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八章 昔日的镇江(2)
    ☆、第八章昔日的镇江(2)

    次日上午,周生辰如约而至。

    她打开门的一瞬,再次惊讶。面前人难得带了一副无框架的眼镜,纯黑的西装内,是银灰色泽的衬衫。非常严谨和郑重。这样的西式服装,更显得他身形高挑。

    时宜扶着门,忘了让开,两个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倒是把旁人都当了摆设。

    他含笑看她:“不方便让我进门?”

    她让自己尽量恢复正常,好奇地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有近视度数?”

    “有一些远视。”

    她笑,轻声嘟囔:“远视?那不是老花眼吗?”

    他身后,仍旧跟着那个司机,还有两男两女。

    听时宜这么说,都有些想笑,却都礼貌地低头,掩饰住了。

    周生辰倒不太在意,打量她:“睡的不好吗?”

    她疑惑:“没有啊。”

    他用手指,从自己眼下放比划了一个弧线:“你这里,像是没有睡好。”

    他因为礼貌,说的声音很低。

    可惜身后跟着的人,都听到了耳朵里。时宜被他当着这些陌生人的面,点破了昨夜辗转难眠的事实,有些小尴尬。

    万幸,父母已经从客厅走出来,给了她避开的时间。

    时宜的小叔叔和婶婶,作为这个家的真正主人,也迎接着客人。从进入房间,到最后坐下,接过茶水,他都做的滴水不露,就连有些不快的父亲,都开始露出欣赏的笑。时宜始终旁观着,到此时才算放下心。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铭记于心,自然也希望父母能真的喜欢他。

    而如今看来,家里的长辈除了对他身后的五个人,有些奇怪外,对他的印象都极好。

    “母亲因为身体原因,不方便外出,但也让晚辈带了些心意,”周生辰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中年男人已经把一个六七尺长的黄花梨木的匣子,放在桌上,“这是给伯父的。”

    匣子展开,是并列九个袖珍屏风。

    多为绿色翠料,惟有底座,翠色青白。所有人都有些惊异,时宜仔细看了几眼,发现最巧妙的反倒是那些屏风上的浮雕秋雁横空,亭台楼阁,更有楼中宫女,云鬓高梳,或坐或卧,形态各异

    “这有几个宫女?”堂妹实在绷不住,轻声问。

    “刚好是九百九十九个,”周生辰略微偏过头,很礼貌地直视堂妹说,“据说,和它没有缘分的人,是数不全人数的,有机会你可以试试。”

    母亲有些想拒绝,连连说太客气了。

    可惜周生辰早就把话先铺垫好,是“家母”的心意。而那位非常大方的母亲又未到,怎让人再把礼物都带回去?

    礼物一件件铺陈开。

    最后满室都有些安静,他只是在堂妹好奇时,才会简单说出这些东西的名字,不问就绝不细数来历,只当作普通的礼物。从一套六只的青花松梅纹高足杯、银鎏金龟的摆件,到白釉珍珠花卉纹梅瓶,每个长辈都有,惟有任何遗落。

    甚至连堂妹,都拿了个绿的吓人的玉桃儿挂坠。

    她的震惊,丝毫不少于家里人。

    可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装作她知晓一切,明白周生辰的背景,甚至在母亲频频递来质疑的目光时,都坦然笑著点点头,暗示母亲接受。

    这种非常脱俗的骇人礼物,让所有的长辈说话,都开始文绉绉的。

    到最后,婶婶趁着倒水的机会,把她拉到厨房间里,非常紧张兮兮地问她,到底午饭能到哪里吃,才会不让时宜太丢脸?时宜被问得哭笑不得,轻声说:“不用吃午饭,他说,他妈妈想要请我吃午饭,所以我一会儿就会和他走。”

    “那就好,”婶婶呼出口气,很快又觉得不好意思,“不是不想招待你男朋友的意思,我实在是没招呼过这种人,真不知道,他平时吃什么。”

    吃什么?

    时宜想到自己和他在西安,也没什么特别,甚至还在米家泡馍吃过。

    不过现在说,显然婶婶也不会信。

    周生辰为了不吃午饭,想要带时宜先离开的事,反复说着抱歉,连父母都被说的不好意思,连连说是应该的,只是没有准备见面礼,才真是抱歉。

    时宜听着他们抱歉来,抱歉去的,最后实在绷不住了,轻轻扯了下周生辰的衣服:“好了,我们走吧?你等我几分钟,我去换身正式一点儿的衣服。”

    他微微颔首。

    时宜原本是准备了衣服,现在又开始忐忑,轻声问他:“你妈妈,喜欢女孩子穿什么?”

    “穿什么都可以,”他说,“不用刻意。”

    “不可以啊,”时宜有些急,“这是尊重她,毕竟第一次见面。”

    她说的急,就有些撒娇的意思。

    母亲听着微笑,离开了她的卧房。

    可也因为母亲的离开,反倒让气氛又紧张了。

    时宜发现,自己说话的语气,非常依赖。

    “他们昨晚准备了一些中式的旗袍,我家里人比较传统,女孩子习惯穿这些,”他微笑,丝毫没有勉强她的意思,“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让她们拿进来。”

    当然不会介意。

    没有什么,她想要给他母亲一个完美的印象。非常想。

    况且,经过那个夜晚的宵夜,还有今日的礼物,她大概猜到他家庭是什么类型。非常传统、甚至会有很多桎梏人的规矩,如同历史中曾有的王公贵族。

    吃穿住用一概有着范本,不是讲究,只是传承如此。

    时宜非常奇怪,在现在这个社会,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家庭。

    仿佛遗世独立。

    或许这个答案,她很快就会知道。

    她欣然接受他的建议,跟随周生辰来的两个中年女人,开始有条不紊地,从随身的手提箱里拿出了旗袍,还有随身携带的现代设备,时宜看着她们熨烫旗袍时,忍不住低声对周生辰感叹:“好高的规格。”

    周生辰笑一笑,没说什么。

    他很快离开房间,给她留出换衣服的空间。

    其中一个女人替她换衣服时,忽然笑着说:“时宜小姐不要太介意,这次时间太仓促,在家里时,若这么草草熨烫,是要被管家扣工钱的。”她顺着旗袍一侧,开始检查不合身的地方,尺寸和现场试穿终归是有差别。

    时宜好奇:“那在家,是什么样子?”

    “老话常说,三分缝,七分烫,”她笑,“讲究的很。”

    她不再说话,非常娴熟地把有些松的腰线收紧。另外的一个人,则很小心打开另外的暗红色的木匣,开始给她佩戴首饰。

    胸前是翡翠颈饰,腕子上扣着的金镶玉镯子,两枚戒指,无一不古朴。时宜并不太喜欢首饰,只在耳垂上有一对小钻的耳钉,为她戴首饰的女人征询性地问她,要不要换下来。她不太在意:“是不是他的父母,不喜欢这些东西?”

    两个女人对视,笑一笑:“是不喜欢这种东西。”

    “那就换吧。”她自己摘下来闪着细碎光芒的耳钉,换上翠的仿佛能滴下水的耳坠。

    刚才周生辰在这间房间,都说绝不会勉强她,她们两个还以为时宜是个十分难搞的女孩子,没想到,这么好说话,都有些意外。待到整套上了身,她看着镜中自己。

    活脱脱倒退了百年。

    她离开卧房,走到客厅时,母亲更是惊讶。但好在是通情达理,没有追问。

    周生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她刚才的舒适随意都没了,有些紧张地看着他,自信乏乏。倒是堂妹轻轻地,轻轻地,像是不敢大声说话一样地嘟囔着:“我要疯了,真是倾国倾城。”

    时宜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堂妹这才目光闪烁,取笑她:“美人,不是说你,是说你身上的东西,价值半壁江山啊。”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忍俊不禁。

    而她看到的,却是周生辰毫不掩饰地,欣赏的目光。

    到了车上,周生辰又亲手递给她了一个纯金的项圈,还挂着块百岁锁。看得出来,这个的价值比不上她身上的任何一个物事,可也能感觉到,这个东西很重要。时宜戴上,用手心颠着脖子上挂着的这个小金锁,轻声问他:“你家从政?”

    他摇头:“周生家规,内姓不能从政。”

    “内姓?是直系的意思?”

    “范围更窄一些,”他简单解释,“只有每一辈直系的长子,才能姓周生。”

    “旁系呢?”

    “姓周。”

    “就是说,如果你父亲有两个儿子,你是长子,你就会姓周生?而你弟弟就会姓周?”他的神情,有一瞬的微妙,很快就笑了:“差不多。”

    她喔了声:“那么是从商?世代为商?”

    否则如何积攒这种深厚的家业?

    岂料,他再次摇头:“老一辈人观念老旧,不认同后辈从商。”

    她再想不出。

    “很复杂,”他无声地,缓慢地笑着,“大多是老辈人积攒下来的家产,后辈人并不需要做什么,所以,大多选择自己喜欢的事。”

    “比如,像你?”

    “我的职业很特别吗?”他笑:“和我比较熟悉的,还有个外姓的弟弟,他是核工程师,而且并不效忠于任何国家,是个危险而又传奇的人。家里奇怪的人很多,不过大多数人我都不熟悉,我从十四岁进入大学开始读化学,大多数时间都在实验室,生活非常单调。”

    时宜听得有趣,纵然周生辰这么说,她还是觉得他最特别。

    对她来说,周生辰是唯一的,不论前世今生。 作者有话要说:我恨乃们。。只认得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