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十五年 陈年的旧曲(3)
    ☆、第十五年陈年的旧曲(3)

    曾经的她和他,隔着师徒的名份,隔着她早有的指腹婚约。自七岁至十七岁,琴棋书画,为人处世,甚至每一卷书,每一句诗词,都是他所教授。从懵懂无知,到深入骨血。

    色授魂与。

    情迷心窍。

    她用十年,懂得这八个字。

    “累了?”周生辰忽然问她。

    时宜摇头:“想到一些事,”她怕他追问,很快说,“工作的事。”

    她自知道他没有工作和家事的安排后,就刻意说,自己前一夜工作太晚,有些累。两个人在家里呆了整天,消磨时间的东西很多,而他,偏偏就选了围棋。他执棋的手势,非常漂亮,也非常熟悉。

    时宜有时候会借着斟酌棋局,去悄悄瞄他下棋的样子。

    她想,他会有所察觉,只是任由她这么做而已。

    他带她去他们的房子。

    不大的庭院,还有幢三层小楼。室内装饰的如同一纸素笺,色彩并不浓烈,却有着让人沉静下来的氛围,她走进来,就不自觉会压低声音说话。她忽然想,如果不是自己,是其它的人做他的未婚妻,会不会每件事都觉得十分违和?一种年代的违和感。

    可惟独是她,从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作为即将和他订婚的人,她理所应当要参与所有的事。周生辰并不认为自己有资格裁决一切,甚至连请柬所需的套色木刻水印,也要亲自给她看,问询她可有偏好的字体。他们说这些的时候,是在他与幕僚谈话的间歇。

    深褐色的桌面上,排开了木刻水印,每个版刻旁,还有张裁成长条的宣纸。

    是他让人刻了她的名字,复又印在纸上,其实,她认得这其中的每个字体,甚至是背后的每个故事。她问他:“通常,你喜欢用什么?”“老辈人崇尚唐风,喜欢周正的楷书,具体哪家的字,只看个人喜好。”

    她颔首,楷书四家,惟有赵孟頫是元代人。她理所当然,排除了那张字。

    然后,非常准确地把另外三家的字挑出来,摆在两人眼前。

    却没留意到,周生辰眼底的稍许惊讶。他没想到,时宜能认的这么准。

    “我很喜欢颜真卿的字迹,可他算枉死,会不会不太吉利,”她莫名的迷信,“柳公权的字,太过严谨,会不会不适宜订婚的请柬?”她轻声喃喃的,有些犹豫,转而又觉得自己过分。不过是请柬的字体,何必如此较真。

    周生辰倒不觉如何,抽走唯一没被她否决的字条,“骨气劲峭,却不失风流,欧阳询的字很不错。”说完,便唤来人,拿走了这张宣纸。

    他抬起手腕看时间,然后告诉她,接下来会有很多安排,不适合他参与。

    她起初还有些奇怪,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书房内后,发现门外已有个熟悉的脸,歪着头笑著,是那晚给她量身材的姑娘。

    时宜恍然,何为“不适合他参与”。

    那晚在姑娘的老宅里选料子和量身材,只有他们祖孙四个人,还有位端茶倒水的婆婆。她只觉得除了深宅大院的环境,并没什么特别的。但此时,她看到那个女孩子走进来,身后跟着十几个衣着精致的中年女人,就已经觉得,周生辰所说的“世家”是什么意思。

    那些中年女人手里,有人提着暗红色布所罩的衣裳,还有人却抱着长型木匣子。

    她看过去,猜不透匣子里会装什么。

    女孩子和她招呼后,示意人拆开匣子,不多会儿,就有了悬挂衣物的暗红色架子。

    原来,来送衣服,竟要连悬挂的木架也要带来。

    她恍然。

    女孩子却看出她的神情,也觉此举甚为麻烦:“婆婆说,凡是周生家大少爷的事情,都要做足样子,”女孩子看她的诧异,也忍不住叹气,“没办法,谁让时宜小姐你,嫁的是周生,每一辈只出一个人的周生。”

    有人撤去罩着的布,把十几件长裙挂上。

    时宜看得吁出一口气:“好漂亮。”

    “喜欢吗?真的喜欢吗?”女孩子笑起来,“那我再告诉你,现在只是订婚,我外婆最近身子不好,所以都是我们三兄妹打的衣样。倘若是大婚,婆婆一定会亲自出手,就不只是好看了。”她说的时候,也甚为憧憬。

    时宜感叹着说谢谢。

    有人挂好布幔。

    时宜配合她,一件件试着礼服,终是记起自己始终没问女孩子的名字。

    “我叫王曼,”王曼细细看她身上这件衣裳,努努嘴巴,示意她看镜子,“难怪婆婆说过,大少爷待你是好到不能再好。你是他们家唯一一个,不必在公开场合穿旗袍的女孩子。”

    “一定要穿旗袍吗?”她奇怪。

    但仔细想想,初次见他母亲,还有后来在金山寺边吃饭,见到他的堂妹和一个兄嫂,似乎真的都是旗袍。无论何种衣料,何种式样,都跳不出老式旗袍的桎梏。

    “我也只是听婆婆说起过,钟鼎世家,规矩繁多,所以给他们家人做衣服也很闷。”

    王曼看礼服的袖口,似乎在思考减去那些装饰。

    美人不必过多装饰,极简才是上上之选。

    到最后,时宜终于挑了件礼服,难得露出小半截的小腿,衣袖却已经长及小臂。

    最关键的是,这个样子非常像旗袍……

    王曼看出她的意思,忍俊不禁,让人撤去屏风,刚才想要周生辰来看,她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在响。时宜从桌上拿起手机,走到玻璃边去接电话,就在接通后,听到有男人的声音,轻轻地咳嗽了声。

    她回头,门口立着一对男女。

    陌生的面孔。

    这并不奇怪,和他在一起后她见到的,始终都是陌生的面孔。真正令人奇怪的,反倒是王曼一瞬愣住的神情,视线落在年轻男人身上。时宜也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这个男人穿着浅色长裤,绿色的格子衬衫和黑色西服。

    因为身高的优势,压住了绿色的轻浮。

    反倒是风流随意。

    年轻男人对王曼很轻地点了点头,视线移到时宜身上:“我猜,这位漂亮的让人吃惊的小姐,一定是我哥哥的未婚妻,对不对?”

    时宜有些意外,但还是颔首,答:“你好,我是时宜。”

    “你好,”年轻的男人走过来,伸出手臂,在她刚才伸出手准备握手招呼时,给了她一个十分热情的拥抱,“我是周文川,周生辰是我哥哥。”

    这个男人,竟然中文说的生疏。

    完全不像周生辰。

    不过时宜还是认出来,他有双他们母亲的眼睛,斜挑起来的眼睛。

    原来这就是他口中提过的,双生子之一。周文川。

    两个人分开时,周文川才对自己的女伴招手,告诉她:“这是我的妻子,佟佳人。”佟佳人向着她走过来,反倒不及周文川的热情,只是简单和她握手后,松开来。

    有些冷淡的人,甚至还有细微敌意。

    时宜并不明白,房间里的气氛为何如此诡异。

    就在她犹豫着,自己是以什么身份招待他们时,小型会议室的门忽然就被从内打开来,似乎他也听到了外边的声音。内里或坐或立的男人们,均是黑色西装,严谨的像是在做生死谈判。周生辰走出来,让人关了门。

    他没穿外衣,衬衫的领口解开了一粒纽扣,右手还拿着自己的眼镜。他微抬起眼睛,看到书房里的几个人,视线很自然地落在时宜身上:“很好看。”

    时宜笑笑,未来得及说话,王曼已经长吁出口气:“好看就好。”

    她似乎不愿久留,很快让自己家里的人,将所有收拾妥当。

    告辞时,周生辰忽然开口,让王曼留下来,一起用晚饭:“你和文川自幼相识,应该很多年没见了?”王曼看了眼周文川:“差不多,三四年的样子。”

    “是吗?”周文川想了想,“差不多。”

    一笔带过,再无累述。

    晚饭是在家里吃的,饭罢几个人坐在庭院里闲聊,时宜竟然意外听出来,佟佳人和周生辰曾做过校友。两人年纪差的并不多,但文音入校时,他已经拿到了博士学位。

    “根据‘斯坦福-比奈量表’的智商测试标准,我这位哥哥可是标准190分天才,”周文川笑了声,左腿搭上自己的右腿,“12岁就收到深造邀请,14岁进大学,19岁拿到化学工程博士学位。”

    王曼轻笑声:“你炫耀你这个哥哥,已经听到人耳朵都麻木了。”

    周文川摇头笑。

    王曼继续说:“吉尼斯世界记录上呢,世界最聪明的人可不是大少爷。人家是2岁会四国语言,4岁旁听大学课程,15岁拿到物理博士学位。”

    周文川微微扬起眉:“小丫头,你从来都和我作对。”

    时宜忍俊不禁。

    可身边的话题中心人物,却并不太投入的模样。时宜余光里看他,猜想他是在想着西安的那些研究项目,还是在想家里的事?似乎这样,也挺有趣的。他能安静下来,陪在身边,任由自己时不时打量着,天马行空地猜想着他的想法。

    时宜的思绪收回来。

    却意外地,看到佟佳人巧妙地挪开了视线。

    她看的方向,只坐着时宜和周生辰。

    不知道看得是她,还是他。

    那两个在争论智商的人,已经把话题移到了艾灸上,王曼正说着自己从伦敦回来,脱离了那种容易肥胖的饮食习惯,却未料,反倒是胖了些:“我在老宅子里每日跳操到半夜,早晨又是瑜伽,都不大吃主食了,没想到,还是没成效。”

    女孩子说起瘦身,就是如此。

    不管你是不是世家子弟,是不是有一双能缝制天衣的手,都要为肥胖烦恼。

    周文川只是笑了笑:“小心婆婆被你跳出心脏病,”他看向身边的新婚妻子,“佳人,我记得你教过你表妹,说是有艾灸和按揉的方法?”

    佟佳人有些走神,像是没听到。

    周文川轻轻,用手拍了拍她的手臂,半笑不笑地说:“想什么呢?”

    “啊?啊没什么,”佟佳人疑惑看他,“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艾灸和按揉的方法,用来减肥?”

    “不是减肥,是促进代谢,”佟佳人把手指,放在自己腹前中线,脐下3寸的位置,“这里是关元穴,经常艾灸和按揉,可以利水化湿,促进肾功能,促进五脏六腑的健康。通常代谢好了,身体就不会有太多的垃圾和脂肪,也就不会肥胖。若论功能来说,这算是最健康的减肥方法了。”佟佳人说起话来,很和气,却有疏离感。

    “记住了吗?”周文川看王曼。

    王曼有些隐隐的不快,没有说谢谢,也没有回答周文川。

    一时倒是尴尬了。

    时宜旁观到现在,越发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

    她笑了笑,忽然说:“还有,王曼你记得。灸此穴容易上火,记得灸前后各一杯温水,或者配合灸脚底涌泉以引火下行。”

    她只想消散尴尬。

    倒是引来了周生辰的好奇:“你懂得穴位?”

    她嗯了声:“一点点。”

    很多她所知道的,都不过是皮毛。

    但因为是曾经的他所教授,所以她反复牢记,都未曾遗忘。

    包括书法,包括艾灸穴位。

    客人相继离开,她和他依旧坐在庭院里。

    和他下午议事的几个人,拿着一叠文件来,给周生辰过目。时宜非常识相地避开视线,去看池塘里各色锦鲤。忽然,有只金色的锦鲤,从水面跳出来,啪地一声又跌回去。

    清浅的水声,突显了这个夜晚的惬意。

    他接过笔,在一页的右下脚签了字,在几个男人走后,轻轻用两指揉按着眉心,戴上眼镜。

    这才偏过头去看她。

    时宜的侧脸轮廓很美,眼睛里映着月色,因为要回避他的公事,而专注地去看池塘和池塘旁的假山。没有丝毫的不耐,他想起,有句话用来形容美人。

    最美者,都贵在美不自知。

    她初相识,他怀疑过她是被人安排,仰仗出色的外貌接近自己。而现在却已真正承认,她是真的单纯的,想要认识自己。

    非常单纯的目的。

    月色中,她看着锦鲤,而他却看着她。

    很自然地想到一句话:

    长眉连娟,微睇绵藐,色授魂与,心愉于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