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49第四十五节 独留半面妆(3)
    49第四十五章独留半面妆(3)

    深夜到访,不用说,一定是为了文幸。

    梅行并非是周家人,这件事发生后,周生辰母亲自然要避免所有人靠近文幸。他得了消息,却不能看到人,最后只能来找周生辰。

    两个人在客厅里谈话,时宜给他们泡了茶。

    关上门,自己在书房里看书。

    本来挺安静的,忽然就听到一声碎响。

    时宜吓了一跳,拉开门。梅行顺着门开,看了她一眼,非常抱歉地笑笑。然后又转去看周生辰,强行把情绪压了下来,声音也低沉了很多:“抱歉,我刚才太激动了。”

    周生辰摇头:“没关系,我在医院时,比你激动的多。”

    两人同时弯腰去捡碎片。

    “不要用手捡。”时宜忙阻止,从厨房拿了干净的毛巾。周生辰自然接过来,将所有碎片一一捡起,用毛巾仔细包住,再递给她。

    “还需要给你泡新茶吗?”她问梅行

    “不用,很晚了。”梅行笑了笑,从沙发上起身,就势告辞。

    送走客人后,她收拾了他的茶杯,拿到厨房清洗。

    客厅里始终安静着,她觉得有些异样,匆匆收拾好,走出去,看到他仍旧沉默地坐在沙发上,竟然拿着一张纸,在不停对折着。

    纸不断被折小,直到已经小到无法再对折。

    他听到她的脚步声,抬眸看她,忽然笑了:“一张纸,最初所有人都认为,它只能真实对折八次,后来又有理论证明,用机器对折,可以达到九次。”

    “然后呢?”她猜,肯定还有人推翻过。

    “后来,又有人算出来了十二次。”

    “算出来?”

    他嗯了一声:“这是一道数学题。”

    “真的?”时宜在他面前半蹲下来,拿过他手里的纸,“学数学的人,真奇怪,折纸也要拿来算吗?”

    “奇怪吗?”他兀自带笑,“你小学没学过?”

    “小学?”时宜更惊讶了。

    她努力回忆,自己应该……没学过吧?

    学过吗?这种问题要怎么算?

    她想的认真,凝神看着那张被折成一叠的纸。

    “假的。”

    “啊?”她茫然看他。

    “我说的是假的,”他笑了一声,“你小学不可能学过。”

    时宜这才意识到,他在和自己开玩笑。周生辰已经站起身,走到浴室去放水洗澡,他难得会有闲心用浴缸,她给他拿了干净衣物,抱到浴室时,看到他正在脱长裤。

    或许因为周生辰母亲很高。

    他们家兄弟姐妹三个,都不矮。

    他站在浴缸旁,双腿修长笔直,因为从小注意培养的关系,站姿坐姿,包括现在这种半弯腰试水温,腰身的弧度……都很好。

    时宜把衣服放竹筐里。

    在他躺在浴缸里后,走过去,低声说:“我帮你洗吧。”

    “好。”

    淡淡的水雾里,她在掌心里倒了些洗发液,替他揉着头发:“别睁眼。”周生辰也很听话,任由她摆弄指挥,最后她用温热的毛巾,叠好垫在他脖颈下,然后拿着淋浴喷头,仔细给他冲洗干净头发。

    被水冲洗后,发质变得很柔软。

    略微擦干后,他坐直了身子,额头有些短发滑下来,凌乱地挡了眼睛。

    “舒服吧。”她自得其乐,伸手替他拨开挡住眼睛的头发。

    那双眼睛,波澜不惊。

    她低头,在他眉骨上亲了亲:“我知道你难过,不知道怎么劝你。”

    他轻捏住她的下巴,让她头压得更低了些:“你以前,难过的时候会做什么?”

    时宜回忆了会儿,笑:“看《说文解字》,因为不用动脑子。”

    他也笑:“上次我问你,看没看过《说文解字》,你说看过一些,我就觉得挺有趣的。为什么喜欢看……嗯,”他略微措辞,“古代的‘字典’。”

    她笑:“我有那么多时间,能翻的就都翻翻了。”

    那么大的藏书楼,她看了十年,也不过看了两层的藏书。

    余下的,只是记得一些名字。

    他额前的头发又滑了下来。

    眼睛里,除了灯光,就只有她。

    她的手顺着他的头发,滑过脸侧,到肩膀,再滑下去。最后捧起一捧热水,淋到他身上,轻轻替他揉捏起肩膀。她的手也烫,他的身体也热,揉捏了会儿,他就捉住她的腕子:“时宜?”

    “嗯?”她看着他,眼睛里也只有他。

    周生辰伸出手,把她整个人都抱进了浴缸里,放在自己身上。

    时宜的睡衣被水全浸湿了。他的手轻易就穿过所有的屏障,很温柔地进入她的身体,始终很有耐心地撩拨着她。

    足足一个小时,两个人都耗在水里。

    到最后竟让她筋疲力尽,被他直接抱出了浴缸。两个人都擦干躺倒床上,周生辰才轻声说:“对不起,今天……不是很有心情。”

    时宜没吭声,疲累地和他的腿缠在一起,侧躺着搂住他的腰。

    她很快就要睡着了,却又挣扎着从梦里迷糊地醒来一瞬,叫他的名字:“周生辰。”

    他摸了摸她的手,应了声。

    “我爱你。”

    他嗯了一声:“我知道。睡吧。”

    她踏实下来,沉沉睡去。

    迷糊中,她感觉手腕冰凉着,好像是被他套上了什么。

    次日很早就醒来,时宜发现他竟拿出自己一直仔细收藏好的十八子念珠,在昨晚给自己戴上了。她身上本就戴着他送给自己的平安扣,现在又是十八子念珠,虽然周生辰不说,但是她能感觉得到,他怕自己真的出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