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二十节 十八子念珠(2)
    第二十章十八子念珠(2)

    仍旧在交谈。

    窗外无声,却已经胡思乱想了很多。

    手边皮包里护照,甚至从未见过,更别说对这件事有什么了解。以为周生辰只是个家族长房长子,却未猜到他有如此能力,将自己籍彻底换掉,甚至不需本人知晓。

    而眼前四五辆警车,平淡应付林叔。

    也说明他早就清楚这些,预料到了,所以先把两个人放置在最安全身份上。

    他有“外交豁免权”?他是哪里的外交使节?

    林叔已经返身而回,走到周生辰那侧,替他开车门,很快又跑到时宜这里,以同样欠身姿势,为她也打开了车门。

    时宜下车后,很快挽住他手臂。

    如此多警车停靠在大门口,说不忐忑是不可能,手握有些紧。

    “周生先生,好。”

    为首中年警察和位亲自前来检察官走上前,握手后,公事公办说出此行来意。

    周生辰始终微笑沉默,时宜眼睛垂着,直看着地面。直到听到关系到唐晓福谋杀案,手指忍不住扣更紧了些。

    中年警察表示,已知晓他有外交豁免权。

    但此次案件,不止简单刑事案件。一系列非法拘禁、强制失踪、谋杀、实施酷刑等罪名,都或多或少牵扯到他,甚至有些罪名是跨而来。听得胆战心惊,始终紧紧攥着他手臂,让自己不露出任何异常表情。

    他仍旧什么都不说,直到最后他才非常礼貌地道别。

    沉默力量,让人畏惧。

    可又何尝不是令人遐想黑洞。

    这个面容清淡华裔男人,是伯克利化学学院副教授,在十天前公开身份已是俄外交官。如此诡异转换身份,甚至还有他身边这个女人,也在立案前脱离籍,成为他在俄罗斯合法妻子。所有一切,根本就是为了应对这些指控。

    “周生先生,们希望可以停止在西安学术交流活动。”

    他略微沉吟:“很遗憾,但一定会尊重你们的意愿。”

    出于礼貌,他以主人礼仪,目送所有不速之客离开。

    时宜想要动动,却腿骤然发麻,竟是长时间紧绷着神经所致。他没有留意,往前迈出两步,再察觉已经来不及。

    因为他移动,跟不上,腿软就跪在了地面上。

    很疼,蹙眉。

    丝袜摩擦粗糙地面,黏连在擦破伤口。

    “抱歉,时宜,”他单膝半跪着,蹲在面前,细细去检查伤口。

    因为太疼,被扶着胳膊,顺势就要坐在地上,却被他阻止:“不要坐地上,这里光线不好,也不太方便让人出来检查,抱进去。”

    不等她回答,他已经伸出手臂,把她打横抱起来。

    很快迈上十几级青石台阶,林叔快速推开大门,他路不停怠慢,几乎可以说是健步如飞。路上不停有人躬身唤大少爷,还有些略微熟悉面孔,都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们。

    时宜头靠在他肩膀上,听着他跳很急心跳,呼吸竟然也快起来。

    因为疼,也因为这样横抱。

    看着自己膝盖上银灰色丝袜,沾着血,还有层层跳丝,显得非常狼狈和难看。有种非常隐秘心思,竟然盖过了刚才恐惧,还有摔倒疼痛,想遮住自己膝盖,很不想让他看到任何糟糕的地方……

    周生辰当然不知道心思。

    直到走入自己院子内,看到被林叔唤来中医和西医,才算是松了些心弦。

    等在厅堂,不止有家庭医生。

    可真是坐满了人。

    时宜认识,有他母亲、叔父,还有弟弟周文川、弟媳佟佳人。不认识,自然是家中远近长辈,同辈似乎还没资格参与这件事。那些人看到这幕,神色各异,他母亲和佟佳人都有些色变,倒是周文川觉得十分有趣,感叹大哥越来越有情调了。

    “很快就会下来。”他简短说完,抱着他走上楼。

    四个家庭医生都跟了上来。

    等把抱到房间木椅上时,周生辰终于留意到自己手,靠着她的胸口。

    他看到的一瞬间,也看到了。

    他很快抽离开手,嘱咐那些医生要快速处理后,头也不回地走下楼。

    楼下很快传来争执声音,有些大、有些小。措词非常激烈,却态度克制。

    老式小楼并不十分隔音,大概听出,他在受母亲责备,叔父口气也非常严肃。很快就有女人抽泣声音,想了想,唯年轻些女人就是佟佳人了,可为什么会哭呢?

    连穗递给温热湿毛巾。

    接过来,看到连穗也分神在听着楼下声音,忽然想起那天说话。难道唐晓福早产,就是因为佟佳人?刚才那个检察官说谋杀案,一定也脱离不了关系。

    就如此纷繁猜想着。

    四个家庭医生倒是神色平淡,像是什么也不知道。

    其中个西医处理好伤口,另外三个仍旧不肯怠慢,重复检查。小小膝盖伤口,被他们看得比谋杀案还严重。

    骤然有瓷器碎裂声响。

    楼下安静了片刻,渐渐地争执都变成了他叔父说话,内容有些模糊,努力听了会儿,大意不过是如此大规模逆市注资,周期会长达二十到三十年,违背家规。并且这次唐晓福意外身亡,已经引起来唐氏不满,所以才将这件事晒到太陽底下,不肯私了。

    “周生数百年蛰伏避世,不能毁在手里。”

    清晰听到这句话。

    心跳太急,甚至有些疼。

    对他的家规,并不清楚。

    但依稀从他话中,猜到这是个家规比人更重要家族。否则他也不会为了想要做什么,而和自己马上订婚。但现在令婚期推迟白事,已经演变成了命案,虽懂得外交豁免权会让他避免刑事起诉,但却避不开,被驱逐出境后果。

    周生辰。

    到底想做什么呢?

    “时宜小姐看上去有些累,是不是要休息会儿?”连穗轻声问。

    点点头,觉得自己需要安静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