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在逃生游戏里当团宠 > 第29章 死亡同学会(9)
    第29章 死亡同学会(9)   

    “是玻璃渣!”

    石文轩又呸了几下,气愤地在食物里面翻找。

    

    搅了半天,他始终没看到自己咬到的玻璃渣。

    

    按理说刚才嘴里的玻璃渣还挺大的,怎么吐出来就没了呢。

    

    “文轩,该不会是……”顾亿航坐在对面,比了个手划脖子的姿势。

    

    石文轩动作僵住,秒懂他的暗示,手颤抖着收回桌子下摆好。

    

    “有玻璃渣吗?”

    宁昭昭看着美味的蛋糕,不信邪,拿起一块往嘴里一塞,吭哧吭哧咀嚼起来。

    

    “昭昭!”

    

    “咦,没有呀,没有玻璃渣。”

    满足地咽下蛋糕,宁昭昭迫不及待又拿了一块。

    

    石文轩不安的咽了口口水,似乎连口水里都有让他喉咙不适的碎渣存在,让他不由得皱了皱眉:“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吃到?

    要不,你们也试试。”

    

    说着,他把蛋糕也推给其他人。

    

    马希柔只喝牛奶没动,顾亿航和陆傲一人拿了一块。

    

    “没有玻璃渣啊,还挺好吃的,用新鲜芒果果肉做的呢。”

    说着顾亿航已经吃完一块,还不停地为蛋糕点赞。

    

    石文轩不信邪,又去拿了一个蛋挞,刚吃一口,他就咬到了脆响,差点把牙给崩掉。

    

    “艹,蛋挞也有玻璃渣!”

    他愤愤地喝了口牛奶,哇一声连牛奶也吐了,“牛奶里也有!”

    

    “文轩,看来你要小心一点了。”

    顾亿航喝了口牛奶,有种度假的轻松感。

    

    石文轩的身边开始出现异样,意味着他的劫数应该过了。

    

    早餐一点也不敢碰,连水也不敢再喝了。

    

    其他人无论吃什么喝什么都没事,唯独石文轩只要往嘴里送东西,就会莫名其妙吃到玻璃渣。

    

    要是不小心吞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萧凉景一直到早餐结束才起床,管家单独给他准备了吃的。

    

    吃过早餐后,他走上前笑着问:“昨晚没出什么事吧?”

    

    “你这话问的……”顾亿航明知道他的意思,有点不高兴地埋怨道。

    

    萧凉景笑着摇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主要是一到夜里就不安宁,我随口问问而已。”

    

    他倒是说的轻飘飘的,难为石文轩的内心绝望透顶,一整天都坐立难安。

    

    吃过饭,萧凉景提出玩桌游,这一整天的时间打发得很快。

    

    下午3点左右,围坐在一堆的玩家们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大家若无其事地掏出手机,萧凉景看了他们一眼,问:“有信号了?”

    

    “没有,备忘录提醒。”

    陆傲回答。

    

    地狱APP发来的新的任务。

    

    【任务4发布:请在30秒内,推测出下一个目标】   

    一看到新任务,所有人心口一紧,手指不禁有点发抖,抬起头互相交换眼神。

    

    “怎么了?”

    萧凉景不解地看着他们。

    

    “没什么。”

    还算冷静的陆傲回道。

    

    下一秒,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石文轩,视线里有种明显的同情。

    

    大家无声地做出选择,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轮……轮到我了?”

    石文轩指着自己,声线颤抖,“不会吧?

    !”

    

    他感觉身上一阵发冷,强烈的恐惧如无形的压迫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使劲抽了一口气,石文轩浑身都在抖,突然喉咙一阵剧痛,好像空气都变成了刀子,使劲扎着他的粘膜。

    

    “啊……有东西!”

    几秒钟前,石文轩还很小声说话,怕引起萧凉景的注意。

    

    突然间,他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刺激了似的,伸手不断在脖子上抓挠,眼睛充血泛红,喉咙里咕嘟咕嘟了几下,发出痛苦的嘶嚎。

    

    身体不自然地抖动扭曲,石文轩痛苦地发出闷哼,没几下吐出一口的血。

    

    “怎么回事?

    !”

    马希柔一下跳开,生怕血溅到自己身上。

    

    萧凉景和陆傲、顾亿航上去扶住他,看着石文轩的脸色从红转青,嘴里的血吐得越来越厉害。

    

    宁昭昭从沙发上蹦起来,把顾亿航扯住,“找一个折纸的小人。”

    

    “是!”

    顾亿航使劲点头。

    

    两人翻箱倒柜,目标明确,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萧凉景在桌边和陆傲一起照顾石文轩。

    

    陆傲也趁机检查石文轩身上每个可能藏东西的地方,什么都没找到,只看到死亡警告小人。

    

    小人嘴巴的位置被红笔点成猩红色。

    

    除此之外,陆傲没有找到别的东西。

    

    生机小人有可能在目标身上,也可能在目标身边的某个东西里。

    

    乔嘉玲的生机小人藏在她的内衣里,顾亿航的生机小人在他睡过的枕头里。

    

    都是极容易被忽视,又很可能来不及搜查的地方。

    

    不过这次他们有2个人帮忙,速度上比一个人更快。

    

    顾亿航打开旁边的柜子,看到累得整整齐齐的水杯,其中一个水杯下方压着一个小纸人。

    

    “昭昭,我找到了!”

    呼喊的同时,顾亿航的手已经伸了进去。

    

    就算不去看,他也知道小人在什么位置。

    

    准确无误地拿掉上面的杯子,摸到小人,顾亿航激动地咧起大笑,还没等到宁昭昭过来,他的手腕上瞬间一凉,被突兀的力量掐得手骨剧痛。

    

    但是他还是没放手,将小人一把握在掌心里。

    

    借着不算明亮的室内光线,他看到柜子里有一只惨白细瘦的手掌正掐着自己的手腕。

    

    那青白诡异的肤色,绝对不会是活人!   

    再说了,活人怎么可能从柜子里伸出手?

    

    顾亿航一阵毛骨悚然,那手掌上的冰凉不住地往他身体扩散,凉得他起了一背鸡皮疙瘩。

    

    坐在对面的石文轩和陆傲也看到鬼手,两人脸色一变,准备扑上去帮忙,宁昭昭先一步杀到。

    

    她探头一看,发现里面有一只手扯住了顾亿航,嘀嘀咕咕说:“干嘛呢,玩拔河啊?

    我也要玩,我拔河可厉害了,保证你人仰马翻!”

    

    离她最近的顾亿航表示有点想哭,仔细回味她的话时又不由得有点想笑。

    

    到最后,他哭笑不得。

    

    宁昭昭倒是不客气,直接把双手伸紧柜子里,用指甲在鬼手上面挠,一边挠一边说:“你怕痒吗?

    嘻嘻。”

    

    陆傲+吐血的石文轩:?

    

    鬼手被她挠了几下就忍不住开始发抖,抖着抖着手就松了。

    

    顾亿航趁机把手收回来,撑着退到旁边大口喘气。

    

    “小人给我。”

    宁昭昭从他手里接过小人,孤傲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火。

    

    石文轩已经吐血吐到像一个血人,喉咙里的刺痛让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只是看着这群为他拼命的小伙伴疯狂流泪,克制不住地哽咽。

    

    小人着火的瞬间,石文轩就感觉喉咙里的剧痛消了很多。

    

    烧到只剩下半截的时候,他周围的血迹开始消失。

    

    等到折纸全都变成灰烬后,石文轩吐出的血凭空蒸发,他喉咙里的刺痛也没有了。

    

    “哎?”

    石文轩难以置信地摸了摸喉咙,“我没事了?

    我真的没事了?”

    

    “理论上来说,是的。”

    陆傲依旧一副冷静做派。

    

    萧凉景在一旁发愣:“出什么事了?”

    

    陆傲和顾亿航互相使眼色,谁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在一旁宛如置身事外的宁昭昭蹦过来,拍了下萧凉景的肩膀:“没什么,你别管,一点小事而已,已经解决好了。”

    

    死里逃生的石文轩双眼瞪得犹如铜铃。

    

    居然让NPC别管?

    !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胆子也太肥了!   

    萧凉景的眼神里看似一片迷茫,倒没怎么生气,看宁昭昭的时候还带着笑:“可是这也……太奇怪了吧,怎么刚才文轩明明在流血,突然又没事了呢?”

    

    “我告诉你哦,”宁昭昭神神秘秘拉住萧凉景,故意用阴森森的语气说,“这个别墅里有神秘的力量,被诅咒了。”

    

    “啊?”

    萧凉景憋笑。

    

    “你别笑!”

    宁昭昭不满地抗议,小脸皱在一起,明明是要努力讲鬼故事,却莫名有种喜感,“这几天发生的事,都是这个诅咒干的,你懂了没?”

    

    “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端坐着的男人满脸问号。

    

    宁昭昭无奈叹气:“我就说你不懂嘛。”

    

    被质疑智商的萧凉景:“……”好像找不到反驳的话。

    

    “总之没事了就好,”宁昭昭拍了拍石文轩的肩膀,“你应该也没事啦。”

    

    “太好了!”

    死里逃生的石文轩哭得像个大傻子,一把将陆傲、顾亿航和宁昭昭抱住,“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呜呜呜呜。”

    

    多余的萧凉景:为什么不抱我,是我长得没有安全感吗?

    

    不远处还有个多余的马希柔。

    

    她全程置身事外,观察宁昭昭的一举一动,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就像刀刃最锋利的一面,眼睛冒着精光。

    

    虽然宁昭昭的操作很骚,但胜在有效,又真的救下了石文轩。

    

    从进入游戏以来,她都以为宁昭昭会死得很快。

    

    没想到她一直活得好好的,甚至还帮其他人也逃过一死。

    

    目前的攻击目标已经非常清楚了,就是陆傲分析出来的顺序。

    

    至于宁昭昭为什么之前会遇到意外,应该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总体的顺序还是根据日记本上出现的名字的次数来的。

    

    马希柔就是下一个目标。

    

    亲眼看到宁昭昭他们的配合,马希柔突然有点后悔,后悔自己招惹了一个可能会帮到她的人。

    

    看顾亿航和石文轩在宁昭昭身旁喜笑颜开的样子,她就觉得碍眼。

    

    “昭昭,”马希柔笑容夸张地走上去,“你好厉害啊,你居然能对付鬼,我真佩服你。”

    

    宁昭昭淡定地看着她:“我也是随便试试的,大概鬼也怕痒吧。”

    

    憋住想要暴走的心情,马希柔夸张地“哎哟”一声,拉住宁昭昭的手:“我就知道昭昭人好,又聪明又善良。”

    

    “不,我不是好人,”宁昭昭冷漠摇头,“我心眼小,记仇,还特别记。

    谁骂我一个字,我恨他一辈子。”

    

    马希柔无话可说,整个人傻住。

    

    初入游戏时的印象,马希柔就觉得宁昭昭傻,是个很好忽悠的大花瓶。

    

    长得可可爱爱,特别逗人喜欢,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而且还是长相和智商成反比的那种人。

    

    她的一切优势,似乎全都堆积在了拥有极大优势的皮囊上。

    

    现在看来,她错了。

    

    宁昭昭只是看起来傻乎乎,实际上她心里一点都不迷糊。

    

    本来马希柔还想套近乎,现在看来,宁昭昭摆明了态度,就是不想理她。

    

    就算热脸贴冷屁股,也不见得能得到有用的帮助。

    

    逐渐安静下来的马希柔躲到了角落坐下,她的眼神冷而犀利,暗暗落在宁昭昭的身上。

    

    不如……就换个办法好了。

    

    连破两轮死亡攻击,窗外的雨也随着变小了。

    

    宁昭昭逐渐掌握了一点规律,只要结束一轮攻击,无论目标是死是活,雨量都会减少,似乎雨停的时候,就是他们离开之时。

    

    毕竟他们也是因为大雨才被困在这个荒郊别墅里。

    

    死里逃生,让石文轩轻松一头,下午他还和萧凉景打了会牌,赢了他差不多500块钱。

    

    晚上,管家刚端上丰富美食的时候,他还心有余悸不敢吃。

    

    可看大家都吃的满嘴是油后,又忍不住尝了尝,嘴里再没吃出过玻璃渣。

    

    他这才敢确定自己真的没事了,把早餐午餐全堆在一起塞了顿饱,自己一个人喝了一扎果汁。

    

    马希柔作为下一个目标,自然不怎么高兴,全程默默吃饭,时不时用眼神瞟过宁昭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善于观察的陆傲早就发现她的异常,趁着萧凉景和管家说话的时候,他埋下头,小声对宁昭昭提醒:“小心马希柔。”

    

    “嗷!”

    宁昭昭抱着一个橘子在啃。

    

    陆傲也不知道她听进去没有,似乎听到了,又似乎是不在意。

    

    想了想,他除了叹气也不知道说什么。

    

    被困在别墅没事干,萧凉景让管家找了部恐怖片看。

    

    马希柔说不想看,独自一个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一晚上都没露面。

    

    【任务5发布:请在今晚24点前,推测出下一个目标】   

    熟悉的任务开启,大家毫不犹豫选了马希柔。

    

    名单顺序完全是按照陆傲的分析在走,应该不会有变动。

    

    看过电影已经差不多11点,宁昭昭困得直打哈欠,歪歪倒倒地朝卧室走。

    

    石文轩和顾亿航、陆傲凑到一个房间住去了,三个人一边讨论今晚看的恐怖片,一边哆哆嗦嗦进房。

    

    走廊恢复安静,只剩屋子里的讨论声时不时透过门缝传来。

    

    宁昭昭打着哈欠走到自己房门口,刚把手压上门把手,手背轻轻一刺,黑烟腾到半空,轻轻拽住宁昭昭的手腕。

    

    另外只手指了指门的方向,似乎在暗示她屋子里有古怪。

    

    宁昭昭笑了笑,做了个“嘘”的姿势,暗示小乌先回去。

    

    黑雾在半空漂浮了会,犹豫不决中被宁昭昭硬“摁”回手背。

    

    打开门,还没来得急把灯打开,借着走廊微弱的光线,宁昭昭看到房里有人影晃动。

    

    空中白光闪过,一抹冰凉贴在她的脖颈上。

    

    “告诉我,今晚我要怎么才能活下去。”

    马希柔的声音冷冷传来。

    

    宁昭昭转了个身,面对她:“我怎么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

    马希柔压着嗓子发怒,“顾亿航和石文轩都没事了,你会不知道内情?

    说,是不是日记本里告诉了你化解的办法?

    你如果不说,别怪我不客气!”

    

    “等等,逻辑好像是这样的吧,”宁昭昭用手指拨了拨贴着皮肤的刀锋,见马希柔不肯收力,她又无奈收手,“救你的办法只有我知道,你却威胁要杀我?

    如果你杀了我,你得不到解决的方法,你也会死呀。”

    

    “如果我真的逃不过,拉你一个垫背的也不亏。”

    马希柔咬牙切齿。

    

    宁昭昭撇撇嘴:“呵,你好天真嗷。”

    

    “你说什么?”

    马希柔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你还耳背啊,哎,你到底还有什么事能行?”

    一脸无奈的宁昭昭,将马希柔的嘴脸衬托地更加丑恶。

    

    死到临头,宁昭昭这副淡定劲让马希柔怒火中烧,手里的刀高高举起,打算给她点见血的教训。

    

    呵,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门窗紧闭的屋子卷起一阵风,呼啦啦往马希柔脸上刮。

    

    手里的刀被一圈黑色的绳索卷上,暴力地从她的手上拽出,扔到旁边的地上。

    

    哐当一声,刀滑到房门口。

    

    走廊的灯光照在刀刃上,反射出一道光线,照亮了某个角落。

    

    宁昭昭蹲坐在床上,在她的裤腿下有什么在蠕动。

    

    顺着往下看,马希柔看到一条黑色带着箭头的绳状东西,好像是尾巴,飞快收到宁昭昭的裤腿里。

    

    心脏仿佛被什么在瞬间捉紧,紧到让她透不过气。

    

    嘴巴张了又张,马希柔就像缺氧的鱼一样,嘴巴拼命开合,最后化成一嗓子惨叫,捡起地上的匕首夺门而出。

    

    “陆傲!开门!”

    马希柔没处可去,第一时间敲响顾亿航他们的房间。

    

    敲了没两下,房门打开,里面站着三个神情紧张的男人。

    

    “什么事?”

    陆傲刚开口就被马希柔往外拽。

    

    “宁昭昭是妖怪,她是个妖怪!”

    

    这一嗓子嚎完,所有人都沉默了,像看妖怪一样看她。

    

    “你们跟我来,”马希柔使劲地拽,看她紧张的样子,其他人也好奇地跟过去,“她有尾巴,她是妖怪,她可能是NPC假扮的玩家,我们被骗了,我们全被骗了。”

    

    宁昭昭的房门开着,屋子里很黑,走廊光线能及的地方,有一双脚。

    

    陆傲打开灯,发现宁昭昭惨兮兮躺在地上,正要爬起来。

    

    “昭昭,你怎么了啊?”

    顾亿航和石文轩惊声问。

    

    “马希柔想杀人,”宁昭昭委屈巴巴地抽了抽,眼睛里凝着一汪水,“她问我怎么化解她今晚的危机,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啊,这不是要等事情发生了,才能找小纸人吗?

    她就……”   

    说着说着,她的视线开始下落,停在马希柔还捏在手里的水果刀上。

    

    陆傲低头瞄了一眼,神情冰冷,一个字没说。

    

    这种扭曲的场面马希柔还是第一次见,她震惊地瞪大眼睛,指着宁昭昭跳脚:“她是妖怪,她真的是妖怪,我亲眼看到的!她一定是想把我们全都害死,你们这群傻X别被骗了啊,清醒一点好不好?”

    

    傻X?

    

    嗯?

    

    三个男人目光阴冷地看过来,活像要把马希柔给宰了似的。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马希柔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你们相信我一下好不好?”

    

    介于她之前前科太多,人品也不太好,这话的说服力确实不怎么样。

    

    顾亿航和石文轩还在后头笑,似乎在讽刺她想了个愚蠢的借口。

    

    “如果她是妖怪,没必要帮我们脱险,她可以直接杀了我们,更直接。”

    陆傲双手抱怀,居高临下地盯着马希柔,那副表情看得她像油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

    

    马希柔急了,手里的匕首挥了挥,眼睛通红:“她一定有阴谋,你们要是不相信我,迟早得死!对了,把她关起来,快把她绑住关起来!”

    

    “亿航,文轩。”

    陆傲冰冷呼唤。

    

    身后的两个人瞬间站直:“在!”

    

    “先把马希柔抓住。”

    

    “是!”

    

    两个男人没有任何迟疑,一左一右围攻马希柔。

    

    马希柔被堵到窗边,退无可退,速度飞快地扣开窗户顺着管道滑到了楼下。

    

    大雨滂沱,她瞬间被淋得像只落汤鸡,站在楼下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转身就逃。

    

    “切,跑了,”顾亿航探头看了看,“追吗?”

    

    “别追了,”宁昭昭叫住他们,把飘雨的窗户关好,“外面的雨还很大,天色又黑,出去太危险了。”

    

    “昭昭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被吓了一跳。”

    宁昭昭坐在床上没心没肺地笑。

    

    “这马希柔也是疯了,居然想了个这么垃圾的借口,”顾亿航嗤之以鼻,“这妖怪和人,我们能分不清楚吗?”

    

    “就是就是,”石文轩附和,“昭昭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是妖怪。”

    

    “我看她倒像个妖怪。”

    

    “嗯?”

    

    “丑八怪。”

    

    “哈哈哈哈哈。”

    

    陆傲:“……”完全插不进话题。

    

    爬到楼下后,马希柔无处可去,绕着别墅一圈一圈地逛。

    

    当她停在某个窗口时,屋内突然有了灯光,一道身影直挺挺立在她眼前。

    

    萧凉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几秒后,嘴角渐渐牵起一抹笑容。

    

    马希柔无计可施,敲了敲窗户,装出可怜的模样:“我可以进去吗?”

    

    “希柔?”

    萧凉景温柔体贴地打开窗,把她拉到屋子里,还给她裹了张毛巾,“出什么事了?”

    

    她可以确定宁昭昭是妖怪,楼上三个男人又不信她的话,与其一个人等死,倒不如从萧凉景着手。

    

    马希柔暗暗觉得,必要的时候还是要赌一把。

    

    总不会这么倒霉,每次都是她输吧。

    

    想了想,她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开始发抖:“凉景,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

    萧凉景不解道。

    

    “宁昭昭是个妖怪,她有尾巴,是我亲眼看到的。”

    

    “哦?

    真的吗?”

    萧凉景露出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