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掠春光 > 第四十三话 求助
    一顿晚饭,宾主尽欢。

    姓季的府上这位厨子是蜀中人,不仅烧得一手好本地菜,于蜀菜也十分精通。因着身上的伤,这些日子季樱的饮食始终很清淡,趁今日家中有客菜色格外丰盛,她便觑着季老太太不注意,将那酸辣鱼片和辣子鸡狠狠夹了好几筷子,吃得满足,人仿佛都开心了起来。

    饭罢稍坐片刻,便到了酉时末,季渊送那二位离开,临了,许千峰生拉硬拽地又把季樱扯上,非要她也送一送不可。

    也不知这位所谓的“叔叔”为何如此执着,总爱拉上她。季樱无奈,扭身看了看,见季大夫人陪季老太太回了正房,猜逢一时半会儿应是不会离开,只好随着季渊一同将那兄弟俩往外送。

    这辰光,天色尚未黑,西边还余一小片晚霞,绚丽灿然,整个世界都被抹上一层柔软的光晕。

    季渊同许千峰两个不知又在说什么荤话,头碰头地小声咕哝,时不时叽叽呱呱发出一阵怪笑。

    陆星垂和他们并排走了几步,约莫是觉得无趣,脚下渐渐慢了,退到季樱身侧。

    感觉到左边一道高大的影子拢了过来,季樱便转身仰脸冲他笑笑:“我四叔与许二叔只要凑在一块儿,嘴上便没个正形儿。”

    女孩子的脸在晚霞中益发光芒四射,笑容浅淡眸子明亮,耳畔的一点碎发被微风吹得飞起来,显得有一点俏皮。

    “无妨。”

    陆星垂也跟着弯了弯嘴角:“他们聊的那些,我先前也算听得多了。”

    ……那二位满嘴尽是些小姑娘听不得的,敢情儿都是您玩剩下的?

    便听得他又道:“你是否遇上了什么麻烦事?”

    “嗯?”

    季樱挑了挑眉:“你怎么……”

    “实则我也不知是为何。”

    他沉吟着道:“下午在正房,听见你说与令兄外出遇上了麻烦,模样却镇定轻松,仿佛不值一提。然而晚饭前再相见,我观你神情中似是添了一丝忧色,故此,才冒昧问上一问。”

    季樱当真觉得有些惊讶了。

    她自认已然将情绪藏得很好,并未露出一星半点来,可这位……观察力竟敏锐如斯?

    许是因为她一时没说话,陆星垂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也知你是姑娘家,许多事,或许我不方便插手,我的意思是,若有需要,你可打发人来许府寻我,左右我现在是个闲人,若有能帮得上忙之处,自会尽力。”

    说这话的时候他面色诚恳,看上去,倒真不像是场面话。

    况且,他似乎也并没有特特来说这些场面话的必要。

    季樱抿一下唇:“好像我与陆公子并不十分相熟。”

    “的确如此。”

    陆星垂很耿直地颔首:“我在这榕州城内,原也没什么熟人,除了外祖一家,也就只有贵府诸位,勉强称得上相识。初见那日在小竹楼,姑娘曾为我抱不平,之后在河边,又替我解了燃眉之急,于你这或许只是微末小事,但情分我却不能不……”

    说到这儿忽然顿了顿:“哦,‘情分’二字可能不大妥。”

    几乎是同时,季樱也道:“称情分可言重了呀!”

    两人互相瞧瞧对方,蓦地都笑了出来。

    “陆公子的意思我懂的。”

    季樱含笑点点头:“多谢你这样惦记着,你放心,若真个遇上了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我必定连我四叔都不找,头一个就去向你求助。”

    这话也听不出真假,陆星垂默了一瞬,应道:“那便说定了。”

    说着话,已行至大门前,前头那两个不靠谱的这时候方记起他们俩,同时回头,一个说“你俩磨蹭什么呢快些过来”,另一个道“小樱儿你们两个只顾说你们的,连许二叔都不理了?”很是理直气壮。

    这种颠倒黑白的行径季樱已是看得惯了,压根儿懒得搭理他们,笑着道别,目送那兄弟俩离去,又跟季渊打了声招呼,匆匆地往回赶。

    好在,这会子季大夫人果然还在正房里。

    她轻轻吁了口气,也不进去,自顾自在正房院子外盘桓,一时看看花,一时又瞧瞧树,等了总有小半炷香的时间,听见院子里传来说话声,便走远了两步,在树下站定。

    天色终于暗了下来,四下里点了灯。

    季大夫人笑容满面地从正房出来,正抬手轻轻揉了揉脸颊,目光一错,瞥见树下一个娇娜身影。

    “呀!”

    季大夫人就将腮边的手放下了,笑容里多了两分慈爱,快步走了过来:“这傻孩子,站在这里做什么?”

    说着就摸摸季樱胳膊,上上下下打量:“怎么也没个人跟着?前些天连着下雨,这花花草草间,蚊虫多得很,你立在这儿也不怕被叮得满身红肿?真真儿是个小傻子。”

    回头一迭声叫人取薄荷油来。

    她举止言语实在温柔得很,若不是对她有所猜忌,季樱倒当真很喜欢,此刻就一把拉住她的手:“大伯娘别忙了,我没事的。那个……”

    说到这里就停住了,缩缩脖子,仿佛有点不好意思。

    “这是怎么了?”

    季大夫人笑得更是和暖,没忍住似的,抬手轻拍她脸颊:“找大伯娘有事啊?”

    “嗯,是有点事。”

    季樱很是局促地低了低头,又小心翼翼抬头来看她:“我们爹爹不在身边,大伯娘又素来待我和哥哥好,思前想后,这事只能来请大伯娘帮忙。只是不知道会不会给大伯娘您添麻烦。”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这一番举动之后,季大夫人那张脸,似乎有一瞬冷,极快地一闪而过,半点痕迹也没留下。

    “你要是跟大伯娘客套,那可就太见外了。”

    季大夫人笑容可掬:“大伯娘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又生得那样好,我怎能不疼你?如今你大姐姐嫁了人,我这唯一的闺女也不在身边了,你有事肯来找我,大伯娘欢喜还来不及呢!”

    季樱连连点头,嗯嗯嗯吭哧了半天,道:“下午从正房回到我自己院子,我觉得有些乏,原想着休息片刻,没成想就睡着了。然后我就梦见了……梦见了那个……”

    她有点后怕似的咬咬唇:“她死后没两天,我就被四叔接回家里,还一次都不曾去看她。待她七七那日,我想去、我想去瞧瞧她,却又怕祖母不答应,更怕……祖母顺势让我留在蔡家继续受罚……大伯娘能不能帮我在祖母那里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