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48第四十四节 独留半面妆(2)
    48第四十四章独留半面妆(2)

    晚上到家,已经快九点。

    两个人都还没有吃饭,时宜随手把头发绑起来,从冰箱里往出拿小牛排,准备给他煎牛排,再炸些土豆什么的。她洗干净手,开始切土豆条的时候,门铃忽然就响起来。

    有人在轻轻拍着门,听起来急切的,却拍的并不重。

    一听就是小孩子。

    果然,马上就有小女孩的声音喊她的名字。

    “帮我开下门,是隔壁的邻居。”

    周生辰依言,去开门。

    有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抱着古琴,站在门外。

    她看到周生辰傻了,周生辰看到她也有些无言。

    “时宜姐姐……搬家了吗?”

    “没有,”他微弯腰,说,“她在做饭。”

    时宜很快切完土豆,擦干净手出来,从周生辰身后绕过来,伸手拧了拧女孩子的脸:“换新弦了?来……”话音未落,忽然从女孩子身后蹿出一个白影。

    时宜眼前一花,没来得及反应,猛就被周生辰打横抱起来。

    只差一步,狗就扑到身上了。

    狗拼命汪汪着,不停蹿上来,真就想去咬她。

    她傻了。

    女孩也傻了,很快就低斥了声:“卡卡,回家去。”

    狗在连番喝斥下,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摇着尾巴回到自己家。女孩子很不好意思跑回去,关上自家门,又过来说:“卡卡特别傻,认生。”

    周生辰心有余悸,小心把她放下来。

    这个小插曲,她倒是没放在心上。从小猫狗都喜欢凶她,时宜早就习以为常了。

    她把古琴放在桌上,试了试声音。

    这个小姑娘很喜欢时宜,每次给自己的古琴换了新弦,都一定要拿来让她试音。时宜也乐得陪她玩,断断续续,弹了首自己熟悉的曲子。

    她不常弹琴,未留指甲,声音有些瑕疵。

    但瑕不掩瑜。

    她弹得如何,小女孩辨别不出,周生辰却听得明白。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他想到这句诗。

    虽然诗中说的是箜篌,而她面前的是古琴。

    时宜玩的开心,浑然忘了他。

    “这次换的弦,有些软了,”她最后告诉小女孩,“还是上次的好。”

    “我也觉得是,”女孩子虽然小,却对琴的态度非常认真,“明天再换。”

    她噗嗤笑了:“小败家,习惯用什么,记住牌子就不要换了。”

    这么折腾了二十几分钟,她倒是真饿了。

    送走了小邻居,马上就钻进厨房。

    牛排的香味,很快就溢满了房间,她余光能看到他站在厨房门口,随口问:“你喜欢吃几成熟,快说哦,现在已经差不多五成了。”

    “就五成熟好了。”

    时宜关上火。

    他递给她盘子,她将牛肉夹出来,浇汁。

    “你刚才弹琴,让我想起了一句诗。”

    “啊?”她看他。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她噗嗤笑了:“我的大少爷,那句是用来说箜篌的。”

    他笑,低声说:“是意境。我借来夸你,李贺……应该不会说什么。”

    “是啊,他早就轮回千百次了,怎么还记得自己做过这么一首诗。”

    他笑:“你的琴,是师从何人?”

    她微微怔住,很快笑了笑:“自学成才。”

    周生辰越发觉得不可思议,虽然他不记得,她真的系统学过古琴。

    “嗯……”她握着装土豆条的盘子,两只手臂虚架在他肩上,“是啊,看影音教材。”

    “很……”

    “好听?”

    他笑了一声:“非常。”

    “非常好听?”

    “是。”

    她笑:“过两天我去买好些的琴,多练几次,再让你听,”看着油热了,催他离开,“把牛排端出去,等我炸土豆,很快就好。”

    他把牛排端出去。

    她却回味起他说的话。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一曲箜篌。

    消融了长安十二道门前的冷光,也惊动了天上凡间的帝王。

    这是何等的厉害,才能让人如此感叹。她回想起,他曾经教过自己的那些曲子,声动十二门,只有他……才能做到。

    “土豆真不能再炸了。”周生辰曲指敲了敲她的额头,顺便替她关了火。

    时宜惊呼骤起,可怜这一锅了……

    炸得太过,全炸焦了。

    这顿晚饭真是多灾多难,幸好牛排是完好的。时宜觉得自己实在对他不住,又要去拿一堆水果,想要给他补一份沙拉。周生辰马上阻止:“不用这么麻烦。”

    她想说什么,就听到家里电话响起来。

    这么晚?

    肯定不是她父母。

    周生辰很快走过去,非常简短地听完,几乎不发一言。挂了电话后,刚才那些放松的神情一扫而空,时宜觉得肯定出了什么大事。果然,他告诉她,文幸在急救。

    时宜吓了一跳,周生辰和她说过,自己生病那晚,文幸已经被抢救过一次。

    可是前几日看她情况还好,为什么这么突然……

    她没敢多问,和他迅速换好衣服,直接去了医院。不知道为什么,她能感觉到他的状态变得非常不好,甚至,鲜少能感觉到隐忍的怒意。

    两个人从电梯出来,整个走廊有十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