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在逃生游戏里当团宠 > 第10章 诡镇(10)
    第10章 诡镇(10)   

    这里离默文的家有一小段距离,难怪他们一直没有发现这边的情况。

    

    “可是,那里面住的会不会又是一个像默文一样的人?”

    廖星阳被太多可怕的事吓到畏首畏尾,既不想坐以待毙,又怕走入新的陷阱。

    

    这次,连钟涛都不走保守风格了,他毫不犹豫起身,小心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走到有灯光的那扇门前,轻轻敲了敲,没人开。

    

    恶魔的咆哮声就在附近,随时都会听到动静过来。

    

    “没人吗?”

    喻茵彤一边瞅着身后,一边着急小声地问。

    

    话音刚落,房门打开了一条细缝,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从黑暗处紧紧地盯着他们:“你们想干什么?”

    

    除了一双眼睛,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传出的声音有点中性化,一时间分辨不出男女。

    

    “你好,我们遇到了点麻烦,请问可以在你家借宿一晚吗?”

    钟涛也没心情客套,如果这就是游戏的走向,这个人一定会答应的。

    

    “你们不是小镇的人吧?”

    那双眼睛下意识看了眼某个方向,又继续盯着他们打量,“来小镇做什么?”

    

    “我们是来这里旅行的,”钟涛说,“本来住在前面那家人的房子里,可他……好像有点奇怪,我们逃出来了,实在没地方去,你可以暂时收留我们吗?”

    

    一提到默文,门里的眼神有了变化,将房门推大了些。

    

    他们这才借着屋子里昏暗的光线看见门内人的模样,是个个子很高的女人,头发染成棕色,穿着一件深色的衬衣和一条牛仔裤。

    

    她应该很怕冷,围着一条细绒的围巾。

    

    对方敞开大门,意味着她愿意让他们进去。

    

    其他人正暗自高兴,宁昭昭就发现那女人有点奇怪。

    

    她的五官和轮廓都有点突出,不丑,但绝对算不上精细,再加上她的个子,要不是……她有胸,宁昭昭甚至怀疑她是个男人。

    

    而且她身上穿着的衬衣过于偏大,肩膀的位置皱皱巴巴地挤着,胸前纽扣在右边,这是男款衬衣的设计。

    

    这女人也可能穿的是她老公的衣服吧,宁昭昭想。

    

    这是不是意味着,屋子里还有一个男人?

    

    他们一行人走到客厅,屋子和默文家的结构基本一样,不过这个屋子看起来要清爽、温馨的多,整体装修风格以白色和浅咖色为主。

    

    屋内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夜灯,光线很暗,甚至连身边的人的脸都不怎么容易看清。

    

    其实小镇外面的情况,一个一到夜晚就到处吓人的恶魔,谁都不想点太亮的灯引起注意吧。

    

    一群人围坐在沙发上,没人说话,屋子里安静到只有呼吸的声音。

    

    别墅里的窗户都紧紧关闭着,女人走上前,将窗帘一并拉上,坐到他们身边问:“你们见过默文了?”

    

    “嗯,”钟涛点了点头,“你认识他?”

    

    “认识,”女人眼露怨色,牙关似乎在暗暗碾磨,“都是邻居,和他不熟。”

    

    “哦,不熟啊,我看提到他的时候你好像挺不开心的,你们关系不好吗?”

    宁昭昭的话就像几巴掌,打得那女人脸色更难看了。

    

    她狠狠瞪了宁昭昭一眼,跟着手机响了。

    

    【新消息】默千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10。

    

    什么情况?

    

    一个问题居然让好感度降了10!   

    这么算起来,默千的好感度只有20,她应该是女人?

    

    在一开始进游戏时,系统检测到她的特殊技能,男NPC的好感基础都在60,这么一来,大概可以确定默千的性别。

    

    等等,默千……   

    居然和默文一样都姓默,难道她是默文的亲戚?

    

    宁昭昭不确定如果好感度为负后,NPC会不会当场跳起来拧掉她的脑袋,或者直接把她抛起来摔死……   

    虽然吧,她不会死,但好端端被人揍一顿也不是什么高兴的事。

    

    本来还想打探一下的宁昭昭不说话了,她乖巧地坐着,双手摆在膝盖上,闭着嘴巴乖巧如一只鹌鹑。

    

    “你一个人住吗?”

    裴阅突然插话问。

    

    “对啊,”女人端来几杯咖啡,像是存心要让他们失眠,“对了,你们说默文很奇怪,到底是哪里奇怪了?”

    

    “他……”廖星阳觉得眼前的女人很温柔,态度也很有礼貌,不似默文那么阴沉沉的、给人的感觉不舒服。

    

    他差点就要把所有信息和盘托出,被一旁的宁昭昭出声打断了。

    

    “星阳,这咖啡不错,你试试看。”

    指了指他跟前的杯子,宁昭昭冲他挤出一个刻意的微笑。

    

    咖啡一点都不好喝,还散发着明显的霉味,宁昭昭怀疑这咖啡早就过期了。

    

    她只是为了提醒廖星阳,要是这样他都还不懂,那可以抓去填海了。

    

    刚躲过了恶魔的攻击,廖星阳还没彻底放松警惕,当即明白宁昭昭的暗示,心虚地憨笑着点点头。

    

    他连忙借着喝咖啡转移话题,刚喝了一口,就忍不住吐回杯子里:“卧槽,什么味儿啊,好难喝,这是坏了吧?”

    

    宁昭昭什么都没说,她的咖啡也是一样的,味道怪异带着淡淡的变质霉味,这不是偶然。

    

    女人盯着他,面上依旧维持着微笑:“抱歉,可能是咖啡包装袋漏气了,咖啡坏了,我没注意到。”

    

    “没事没事。”

    廖星阳尴尬地笑笑,把杯子放下。

    

    “你刚才不是要说默文吗?

    说啊,怎么不说了?”

    女人干脆坐在了对面,端着咖啡笑盈盈地盯着廖星阳,表现出对他的话的强烈好奇。

    

    “他就是冷冰冰的,感觉不像个活人,怪怪的,”廖星阳嗫嚅着,一边说,一边用余光打量宁昭昭和钟涛,“而且,他楼上的房间,还有两具干尸。”

    

    “……”在听到干尸的时候,默千的表情变得很奇怪。

    

    有愤怒有后悔又有着说不出的悲伤,眼眶渐渐泛起了红。

    

    她没说话,捧着咖啡似乎在思考什么,当感觉到鼻尖的酸涩后,她深吸口气,笑起来:“默文本来就是个奇怪的人,他不是什么好人,之前在小镇上大家都不和他来往的,他家里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都不意外。”

    

    “这样啊。”

    廖星阳干笑着应付。

    

    “你们有五个人,我这楼上刚好有五个房间,你们一人一间吧。”

    女人放下咖啡,起身准备往楼上走,似乎要去给他们整理房间。

    

    钟涛站起身,看了看身边的同伴,叫住她:“谢谢,我们这么多人就将就在客厅过一夜就好了,不麻烦你了。”

    

    他的话明显让女人很不快,钟涛已经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是好感度被扣除的提醒。

    

    “这个小镇不是你们表面看着那么平和,相信你们早就知道外面有什么样的危险,才会坚持要到我家来躲,”女人站定在阶梯旁,双手抱怀,昂起下巴,眼神里是高高在上主宰一切的傲慢,“我也不想为了你们打扫那么多房间,但是有些规矩也是没办法的,必须遵守。

    你们如果想活过今晚,最好乖乖一人住一间,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廖星阳和喻茵彤欲哭无泪,两人看向钟涛,眼神带着祈求。

    

    之前分开住两个房间,他们都怕得要死。

    

    现在要是一人一间,要真遇到危险岂不是孤立无援?

    

    尤其是廖星阳和喻茵彤,他们两个严重缺乏安全感,一个人待着就忍不住自己吓自己,幻想出无数吓破胆的恐惧画面和猜测。

    

    哪怕半空飘过一只蚊子,他们都怀疑蚊子是种会变形的怪物,马上就要幻化成原形,张开血盆大口咬死他们。

    

    “你的意思是,我们必须一人住一间,如果违背这个规则,会有邪恶力量杀掉违规的人?”

    钟涛思考了会,问出的问题有着非常明确的针对性。

    

    女人点点头,无奈叹气:“没错,我的屋子被邪恶力量控制了,卧室绝对不能混住,否则会招来……某些东西。”

    

    钟涛没有再问,默默地点了点头,目送女人上楼。

    

    等到她离开后,宁昭昭挪了挪,压着音量问:“钟哥,要是NPC的好感度被扣成负的了,会怎么样?”

    

    “emm……一般来说,如果NPC有极大的攻击性,会被第一个攻击。”

    

    哦豁,果然没好事。

    

    守着最后10点好感度,宁昭昭决定当一个讨喜的小白兔。

    

    “钟哥,真的要分开睡?”

    廖星阳越想越怕,挤过来挨着钟涛哀求,“我们一起睡吧,我真的害怕。”

    

    “你没听到那个女人的话吗?

    你想害死我们?”

    本来就暴脾气的裴阅实在看不惯廖星阳畏首畏尾的样子,游戏都开始几天了,居然还没进入状态,只想着抱大腿。

    

    “可是……”   

    “没有可是,自己睡自己的。”

    钟涛冷酷无情。

    

    这届新人太难带了,他心累,提前感受到了当爸爸的辛酸。

    

    女人从楼上下来,笑盈盈地看着他们:“房间收拾好了,你们要是困了就去楼上睡吧。”

    

    说着,女人去了角落的洗手间,没一会就回到客厅和他们一起坐着,看起来倒是很善解人意,脾气也不错的样子。

    

    但宁昭昭感觉得出,这都是假象。

    

    她的身上有种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仿佛所有的温柔、礼貌都是一种懈怠警惕性的毒药,想让他们一点一点被危机浸透,最后无力反抗。

    

    “不早了,那就睡了吧。”

    裴阅瞪了眼还在发抖的廖星阳,起身提议。

    

    他站起来的动作很大,一不小心把咖啡撞倒在了宁昭昭的裙摆上。

    

    浅色的裙摆沾上一小片咖啡渍,看起来非常显眼。

    

    “不好意思,能借用一下卫生间吗?”

    宁昭昭站起身,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好孩子,乖巧地提着裙摆。

    

    女人离她很近,点点头,指了下刚才出来的地方:“就那里。”

    

    “谢谢。”

    

    宁昭昭要去洗手间,正好要从女人身旁走过。

    

    就在擦肩而过时,她嗅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

    

    怎么会?

    

    这女人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味道?

    

    肚子越“饿”,宁昭昭越能闻到一种从男人身上飘出的特别的气味。

    

    那是可以让她饱餐的男人的阳气,和钟涛、裴阅坐在一起时,她偶尔也能隐约闻到一些。

    

    可已经走了这么远,她怎么……好像在那个女人的身上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