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在逃生游戏里当团宠 > 第8章 诡镇(8)
    第8章 诡镇(8)   

    “咦?

    难道下楼了?”

    宁昭昭下到一楼,餐桌上摆着一份早餐,下面压着纸条,说是为昭昭准备的。

    

    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似乎只有她一个活人,连默文也没露面。

    

    随手拿起桌上的面包吃了一口,宁昭昭慢慢朝着那头黑暗的走廊走去,默文的房间应该就在那里。

    

    她嘴里包着食物,脚下轻得没有一点声音,第一次踏足这个“禁忌之地”。

    

    在昏暗的走廊尽头,只有一扇破败的小木门。

    

    这里一点都不像是寝室,更像一个堆放杂物的储藏室。

    

    她住的房间不是挺好的吗?

    

    为什么默文不去住那个屋子?

    

    房门打开,从屋子里走出的默文显然没想到会撞到宁昭昭,神色有点异样。

    

    但很快他就抹去眼底的波澜,恢复微笑:“昭昭,你怎么在这里?

    有事找我吗?”

    

    “我起床后没有看到钟哥他们,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

    说着,宁昭昭又扯了块面包,若无其事往嘴里塞。

    

    默文笑起来时,眼睛弯得像月亮,宁昭昭觉得他那副模样很像她妈妈的一个狐狸精朋友,看起来特别狡猾精明。

    

    “你先吃早餐,吃完了我再带你去找他们。”

    

    宁昭昭知道这话有点奇怪,但没有点破。

    

    她探头看向默文身后还未掩严实的房门,故意问:“这是你的房间吗?”

    

    “……嗯。”

    

    默文的回答有点拖沓,似乎不愿意承认。

    

    “你本来是住楼上那个房间吗?”

    宁昭昭就像成精的十万个为什么,“是为了把房间让给我们,才搬下来的?”

    

    “不是,我一直住这个房间。”

    

    眼前的男人不再是之前邪气的笑,脸颊微微有点红,看起来很不自在。

    

    他试着想去关门,但宁昭昭一直好奇地瞅,他也不好不顾她的关注。

    

    两人僵持了一下,默文干脆笑着将门打开,自嘲道:“房间特别小,看起来……像个垃圾场。”

    

    宁昭昭只是好奇他为什么放着更舒适的房间不住,自己却要住在这个又小又逼仄的地方。

    

    即使默文没表露出明显的不悦,也没有收到好感度降低的提醒,宁昭昭也能感觉到他的情绪不怎么好。

    

    这个房间似乎藏着他的心事,也许对完成游戏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房门开着,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宁昭昭恍惚有种默文把自己剖开,将血淋淋又不愿面对的一面给她看。

    

    宁昭昭没有贸然进屋,只是站在门口认真地看了看,正对面的书桌上摆着几个合照,似乎都是他和父母的合照,照片上依然有不少磨损的痕迹。

    

    一个不大的书柜,上面摆放着不少医学类的书籍,和类似于证书的东西。

    

    光线太暗了,宁昭昭没办法一次性看清所有信息。

    

    书柜的旁边有一张单人床,床的斜对面放着一个双开门的衣柜。

    

    屋子空间很小,但打扫得很干净,布置也用了心思,看得出房间的主人对于这个小天地有着特别的感情。

    

    “你的房间好温馨,”她毫不吝啬地开始拍马屁,演技精湛,“我妈妈说现在很多男孩子的房间都乱糟糟的,没想到你的房间这么整齐干净。”

    

    默文一怔,他的眼角弯了起来,眼底的笑意与以往的笑容有些不同。

    

    至于哪里不同,宁昭昭也说不上来,大概就是多了一种真实感。

    

    两人回到餐厅,还是不见钟涛他们的身影,宁昭昭知道哪里不对,但又不想打草惊蛇,只能继续若无其事吃早点。

    

    她的肚子一直很饿,餐桌上的东西几乎都被吃光了,还是没有一点满足。

    

    “昭昭,你没有吃饱吗?

    我再给你拿点别的?”

    默文不自然地抿了抿唇,震惊于她食量的小诧异快要掩饰不住。

    

    宁昭昭摇摇脑袋,拒绝了他的好意。

    

    她的肚子饿,并非是默文想的那种“肚子饿”,而是长久没有男人阳气摄入导致的。

    

    从小到大,母亲都会每天给她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面装着淡蓝色的水,说是可以抑制她身为魅妖的猎食本能。

    

    喝了这个奇奇怪怪的水后,宁昭昭就会和普通人类一样,吃普通的食物就能生活,不需要用被404的方式去猎食男人的阳气。

    

    自从进了这个游戏后,她已经2天没有喝那个药水了。

    

    是时候“饿”了……   

    “默文,你带我去找钟哥他们吧。”

    宁昭昭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想尽快结束游戏,早点回家去喝小药水。

    

    她捂着肚子,眼神小可怜地看着默文央求。

    

    蒙着水雾的眼眸让人心脏被扎了一下,不忍拒绝她唯一且简单的要求。

    

    “走吧,我带你去。”

    默文牵起笑容,只是那笑意里藏着一抹不被发觉的疯狂。

    

    他带着宁昭昭穿过另一条走廊,打开门,里面是一条往下的阶梯,再下面是个昏暗的地下室。

    

    黑暗的地方总能让人的危机感响起警告,连宁昭昭也不例外。

    

    “昭昭,你走前面吧。”

    默文停在门口,有礼地示意。

    

    “我不要,”宁昭昭缩成一团,小手扯了扯他的衣角,“下面好黑啊,我害怕,你走前面吧,好吗?”

    

    默文的眼神微微一动,冰冷的深处似有什么化开,于心不忍地点了下头,继续虚伪地笑着:“行吧,你跟紧我,小心一点哦。”

    

    “嗯!”

    她乖乖点头。

    

    摁下墙上电灯开关,阶梯顶上亮起一盏黄色昏暗的灯泡,时不时闪烁一下,似乎电路接触不良。

    

    默文走在前面,感受到衣角一直被后面的人拽着,他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诡异的兴奋。

    

    当走到地下室底,“哗”地一下亮起一盏明亮的白灯,整个地下室的情况都暴露在眼前。

    

    这里就像医院的手术室,屋子正中间放着一张手术床,旁边的手术器材摆放在托盘里,整整齐齐。

    

    不远处的墙上,还挂着一件干净的白色医生制服。

    

    在地下室的角落里,有几个被麻绳绑住的人,一群人活生生又惊恐地冲宁昭昭发出求救的讯息。

    

    看起来应该没有受伤,只是受到极大的惊吓。

    

    宁昭昭脑子再短路,也知道情况不妙。

    

    “昭昭,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像他们一样……嗯?”

    默文原本含情脉脉地说着话,转过头,发现自己衣角被塞在旁边的夹缝里,宁昭昭早就走到那头的手术器材前,拿着手术刀把玩。

    

    他一直感觉衣角被扯得紧紧的,还以为是宁昭昭在自己身后吓着了。

    

    谁知道……   

    “哇,默文你在玩什么游戏吗?”

    宁昭昭拿着手术刀翻转着手腕,在空气里划来划去,“钟哥他们是演病人吗?

    那我是什么角色呢?”

    

    默文被她盯得有些不自然,支吾着没回答。

    

    她转过身,举着手术刀,冲他甜甜一笑:“是……医生吗?”

    

    “昭昭……”默文试着靠近,眼神中的危险之色更甚,“这不是游戏,他们之中必须有一个人死。”

    

    “为什么?”

    小脸皱了皱,宁昭昭像是被吓坏了,怯生生地看着他。

    

    黑色的眼珠上水光泛泛,那小可怜一样的目光,让默文心里一阵不舒服,竟隐隐一疼。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他好像……吓坏她了。

    

    是不是不该这么快说出她难以接受的事?

    

    “其实吧,是这样的,”默文将语气尽可能放柔,有点手足无措地看着她,“昭昭,我需要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器官。”

    

    这话好像也不怎么温柔。

    

    本来就是件血腥的事,无论怎么换说法,都很难让人平静地接受。

    

    默文其实可以瞒着她,只是他的心里有一种叛逆的想法在作怪,想将真实的自己呈现在她的面前,试探宁昭昭对自己的态度。

    

    “为什么呢?

    你要杀了他们吗?

    不要啊,”捏着手术刀的宁昭昭眼泪汪汪,啜泣着朝默文走去,“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蕉蕉虾勒塔(昭昭杀了他)!”

    一群人被堵住了嘴,还是用自己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努力嘶吼。

    

    宁昭昭握着刀走近,丝毫没有杀默文的气势。

    

    “蕉蕉咦顶系在早鸡肥(昭昭一定是在找机会)。”

    钟涛强行安慰自己。

    

    “你要杀了我?”

    默文面上越来越冷,他站着没动,视线一直凝视着她的脸,丝毫不在意她手里的刀。

    

    毫不犹豫摇了摇头,宁昭昭红着眼睛开始抽抽:“我才不会杀人,杀人是不对的,”她弱弱地抬起手,扯住默文的衣服,楚楚可怜的样子直击内心,“默文,你也不要杀人好不好?

    要是你有什么麻烦,我会帮你的,杀了人就犯罪了,回不了头的。”

    

    女孩子宛若雨打的梨花,纯美却又令人心疼,让他不忍去破坏这脆弱的美好。

    

    默文似有苦衷,长长地叹了口气:“可如果我不杀他们,我会死,昭昭你不是说要帮我吗?

    帮我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其中一个,”温柔的语气陡然剧变,默文的眼神阴冷渗人地看向那边五花大绑的人们,“昭昭,不如你帮我选一个吧?”

    

    “不行,不能杀人,杀人是不对的。”

    宁昭昭握着手术刀,明明往前一戳就能扎中默文,但她就是哭,故意不动手。

    

    之前小乌杀过怪物,怪物会重新凝聚刷新,宁昭昭知道杀人是没用的。

    

    而且杀了NPC后,好感度也会暴跌,只会是得不偿失。

    

    钟涛和裴阅肯定知道这个方式不能解决问题,只是现在被绑住没了对抗的优势,一时间慌了神,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但宁昭昭是清醒的,她不能浪费力气做无用功。

    

    见她不肯杀人,那群被绑住的人,脑袋一歪,无声啜泣:“鹅门死定啦……”   

    “好吧,昭昭说不杀就不杀,”默文见她气鼓鼓的样子,不由得又笑了,抬手揉了揉她乱糟糟的脑袋顶,“所以,昭昭是决定看着我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