杰罗姆岿然不动,唾面自干。

    如果不是惹不起六月莲协会,他们真的想冲进去锤爆这家伙的狗头,顺带着把火烈鸟真的打成个鸟样。

    而庄家听闻此事,简直嘴巴都要笑歪了,甚至放话说,杰罗姆若是配合度高,拿个倒数第一的话,医药费他全包了。

    一直老神在在的费尔莱德家族终于坐不住了,大声喊着要杰罗姆继续比赛,不然他们会让他赔偿天价违约金,因为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杰罗姆被人收买,故意放水。

    比较靠近杰罗姆的一些观众们其实已经看出不寻常之处。

    杰罗姆像是在跟什么东西抗衡,挣扎得脸通红紫涨,汗水不断沿着额角涔涔而下,却依旧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