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43第四十节 繁华若空候(1)
    43第四十章繁华若空候(1)-

    “好,”周生辰颔首,身体已因整夜站立略微僵硬,“我很快回来。

    小仁目光闪烁,他看得明白。

    是什么事情让他想说,又不敢开口?他走下楼,都在思量小仁奇怪的表现,一楼有两个女孩子在打扫房间,他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深蓝格子的手帕,轻轻按住口鼻,避开可能会扬起的烟尘。

    避而不谈……在母亲面前避而不谈……

    他略微顿住脚步,想到了时宜。

    在想到她的瞬间,已经加快脚步,沿着青石路,大步向院外走去。

    整个院子因为文幸的病,处在绝对隔离的空间,任何人想要进入,都要是周生辰母亲遣人去请,才能被放进来。他忘了这点,太牵挂文幸而忘了这个问题。

    果然走出院子,看到林叔的心腹,在不远处,非常焦急却无望地看着他。

    他走过去,那些守住的人才被迫让开一条路。

    “时宜怎么了?”周生辰一把抓住那人手臂,五指紧扣。

    “时宜小姐在抢救。”

    “抢救?”

    男人马上解释:“昨晚,半夜时……”

    周生辰已经容不得他再说什么,推开他,快步而去。这个宅子,大小院落有68座,房屋1118间,人很多,也很杂。他永远冷静,永远旁观,这些人与人的关系,都能直接分离,为了利益,没有感情是不能拆分的。

    目的性,利益性,人性。

    这些他都自负能应付。

    只有时宜,只有一个时宜,他看不透,解不开。

    无法冷静,无法旁观。

    他想要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已经在棋局收官阶段,却仍旧不能保她。可是完全没有思考的能力。还有恐惧,从没尝过的恐惧感,紧紧缠绕,捆绑住他的手脚。

    他走上楼梯,只不过听到二楼抢救人员的交谈,竟不敢再走上去。

    一步都不敢。

    他信奉自然科学,不怕死。

    可他怕她会死。

    出离的恐惧,残忍地,腐蚀着神经、血脉。

    周生辰忽然狠狠攥紧拳头,砸向楼梯扶手,过大的力气,让整个楼梯都震动不已。所有在场的人都惊住了,二楼正走下来的小女孩,也被吓傻了,怔怔地看着他:

    “大少爷……”

    慢慢地,她不再做梦。

    该睡醒了,差不多,该睡醒了吧?

    她再次努力从梦魇中醒来,眼睛肿胀着,硬撑着睁开来,看到一线光。不太刺眼,像是被一层布料遮挡住了,只留了舒服的光亮,这布料的颜色和上海家里的窗帘相似……似乎是完全相同……

    在家里?真的在上海?

    她一瞬怀疑,自己还没挣扎出来,只是进入了另外的梦魇。

    直到真的看清楚了他的脸和眉眼,她勉强扬起嘴角,却没力气说话。

    “急性阑尾炎,”他轻声说,“怕家里的医生看不好,就带你回了上海。”

    急性阑尾炎?

    还真是痛的要死。她不想再回忆那种痛,只佩服那些曾经历这种问题的人。

    不过为了急性阑尾炎回上海,是不是太小题大作了?

    她闭了眼睛,轻轻抿嘴,嘴唇有些发干,嗯……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身体太虚弱,她莫名地有些感伤和恐惧。

    怕离开他。

    时宜啊时宜,你越来越娇气了。

    她暗暗鄙夷自己,却仍旧被什么诱惑着,轻声叫他:“周生辰?”

    “嗯。”他俯身过来,离得近些,让她说话可以省力些。

    眉眼真干净。

    时宜仔细看他:“我告诉你个……秘密。”

    “说吧。”他的声音略低,很平稳。

    “我上辈子死后,”她轻声说着,略微停顿了几秒,“没喝过孟婆汤。”

    也不知道,他能否听懂什么是孟婆汤。

    他微微笑起来:“在地府?”

    她笑,他真好,还知道配合自己:“是啊。”

    他嗯了一声:“那么,那个老婆婆放过你了?”

    时宜微微蹙眉,她在回忆,可是记不清了:“是啊,可能因为……我没做过坏事。”

    他忍俊不禁:“那我一定做过坏事,所以,被迫喝了?”

    “不是,”她有那么一瞬认真,很快就放松下来,怕让他觉得奇怪,“你很好。”

    “我很好?”

    “嗯。”

    很好很好,再没有比你更好的人了。

    他低声问:“你知道我?”

    “是啊,”她轻轻笑著,“上辈子,我认识你。”

    她看着他。

    我认识你,也会遗憾你不再记得我。

    但没关系,我一直记得你。

    周生辰仍旧俯身看着她,直到她闭上眼睛,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吻。

    他渐渐进入了不带任何感情的,客观的思考模式。

    他记忆力很好,仍旧记得自己是怎么走下二楼,走出文幸住的院子。林叔以最简洁的方式,告诉他时宜的突发情况,毒性不大,古旧成分,长久侵蚀。

    是什么诱发?一盏茶,或者是一炷香,或者是精致茶点,皆有可能。

    “你觉得,我们的家庭,如果想要一个女孩子消失,需要用这么温和的手段吗?”

    这也是他怀疑的原因所在。

    既然目的明确,如果是母亲,又何须如此点滴渗透?

    或者是自己太容易信任了?能自由接近时宜的人,很少,除了心腹,也有梅行……最怕的事情终究会发生。身边的每个人都是多年跟随,每个人都牵扯了太多背后的关系。人的行为,最终都是为了某种目的,是什么,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要她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