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在逃生游戏里当团宠 > 第72章 嘘,别回头(完)
    第72章 嘘,别回头(完)   

    “你可以回栖息之地的吧?”

    宁昭昭刚刚打完架,脸颊有点红,发丝贴着白皙的皮肤,呼吸轻喘。

    

    希里斯突然有点不适应,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被她那眼神盯得有点心虚。

    

    明明没有必要在意她的想法,可是……情绪好像不受控制似的,所有关注都悄然系在她身上。

    

    是小乌的影响,一定是。

    

    “如果我有空的话,就去找你。”

    最后,他的语气似带着妥协,不知道说真的还是应付。

    

    宁昭昭来不及再确认,手机响起了APP的新提醒,游戏已经结束,点击确认可查看游戏结果。

    

    点下按键,系统运转了会,跳出“WIN”的字幕显示。

    

    几乎是瞬间,眼前的世界就被黑色涌入占据,宁昭昭已经没有机会再确定他会不会真的来栖息之地找她。

    

    等到黑暗消失,她已经站在栖息之地的房间门口。

    

    旁边的屋子、曾经希里斯的房间,没有声音,宁昭昭相信他就算来也不会这么快出现。

    

    回房洗了个热水澡,又把背包清理后洗干净晾晒,宁昭昭翻出一瓶小药水喝下,又在系统里点了一堆吃的。

    

    她忍不住去想希里斯的事。

    

    之前是玩家,突然成了NPC,为什么会是这样?

    

    难道玩家和NPC的身份可以随意转换?

    

    或许,他还知道怎么离开这个游戏,可他却不肯告诉她。

    

    宁昭昭越想越不爽,准备化悲愤为食量,好好吃一顿。

    

    之前在游戏里,她吃的大部分都是零食饼干面包一类的,现在的她特别想吃点正常的饮食。

    

    房门被敲响,点的东西到货了。

    

    宁昭昭打开门,发现外面放着四个大盒子,最大的居然有地砖那么大。

    

    “奇怪,我没点这么多啊。”

    蹲着拨弄了几下,宁昭昭好奇打开一看其中有两大盒都不是她点的东西。

    

    本来只是想点些肉和蔬菜煮煮菌汤火锅,可是盒子里还有不少零食饮料,火锅材料也多了很多她没点的东西,点过的东西都加量成了双份。

    

    “这系统……抽了吗?

    买一送一?”

    宁昭昭把东西往屋子里推,这么一大堆吃的,她只好放了一部分去冰箱,可以吃好几顿了。

    

    等到把电煮锅烧上,香浓的菌汤底料冒着咕嘟咕嘟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地方增添不少安宁温馨的感觉。

    

    宁昭昭夹起一块肥牛放进锅里,突然脑子里一闪,视线落在旁边的4盒肥牛上。

    

    难道是……希里斯点的?

    

    这家伙,以为给点好吃的,之前的事就算了么?

    

    宁昭昭夹起肥牛,在烧椒蘸料里裹了一圈,愤愤塞进嘴里。

    

    虽然火急火燎想和他探讨人生,但宁昭昭知道希里斯必定不会那么早出现,等了好几天,隔壁房间终于传来响动,好像也没有故意避开她的意思,动静一点都没收敛。

    

    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宁昭昭翻身而起,准备打开门吓一吓他,结果门板撞在什么东西上,一坨黑影倒退了好几步。

    

    希里斯靠着扶手,左手扶着腰子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看着她。

    

    他不过是想侧身开门,谁知道宁昭昭反应这么快,一开门就撞他腰上,那力道跟火箭炮一样,差点没把他腰斩。

    

    “呃……”宁昭昭挂在门把上的手顿住,“你……没事吧?”

    

    “死不了,”收敛起吃痛的表情,希里斯的眉眼恢复冷淡,干脆直接走到她的房门口,“你让我来找你,有什么事?”

    

    “呵,你可来得真快啊。”

    宁昭昭把门一推,丢下他自己往屋子里走。

    

    叫他来是几天前在游戏里的事了,他竟然现在才来。

    

    希里斯默默走进去把门带上,跟个犯错的孩子似的一句话没说,安安静静找了个离宁昭昭最远的椅子坐下。

    

    “玩个游戏吧!”

    宁昭昭拿了杯罐装咖啡放到他跟前,“提提神。”

    

    “什么游戏?”

    

    “我问你答。”

    

    “……”   

    听起来像玩笑一样的话,搭配的却是宁昭昭非常严肃的表情。

    

    希里斯知道她不是开玩笑,正了正身子,点点头。

    

    “你到底是玩家还是NPC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东西?”

    希里斯皱了皱眉,“算是NPC吧。”

    

    “算是?”

    

    “不然呢?”

    双手抱怀的男人身子后仰,“只是我和普通NPC不同,你可以当我是高级NPC,我的权限和平时你在游戏里遇到的NPC不一样。”

    

    “那你一定知道离开游戏的办法!”

    宁昭昭突然跳到他跟前,不客气地扯住他西装的衣襟,慢慢凑近,近到呼吸几乎扑在他的鼻尖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还是说……你有什么阴谋!”

    

    “这个APP是很难修改的,”侧过脸,希里斯深吸口气,“要想修改的话,代价很大。”

    

    “什么意思?”

    

    “我举个例子,”希里斯试着让她的爪子松开,但宁昭昭不肯,揪着他似乎怕他跑掉就没办法继续逼问了似的,“地上放着两个框,本来人类应该进左边的框,系统会自动根据为他绑定所有程序,只需要许下心愿,攒够积分,就能在7次游戏后离开。

    反之,如果积分不够,他也会在结束第7次游戏后功能性脱离,重新选择是否重回游戏继续积攒积分。

    当然,这个可能和你看到的规则有点区别,这其中牵扯着很多复杂的东西,真正展示给玩家看的规则只是一部分、也有一定的变动,但不会对玩家造成不良误导。”

    

    “那我……7次游戏后,可以离开吗?”

    宁昭昭深呼吸,小心翼翼地抓紧唯一的希望。

    

    希里斯对上她的眼睛,目光不由得偏移,看向某个角落:“你不行,因为你不是人类。

    在你进入游戏的那一刻,你就是一个游戏无法处理的BUG。”

    

    “那我怎么办?

    我要在这里待一辈子?”

    

    宁昭昭瞪大眼睛,颓然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像一樽瞬间凝结的石像,呆呆地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那模样怎么看怎么惨,看得希里斯于心不忍。

    

    他清了清嗓子,提高音量:“你先别绝望,你还有2次游戏的机会,我想想办法。”

    

    “真的?

    你有办法?”

    宁昭昭忽得抬起头,眼睛里全是亮闪闪的希望,看得他说不出扫兴的话。

    

    希里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抱着手低下脑袋:“看在小乌的面子上,也应该帮你想想办法。”

    

    “?”

    宁昭昭不解。

    

    “他想帮你。”

    

    “那你呢?”

    她突然问。

    

    “……”   

    “如果你不想帮的话就算了,我不想勉强你做不想做的事。”

    宁昭昭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话是这么说,小眼神悄悄地瞅着他,好像一只被大雨淋湿的小猫,可怜又惹人心疼。

    

    希里斯扶住额头,嘴角努力牵动了一下,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不勉强,我心甘情愿。”

    

    “你真是好人呐!”

    宁昭昭的脸上哪里还有“难过”的样子,抬手使劲在他肩上一拍,那力气老大了。

    

    早就习惯她的画风了,对于她这些小花样希里斯不以为意,目光无意间瞟见她挂在脖子上的吊坠,眸色一沉。

    

    “你没打开看过?”

    指了指她脖子上的小瓶子,希里斯很是意外。

    

    如果她看过,为什么不把角角恢复?

    

    “对哦,我的角角碎片怎么在你那里!”

    宁昭昭这才想起,把吊坠从脖子上取下,“当年是你拿了我角角的碎片?”

    

    难怪后来麻麻去找的时候,什么都没找到,地面只有一串脚印,一片凌乱。

    

    “严格说起来,当年是你的角救了我。”

    希里斯说完,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宁昭昭被看得一脸莫名其妙,反复在心里回想他刚才说的话。

    

    她的角角……救了他?

    

    “小乌被劈出我的身体后,稳定维系的7道魂识开始失控,我随时都可能灰飞烟灭,”话里的内容听起来后果非常严重,可希里斯提到时却是一脸轻松平静,“后来,我追着相似的感觉想找回小乌,最后只发现那堆碎块,小乌和我的感应彻底断了。”

    

    “你怎么会对我的角角……有感应?”

    

    “魅妖是一种被欲—望驱使的妖怪,而小乌,代表的也是‘欲—望’。”

    

    脑子嗡嗡一阵响,无数奇奇怪怪的想法在脑子里窜来窜去,让宁昭昭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问。

    

    她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仔细将希里斯的话拼凑起来。

    

    因为她的角角和小乌的属性相似,所以希里斯才将角角的碎片留下,帮他顺利等到找到小乌的那一天。

    

    “那我被拉进这个游戏,是因为你吗?”

    宁昭昭突然想到一个可能,眼睛缓缓朝他斜去。

    

    希里斯居然没有否定,沉默片刻:“也许。”

    

    “也许?

    !”

    

    坐在沙发上的女孩像弹起来的猫,一下扑到他的身上,双手扯住他的衬衣领口往上提:“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也许?”

    

    “目前我没有证据证明是因为我,你才会被天雷劈中进入游戏。”

    

    “……”   

    没有证据,宁昭昭也找不到借口拿他出气,盯着那双淡漠的眼睛看了会,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把他丢开。

    

    两人都不说话,过了会,希里斯先打破了沉默。

    

    “想恢复角角吗?”

    

    宁昭昭背着身子,在听到那句话时,希里斯总觉得她像个竖起耳朵的小兔子,既激动又故意克制住心情,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慢悠悠偏过脑袋。

    

    甚至没有说话,只用不怎么开心的小眼神看着他,什么都没问。

    

    “过来吧,我可以帮你。”

    希里斯叹气,勾了下手指。

    

    坐在沙发上的女孩不情愿地移动了下,慢慢起身走过来,隐藏着不易察觉的窃喜:“真的吗?

    你别骗我,再骗我我真的揍你嗷。”

    

    “没骗你,坐下。”

    

    宁昭昭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什么是惴惴不安。

    

    希里斯的跟前放着一张矮一些的小板凳,冷冰冰地拍了拍,示意她坐那里。

    

    像一个犹豫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走进理发店打算换发型的穷孩子,心情忐忑又不免会期待。

    

    “别紧张,不会疼。”

    希里斯拍了拍她的肩膀,其中一只手掌覆在她的肩头没有收回,那淡淡的一层温度透过衣服传递到皮肤上,仿佛在散发着让人安心的因子,让她没那么紧张了。

    

    另外一只手掌上躺着角角的碎片。

    

    宁昭昭从小就缺了一个角角,哪怕心里一直觉得遗憾,但她已经习惯接受自己的缺陷。

    

    现在她即将拿回自己丢失已久的东西,心里的期待感让她又激动又有点害怕。

    

    真的可以恢复吗?

    

    她怕最后只是一个虚假的希望。

    

    希里斯到底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能力?

    

    竟然有和麻麻一样强悍的能量将碎掉的角角修补好!   

    宁昭昭张了张嘴,含含糊糊想问,但她一开口,希里斯就让她别说话,坐好别动。

    

    她马上将双手放在膝盖上,让脖子伸直,乖乖保持安静。

    

    露出原形的宁昭昭脑袋上只有一个完整的角,是深红色,上面有暗色的花纹,和她眼底的暗纹相似,很像网上卖的X趣用品发夹,上面有2个小恶魔角角那种。

    

    一点也不吓人,反而……特别那啥。

    

    无处收放的尾巴在一旁摇啊摇,就在离希里斯不远的位置。

    

    他侧目看了一眼,眼角突然跳了跳,心口莫名挤入一股热意。

    

    暗暗深吸口气,希里斯一只手扶住她的脑袋,手指轻轻一挑,那躺在掌心上的碎片一个接一个飘了起来,朝着残缺的角角靠近。

    

    一片大大小小的碎块在半空漂浮着旋转,寻找合适的位置加入拼凑,缓慢却井然有序。

    

    希里斯的掌心一直有一片暗蓝色的光将碎片包裹,似乎是那道力量维持着碎片的转动,让它自己寻找合适的位置拼凑。

    

    整个过程持续了很久,他不发话,宁昭昭也不敢动,只觉得脑袋上暖呼呼的,好像有一道轻柔又舒服的风在吹,那感觉舒服地简直想睡觉。

    

    好几次眼睛都闭上了,她又感觉肩上一沉,被希里斯轻轻一个动作给唤醒。

    

    宁昭昭努力睁大眼睛,让自己保持清醒,没一会眼睛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条缝。

    

    硬邦邦的……啥玩意?

    

    脑袋下像有一个装满粗粮的麻布袋垫着似的,让她脖子酸痛到快要断了。

    

    她……好像睡了一觉?

    

    等等,她睡着之前……   

    宁昭昭猛地睁大眼睛,一下坐正,声音混混乎乎:“我……我没睡,没有睡。”

    

    身旁紧挨着传来一道嗤笑:“你已经睡了两个小时了。”

    

    “?”

    宁昭昭震惊。

    

    胡说!她感觉自己刚闭上眼睛而已啊!   

    “刚才我一直扶着你的头。”

    清冷的语气居然让她听出点邀功的意思,可宁昭昭一想到那副画面,脑子里仿佛煮沸了似的。

    

    丢脸丢大发了……   

    怎么就睡着了呢!   

    这不是在理发店理发,这是……   

    哎,算了,睡都睡醒了还想什么呢。

    

    宁昭昭抬手摸了摸记忆中残缺的角角,手指触到一个弧形完整的硬物。

    

    十几年来,她已经习惯那里永远是空荡荡,甚至已经做好永远这样残缺下去的心理准备。

    

    可是……   

    她的角角回来了!   

    宁昭昭尖叫着跳起来抓过桌上的小镜子,低着脑袋左看右看。

    

    右边有角角,左边也有角角。

    

    两个角角都是完整的!   

    只是那刚刚修复好的角角上蒙着一层淡淡的蓝光,和希里斯刚才释放出的能量一模一样。

    

    他从镜子里看到了她的小眼神,补充道:“角是补好了,但是要完全长合需要一点时间,等到上面的缝隙彻底消失,蓝色的光就没有了。”

    

    “希里斯,”宁昭昭两只手摸着角角,特别严肃地抬起头看他,“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问那么多干嘛?

    你不需要知道,我不会害你。”

    修长的手指突然伸到她脑门中间,轻轻弹了她一个脑瓜崩。

    

    摸了摸发麻的眉心,宁昭昭的视线往下,看到了他端坐着的腿。

    

    包裹在西装裤下,隐约透出肌肉绷紧的弧线。

    

    等等……   

    她刚才……睡他腿上?

    

    难怪睡起来一点都不舒服!   

    希里斯明显腿麻了,手掌若无其事盖着暗暗用劲在揉,动作幅度很小。

    

    想到他离开那天,宁昭昭的腿也好不到哪儿去。

    

    她刚才就睡了2个小时。

    

    他那天睡了一晚上!   

    早上起来她还以为自己被截肢了,脚都麻得没知觉了。

    

    “没事了的话,我就走了。”

    希里斯整了整衣服,起身准备走人。

    

    宁昭昭瞥了他一眼,看那孤零零的背影,感觉怪可怜的,想到他帮自己恢复了角角,留他吃一顿饭也不是不行。

    

    “要一起吃火锅吗?”

    

    拖拖拉拉走到门边的人似乎就是在等这句话,身形定住后,缓了几秒才回过头轻飘飘说:“好啊。”

    

    这次没有花宁昭昭的积分,希里斯坚持摸出自己手机点点点操作了一通,没一会就送来一大盒东西。

    

    里面是满满的食材,特别新鲜,还有水果和甜点。

    

    “哇,你这大手笔啊。”

    宁昭昭把吃的一个一个拿出来,突然反应过来,不是她请他吃饭吗,怎么兜兜转转变成他点“外卖”了?

    

    希里斯默默帮忙上锅,倒底料,动作熟练地操作着。

    

    “你要喝什么?”

    宁昭昭打开冰箱,等着他选择。

    

    “饮料,”希里斯动作一顿,似想到什么,特别严肃地强调,“不喝酒。”

    

    “我知道啦。”

    

    拿出两罐易拉罐,宁昭昭把冒着冷气的饮料往桌上一放,激动地挽起袖子:“嘿嘿,还是两个人吃火锅热闹。”

    

    希里斯一顿,眼角悄悄看了看她没做声,手上的动作却变得轻快起来。

    

    把菜整齐摆好,宁昭昭喜欢吃的全在她面前,几乎以一种包围的形态围着她坐的方位。

    

    站直身子的希里斯眉头跳了跳,心虚地瞄了眼正在拿筷子的宁昭昭,犹豫要不要调整一下。

    

    这……是不是太明显了?

    

    他也没想这样的,只是刚才的动作都是下意识的,一定是小乌在影响他!一定是。

    

    不过想了想,他决定不要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或许宁昭昭压根没发现这微妙的规律。

    

    希里斯若无其事拉过椅子坐下,屁股刚挨着板凳,人突然一下跳了起来。

    

    “你怎么了?”

    宁昭昭差点被呛死。

    

    两人同时看向板凳,只见一个布娃娃躺在椅子上,手上还插着一根针,是萧暖意和萧凉景的BOSS娃娃。

    

    “哎?”

    宁昭昭赶紧跑上前把娃娃拿起来,“抱歉,我之前把它放床头的啊,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还有根针,奇怪。”

    

    听着宁昭昭的自言自语,希里斯眸色一沉,冷冷地瞥了眼放在桌上的BOSS娃娃屋,看着宁昭昭把娃娃塞了回去。

    

    “快吃啊,牛肉熟了,赶紧的!”

    宁昭昭给自己夹了一筷子,没管他。

    

    希里斯坐姿端正,连吃个火锅都端着碗,姿势拘谨,永远是一副冰冷又一丝不苟的样子。

    

    撕咬着牛肉的宁昭昭眼睛悄悄一瞥,不由得想到了上次他酒醉后的样子。

    

    撒娇卖萌信手拈来,像换了个人似的,喝醉酒会让人发生这么多的转变么?

    

    虽然心里对于那个萌萌哒的希里斯有点期待,但是……她怕自己再整蛊他一次,他真的要发火。

    

    现在能不能离开游戏,或许要靠希里斯帮忙,还是别得罪他找麻烦了。

    

    “好热啊。”

    才夹了几筷子,希里斯松开扣得一丝不苟的衬衣,不耐烦地皱眉。

    

    “哈?”

    宁昭昭抬起头,心尖尖颤了下,觉得这个台词很熟悉。

    

    好像……上次吃火锅的时候,他在发酒疯之前,也是以这个台词开头。

    

    心脏不安地一跳,宁昭昭的视线心虚地落向他手边的罐装饮料。

    

    明明是水果图案啊,她也没有故意加“料”,等一下!   

    在一群密密麻麻的英文里,她看到了惊悚的中文标签。

    

    低度水果鸡尾酒。

    

    鸡尾酒。

    

    酒!   

    吸到一半的粉丝挂在嘴边,宁昭昭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往嘴里送,眼神紧张不安地瞅着对面的动静。

    

    等到她把所有粉丝都吸到嘴里时,对面的男人突然一下站起来,像狼一样扑过来,将她压倒在地毯上。

    

    “我说过不能有酒,你为什么还故意……嗯?”

    

    那双眼睛里是一种宁昭昭完全陌生的情绪,不是平日的冷淡,更不是上次醉酒后的呆萌,而是一种……带着邪恶的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