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在逃生游戏里当团宠 > 第42章 绝望屋游戏(8)
    第42章 绝望屋游戏(8)   

    冯放难以置信地抬着头,仔细回味了一遍广播里的话,第一时间去看希里斯:“怎……怎么办?”

    

    虽然是询问,但他的心里早就冒出了一个念头,眼角悄悄扫过宁昭昭,目光不怀好意。

    

    他的身上有伤,宁昭昭虽然看似娇小,但一个人对付还是没有太大把握。

    

    如果希里斯和他合作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看宁昭昭细胳膊细腿的样子,希里斯一只手就能捏死她。

    

    这个绝望屋都是凶手设计的,他们就像被困在陷阱里的玩物,除了听话还能干什么?

    

    惹怒对方,恐怕只会死得更快。

    

    希里斯轻笑了声,低下头看向她:“他说的是把你抓起来,而不是杀掉。”

    

    “So?”

    宁昭昭假装不懂。

    

    “你对他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宁昭昭咬咬唇,委屈地问:“你要抓我吗?

    人家刚才还特意来救你,没想到你这么狠心。”

    

    一旁的冯放虽然不想看着她死,但他更不想自己死,怕希里斯被宁昭昭的样子迷惑,赶紧上前拽了拽他的袖子:“我们没有退路了,这个地方都是他们设计的,我们逃不掉的,把她交出去,也许还……”   

    “放开。”

    希里斯的声音极其冷漠。

    

    冯放不自然地一抖,感觉像有一堵冰墙瞬间贴在后背,冷得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啊?”

    

    “你的手。”

    惜字如金的希里斯,眸光愈加冷锐。

    

    顺着他的视线,冯放发现希里斯在看他扯着袖子的手。

    

    手指上沾着一点血迹,不小心染脏了他的衣服。

    

    希里斯的眼神里是强烈的不耐烦,像是恨不得将他的手指全都给折了。

    

    “对不起,”冯放马上将手收回,想了想,还是不甘心,“希里斯,我们斗不过那群人的,既然他们要宁昭昭……”   

    “那我偏不给。”

    

    冯放:“?”

    

    “他想要,我就给,凭什么?”

    希里斯冷冷地哼笑了一声,抬手拧住宁昭昭的衣领,“继续走。”

    

    广播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滋滋的电流声又响了几秒后,什么话都没说,被切断了。

    

    冯放吓得脸色刷白:“怎么办?

    是不是……要来杀我们了?

    !”

    

    他不断扭动脑袋看向希里斯,想等到一句明示,可希里斯根本不看他,所有注意力都在宁昭昭身上。

    

    宁昭昭和希里斯并肩前行,穿过走廊,尽头的门自动打开,迎接他们的是又一个长长的走廊。

    

    地面和墙上贴满了寻人启事和报纸,周围掉着不少杂物,墙上还亮着两盏用油点亮的灯芯。

    

    宁昭昭和希里斯分头阅读上面的内容,里面提及的事……似乎都有相似之处。

    

    某市连续有人失踪,下落不明,一个月后尸体出现在各个荒郊野岭,死状凄惨。

    

    墙上还有很多血手印和血迹,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无法忽视的血腥味。

    

    走廊里的惨况无声地向人讲述着一个绝望可怕的故事。

    

    身负重伤好不容易逃到这里的玩家,正跌跌撞撞地寻找出口,最后……真的有人出去了吗?

    

    “该不会……这些血迹都是那些失踪的人留下的吧?”

    冯放虽然不想自己吓自己,可这副画面实在太震撼了,比将血淋淋的躯壳摆在眼前更加有冲击力。

    

    他瞪着眼睛观察墙上的照片,越看越觉得浑身发冷。

    

    当把恐惧留给人自己想象,往往大脑给予的信息会比实际放大很多。

    

    脚下突然踩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把他滑去地上躺着。

    

    冯放看了眼,发现是个蜡烛,气得一脚踹开,赶紧爬了起来。

    

    宁昭昭指了指前面:“那有一扇门开着。”

    

    穿过走廊,尽头有一扇门虚掩,似乎不是电子控制的,轻轻一推就随着惯性往里打开。

    

    走到屋子里,对面还有一扇紧闭的房门。

    

    门边贴着“出口”的字样,旁边有一扇看起来非常结实的金属门,门上有三道锁。

    

    “钥匙!”

    冯放大喊出声,“快找钥匙。”

    

    他激动地扑到角落里,抓开地上散落的废纸和寻人启事,一寸一寸仔细搜找,每个地方都不放过。

    

    “会不会是……”宁昭昭举起挂在手腕上的两个钥匙问。

    

    希里斯看了看,说:“应该是,先去试试。”

    

    宁昭昭走到门前,发现旁边贴着一个小纸条。

    

    “恭喜你们,你们只有一小步就能离开啦。

    希望之前找到钥匙还没有丢失,祝你们好运。”

    

    提示说得很明显,之前得到的钥匙,正好能开其中两把锁。

    

    按照锁的顺序,宁昭昭成功将钥匙放进第一第二个锁孔,试了试,两个锁都应声打开,现在——   

    就差第三把钥匙了。

    

    “没有……为什么没有?

    !”

    冯放一边找,一边红着眼睛自言自语,“第三把钥匙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第三把锁的锁孔比其他的都要小,钥匙应该也不会太大,这意味着他们寻找的难度又放大不少。

    

    “会不会在前面一关?”

    

    宁昭昭也不确定,她太早被选中,掉落陷阱后就被叶燃带走了,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搜寻。

    

    “应该不会,”希里斯摇了摇头,“那一关根本没有门离开,恐怕是在暗示我们那一关没有钥匙。”

    

    “那钥匙会留在这里?”

    

    按照正常流程,这里就是最后一个房间,只要凑齐钥匙,从这里出去,他们就赢了!   

    可现在看来,这最后一把钥匙到底在哪儿还是个谜。

    

    一个完全没有头绪的谜。

    

    “一定是在前面那一关,”冯放找了半天没找到,急急忙忙爬起来,“你们谁还记得路?

    我们回去再找找吧?”

    

    “那些门都是自动关闭的,要想回去没那么容易。”

    

    希里斯的一番话熄灭了冯放的希望。

    

    最绝望的事是什么?

    

    无非是看见了希望,又被人将希望的光芒熄灭。

    

    看不见前路,无法后退,仿佛永远被迫停在了原点,无计可施,只能安静地被绝望吞噬、啃咬。

    

    那种滋味是一种比死还可怕的煎熬。

    

    绝望屋,想要制造的就是这样的绝望吧。

    

    “钥匙应该在这个屋子里,”希里斯沉默了一阵,总结道,“如果钥匙在之前的关卡里,并不绝望,我们还有机会再倒回去取,只是需要冒一定的风险。

    我要是这个屋子的设计人,我会让钥匙在这个屋子里,再制造一个更变态的陷阱,让人出不去。”

    

    宁昭昭眯着眼睛看他,嘴角咧了咧:“你和凶手共鸣了耶,好厉害。”

    

    “这样才能找线索。”

    弹了她个脑瓜崩,希里斯也开始在屋子里仔细找了起来。

    

    冯放心里没有底,他还是怀疑钥匙没在这里,但一个人回去他没那个胆量,只能强迫自己相信希里斯的话。

    

    “嘎吱……”   

    走廊里传来轻轻的回响,声音很轻,轻到连脚步声都能掩盖过去。

    

    希里斯的手一顿,和宁昭昭同时抬头去看敞开的房门。

    

    只见蹲在门边检查的冯放身后,站着一个黑漆漆的身影,手里的斧头高举。

    

    “冯放躲开!”

    宁昭昭惊声呼喊。

    

    一旁的冯放早就察觉到不对劲,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暗暗打量找机会,当听到宁昭昭的提醒,他再也沉不住气,猛地朝旁边扑开,在地上狼狈地滚了一圈。

    

    斧头劈在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冯放惊得冷汗像雨一样落。

    

    手脚并用地朝一旁爬开,门口举着凶器的人大喇喇走了进来,好像一点都不怕他们。

    

    来人身材壮硕,比叶燃的身形宽厚,应该是之前见过的那个同伴。

    

    就算有希里斯在,宁昭昭也不确定他能不能应付,毕竟对方手里有武器。

    

    “怎么办?”

    宁昭昭自己倒是好说,哪有妖怪死人手上的道理,也太尴尬了。

    

    希里斯不同,他不能像她一样爬到天花板上,也不能用尾巴绑人。

    

    “你去那边待着。”

    指了指远处的角落,希里斯的语气就像是趾高气昂的命令,语气之中的威严让人不自觉本能地想要臣服。

    

    宁昭昭脑袋一缩,突然觉得不对,为什么就一定要听他的鸭?

    

    可是,她如果不变成原形,好像也打不过那个像山一样的凶手,希里斯这么有把握,那就让他去表演吧。

    

    女孩乖巧地走到角落坐下,拍了拍手:“加油!”

    

    希里斯瞥了她一眼,似乎听懂话里调侃的意味。

    

    凶手的身高和希里斯差不多,但因为提着一把斧头,又穿着奇装异服,打扮诡异,身上的压迫感也不比希里斯弱。

    

    再看希里斯一副走秀男模的造型,难道……他待会会来个“T台绝杀”?

    

    摆个POSE凶手就给震死了?

    

    宁昭昭隐隐开始期待,眼睛溜圆,一动不动地看着希里斯,格外专注。

    

    感觉到女孩“崇拜”的目光,希里斯勾起一边唇角,习惯性地理了理袖口,眼神轻蔑地看向对面拖着凶器的凶手。

    

    就算没有任何挑衅的言语,凶手也从希里斯的眼神里感受到强烈的轻视。

    

    毫无求生欲的目光将凶手激怒,他猛地举起斧头挥来,力道极大,恐怕能一刀将脑袋给削下。

    

    穿着西装的男人居然没有提前行动,站在原地看着凶器逼近到眼前,才突然矮身一躲,拳头上扬正中凶手心口。

    

    看起来结实健壮的身躯,竟然被希里斯打得倒退好几步,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被激怒的凶手冷笑了一声,再一次举起斧头左右晃动,左手右手一个假动作,虚晃一招想分散希里斯的注意。

    

    可就在他找准机会把斧头挥出去时,希里斯冷笑一声,长腿猛地一踹,稳稳踹中心口,凶手整个人飞了出去。

    

    脚在半空定格了一秒,才慢悠悠收回,接着又是习以为常的整理。

    

    似乎不管什么时候,希里斯都希望自己是优雅完美的状态。

    

    宁昭昭眼睛发愣,双手托着下巴看得很专注。

    

    她本来以为希里斯会被揍,就算没有受伤,也讨不着巧。

    

    但他刚才的出手又快又准,每一次都能准确把握凶手的攻击路数,在躲开的同时,还能精准反击。

    

    不得不说,希里斯打架的样子很有魅力。

    

    一个平日里总是一脸冷漠的优雅男人,用暴力制服敌人的反差有种别样的吸引力。

    

    “操!”

    凶手从地上爬起来,飞快捡起斧头撤退。

    

    哪怕只是短短几下交手,他确定自己不是希里斯的对手,再贴身肉搏也没有任何优势,立刻钻进走廊的暗道溜了。

    

    希里斯紧追而上,在附近找了一圈,没看到可以离开的机关。

    

    刚才的暗道,应该是同伙给他打开的。

    

    “怎么办?

    他们放过我们了?”

    冯放还没缓过劲,瑟瑟发抖地问。

    

    希里斯瞥了眼虚掩的房门,淡定道:“就算不能亲手杀了我们,这个房间也有着很大的危险。”

    

    “危……危险?”

    冯放满眼不确定。

    

    除了刚才出现的凶手,这屋子里还有别的机关?

    !   

    可他们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什么都没发现啊!   

    明知道有危机,却处于未知状态,这是最让人崩溃的。

    

    冯放立刻爬起来,将希里斯当成自己的救星般,缠着他不放:“那我们该怎么做?”

    

    “找第三把钥匙。”

    

    道理谁都知道,可到底要去哪里找啊?

    

    宁昭昭见对打结束,扫兴地叹了口气,起身去检查旁边的出口大门。

    

    刚才他们在试了钥匙之后,就急着去找第三把钥匙,还没仔细检查过锁。

    

    她掏出手机,将视线照亮,一点一点地下移——   

    在第三个锁孔的旁边,有一个细窄的缝隙,里面黑漆漆的,当手机的光线照进去时,能看到里面有金属的反光。

    

    “这里好像有东西!”

    宁昭昭的话立刻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

    

    冯放激动地挤过来,声音发抖:“是钥匙吗?”

    

    “不确定,可能是。”

    

    那缝隙的宽度的确可以塞下一把钥匙,里面藏着的东西的颜色和缝隙融为一体,要不是靠反光来分辨,在光线昏暗的屋子里几乎不可能被发现。

    

    一听是钥匙,冯放激动地在原地蹦跶了几下,又问:“快取出来啊。”

    

    “你来。”

    希里斯一脸冷漠地将宁昭昭拉开,把门前的位置留给冯放。

    

    他用自己的手机照了照那道细窄的缝隙,发现里面真的有金属反光,但缝隙实在太小了,根本不能确定是不是钥匙。

    

    万一只是门上的装饰物……   

    不管了,先弄出来再说。

    

    冯放在周围找来找去,可利用的东西不多,宁昭昭没有发夹,也没有铁丝一类的细物,他只能用地上的废纸折好,在里面掏啊掏。

    

    宁昭昭和希里斯在旁边淡定围观,想看他要掏个什么东西出来,结果五分钟过去了,里面的东西还是原封不动。

    

    满头大汗的冯放坐到地上,用手掌扇风:“里面是有个什么玩意,但是好像扣在什么东西上的,挑不出来。”

    

    “你这是放弃了?”

    宁昭昭睁大眼睛看他。

    

    冯放嗤笑了声,把手里的纸片递给她:“不信你来。”

    

    “我不用这个。”

    宁昭昭转身就走,一直走出房间,穿到刚才进来的走廊里。

    

    两个男人看着宁昭昭哼着歌,在走廊里找啊找,找到个东西又蹦到旁边燃烧的灯芯前。

    

    是蜡烛!   

    宁昭昭把蜡烛在墙上磨掉一半,将它的尺寸打造得和一把尺子差不多,再借灯芯上的火点燃。

    

    举着蜡烛走过来,冯放一看,失口问:“你……点蜡干什么?”

    

    寓意怪不吉利的。

    

    宁昭昭没理他,等蜡烛烧了一会,小心将前端一把塞进那窄小的缝隙之中。

    

    “等几分钟!”

    她拍了拍手,在一旁轻轻地点脚。

    

    “所以,然后?”

    头脑空白的冯放有点迷茫,“就能取出来了?”

    

    希里斯暗暗打量着她,眉尾轻佻,无言地移开了视线。

    

    等了几分钟,确定蜡烛凝固后,宁昭昭试着一点一点地拽动,果然在往外拉的时候有明显的卡顿。

    

    她往上提了一下,缝隙里发出“咔哒”一声,露在外端的蜡烛以平稳的形态慢慢往外移动。

    

    冯放眼睛都瞪圆了,屏气凝神地注视着即将揭晓的答案。

    

    他已经顾不上去想万一不是钥匙怎么办。

    

    三人都没说话,等着见证最后的时刻。

    

    希里斯的表情尤为淡定,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希望会落空,在宁昭昭小心操作时,他分明听到走廊里又有了动静。

    

    虚掩的房门被一道不知从哪儿飘来的妖风吹开,在众人来不及反应的速度下,一个浑身黑衣的男人突然出现在门口,举起手里的枪瞄准这处。

    

    “宁昭昭!”

    希里斯手臂一夹,将她抱在怀里直接提走。

    

    “哎呀。”

    低呼一声,宁昭昭失重地跌进他怀里,小手呼哧呼哧挥了几下,最后只抓到他的衣襟。

    

    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同时子弹打在门上,差点将冯放射中。

    

    “是钥匙,真的是钥匙!”

    冯放看着掉在地上的东西,激动地大喊,眼泪涌出。

    

    他正要扑上去捡,又是一枪打在他手边,身体本能的恐惧迫使他将手收回。

    

    冯放不敢乱动,僵硬地蹲在地上等待机会。

    

    “昭昭,你为什么要骗我呢,我很难过,”戴着面具的叶燃将面具掀起,轻轻“啧”了一声,眼神惋惜地看着她,“我是真的很想你加入,我们在一起一定会很开心,我知道,你和那些人不一样。”

    

    “唔,我哪里不一样了?”

    宁昭昭也搞不懂,叶燃怎么老想拉她入会。

    

    她看起来是那么好忽悠的人么?

    

    再说了,她看起来也不像有当连环凶手的天赋啊。

    

    “你不惧怕死亡,也不怕血腥和尸体,这一点,是我们最大的共同点,”叶燃勾起唇角,露出邪恶又迷人的微笑,“听起来条件很少是吗?

    可能做到的人实在太少了,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和我绝对契合的人,没想到是你啊,昭昭。”

    

    “宁昭昭,他这么看得起你,你让他放了我们吧。”

    冯放满头大汗,在旁边小声嘀咕。

    

    他刚一说完,就被希里斯冷漠的眼神盯上,周围的温度仿佛在瞬间下降了十度,冷得让人发抖。

    

    明明叶燃才是变态凶手,可希里斯的眼神竟然比对面的男人还可怕。

    

    仿佛那是一双带着诅咒的眼眸,只是一眼,就能将恐惧和威压强行埋入人的心里。

    

    冯放心虚地低下头,不敢再多说,小心瞅宁昭昭的反应。

    

    “可我真的不是当连环凶手的料,”宁昭昭看了眼被她丢在角落的三角叉,无奈地耸了耸肩,“我不喜欢杀人,我也不喜欢绝望。”

    

    “没关系,我会让你喜欢的,”微笑的叶燃不再是以往的阳光帅气,他就像一个恶魔幻化的优美皮囊,不断游说着人走入堕落的深渊,“我不会怪你的,只要你过来,我会带领你走进你曾经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玩弄生死,让人兴奋,激动,又迷恋,你一定会喜欢的。”

    

    “玩弄生死?”

    希里斯嘴角牵动,眼神不加掩饰地流露出讽刺,“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是吗?”

    叶燃并不恼,举着枪露出邪恶的微笑,“那你说,谁有这个资格?”

    

    希里斯笑而不语,眼神宛如睥睨一切的神,叶燃的存在在他的眼里仿佛是蝼蚁一样卑微渺小。

    

    趁着他们转移了注意力,冯放一直敲敲在向钥匙靠近。

    

    他一点一点地移动,屏着呼吸,满头冷汗将钥匙捏在手心,心口因为紧张剧烈起伏。

    

    只有一次机会,他必须快速将门打开然后逃出去!   

    冯放脑子里嗡嗡作响,他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都到了最后一步,他无论如何都要出去,一定要出去!活着出去!   

    调整好呼吸,找准机会,蛰伏的冯放扭过身,将捡起来的钥匙准确无误对准锁孔戳进去。

    

    一气呵成!   

    他的脸因为激动,露出近乎扭曲的笑容。

    

    不远处的叶燃没有阻止他的一系列操作,不急不慢地露出一抹兴奋的笑。

    

    “别开。”

    宁昭昭刚叫出声,冯放的手已经压下门把手。

    

    瞬间,冯放的手像被粘在了把手上,浑身剧烈颤抖,皮肤一点一点变得焦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