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36、第三十三节 初妆一如你(3)
    36、第三十三章初妆一如你(3)

    她醒来的时候,感觉他轻轻抚着自己的背脊。

    并不含有情|色的感觉,像是抱着一只猫,只是这么下意识地哄着抚摸着。时宜睁开的眼睛,复又悄悄闭上。

    周生辰,我爱你。

    她觉得,自己和他不止是上辈子,甚至是上上辈子,生生世世都有着牵扯。

    那么应该是什么时候呢?会发生多少事情?

    生生相付。

    是的,是生生相付。

    她慢悠悠地想着,想了会儿就微微扬起嘴角,悄无声息笑了起来。

    他察觉了,低声问她:“睡醒了?”

    “嗯。”

    “们今晚住这里,明天回上海,好不好?”

    “嗯。”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需要住镇江。”

    “回去住?”

    “回去住。”

    时宜想了想:“我辞职,陪你回去?”

    周生辰并没有立刻回答,似乎权衡。她想周生辰顾虑的应该是他的家,可是她不想他回国后,仍旧和他分开两地。

    “还是住上海,镇江不远,可以每隔一天回来。或者,也可以周末时候,和镇江住两天。”他做了建议。

    时宜没有再争论:“也好,如果隔一天回来一次,住的房子好了。那里太大,如果不的话,自己住不习惯。”

    她想,他做的决定一定是对两个最好的。

    “好。”

    他们傍晚的时候,出门吃饭。

    周生辰并不像小仁那么讲究,并没有刻意安排什么吃食,只说到附近的地方,随便吃些东西。时宜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似乎她所认识的他,除了镇江和家一起外,始终维持着自己的生活方式。

    普通,而又不随便。

    衣着干净妥帖,随身物品精简,不喜欢应酬,更不喜欢用手机这种浪费时间的东西。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做有规律的事情。吃饭喝水,是生活必须,余下的时宜挽着他的手臂,努力想了会儿,笑了。

    周生辰看她。

    她解释给他:“我在想,你和别的男人相同的地方,可是想不到太多。比如也看没营养的电视剧,可能把寻秦记看七十九遍的……也实在……”

    他兀自笑着:“是真的,消遣的时候看。不想再费精力去找别的电视剧,就重复来看,当看到上一个场景,能立刻想象出下一个的场景和台词,也挺有趣的。”

    她笑,像个小孩子一样,紧紧挽着他。

    时宜电话了宏晓誉,约她一起吃晚饭。

    两个到个小饭店,说了会儿话,宏晓誉和杜风就到了。这种水乡景区的小饭店,做的都是当地的家常,或是特色菜,除了几样外倒没什么出彩。

    一道红烧羊肉端上来,周生辰刚要下筷,时宜就开始低声说,羊肉忌夏日吃,会上火云云的。周生辰颔首,转而去吃白水鱼,真就不碰羊肉了。

    宏晓誉见此景,唏嘘不已:“说,点菜的时候不说,要吃了,就劝老公别吃,说什么怕上火……果然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眼里彻底没了。”

    时宜笑:“到哪里,都喜欢吃特色菜,知道,肯定劝不住,就不多费口舌了。”

    两个自幼相识的女,真正斗起嘴来,有说不尽的话。

    谁都赢不了谁,却让旁观的两个陌生男觉得有趣。

    杜风倒了酒,推一杯给周生辰。

    他笑着婉拒了:“抱歉,不喝酒。”

    杜风不以为意:“意思意思,抿一口。”

    宏晓誉也不以为然:“男人认识,都要多少喝一些的。”

    周生辰略微思考了会儿,拿起酒杯,可马上就被时宜拿过去。

    她看了眼宏晓誉:“不许逼他喝酒。”

    “啊?哪里有逼,”宏晓誉哭笑不得,“只劝了一句,就一句,我的大小姐。”

    时宜拿起酒杯,凑鼻子口闻了闻:“酒精含量不低呢。”

    她话里的意思非常明显,宏晓誉真是被她这种维护周生辰的态度气死,轻轻用筷子敲了敲她的杯子:“过分了啊——”

    杜风笑了:“这样吧,我们就放过老公,不过……”

    时宜怕他们再说什么话,让周生辰为难,竟然没等杜风说完,就自己喝了一大口。

    谁也没料到,就都没拦住。

    待她放下杯子:“好了,替他喝完了,你们不许再提要求了。”

    宏晓誉知道她也滴酒不沾,看她这样是认真了,不敢再造次,忙抚了抚胸口:“这才是真爱啊,和比,差远了。”

    她笑:“初次见面,没关系的。”

    她知道自己护周生辰,护的有些不给好朋友面子。

    可是她就是看不得他受一点儿委屈,哪怕微微蹙眉,略微犹豫,她都不愿意看。

    时宜又去喝茶水,压下让不舒服的酒精味道。

    她搭椅子边沿的手,有温热覆上来,周生辰握住她的那只手,她偏过头看他。感觉的到,他正把自己的手攥他的手心里。

    他不是个外人面前,能坦然表现私人感情的。

    所以时宜只是抿嘴笑笑,暗示他不用说,自己知道。他想说的,自己都知道。

    他有些责怪,也有些自责的意思,估计是怪她忽然喝酒,而他又没来得及拦住,眼神略严肃。时宜低头笑了笑,扭过头去不再看他,忽然就联想到,是不是实验室里出了什么事故问题,周生辰也是这样的神色?

    时宜当真是没有半点儿酒量。

    离开饭店的小楼时,她已经有些面颊泛红,笑的表情始终收不回来。所以有喜事,总喜欢喝几杯,就是这个道理吧?她带他去听评弹,因为这次比赛的工作员、参赛者和媒体都下午离开了,这里只有几个因为各种原因被景区免费招待的散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