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在逃生游戏里当团宠 > 第30章 死亡同学会(10)
    第30章 死亡同学会(10)   

    马希柔大闹一场后,陆傲就叮嘱宁昭昭把门窗锁好,半夜听到声音也别出来,除非同时听到他们三个的声音。

    

    大家各道晚安,回房睡觉。

    

    宁昭昭锁好门窗后脑袋一沾枕头,困意袭来,没一会就睡出“呼呼”声。

    

    关了台灯的房间,没有路灯,没有月亮,屋子里很暗,只有门缝有光。

    

    黑暗中,一只枯瘦的手臂渐渐伸出,惨白到发青的手上布满青色的血管,看起来恐怖又渗人。

    

    手臂的主人似乎有些犹豫,动作卡顿迟缓,甚至带着一种克制的温柔。

    

    这只恐怖的手臂不带一点杀气,倒像是即将触摸到心中渴望已久、又难以触及的宝石,激动地有点颤抖。

    

    宁昭昭睡得很香,她的被角无声飘出一抹黑色的烟雾,它成功隐藏在黑暗里,无声来到了鬼手附近。

    

    就像伺机而动的猎豹,在鬼手即将触碰到宁昭昭时,黑雾如蛇一样绕上去,瞬息间,鬼手裂开暗光,一股剧痛到无法承受的感觉让它发出凄厉的惨叫。

    

    叫声宛如遥远空旷处的一声呐喊,声音不大,却尤其刺耳。

    

    鬼手瞬间消失,只留下化为人形的小乌站在床边。

    

    宁昭昭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立在床边的小乌,无意识地身手抓了抓,声音困乏含糊:“小乌,你怎么又跑出来啦?

    被别人看见会以为你是妖怪哦,他们会欺负你的,快睡觉啦。”

    

    小乌没有回应,侧身坐在床边轻轻拍了怕宁昭昭的脑袋,把她哄睡后,埋下头在发丝上轻柔地吻了吻。

    

    身躯扭曲成一抹厌恶状,重新钻进了被子里的手背上。

    

    舒舒服服睡大觉的宁昭昭第二天一早才醒,眼睛都没睁得开,就听见有人在敲门。

    

    陆傲他们在外面焦急地呼喊她的名字。

    

    顶着惺忪的睡眼,宁昭昭懒懒地打开门,外面三个男人像三座山似的围在门口。

    

    “昭昭,出事了!”

    

    “?

    什么事?”

    

    “要不还是等昭昭吃过早饭再看吧。”

    

    顾亿航拍了石文轩一掌:“昭昭是怕尸体的人吗?”

    

    “也对吼。”

    石文轩摸摸发疼的肩膀。

    

    “马希柔死了。”

    还是陆傲简单直接,一句话说清楚来意。

    

    “啊?”

    宁昭昭睁大眼睛,“她在哪儿?”

    

    “楼下大厅里。”

    

    “走,”宁昭昭瞬间不困了,“快去看看。”

    

    大厅正中间,躺着死状扭曲的马希柔。

    

    萧凉景和管家也在,两人的脸色有点麻木,似乎已经对这几天发生的事习以为常了。

    

    每天都要死人,哪一天不死,倒还浑身不自在了似的。

    

    穿着拖鞋就下楼了,宁昭昭慢悠悠走到尸体前,举起手:“能不能帮我拿个勺子。”

    

    管家一溜小跑去拿来,递到她手里。

    

    宁昭昭打开马希柔的嘴,挖出一块血肉模糊的东西——是舌头。

    

    “呕……”石文轩和顾亿航抱在一起发出反胃的声音。

    

    陆傲只是皱眉,依旧镇定:“她好像是窒息死的。”

    

    “嗯,舌头断裂,被硬塞进去堵塞了气管。”

    

    “她的身上会不会有生机小人?”

    

    宁昭昭懒散地翻了会,摇头:“没有。”

    

    “咦,奇怪了,按理说……”顾亿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宁昭昭突兀的话给打断了。

    

    “走吧,我饿了,吃早餐。”

    

    把勺子还给管家后,宁昭昭径直往餐桌那边走。

    

    走拢了后,她发现桌子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小脸失望地垮了。

    

    “对不起,宁小姐,这一大早就……”管家看了看那边的尸体,支吾道,“我还没来得急准备。”

    

    “没关系的,我可以自己做,有食材吗?”

    

    “你要吃什么告诉我,我来吧……”   

    宁昭昭摇了摇头,看向一旁的萧凉景,小声神秘地说:“凉景可能要你搬希柔呢。”

    

    管家脸色猛地一变,眼睛怔怔地望着她,好像有什么看不穿看不清的东西。

    

    眼前的女孩露出微笑,转身朝厨房走:“我自己做早餐吧,陈叔你忙你的事,不用管我。”

    

    在宁昭昭走开后,管家在原地站了好一会,才转身去了客厅。

    

    萧凉景果然叫他帮忙把尸体搬去楼上,陆傲顺便提出帮忙,趁机又检查了下尸体,果然什么收获都没有。

    

    等到下楼时,宁昭昭已经做好了几人份的早餐,虽然很简单,但是应付也足够了。

    

    一份煎蛋,一根香煎火腿肠,蒜泥烤面包两片,还有一杯果汁。

    

    “对了,吃了饭大家就回房睡觉吧。”

    早餐才刚结束,宁昭昭就突然提议。

    

    所有人一愣,似乎觉得这猪一样的生活方式在恐怖游戏里不太科学啊。

    

    “晚上我们一起打牌吧,白天好好睡觉,不然晚上没有精神。”

    宁昭昭又说。

    

    一旁的萧凉景马上附和:“好啊。”

    

    其他人有样学样:“行行行。”

    

    经历过太多事,只要宁昭昭一提议什么,他们都坚信是有原因有目的的,哪怕不明白,也照做就行。

    

    萧凉景最听话,宁昭昭说吃了早饭就补觉,他真的乖乖朝卧室走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睡觉,没人知道。

    

    其他人也回了二楼客房,还没进屋的时候,宁昭昭叫住他们勾了勾手。

    

    三个人刷拉一下围拢,顾亿航和石文轩还特别自觉地打量周围放哨。

    

    “希柔的死有点奇怪,对吗?”

    陆傲不拐弯地直说了。

    

    宁昭昭点头:“昨晚她爬到楼下,又是怎么进来的?”

    

    “可能哪里没有关窗,她正好爬进来了?”

    石文轩猜测。

    

    “你是傻子吗?”

    顾亿航拍他脑袋,“你家下大雨还一直开窗啊?

    这几天雨就没停过,连走廊的窗户都一直是关着的。”

    

    石文轩恍然大悟,捂着脑袋,眼睛瞪大:“会不会是她敲正门,其他人给她开的。”

    

    “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宁昭昭说,“正是因为这个可能性,所以……你们懂的。”

    

    顾亿航和陆傲齐齐点头,石文轩这个小朋友有很多大问号:“等等,请说明白一点,我承认我有点蠢。”

    

    “我们没有开门放过马希柔进来,就只剩下萧凉景和管家,”陆傲似乎怕宁昭昭给石文轩那个傻子解释太累,主动揽下解说工作,“她的死很可能和他们有关,而且楼下极有可能并非马希柔的第一死亡现场,我们也不太可能在她身上找到生机小人。”

    

    “萧凉景知道那个小人的存在,可能会藏起来。”

    

    “没错,小人始终是线索,他怕我们掌握这个规律后,就轻易破解这个死亡方法。”

    

    “你们说,难度会不会提高啊?”

    顾亿航突然问。

    

    陆傲看了看宁昭昭,脸色不怎么好。

    

    根据名单,目前还剩下他和宁昭昭,今晚应该就是他的劫数。

    

    制造这一切的不管是不是萧凉景,他一定知道他们掌握了巨大的优势,调整游戏难度不是没有可能。

    

    “别担心,不管怎么调整,都一定有解决的办法,”宁昭昭倒是想得很开,她打了个哈欠,说,“睡吧,我和傲哥应该是压轴,按理说不会突然开启新的任务,应该会等到今晚24点。

    今晚我们就别睡了,白天睡个饱。

    但还是得小心,有任何情况及时叫我。”

    

    “好好好。”

    顾亿航连连答应。

    

    宁昭昭的存在就是一颗定心丸,他现在全听她的。

    

    早上无惊无险,熬到午饭。

    

    下午无风无浪,熬到晚饭。

    

    晚饭一吃,大家顿时有了危机感,开始留意周围的一切。

    

    等到九点左右,APP发来消息。

    

    【任务6发布:请在今晚24点以前,推测出下一个目标】   

    死亡顺序已经被破解,这对他们来说没有太大难度,真正的难度都在寻找生机小人上。

    

    虽然不愿意选,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下一个肯定是陆傲。

    

    “陆哥,你放心你,你对我这么好,还一直帮我,今晚我一定不退怯。”

    顾亿航拍着心口讲义气。

    

    石文轩马上跟上:“没错,我也是,你和昭昭都是我救命恩人,我也豁出去了。”

    

    这边兄弟情深,义气当头。

    

    那边宁昭昭摸出之前的纸牌,在手机上选择“陆傲”提交后,拍了拍桌子:“来来来,一缺三了啊喂。”

    

    气氛轻松值+10!→_→   

    萧凉景不知道是睡过头还是去做别的事了,连吃晚饭都没见着人,宁昭昭和其他人吃了饭就直接回房间组牌局了。

    

    娱乐室太大,他们一致觉得房间里稍微有安全感一些。

    

    一群人坐在一起,心不在焉地打牌,打到快24点的时候,陆傲让顾亿航来接手,自己站到窗边抽烟。

    

    雨水打在窗台上,飘了些在他的心口。

    

    陆傲毫不在意地将烟圈吐出去,突然转过头问:“你们说,我会怎么死?”

    

    听到“死”字,顾亿航差点被口水呛到,咳了半天才缓过来:“陆哥,你别说什么死不死的,有昭昭和我们在,你一定不会有事。”

    

    不知道是不是多虑,陆傲从下午开始就感觉坐立难安。

    

    以前在游戏里遇到的危机也不少,陆傲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异常。

    

    就好像游戏里某种磁场起了变化,让他感觉到无形的压力。

    

    即使看不见也没听到什么,但他的身体提前对那危险的到来有了感应。

    

    “我去下洗手间。”

    陆傲看了看手机,离零点还有10分钟,他最好提前准备。

    

    方便好,又用冷水洗了把脸,头脑变得异常清醒。

    

    也许是因为下雨,最近气温很低,连水管里放出的水都冰冷刺骨。

    

    陆傲又捧了一把冷水浇在脸上,粗犷地摸了一把,抬起头,玻璃上多出一个红点。

    

    他移开视线,再看向镜子,又多出一个红点。

    

    这是什么东西?

    

    冰冷的刺激下,清醒过后,脑袋隐隐有点发疼,就像某个无法描述的感觉往外扩张。

    

    陆傲摇了摇脑袋,镜子上的红点变成了三个。

    

    他皱起眉头,鬼使神差地将指腹点上去,摩挲之下,是一阵粘腻的手感,不像是红色的水。

    

    几乎是出于本能,陆傲凑上去嗅了嗅,那熟悉的血腥味冲进了鼻腔里。

    

    难闻的味道仿佛是无限扩张的网,瞬间就将他的意识侵占,大脑一阵刺痛,他弯下腰,好不容易忍过去,再睁眼,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他本来在卧室的洗手间,眼前却出现了一条长廊。

    

    看起来像是一个废弃的学校,到处摆着、倒着废弃的桌椅,上面蒙着厚厚的灰尘,似乎很久没人打理过。

    

    不过这些对陆傲来说不重要,他怎么闭眼的瞬间,就出现在这种诡异的地方。

    

    “昭昭?”

    他小声地喊了声,没有回应,又继续尝试,“亿航?

    文轩?”

    

    这鬼气森森的学校里安静地一点声音都没有,哪怕用极小的气音说话,还是会在走廊里回荡。

    

    对了!   

    陆傲突然意识到,没有雨声!   

    眼前的世界好像和之前的游戏世界截然不同,过于安静的环境,阴森诡异的氛围……   

    他似乎瞬间从一个世界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以前一个人单打独斗,他已经习惯了,但这次有宁昭昭和其他人一起合作,原来和同伴一起战斗的感觉,比一个人更好。

    

    突然间同伴没了,这让陆傲的心里陡然间有点不适应。

    

    周围很安静,明显没有任何活物的响动,陆傲很快冷静下来,没有再发出声音。

    

    他怕还没找到出路,就先引来奇奇怪怪的东西。

    

    地上到处都是枯叶和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碎片,踩在上面老是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在格外安静的环境里显得尤为恐怖。

    

    陆傲没走多远,一股凉意忽得从身侧传来。

    

    那是一面落地玻璃墙,因为墙内的窗帘紧拉着,整个玻璃墙看起来就像一张黑布,把周围的环境映照地格外清楚。

    

    “呼……”   

    阴森森的妖风不知从哪儿飘来,吹得陆傲后背一凉。

    

    他的眼睛被玻璃墙上的画面吸引,想要移开视线,却发现根本无法转动脑袋。

    

    宛如一个摆放在橱柜的塑料模特,一动不动,僵硬又脆弱的倒影在玻璃墙上越来越清晰。

    

    陆傲惊异地发现,他的身后渐渐飘出一坨黑影,影子似乎在动,以一种诡异扭曲的方式左摇右摆,渐渐铺成了人的形状。

    

    黑影的身形不高,还矮陆傲一个头,当凝结成人形后,它的身上开始浮出一片一片的颜色。

    

    惨白发青的脸色,乱糟糟又略微有些长的头发,衣服有些旧,皱巴巴贴在身上,显得他像个营养不良的火柴人似的。

    

    男孩低着脑袋,刘海将他的眼睛遮住一只,露出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定定地看着玻璃墙倒影里的陆傲。

    

    这种惊悚恐怖的场面,换其他人来,早就吓得心脏停跳一命呜呼了。

    

    陆傲好歹是经历过几次游戏的老玩家,只是攥紧手心,以极快的速度跳开原地,侧脸去看之前站过的位置。

    

    空的?

    !   

    短暂调整了下心态,陆傲快速从玻璃墙边跑过,眼睛飞快扫了眼倒影里的情况。

    

    鬼影不见了。

    

    难道这个鬼影就是之前宁昭昭看见的鬼?

    

    陆傲的思绪越来越清晰,他猜测之前发生的死亡事件,可能都和这个鬼有关。

    

    这个鬼既然将他拉到这个世界,就绝不会轻易让他离开。

    

    “呼……”   

    一股冷气从高处降下。

    

    陆傲心里一紧,皱了皱眉头,从地下捡起一张废纸,揉成团捏在手心。

    

    头顶仿佛有一台空调似的,冷气刷刷刷地冒,甚至越来越近,几乎快要贴着他的头顶。

    

    就在冷气快要爬上头皮时,陆傲矮身一躲,在地上灵活地滚了一圈,手里的纸团狠狠往上一抛,起身就跑。

    

    余光扫过旁边的窗户,他看见天花板上倒吊着半截身子,男孩正张大嘴,嘴里塞着那个纸团。

    

    陆傲尽可能放轻脚步在走廊里面狂奔,可这看起来样式一致的教室,就像没有出口的迷宫,无论他怎么跑也跑不出去。

    

    窗户被贴上了一种红色的透明纸,整个教室宛如被火光包裹,在心理上加剧了恐怖的渲染。

    

    陆傲不敢停下。

    

    他几乎连续不断地跑了半个小时,什么地方都找过了,什么方法都用了,却还是在这个地方打转。

    

    那个鬼也不知道是被甩掉了,还是躲在某个地方欣赏他的窘迫,陆傲的冷静如冰一样在一点一点融化,尽管面上依旧冷静,但他的心底早已起了变化。

    

    另一头的房间里。

    

    宁昭昭和顾亿航、石文轩又打了一把牌,发现时间过了24点,卫生间里一点响动都没有传出,顿时觉得情况不对劲。

    

    走上前敲了敲门,顾亿航大声喊:“陆哥,你怎么还不出来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到郑芊,也是那么稀奇古怪消失在卫生间里,还趴在窗户上偷看……   

    那画面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惊悚的画面。

    

    “开门。”

    宁昭昭当机立断。

    

    三个人一前以后进到卫生间里,陆傲已经不见了。

    

    “完了!”

    顾亿航脸色发白,声音带着哭腔,“陆哥该不会出事了吧。”

    

    宁昭昭没理他,视线被玻璃上的几个红点吸引。

    

    其中一个红点留着被摩擦过的痕迹,还有模糊的指纹,很显然陆傲应该碰过。

    

    难道他是因为碰过这个东西就消失了?

    

    “文轩,”宁昭昭盯着镜子,头也没回,“你现在退出卫生间,在外面守着,无论谁来都不准他进这个房间。”

    

    “哈?”

    石文轩一愣,刚想问为什么,宁昭昭已经举起手去摸上面的血点。

    

    几乎是眨眼的瞬间,宁昭昭就像被神秘力量抹去,消失在他们眼前。

    

    顾亿航吓呆了,瞪着眼睛看石文轩:“昭昭呢?”

    

    “她摸了那个东西就不见了。”

    石文轩指了指镜子上的血点。

    

    “难道是这个东西让陆哥和昭昭消失了?”

    顾亿航凑上去闻了闻,一股若隐若现的血腥味飘来,“好像是血。”

    

    “现在怎么办?”

    突然不见了2个人,石文轩有点乱。

    

    顾亿航如临大敌,把下面的小盥洗池踹断,一把扛到肩上:“如果我们都没回来,你就努力活下去。”

    

    画风本该是悲壮的,但顾亿航的造型让石文轩悲伤不起来。

    

    他憋了半天,忍不住问:“你扛着这玩意,是打算给谁接呕吐物呢?”

    

    “呸,昭昭和陆哥肯定是碰了血才消失的,直觉告诉我,他们应该还在某个地方没死,我总得带个武器吧。”

    顾亿航摆了摆手,不想看石文轩憋笑的样子,深吸口气,将指腹轻轻压在血点上。

    

    看似无奇的红点,仿佛有着强大的魔力,瞬间就顺着指腹往他的手臂上窜。

    

    眼前猛地一黑后,渐渐又有了画面。

    

    这里不是卫生间,也不是别墅的某个地方,看起来像是废弃的学校。

    

    顾亿航激动地缩了缩脖子,把扛在肩上的东西一抬,暗暗道:“陆哥,昭昭,别怕,我来救你们了!”

    

    ……   

    宁昭昭感觉耳朵一红,揉了揉,悄声对着手背说话:“小乌,是不是有人在想我啊。”

    

    小乌没回答,她感觉周围冷冷清清的,一个人都没看到。

    

    像逛街一样在走廊里边走边看,宁昭昭快速绕过几个弯后,一道黑影从前面一闪而过。

    

    速度很快,绝对不是人类走路或者奔跑的速度。

    

    她大喜,以一种近乎相同的速度朝着目标冲去。

    

    长长的走廊里,一个男孩背对着她站在那里,那毫无活人生气的样子,一看就是个鬼。

    

    宁昭昭似乎一点都不怕,特别激动地冲他挥手打招呼:“你好——”   

    少年肩膀一抖,侧过脸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她,又马上把视线移开。

    

    “你好呀,那天你怎么那么快就走了,我还想和你聊聊呢,”宁昭昭快速往前走,一直走到少年的身后,“请问你现在有空吗?

    我们聊个五块钱的,怎么样?”

    

    少年转过身,含着下巴不解地问:“我是鬼,你不怕我?”

    

    说完,他把自己仔细打量了一番,换谁都能看出他不是活人吧。

    

    看见鬼还往上凑,这是什么操作?

    

    “真的吗?”

    宁昭昭声音惊喜,“太棒了,我也算遇到同类了啊,你好你好。”

    

    温暖的手掌一把握住少年的拳头,上下摇晃。

    

    少年鬼:?

    

    这是什么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