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四章 今生的前世(1)
    ☆、第四章今生的前世(1)

    “你想去吗?”周生辰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征询她的意见。

    “没关系,正好还没吃晚饭,”时宜倒没觉什么,“就是有个要求,能不能先看看你们的实验室?好不容易走过重重封锁,不去看就太可惜了。”

    何善本来只是碰碰运气,未曾想真就答应了,马上主动请缨带她去逛实验室。周生辰反倒是拿出一叠要签的资料,只说自己处理完剩下的工作,给他们十分钟闲走。

    她察觉出他的冷落,跟着何善出了门,听他热情介绍着一路走过的各种实验室,只是礼貌笑著,话却很少。她很怕自己擅自作主来这里,是不是让他觉得很不礼貌。

    她从没有这么任性。

    偶尔一次为之,反倒有些惶惶不安。到最后,她只记住这个的名字:电气绝缘与热老化实验室。起码也算是了解到了他在做什么。

    “我们这里,有国内唯一一台能进行最高电压60KV,最高温度200℃热电联合老化试验的大型箱体式老化设备。”

    她点点头,唔,基本听不懂。

    结果连何善都看出她的心情,腼腆笑著说:“周生老师对谁都这样,好像和谁都没什么关系似的,你别太在意。”

    她嗯了声:“看出来了,他做什么都看心情,想要搭理你的时候就多说两句,不想搭理,就彻底不说话,完全不留情面。”

    “对对,”何善忙不迭颔首,“就是这样。”

    她笑:“他一直这个样子。”

    “你和周生老师认识很久了?”何善倒是奇怪了,“我还以为你们刚认识。”

    时宜没吭声,等到和他走到一楼大厅,终于澄清:“的确不算久,半年前在机场偶然认识的,后来也没怎么见过。”

    她不是个擅于应酬的人。

    幸好来吃饭的人不算多,大概五六个,都因为不是西安本地人,周末留在了这里。他们找了间离西安交大很近的饭店,要了个小包房,有些负责点菜招呼,有的则热情地和时宜闲聊。

    葫芦鸡,蘑桃仁汆双脆,温拌腰丝。

    上桌的都是她曾听人念叨过的名字,却真还都没尝过。

    美女有很多种类,大多属于各花入各眼,有人稀罕有人不屑。

    时宜就是那种少数的公认美女范畴,并且是毫无攻击的长相,脾气又好。等到差不多菜都上来了,已经和实验室这些人混熟了,颇得大家好感。

    周生辰和她相邻而坐,始终在和身边一个研究生交待今晚的试验。

    她则咬着筷子边尝鲜,边听这些人说着自己从没接触过的世界。众人的话题,很快就放到了周生辰身上,最奇怪的是,除了何善以外,都像是和他不太熟的样子,甚至还问一些只有初次见面才会提出来的问题。

    不过依照周生辰的脾气秉性,倒也不难理解,别看他到西安已经一个月多,或许真的和在座的这些人没说过什么话。

    很多的问题,他回答的很礼貌,时宜也听得认真。

    她非常想了解有关他的一切。

    最后所有人都问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终于有女孩子笑著收尾:“我听院长说,邀请周生老师的地方非常多,为什么会想到来这里?”

    “家里有些事情,需要我回国,”周生辰说,“只是顺路而已。”

    科研机构的邀请,对他来说,“只是顺路而已”。

    明明是非常让人不舒服的话,可偏偏他说的非常诚实,反倒让众人又对他的崇拜添了一层。时宜倒觉得他就该是如此的。

    结果围攻完了周生辰,众人把话题很顺利地放到了她身上:“时宜你是做什么的?”

    “配音演员。”她笑。

    “就是给外语片配音的?”

    “对,不过也不全面,”她很简单地解释着,“国家引进的外文片比例还是很少的,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给国产片子配音,或者是动画片、广告什么的。”

    “国产的片子?”列席的唯一女孩子有些奇怪,“都是中国人,还用特意配音吗?难道不是那些演员自己说?”

    何善叹了口气:“说你土吧,你不知道有种片子叫‘港剧’吗?”

    时宜配合着,也叹了口气:“你才土,还说别人。大多数电视剧电影,不管国语粤语,除非演员声线特别好,否则,都需要我们这种人来配音。”

    她说完,何善马上被众人好一阵哄笑。

    “那配音演员都是幕后的吗?你这么好看,怎么不考虑自己演?”

    “这个要看个人性格了,”她喝了口西柚汁,继续说,“比如张涵予就是配音出身,他也很适合走到幕前。我性格不好,不喜欢被很多人围观,所以只能呆在录音棚里工作。”

    “那你平时,能见到很多明星吗?”

    “演员吗?经常会见到,这就像一个行业,他们只是幕前的小部分,还有幕后很多很多人和他们合作,其实大家都一样。”

    完全不同的世界。

    互相听到对方的领域,都会觉得很玄妙。

    那些研究员,颇觉她的职业有趣,七七八八问着各种问题。

    她回味着刚才吃过的菜,想到哪个好吃,就又去夹到自己盘子里。在低头吃东西的时候,她总是下意识听他说的那些话,大多数都是自己听不懂的词语,或许都和化学有关。

    声音不同,外貌不同,所有都不同。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从他举手投足间,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周生辰终于交待完工作,看了眼放下筷子的时宜:“吃得这么少?”

    她蹙眉看他:“不少了,只不过你一直在说话,看不到我和他们抢了多少吃的。”

    他说:“这里的食物,味道还不错。”

    她嗯了声:“是不错,基本临着大学,都能找到味道不错的饭店。”

    “周生老师,我们被你朋友说得,都想转行了,”有人笑著说,“多好啊,工作就是‘说话’,不像我们做的这么辛苦。”

    周生辰笑了一笑,竟没说话。

    时宜怕人家觉得冷场,很善解人意地接过来话题,替他回答:“告诉你哦,配音演员是要经过很长时间学习的。”

    “这么麻烦?是不是和播音员一样?”另外个人好奇问她。

    “不一样。”

    时宜在众人好奇的视线里,忽然一本正经地放下筷子,模拟了一个经典动画片里的角色——唐老鸭。谁都没想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嘴里,能发出这种搞怪奇异的声音,连上菜的店员都傻了。

    “明白了没?”时宜的声音恢复了正常,依旧温柔。

    何采叹了句我靠,终于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酒菜过半,有人趁着周生辰短暂离席时,笑嘻嘻问时宜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她愣了愣,没做声。倒是有人替两个人澄清:“别乱说,我听说,周生老师是有未婚妻的。”

    那个八卦的人听到这句,忙对她说不好意思。

    时宜当作不再意,低头把玩着手机,像是在查看短信的样子。

    告别的时候,周生辰并没有跟着众人离开,而始终站在她身边,等到众人吵吵闹闹地拐过路口,他招手拦了出租车,替她打开后车门:“我送你回酒店。”

    时宜坐进去,他则打开前门,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一路上司机都在听着老歌,两个人是前后排,自然也不会有太多的语言交流。她看着窗外的夜景,回味刚才席间的话。

    他有未婚妻了。

    所以,应该是所有的普通人一样,在正常的轨迹中,过着生老病死、娶妻生子的生活。没有任何不同,也不会有任何不用。其实她自己也很清楚,除了能看到那些奇奇怪怪的前世,她和旁人也没什么不同。

    生老病死。

    所以时宜,是你来晚了。

    冥冥中早有了安排,他根本不会等你。

    时宜看着非常晴朗的天空,夜色如昨,圆月仍在,而这里已不再是那个往来熙攘,鲜衣怒马的长安城。周生辰,除了这个名字,所有都不同了。

    到两个人下车,周生辰就站在酒店大门外,示意告别。时宜说了再见,刚才走出两步,却又鬼使神差地转过身。而他,仍旧看着自己。

    她走回到他面前,忽然说:“你相信算命吗?”

    “在一定意义上,不相信,”周生辰笑了笑,“不过如果算出的结果非常好,应该会潜意识告诉自己,这可能是真的。”时宜伸出手:“我给你看看手相可以吗?”

    “你会?”

    “学了一些,”时宜信口胡说,“但没什么大用,也许并不准。”

    周生辰把手伸到她面前,时宜轻握住他的手指。或许因为常年实验室的洗礼,手指有些男人特有的粗糙感,温度适中。她有一瞬的怔忡,很快就用声音掩饰了过去:“我只能看到你的过去,可看不到以后发生的事。”

    “过去?”

    她很轻地嗯了声,依旧握着他的手指,抬起头,看进他的眼睛里:“你相信前世吗?我或许能看到你的前世。”

    门口保安好奇地看着他们,搞不懂这两个人在做什么。

    恰好有辆出租车开到酒店大门前,周生辰因为正对着车灯,微微地眯起了眼睛,声音带着笑意:“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