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52第四十八节 世人的角色(3)
    52、第四十八章世人的角色(3)

    两个人从墓地回老宅,并没有坐车。

    从山下一路向着山上走,约莫一个小时后,看到了熟悉的高耸石雕牌坊。

    这里的树木更是高耸,落叶铺满了整条路。

    没有浓密的树叶,陽光轻易就穿过那些高耸的树枝,落到地上,叠出影子。

    “你妈妈说……过几天是你外婆的九十大寿,要在这里办。”

    周生辰清淡地嗯了一声:“外婆身体和精神都不太好,我们都没有把文幸的事情告诉她。”时宜颔首,表示自己明白她的意思。

    “佟佳人也会来,”他想到什么,告诉她,“外婆很喜欢她。”

    时宜再次点点头。

    在来镇江之前,周生辰就已经告诉她,佟佳人已经和周文川在办离婚。

    两人并没有太多的纠缠,离婚也是离的你情我愿,而且周文川对于自己和佟佳人的孩子并不执着,不知道是因为调查缠身,还是因为王曼的缘故,他很爽快地同意孩子生下来后让母亲扶养,并没有强行要来放在周家。

    “你当初和她……”她欲言又止,也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

    佟佳人和周家的关系,错综复杂。

    她和每个人似乎都有着那么一层关系。和周生辰两小无猜的婚约,和周文川的夫妻关系,和周生仁的血缘关系……

    “我和她,就像我和你说过的那么简单。”

    时宜笑:“我知道。”

    她相信周生辰的为人,如果真有过一段情,他也一定会告诉自己。

    对于佟佳人主动放弃婚约,时宜多少也能猜到。

    毕竟周生辰从十四岁进大学后,就始终对科研表现出热情。如果一家里有两个姐妹,一个喜欢掌管整个周家的叔父,一个喜欢有名无实的周生辰,那么这个家庭一定会选择拉拢那个已经掌握实权的叔父。

    周生辰把外衣脱下来,搭在自己的手臂上,感觉她在看着自己:“时宜。”

    “嗯?”

    “我一直对你很内疚,”周生辰忽然词乏,“或者说不止是内疚,我想和你说些真话。”

    “嗯,你说。”

    “你遇到我之后,曾有过很多危险,甚至都威胁到生命,”他轻轻吁出一口气,“我的亲人,都多少做过伤害你的事情。比如,你遇到的那几次意外。”

    时宜猜到,他说的就是这些。

    她保持着沉默。

    周生辰或许真的是内疚,没有再继续深入说下去,反问她:“怕过吗?”

    她略微颔首。

    最怕的是那场在异国的槍战,硝烟弥漫,是她从来没有面对过的场面。剩下的那些,她都被隔离在了真相之外。乌镇对她来说,是和周生辰拥有最美好回忆的地方,而第一次落水,谁都不会怀疑那是场陰谋……

    只有最后一次,让周生辰带着她离开周家那次,她是真的害怕。

    他不在她身边,她却觉得自己痛得能死过去。

    ……

    “如果全部告诉你,你会发现,从你到过周家第一天起,这里就是全世界最可怕的地方。这里的人,每个都心怀鬼胎,每个人都有秘密……”

    周生辰略微沉默,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对她。

    他比她高了很多,这个角度去看自然是逆光的,他的眉眼,他的轮廓,都让她觉得很安心。即使是背对着陽光,却不会给人任何的陰霾感。

    时宜在等他说下去。

    周生辰却忽然想起,自己和她第一次名副其实的约会。

    那天她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样子,笑着绕了一圈,才非常赞叹地告诉他:“你今天的样子,感觉上非常配你的名字。”

    周生辰。

    这个名字在她心里似乎非常完美。

    他想起十年前在那艘赌船上,小仁在母亲死后,在他怀里哭了睡,睡了哭,始终都在说要报仇。后来小仁长大了,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知道自己的母亲只不过是因为内鬼身份,被家族查出后,怕面对残酷家法,而被迫选择了非常残忍的自杀方式……他不再提任何报仇的事情,除了有些内向之外,似乎早就忘记了自己母亲的事情。

    因为小仁懂得了一个道理:

    周家的人,很难被外人要了性命。真正能威胁到他们的,只有自己的亲人。

    周生辰。

    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美感,只代表了各种危险。

    “周家的事,我一直不想说的太明白,是因为……”

    山路的尽头,忽然有落叶扬起来。

    他停住话。

    两人的视线里出现了二十几个人,非常有序地分成两路,由山顶往下边走边清扫着落叶,都是周家的人。

    他们看到周生辰和时宜,很快就停下来,唤了句大少爷、时宜小姐。

    周生辰示意他们继续扫落叶,很快就有辆车从转弯的地方开下来,车停在身边,探头出来的是先他们一步上山的小仁。

    “我到了一个多小时,你们竟还在这里,”他莫名地从上至下看了看时宜,悠悠叹口气,“姐姐穿着高跟鞋,从山下走上来很累吧?”

    小男孩自嘴角扬起一个弧度,说自己下山有事情,很快就离开了。

    车从视线里消失,周生辰这才低头看她:“累吗?”

    “有一点儿,”时宜老实交待。

    他略弯腰,勾住她的腿和身子,横抱起她。

    她看了看身边,低声说:“快到了,我自己走吧?”

    四周扫落叶的人,完全把两个人当了空气,没有任何人敢侧目看一眼。只有哗哗清扫的声音,这种安静,更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倒是不以为然,已经开始往山上走。

    “周生辰?”她靠在他身上,抬头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