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十八节 色授谁魂与(3)
    第十八章色授谁魂与(3)

    这样陌生的环境里,她很难立刻入睡。

    尤其还有深夜莫名的喧闹声,让她更加心神不宁。幸好周生辰很快就返回这个院子,她听见他的声音从楼下传上来,悄悄走到窗边看下去。

    月色中,他面对着五六个黑衣的男人,其中一个正是试菜时出现过的总管之一。说话的声音不大,她听不到具体内容,只见他很快就挥手,众人散去。

    院落中,只剩了他自己。

    住在一楼的两个负责饮食起居的女孩子,问了句明日晨膳的时辰。他只说照旧,又低声说了句话,便上了楼。时宜从窗边离开,就听到房门被敲响。

    打开来,看到周生辰左手手肘撑在门框上,站在门口,笑了笑:“我回来了,和你打个招呼。”她也顺势靠在门上:“有很严重的事情吗?”

    他略微沉吟:“上次你见到的一个怀孕的兄嫂,刚刚不慎跌倒,可能要早产了。”

    她心头一跳,未料忽然出这种事,追问了几句。

    只是奇怪,他一个大男人去管这种事?实在说不过去。

    不过他既然没有说出完整的故事,那她也无需深问。毕竟她现在还不是未婚妻,哪怕是未婚妻了,想要真正成为这家庭的一员,或许都要有很长的路要走。

    两人说话间,小姑娘连穗走上楼,端着一盏茶,在微微对两人欠身行礼后,将茶端入了时宜的房间。待连穗走后,周生辰才解释:“这是莲子心芽泡得水,喝一些可以助眠,不过不要喝太多,晚上醒了口渴了,也可以润喉。”

    难怪,有很淡的莲子清香。

    时宜心有些软绵绵的,又点点头,想要抬头和他道晚安时,他却已经忽然低下头来。如此近的距离,甚至能感觉到他的鼻尖已经碰上自己的,轻轻摩擦,却不再进一步。

    她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

    “晚安吻,可以吗?”他微微偏过头。

    时宜轻轻说了个好字。

    两个人离的这么近,都能感觉彼此呵出的气息。

    倘若不答应呢?他会怎么办?

    她意乱情迷,闭上了眼睛,感觉到有柔软,碰到自己的嘴唇。

    起初,她以为只是稍许碰触。

    却未料竟是如此绵延深入的一个吻,唇舌间有淡淡的莲子清香,混杂着苦艾的薄荷味道,并不十分浓烈。似乎和那夜不同,但为什么不同,哪里不同,她说不出确切的理由。只感觉他的舌尖轻扫过自己的上腭,竟像被碰到了最脆弱的地方,直觉退后一步,却被他一只手扣住了后腰,退无可退。

    他发现她的反常,倒有了些研究精神,开始慢慢试着,找出哪里才是最敏感的地方。

    那个地方碰一碰,就难受的要命。可离开了,却又有些空落。到最后她也不懂,是好受还是难受,在他终于放开自己时,已经有些空白昏眩,迷惑地看着他。

    “还好吗?”他用手指,碰碰她的脸。

    很烫。

    手指滑下来,摸到她的嘴唇,已经有些肿。

    时宜轻轻避开,几不可闻地嗯了声。

    到现在她终于明白,不同之处在哪里。周生辰一定很认真地研究过,怎样去接吻,面对如此有研究精神的一个男人,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或许是因为山里的寂静,她次日醒来,比平时晚了半个多小时。

    周生辰不在,她独自在小厅堂里,慢悠悠吃着早餐。连穗和连容,都待她十分尊敬,甚至有些小心翼翼,她忍不住笑:“你们吃早餐了吗?如果没有吃就去吃吧,不用陪着我。”

    “吃过了,”连穗年纪小些,鬼灵精怪地笑著,“时宜小姐肯定不知道,自从大少爷准备订婚以来,这里的晨膳都是五点呢。所以除了时宜小姐,这里上上下下的人,早就用过晨膳了。”她低头笑了笑,继续吃紫糯莲子羹。

    这个晨膳的规矩,他没有和她提到过,只是让她舒舒服服地自然醒后,安静地吃早餐。时宜握着调羹,抿了口,紫糯合口,莲子香甜。

    却都不及他的细心让人沉醉。

    原本上午的安排,是他陪她去寺庙进香。

    她耐心等到了十点半,周生辰仍旧没有出现,她拿出来时带来消遣的书,翻着打发时间。时针缓慢地移动着,她看得入神时,钟摆的撞击声骤然响起来,非常有规律的沉重响声,持续到第十一下后,恢复了安静。

    十一点了?

    她从窗口望下去,周生辰依旧没回来。院子里的连穗似乎也在等着大少爷回来,来来回回走着,看起来有些焦虑。忽然有人影闪进来,是年纪大一些的连容。

    楼层不高,两个小姑娘的说话声很快就传上来。

    连容叹口气:“越来越麻烦了,孩子没了。”

    连穗啊了声,压低声音说:“没了?”

    “是啊,说是她生辰八字不好,克的。”

    “什么克的?昨晚明明姓唐的那位,仗着自己有身子,先冲撞了她。你说提什么不好,偏偏就在众人面前提她被退婚的事?倘若她不退婚,说不定如今我们的小小少爷都生下来了,谁敢这么冷嘲热讽——”声音骤然消失。

    显然是两人之间,有人记起楼上还有时宜,很快停止了议论。

    时宜短暂地品味这几句话,震惊于早产后,那个孩子的死去。她还记得,当初在金山寺旁吃饭,忽然闯入的唐晓福。

    这个话题中那个克了唐晓福的“她”,时宜猜不到身份。

    但显然,曾和那个“她”有婚约的人,是周生辰。

    她首先想到的,是在西安听说过的未婚妻。但很快就推翻了这个可能,按连穗说的话,这个“她”若不和周生辰退婚,早已有机会生下孩子。那时间上来说,应该是比较远的事情了。

    所以,还有别人吗?

    他在过去二十八年里,有过怎样的故事,她一无所知。

    如今看到的文质彬彬,波澜不惊,似乎对男女□不太热衷的周生辰,究竟有怎样的过去?像个迷,越接触的多,越不懂的多。

    时宜,你要耐心,慢慢去了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