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十二章 故事在城内(3)
    ☆、第十二章故事在城内(3)

    他走出时宜家时,已经是12:45分。

    抬头看她的家,是十二层。这个位置,黄橙橙的取暖灯光,应该是在洗手间洗澡。舌尖上还有酸苦味道的药,刚才看她拿过来,他其实很想说,因为十几岁的时候喝了太多的中式汤药,早已对这种味道抗拒。

    可是很难拒绝,不是吗?

    就像在广州白云机场,她光着脚追上自己,要求留下来等她时,也是很难拒绝。

    这个女孩子的眼睛,太干净。宛如水墨中走出的人。

    他曾以为,自己是被蒙蔽了。

    却在拿到她长达两百多页的资料后,找不到丝毫疑点。

    周生辰驻足立了会儿,看到取暖灯的光灭了。

    接着,就是卧室灯亮。

    低头看了眼腕表,25分钟。嗯,她洗澡需要这样的时长。

    “大少爷,”林叔走过来,“时间差不多了。”

    林叔的车,安静地停靠在路边,远远地,有四五辆车也在停着。他颔首,转身头也不回地坐上车,开始那四五辆车只是远远随着,车速非常快,从上海到镇江的老宅,只用了两个多小时。老宅灯火通明,车水马龙,完全不像是凌晨四点的样子。

    他下车,觉得有些冷,把衬衫袖口拉下来,扣好。

    忽然就想起时宜说的话。

    对林叔说:“春捂秋冻,林叔,你听过这句话吗?”

    “百姓家的常话,时宜小姐说给大少爷听的?”

    周生辰不置可否。

    从镇江到上海不算是长途跋涉,但也耗了些体力,尤其他还在感冒。但没有任何办法,他现在仗着老旧家族的规矩,想顺利接手周生家大小的事情,就需要按部就班,按照规矩来。比如,六点晨膳,是规矩,必须在镇江。

    不过因为他早起的习惯,改为5:00。

    他不觉得什么,但落在别人眼里,就是上百年的规矩,硬生生改了。看上去,只是晨膳的时辰,别人口舌心底里,想的却不止是吃个饭这个简单。

    这个十四岁进入科研轨迹,从不关心家族事情的男人,用无声的方式,宣告了地位。

    他从裤子口袋里,拿出灰色格子的手帕,轻轻按住口鼻,避开庭院里的花粉气味,一路无声向内而去。不断有人欠身,唤句大少爷。

    待到正厅,十三桌上的人,都差不多到了。

    他认的不全,也都一一颔首招呼。

    走到主桌上坐下来,身边只有两鬓雪白的周生行和频频瞌睡的小仁,母亲与辈分长些的女眷都坐在临近桌旁,依旧是一丝不苟的盘发,描了双狭长的凤眼。

    安静的一顿晨膳,放了碗筷,天才朦朦亮起来。

    他想走,母亲却硬要留他,待只剩了他和叔父、小仁和母亲后,气氛却比方才更冷了。

    周生仁自从生母意外身亡后,就不太爱说话。

    倒是和他亲近,拿了本书,靠在他身边的椅子上,看书。看到不解处,用笔勾了递给他。周生辰笑笑,接过来,随手写了几个推导公式。

    “昨晚睡的如何?”叔父嘘寒问暖。

    他把书推回去,给小仁:“昨晚在上海,还没有时间睡过。”

    叔父精神矍铄,已经和他开始聊起,家中大小事宜。

    周生家到他这一代,不止是内姓谢绝从政,甚至是直系也开始禁止,与其说是中庸,倒不如说是避世。而祖辈又思想老旧,始终认为商人地位不高,所以从商者也是少数。

    只是积累两百多年,根深叶茂,经过几次国门开放和紧闭,百年来,每每在新兴行业露头时,都乐于扶持一把,之后也从不插手经营,只做最原始的股东。

    渐渐有了如今的财富。求稳,不求变。是祖训。

    可惜,他这次回来,要做的就是颠覆性的改变。

    “记得南家吗?”叔父微微笑着,说,“几年前,在赌船上和你母亲合作,已经和伊朗当地的政府合资,打通了当地汽车市场。南淮很大方,回馈丰厚,我和你母亲商量下来,决定送给你未婚妻。另外,如果有可能,让她跟着你母亲三年,开始学着如何管家。”

    “时宜?”他略微沉吟,“她不需要。”

    母亲淡淡地看他:“嫁过来,都要开始学。”

    “她不适合。”他丝毫不留情面。

    “你也不适合,但也要接手,”母亲柔声说,“既然你挑中她,她就必须适合。如果你已经发觉她不适合,还来得及换个乖顺听话的。”

    “婉娘,”叔父摇头,试着化解两人的争执,“那个女孩子的画像我见过,很乖顺,或许比那些自幼养着,专学管家的小姐们,要好些。”

    母亲笑得冷淡生疏。

    周生辰也不说话。

    母亲微笑:“做的都是哗众取宠的行当,有名声,也是人捧出来的。看不出什么好。”

    “她很适合我。”

    “你这个理由很单薄。”

    他不再理论。

    小仁低头排列他给自己的公式,终于磕磕绊绊把题解开,出声唤来人,要把点心换成七返糕,茶也要从‘神泉小团’换成了‘恩施玉露’。小少爷是出了名的怪脾气,好的时候怎样都好,不好的时候,最会刁难下人。

    小仁说换,另外三个大人当然不会和他计较。

    很快就有人上来,悄无声息,撤换每人手边的茶点。

    有闲杂人在,周生辰的母亲又恢复了安静。

    他想找借口离开时,小仁很快又推过来书。他以为又是甚么题,扫了眼,不禁微微笑著,曲指敲了敲男孩子的额头。龙飞凤舞的几个字:

    你的那个时宜,很喜欢你。这个,我倒是看得出。

    电影节的颁奖典礼,她总是能避就避。别说红毯,就是列席都一律推拒,早几年美霖还做了些努力,想要把她扶起来。可惜,她是典型的,扶不起的阿斗。所以,就连被提名这件事都到最后才告诉她,料定她必然会拒绝参与。

    这次却出乎美霖预料,她竟然一口应承。

    对时宜来说,原因很简单,因为周生辰那句话。

    她甚至开始期待,在那一天,和他并肩坐在某个角落里,看着台上的庆典,让他坐在台下,看自己被提名,甚至是获奖。

    周生辰送来的订婚礼服里,有些并不适合订婚仪式,反倒很适合电影节。

    她看着衣柜,甚至开始猜测,他是不是早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才送来这些?

    她这么想着,就已经忍不住好心情。

    挑来选去,仍旧踌躇不已,到最后,反倒是坐在了衣柜里。有记忆纷沓而至,绵延不绝,她记得,曾经的自己初次和他有约,是怎样的装扮。月青色宽袖对襟衫,臂间有鹅黄披帛,而他呢?记不起来了。是什么原因,让她连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

    她向后仰靠,整个人都躺倒在数件礼服中,有什么呼之欲出,却抓不住。

    时宜,你又庸人自扰了。

    她笑笑,用脸蹭着礼服的下摆,现在这样多好。

    能看到他,能和他说话,就已经很好。简直是,好到不能再好。

    她特意叮嘱美霖,给自己安排两个空位。

    可惜周生辰忽然来了电话,要迟一些,她只好把美霖的手机说给他听,要他如果到了,自己又不方便接听电话时,能有人带他进场。

    在确认他记住后,她挂了电话,趴在自己的座椅上,看往来的、寒暄的、吹捧的、握手的、拥抱的各色人。“笑什么呢?难得看你这么高兴。”

    美霖安排好所有签约的艺人后,终于想起这个被‘放养’的美人。

    她笑,指着自己座椅上的字条:“时宜。”

    美霖颔首:“你没坐错,这是你的位子。”

    她的手指,又去指身边没有任何字条的座椅:“时宜的某某。”

    美霖忍俊不禁,摸摸她的脸:“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快幸福死了?”

    她抿嘴笑,侧脸靠在前座椅背上,嗯了声。

    “搞科研的,能有这么大魔力?”美霖真是对那个‘外星人’非常好奇,“万一哪天你们吵架了,他会不会一怒之下,让你人间消失了?比如搞点什么浓硫酸之类的。”

    时宜好笑瞥她:“真没文化,就知道浓硫酸。”

    “你知道的多。”

    “比你多一点点。”

    “比如?”

    “H2SO4。”

    美霖愣了愣:“这是什么?化骨水吗?”

    “浓硫酸,”她自满地看美霖,“换种说法,是不是显得很有文化。”

    “嗯”美霖有些挫败,“这好像是初中学的,我怎么就忘了?”她兀自在脑子里绕了会儿化学式,忽然发现自己非常不务正业,竟陪着时宜在聊化学。而面前这个穿着样式复古的月青色长裙的美人,竟也非常投入。

    “说好了,今晚庆功宴我也不去了,就单独和你,还有你家化学教授吃宵夜,”美霖被好奇心折磨的不行,主动邀约,“我一定要看看,他是什么样子。”

    “好,”时宜想了想,补充说,“如果他来得及赶来的话。”

    “这么重要的事,他不来?”

    “说不定,”时宜也有些忐忑,“他这段时间都很忙。”

    如果周生辰真的不来,她肯定会失望,但是会生气吗?时宜假设着情景,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对他生气。只是,她真的没料到,自己的这个假设,在一个个奖项揭晓后,慢慢变成了现实,他真的没有来。

    时宜有些心不在焉,甚至在嘉宾念出自己的名字,从座椅上起身时,仍旧心不在焉。

    这是她第一次现场领奖,从后排,一步步走上去,穿过不断鼓掌的人群。

    还有嘉宾主持的调侃和寒暄。

    配音演员的奖项非常少,她的名字很多人知道,但她的脸,鲜少有人见过。台下,很多红得发紫的女演员的影视剧配音,都出自于时宜。在她走上台之后,绝大多数人都惊讶于这个陌生的脸,对应的竟是那个熟悉的名字。

    她谦虚地笑著,想要马上接过,就退场。

    却在视线滑过第一排时,惊讶地停驻了目光。

    满座衣冠,都已淡去。

    只有那一双漆黑的眼眸,在看着她,略有疲倦,却有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那一排坐着的都是业内前辈、最当红的演员、大投资人。周生辰就坦然地坐在最右侧,非常低调地穿着银灰色西服,白色长裤。

    这个位置有些偏,不会有直播镜头拍到。

    而他为了怕人打扰,还刻意空出了身边的位置。

    只可惜,他不了解这个地方,这并不是他曾经去过的国际学术会议。以这种方式,坐在这样的位置,分明就是高调的出现。那些和他整晚坐在第一排的人,都在猜测着,这个男人是谁?又是为谁而来。

    没人知道答案。

    除了台上那个仿佛是因为获奖,而紧张的说不出话的她。 作者有话要说:嗯,没到三点。。再接再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