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在逃生游戏里当团宠 > 第107章 大结局(2)
    第107章 大结局(2)   

    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做梦,让宁昭昭不敢相信。

    

    拽紧手指,她深呼吸着,迟迟没有转过头。

    

    要是这一切都是假的,她怕自己好不容易在心底筑起的希望会彻底垮塌。

    

    在从游戏离开的时候,她告诉自己只要希里斯还活着,就迟早会回来,一切都不算糟糕。

    

    哪怕他要很久很久才会回来,但她是个小妖怪,她可以等,可以等他很久很久。

    

    这些天来,只要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宁昭昭就忍不住担心会有意外。

    

    即使自己装的那么淡定,好像一切都会在她的预想里进行,可黑夜总会勾起心底的不安。

    

    身后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没有消失,宁昭昭已经没法欺骗自己这也许是幻觉。

    

    是希里斯熟悉的味道,是他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记忆中的样子。

    

    “怎么了?”

    身后的人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唇故意凑到她的耳边讲话,“为什么不理我?

    不想我回来吗?”

    

    “你……是幻觉吧?”

    宁昭昭吞了下口水,又结结巴巴说,“或者……你是他们四个找来逗我开心的?”

    

    一阵沉默,身后的人居然绕过椅子,走到了她的跟前,宁昭昭努力把头埋得很低。

    

    老天爷,她不敢看,万一是虚假的惊喜,她一定会气死的。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宁昭昭,现在就像个把脑袋埋在沙漠里的鸵鸟,维护着自己可怜的希望,不敢确认眼前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跟前的人突然蹲下来,抬手捂住她的眼睛,黑暗让宁昭昭的心跳得更快。

    

    唇上轻轻一软,她感觉自己浑身一抖,再也忍无可忍地将眼前的手给抓了下来。

    

    视线里迎上那张熟悉的脸,可脸上却不是她记忆中总是冷漠的表情,而是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在细细地欣赏着她。

    

    宁昭昭猝不及防看到希里斯的脸庞,双手一左一右,使劲捧住他的脸颊:“是真的?

    !”

    

    “你不是都摸到了么?”

    

    说着,她又捏又搓,像是怕漏了什么,又仔仔细细嗅了好几遍,确实是希里斯身上的味道。

    

    这是任何人都无法伪装的。

    

    “你怎么就回来啦!”

    宁昭昭张开双臂,一下勾住他的脖子,希里斯顺势将她抱到了怀里。

    

    她的话让他哭笑不得:“怎么,还不想我回来么?”

    

    “我没想到会这么快,”揉了揉眼睛,宁昭昭心虚地小声道,“我以为要等很久很久。”

    

    “我说过,我没有骗你,”希里斯的双手抱着她,空不出手来弹她脑门,只好轻轻咬了咬她的下巴,像在施以她不信任的惩罚,“如果我真的会死,或者很多年都回不来,我会清空你的记忆,不会让你每天难过着等我回来,想着我。”

    

    “哈?

    你还能清除记忆?”

    沉浸在重逢喜悦里的宁昭昭突然跳下来,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在地狱APP的范围里,我能做的事比你想的更多,”双手抱怀的希里斯一副不坏好意的样子,“我们的所有记忆都和APP有关,我可以只清除有我的部分。”

    

    “你这家伙!”

    想到自己这么多天的担惊受怕,宁昭昭气鼓鼓地加大音量,“你怎么不早说!”

    

    “如果我在开门之前告诉你,我开启门之后会碎掉,你会相信我真的会回来吗?”

    希里斯很清楚宁昭昭的性格,她小心谨慎、多疑,又古灵精怪,这个丫头只是表面看起来单纯好糊弄,但实际她的想法比谁都深。

    

    即使他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可有前科的希里斯,恐怕再也不能得到她的绝对信任。

    

    仔细想了想,宁昭昭摸着下巴一会,摇了摇头:“你如果提前告诉我,你会碎成渣,我只会觉得你想骗我,你一定会挂掉。

    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会阻止你。”

    

    他还真的是明白她的脾气。

    

    就是因为太了解她,希里斯没有告诉宁昭昭实情,甚至和默文悄悄算准了她的心思,将整件事安排得那么顺理成章。

    

    如果说一点危险都没有,宁昭昭是肯定不会信的,她一旦起疑,就很难被忽悠过去。

    

    希里斯也没有证据来安抚她,让她相信自己碎成渣之后还能活着回来。

    

    在那种情况下,他的所有解释都是苍白的,也没有任何意义。

    

    开门是当时唯一的办法,无论如何,希里斯都要她平安出去。

    

    从一开始,希里斯就转移了整个计划的重点,反复提醒他们危机不是在开门的时候,而是在等门凝结而成时,那些NPC的攻击才是最危险的。

    

    事实上,这也确实是整个过程最危险的时候。

    

    大家都在担心开门时被NPC攻击时应该怎么对付,包括,宁昭昭。

    

    等到门凝结而成,宁昭昭也无力改变,默文他们那么在乎她,是绝对会用所有手段将她带离黑暗空间的。

    

    希里斯从一开始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他不能指望说服宁昭昭去相信连他都无法证明的解释,听起来那么不可靠那么虚无,留给她思考的时间越多,事情的变故就会越大。

    

    在决定实行这个计划时,希里斯就明白所有事必须靠他自己去努力。

    

    “从一开始,你就知道自己能这么快回来?”

    宁昭昭惊讶地昂着头看他。

    

    “根据我手握的线索,顺利的话,就是今天回来。

    无论如何,我都要赶上今天开门的时间,我不能再等7年了。”

    

    “我还真以为你要等你那么久呢。”

    宁昭昭努了努嘴,假装不爽。

    

    “我还记得在我碎掉之前,有人说如果我不回来,就要和别人谈恋爱,和其他人在一起,”希里斯说完,脸色故意沉下,敲了敲她的脑袋,“我能不快一点么?”

    

    揉了揉脑袋,宁昭昭好奇道:“那默文他们知道你回来了吗?”

    

    “不知道,”希里斯的眼睛望着她,好像她就是整个世界,“我一出来,立刻就来找你了。”

    

    “那正好给他们一个惊喜!”

    一拍手,宁昭昭牵住希里斯的手,拖着他往家的方向走。

    

    希里斯由得她牵着自己,一步步来到之前在黑暗空间待过的那个熟悉的小区。

    

    只是这里住着的都是真正的活人,不是黑暗因子。

    

    一路来到他看过不知道多少次的门牌号,屋子里本来还有闹哄哄的声音,在宁昭昭敲门之后,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里面似乎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回来这么早”,没过一会,就脚步声朝着门边走来。

    

    开门的是妈妈,一看到宁昭昭就是一个大拥抱:“生日快乐宝贝儿~”   

    “谢谢妈妈~”宁昭昭开心地给了一个回抱,就听到妈妈在旁边吸了吸鼻子。

    

    “什么味儿,真好闻,”妈妈松开怀抱,这才看见女儿身后站着个人,但走廊里的路灯坏了,她看不清脸,“谁啊这是,你学长……不太像,你老师?”

    

    看着希里斯一身稳重打扮,妈妈的心悬了起来,还以为她去学校没几天就出了啥事。

    

    “不是,这个是……”宁昭昭愣了愣突然不知道怎么解释,把话锋一转,将希里斯推到了门里,“先进去再说。”

    

    “昭昭,生日快乐!”

    

    伴随着四声整齐的祝福,空中“啪啪”几声响,彩带和礼炮喷了希里斯一身。

    

    雷欧的尾音还没来得急收尾,在看清是希里斯后,音调又接着高了上去,变成受惊后的惊吓。

    

    看着眼前四个家伙,希里斯眼角跳了跳,庆幸自己赶在今天回来了。

    

    原来这几个家伙还缠着宁昭昭,居然从APP里出来了,像活人一样活在这个空间。

    

    “你怎么出来了?”

    默文惊讶之后,满脸嫌弃,“这么快,还以为你要等个好几年呢。”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希里斯礼貌微笑,气得一旁的叶燃像个快要爆炸的小火山。

    

    萧暖意和扯着气球飘在半空的萧凉景都没说话,大家尴尬地看着希里斯,最后雷欧打破沉默,张开双臂迎上去:“欢迎你回来!”

    

    走到一半的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后知后觉地把动作打住,冲希里斯不好意思地笑笑。

    

    他差点忘了,希里斯讨厌别人碰他。

    

    可就在大家都以为希里斯那副冷脸只会无视雷欧的时候,他居然真的单手搂了下雷欧的肩膀,说了声“谢谢”。

    

    “哎?

    你有点眼熟啊,你也是NPC?”

    妈妈好奇地盯着希里斯看了很久,还时不时嗅一下鼻子,“你身上的味道……很特别啊。”

    

    宁昭昭赶紧把希里斯往身后拉,像护宝贝一样,手爪爪还小心将他往后拨:“妈妈,他是……他是……”   

    “目前的关系是,男朋友。”

    身后的男人不满意地强调。

    

    整个屋子雅雀无声,宁昭昭一个猛甩头,红着脸看他。

    

    “不是你说由我决定我们的关系吗?”

    希里斯看着她,全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问题,“你是觉得这个关系不好?

    想换一个更深入一点的?”

    

    “不不不,这个挺好。”

    宁昭昭赶紧出声打住,以免他再说出什么不得了的惊人发言。

    

    “等等,这就是那家伙?”

    妈妈似乎知道什么,眼神在顷刻间多出一丝畏惧,往后退了一步,“地狱APP主神?”

    

    “对对对,就是他。”

    叶燃看出昭妈妈眼神的变化,在旁边附和。

    

    “你该不会是想拐我女儿去地狱吧?”

    昭妈妈一把将宁昭昭扯到身边,表情复杂,“你提供了小药水作为交换,我很感激你,可是……可是我女儿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她不会习惯的!”

    

    “妈妈……”宁昭昭听得满头大汗,这场面好像马上要谈婚论嫁似的。

    

    希里斯淡淡地笑了一下,礼貌地开口:“请放心,我不会带她去她不习惯的地方。

    我随时都可以来见她,只要她想。”

    

    昭妈妈松了口气,抓着宁昭昭的手松了松,但表情似乎还是不怎么看好。

    

    正要说什么,她的余光瞥见女儿嘴角的一抹笑意,又把话忍了回去。

    

    想当年,昭昭爸爸要和她在一起,她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呢,可现在不也一样有了昭昭么?

    

    “好了好了,今天是昭昭的生日,我准备了很多好吃的!”

    昭妈妈松了下围裙,进厨房继续准备。

    

    客厅里只剩下他们几个,气氛在瞬间就像被点燃的蜡烛,温度在升高。

    

    原本飘在半空拉着气球的萧凉景慢悠悠晃下来,尴尬地萧暖意身后一站,没说话。

    

    “坐啊,都站着干什么呢?”

    宁昭昭笑着起身招呼,“爸爸还要等会才回来,他还没下班。

    待会对面那家鬼叔叔他们也会过来吃饭,准备了元宝蜡烛什么的,凉景也可以吃的。”

    

    话落,宁昭昭指了指旁边的小桌,上面放满了祭祀用的东西。

    

    雷欧瞟了眼上面摆放的东西,觉得宁昭昭这生日过得也太特别了一点。

    

    “你准备礼物了吗?”

    默文靠坐在沙发上,问希里斯。

    

    他一愣,既没否定也没肯定,这表情给人一种浓烈的暗示——没有准备。

    

    其他人也秒懂,笑了笑,得意地眯起了眼睛。

    

    没过多久,昭昭爸爸回家了,手里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连隔壁那家鬼叔叔也带着老婆儿子女儿过来了。

    

    希里斯盯着昭昭爸爸仔细观察了会,发现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既不是妖怪也不是鬼。

    

    “爸爸!”

    宁昭昭刚蹦上去,昭昭爸爸就递给她一个包装好看的礼物盒。

    

    “生日快乐,昭昭。”

    

    昭昭爸爸是个看起来斯文温和的人,笑起来特别有亲切感,他一回来,厨房里的昭昭妈妈马上抬起头看过来,一边切菜一边微笑。

    

    “哇,这也是我的吗?”

    指了指爸爸手里的一大束花和另外一个盒子。

    

    宁昭昭感动地握着双手准备等着爸爸递过来,然而爸爸把礼物往旁边的柜子一放,还特意叮嘱:“这是送给妈妈的,你可千万别拆,刚才那个是你的生日礼物。”

    

    “嗷……”宁昭昭这才想起,每年生日,爸爸都会给妈妈也准备一份礼物和花,比她的礼物还要大还要丰富。

    

    换了鞋,把衬衣袖口挽起来,昭昭爸爸立刻去了厨房帮忙。

    

    他们在厨房里似乎在小声讨论什么,希里斯发现时不时有视线落在他身上。

    

    等到饭菜都上了桌,雷欧把蛋糕拿了出来,点上蜡烛让宁昭昭许愿。

    

    她双手合十,嘴角挂着微笑,没人知道她到底许了个什么样的愿望,叶燃八卦地问了好几次宁昭昭也没回答。

    

    大家吃得很开心,平时不怎么喝酒的爸爸也摸出来一瓶白酒,一直抓着希里斯灌。

    

    灌到后面,昭昭爸爸脸色通红,连桌都要趴不住了,还是昭昭妈妈把酒瓶和酒杯没收了才消停。

    

    昭昭爸爸起身去卫生间洗脸,希里斯趁机小声凑到宁昭昭耳旁:“你爸爸好像想灌醉我。”

    

    “应该是妈妈和他说了什么,他想套话的吧。”

    

    看爸爸醉得难受,妈妈转身去了厨房煮解酒茶,她一走,爸爸马上抬手搂着希里斯往阳台的方向走。

    

    宁昭昭刚要阻止,旁边的五个一把将她拉住,全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今夜没什么风,气温有些凉,爸爸抬手勾着希里斯的肩膀,带着酒意问:“我听昭昭妈妈说了,你是昭昭男朋友?”

    

    “嗯。”

    希里斯点头。

    

    “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她同学,你是干什么的?”

    

    “类似于……猎头吧。”

    希里斯不确定他知道什么,又可以说什么,只能找个好的理由解释。

    

    在地狱APP里,由系统感应到BOSS后,他亲自出马让他们加入自己……大概也算是猎头吧。

    

    想想这么解释也没什么问题。

    

    “年纪轻轻,倒也不错啊,”爸爸喝大了,想到什么说什么,还使劲拍了拍希里斯的肩膀,“你怎么认识我们家昭昭的?”

    

    “大概算是玩过几次游戏。”

    

    “网友?

    !”

    爸爸惊讶。

    

    “不是,面对面,真人的。”

    

    只不过游戏输了不止是屏幕上显示game over那么简单。

    

    “行吧,年轻人的世界我也不好干涉,”昭昭爸爸的声音沉了下去,和之前的柔和斯文截然不同,竟有那么点威胁的意味,“你要好好对我们家昭昭啊,我们家昭昭可是大宝贝,从小就没有受过欺负,我也不允许谁欺负她们娘俩!”

    

    “明白,”尽管知道身旁的人喝醉了,说的都是醉话,希里斯还是特别诚恳认真地点头保证,“她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

    

    重要到只要是她的心愿,哪怕粉身碎骨都会毫不犹豫为她实现。

    

    “你们在外面干什么?”

    身后响起昭昭妈妈的咆哮,跟着爸爸就被拉走,歪歪倒倒一下靠在妈妈的肩上,“外面风那么大,很容易感冒的,你们两个都给我进来。”

    

    “嗷……”一改刚才严肃的语气,爸爸乖顺地应了一声,被妈妈扶回了客厅。

    

    吃过饭,到了送礼物的环节。

    

    大家挨着拿出了自己的礼物,直到叶燃提着一把粉色的电锯出现,现场气氛达到了顶端。

    

    雷欧:“我以为你开玩笑的,你居然真的准备了把电锯?

    拿来干嘛?

    切菜?”

    

    “这个……”叶燃刚想说杀人很锋利,眼睛瞟过一旁的昭昭妈妈,又笑着改口,“这不是很个性吗?

    我送这个礼物,总不会和你们一样吧!”

    

    “行吧。”

    

    萧暖意和萧凉景做的大娃娃很可爱,手工也不差,设计得很像宁昭昭,一看就花了不少心思。

    

    在收到默文送的连衣裙后,宁昭昭还特意换上试了试,尺码非常合身,妖媚可爱的风格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之前说照片是礼物的雷欧,又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条漂亮的手链。

    

    手链上的吊坠是角角和箭头尾巴。

    

    等到所有人都给了礼物之后,他们看向希里斯,幸灾乐祸:“你的礼物呢?”

    

    希里斯站着没动,拍了拍宁昭昭的脑袋说:“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给你。”

    

    “切~”其他人全当他是敷衍,只有宁昭昭信了。

    

    她总觉得希里斯还藏了个大宝贝,肯定不是蒙她的。

    

    玩到入夜,宁昭昭挨着送他们出去,其他人还不想走,被她哄了半天,才好不容易给挨着送回系统里。

    

    等到只有她和希里斯两个人了,宁昭昭期待地搓手手:“你刚才说的礼物不是骗我的吧?”

    

    “当然不是。”

    说完,希里斯勾唇一笑,宁昭昭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一脸期待地拿出手机,随意瞥了眼收到的短信,正要继续追问,突然眼睛一直,被短信上面的内容震惊。

    

    这是她银行卡的收款信息,一串串零前面是一个1。

    

    她……她发财了!   

    宁昭昭把手机一握,当即猜到是希里斯干的:“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这是你该得的,”希里斯笑着抓住她的手,指尖在她的手背上划动,“你在游戏里赚的积分,不能用于系统对应的心愿兑换,我就给你换成你用得着的东西。”

    

    呜呜呜,妈妈,她发大财了!好开心!开心到飞起!   

    今天,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开心最幸福的妖怪。

    

    多了一个长期“饭”票,又有了一大笔钱!   

    “我要走了,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课,早点回去休息。”

    希里斯拍了拍她的脑瓜,宁昭昭的脸一下就垮了,似乎不怎么开心。

    

    “你这么快就要走啊?

    不陪我?”

    宁昭昭嘟着嘴,手拽着他的衣角不放。

    

    “我周末再来接你放学。”

    

    “你口气好像我爸爸。”

    

    “那我周末等你放学后,一起去吃好吃的。”

    

    “那行吧。”

    宁昭昭挥了挥手,发现希里斯真的转头就走了,在某个阴暗处,突然就像一道漆黑的墨水,流入那黑暗之中不见了。

    

    她垂头丧气走回去,爸爸已经睡了,剩妈妈还在客厅坐着吃水果,看着她坏笑。

    

    “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

    

    “什么啊!”

    宁昭昭嘟囔,“怎么可能。”

    

    “其实你不说,我也猜到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没那么简单,而且你回来的时候说过,在黑暗空间里,你没有小药水。”

    

    在她回来的那天,宁昭昭的情绪很激动,和妈妈什么都说了。

    

    那时候顾着安慰女儿的昭昭妈妈没有多说,但她心里什么都明白,也什么都猜到了。

    

    “既然回来了,那就早点睡吧,”走到门口的时候,妈妈又一个神龙摆外,露出坏笑,“他的味道倒是不错啊,你觉得呢?”

    

    “是不错……妈妈!”

    宁昭昭下意识回答后,对上妈妈那坏坏的笑,脸颊一下通红。

    

    她还想说什么,妈妈已经溜回房里,把门给上了锁。

    

    宁昭昭回到屋洗了个澡,躺下后怎么都睡不着,又看了眼卡上的余额,整个人更兴奋了。

    

    翻来覆去没有睡意,她枕着手突然想起希里斯,心口又莫名其妙有点发烫。

    

    他有手机吗?

    

    他在地狱可以回短信吗?

    

    通讯基站能不能把信号发送到地狱呢?

    

    其他人谈恋爱,睡前总会发发信息,打打电话。

    

    她倒好,男票住地狱就算了,还不知道怎么联系。

    

    咧了咧嘴,宁昭昭刚想换个姿势躺,手背上突然一热。

    

    就像碰到刚加了热水的茶杯,不适感来得很突兀。

    

    从躺换成趴着,宁昭昭把手放到灯下,发现在她轻轻用手指摩挲的时候,手背上居然多了一个奇怪的符号。

    

    “哎?

    !”

    想起当年遇到小乌的情况,宁昭昭暗叫不妙,该不会希里斯又被雷劈了,身上的某个魂魄识又飘到她身上来了吧。

    

    她小心翼翼用手指描绘着那个符号,在最后收尾的一瞬,眼前的世界突然间变了。

    

    眼前的房间……有点眼熟!   

    尽管这个房间被放大了不少,但是摆件、甚至是房间里那些东西的位置,都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她在栖息之地住过的屋子!   

    只不过,眼前的屋子比她过去的房间要大很多很多。

    

    哦对了,床也不见了。

    

    不过在靠窗的地方多了一扇小门,宁昭昭好奇地往里面走,看到了屋子里的情况。

    

    屋子里的整体装潢以白色为主,中间摆着的大床也是略微刺眼的白色。

    

    只不过,那坐着一个穿着黑色浴袍的男人。

    

    衣领略微松垮,露出一小部分背部肌肉,线条堪称完美。

    

    男人的发尾还有些湿,似乎刚洗了澡,微微弯曲成柔和的线条。

    

    宁昭昭整个人愣在那,又使劲拧了自己一把,痛!不是做梦!是真的!   

    等等……   

    空气里飘来熟悉的味道,让宁昭昭眼睛开始放大。

    

    察觉到身后的动静,男人转过身朝她看来,差点没有惊得她脚滑摔一跤。

    

    “你……你干什么!”

    宁昭昭看着坐在床上的希里斯,震惊道。

    

    肌肉凸起的手臂搭在膝盖上,松垮的浴袍消减了希里斯平日身上的冷气,多了一丝……撩—人。

    

    宁昭昭下意识往屋子里走了一步,他身上的气味迷漫地到处都是,明明肚子不怎么饿,竟然被他生生勾出一丝心痒。

    

    “你是不是不喜欢今晚的礼物?”

    他问,修长地手指微握,“我想来想去,你那么喜欢吃东西,请你吃一顿好的可能更让你开心。”

    

    吃……一顿好的?

    !   

    宁昭昭怀疑……不,她确定,他是故意的!   

    他说的好东西,绝对不是别人以为的那种好东西。

    

    对魅妖而言的食物、好东西,只能是……   

    当接收到他传达的信号后,宁昭昭的脑瓜嗡地一响,感觉乱糟糟的。

    

    明明心口发热,人开始紧张,却没有第一时间逃跑。

    

    即使希里斯没有说,但她已经猜到,只要她再用手指描一次那个图案,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她暂时不想走,脚迈不动。

    

    她欺骗不了自己的本能。

    

    QAQ太好闻了!   

    宁昭昭像被蛊惑了一般,拖着脚往里走,一直走到床边才停下。

    

    她暗暗在心里讽刺自己,明明是个魅妖,怎么这么容易就被美味把魂勾走了呢?

    !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装作纯真懵懂,宁昭昭咧了咧嘴,眼睛转了一圈,假装什么都不明白,“你说要送我什么好吃的?

    我怎么没看见?”

    

    希里斯牵动唇角笑了一下,随手拿起放在床边的领带,在自己的手腕上系了个蝴蝶结,朝她伸出手:“这个礼物,你喜欢吗?”

    

    屋子里的氧气好像越来越稀薄,宁昭昭的脸颊很烫,连呼吸都是让她不冷静的温度。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伸出手,被他的指尖轻轻勾住。

    

    坐在床上的男人动作温柔,指腹轻轻点过她的每一个指尖,最后滑到她的掌心停下,似乎在等她给自己回应。

    

    宁昭昭的脑子里天人交战。

    

    眼前的美味实在太好闻了,可她……是不是应该假装矜持一下,一时间分不出到底是她成了礼物,还是他是礼物。

    

    “昭昭,需要考虑这么久吗?”

    希里斯像是不满她一直没做选择,舒展的眉头皱了皱,连带额前柔软的发丝也随着轻轻晃动了一下。

    

    心口好像突然有什么爆开了般,宁昭昭豁出去把他的手抓住,一脚踩在床边,一手勾住他的下巴:“你就是我的生日礼物是吧?

    哼哼,让我拆开来看看满不满意。”

    

    在这一晚之前,宁昭昭的记忆还让她垂死般抓着希里斯“高冷傲娇”的人设。

    

    但这一晚之后,宁昭昭只觉得自己被他骗了。

    

    这家伙给别人看的形象,和现在对她的态度完全是两个人!   

    看看,看看这家伙一套套的操作,闷骚到起飞,飞出大气层冲出银河系。

    

    “昭昭?”

    床边动了动,传来希里斯温柔的呼喊。

    

    宁昭昭打了个颤,假装没听到,使劲闭紧眼睛装死。

    

    长这么大,她听过很多有关魅妖的故事,唯独没有听过魅妖会“吃”到撑死的案例。

    

    而她,昨晚,差一点就吃撑了。

    

    身为礼物的某男,居然把她这个收礼物的人差点给腰折了,宁昭昭越想越气,手在被子下抓了抓,像在掐希里斯的皮。

    

    旁边的男人挪了挪,朝她靠近,附在她耳旁说:“再不起床,你上课要迟到了。”

    

    上课,迟到。

    

    宁昭昭“嗷”地叫了一声跳起来,把衣服一捞,快速套上,举起手背准备描纹走人。

    

    腰上忽得绕上一只手臂,把她带进一个滚烫的怀抱。

    

    “就这么走了?”

    耳旁的声音慵懒又带着一丝不满。

    

    “别闹,我要迟到了。”

    宁昭昭急得蹬了好几脚也没爬起来。

    

    最后她选择认输,回头在他的脸上飞快亲了一下,腰上的手臂才松开。

    

    慌忙用手指描了一遍手背上的图案,宁昭昭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看了看时间,她必须马上出去洗漱,不然肯定会迟到。

    

    刚打开房门,爸爸妈妈正在吃早餐,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昭昭,你还没走啊?”

    妈妈喝了口豆浆,又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去学校了,敲门也没人应。”

    

    “我我我睡过头了。”

    

    宁昭昭支支吾吾说完,冲去浴室洗了个澡,换好衣服拿了个包子就往外冲。

    

    “妈妈,我今天睡宿舍不回来,要周末才回来!”

    

    “知道了。”

    

    昨晚是因为大家要给她庆祝生日,宁昭昭才悄悄回家睡了一晚,好在大学离她家也近,她就是走读也完全不会迟到,可是学校要求统一管理,哪怕她离学校只有30分钟的车程,也必须住校。

    

    当初选这个学校,是妈妈和她一起精心挑选的。

    

    碍于宁昭昭特殊的身份,离家太远万一遇到麻烦,怕她一个人处理不好,最后选定了就在D市的大学。

    

    急匆匆赶到学校,正好还有10分钟上课。

    

    无惊无险正好赶上。

    

    大学生活开始还不到一个月,在新的环境里,大家都在忙着认识新的朋友,开展新的生活。

    

    宁昭昭性格好,很快就和寝室里的室友打成一片,系里也有不少人注意到她,主动来认识她。

    

    上了一天课,她收到3瓶饮料,4包零食,都是她连名字都不认识的同学送给她的。

    

    宁昭昭全都还了回去,口水都快说干了,对方才失望地收回。

    

    “昭昭,你人气好好啊,”坐在她身旁的室友A坏笑着问,“对了,你是不是没有男朋友?”

    

    “哈?

    你怎么知道。”

    室友B惊讶问。

    

    “你看昭昭晚上从来不打电话,也不和人发短信聊天,到点就睡觉,作息比老年人还准时,怎么可能有男朋友。”

    

    宁昭昭(围笑):我可谢谢您的夸奖。

    

    “我觉得刚才送奶茶那个传媒系的男同学不错,长得挺帅的,说话声音也好听,斯斯文文的。”

    

    “不不不,我觉得他太矮了,还是送薯片和饼干的那个男生适合昭昭。”

    

    旁边最淡定的室友C喝了口水,问:“你们怎么不问问昭昭喜欢什么样的呢?”

    

    “我……”宁昭昭咧了咧嘴,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我喜欢非人类?

    

    说我喜欢一个每天睡觉都恨不得穿西装耍帅的家伙?

    

    说喜欢的人住在地狱?

    

    她这群普通人类室友恐怕理解不了。

    

    宁昭昭想办法转移了话题,这群室友又开心地讨论起最近刚上映的新电影。

    

    入夜。

    

    洗漱完爬上上铺,宁昭昭整理好被子正要睡觉,对面床铺的妹子突然说话了。

    

    “昭昭,我有个朋友,他人长得不错,性格也好,就在我们学校……”   

    后面的话听得宁昭昭脑袋冒汗,妹子说得很明显了,她那“朋友”之前就注意到了宁昭昭,想拜托她制造个机会认识一下。

    

    憋了好一会,宁昭昭的声音闷闷传来:“我有男朋友了。”

    

    “你别逗我们了,”妹子以为宁昭昭是故意找借口拒绝,“见个面而已,我也和你一起去,要是不合适以后就不见了,他真的不错,我不会坑你的。”

    

    “我真真有男朋友了,”宁昭昭有点着急地解释了一句,“真的,不骗你们。”

    

    一时间,整个寝室都沉默了,过了会,下铺的室友探出个脑袋:“异地恋?

    奇怪,异地恋每天不打打电话,发发短信么?”

    

    “……”被问到哑口无言的宁昭昭正在想办法,手机震动了两下,居然是个陌生号码打进来的电话。

    

    她趁机示意有电话,打断了她们的讨论。

    

    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熟悉的声音:“还没睡?”

    

    宁昭昭眼睛放大,小声问:“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

    

    寝室里实在太安静了,哪怕宁昭昭已经压得很小声了,还是被八卦的室友听到,顿时整个寝室都沸腾了,还有两个直接裹着被子走到她床边开始起哄。

    

    “我刚才听到了些话。”

    

    “……”宁昭昭心里涌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难道他听到了她和室友的话?

    

    手指下意识抚了下手背上的符号,宁昭昭抿了抿唇,问:“什么?”

    

    手背上的符号除了她以外,连妈妈都看不见,这群普通人室友更不用说了。

    

    可就在她摸了下那个符号后,电话滋滋两声,突然变成了免提:“我想你了,睡不着,明天我来找你好不好?”

    

    电话里的声音充满磁性,单是听那好听的音色,都能幻想出一张好看的脸。

    

    床边的室友起哄地更厉害了。

    

    宁昭昭慌乱去关手机上的免提键,点了几下发现按了没反应,猜到是希里斯故意的:“不行。”

    

    “这么无情,难道你不想我吗?”

    

    “……”老天啊,希里斯被换芯了吧?

    

    她竟然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撒娇和幽怨的意味。

    

    瞟了眼在床边坏笑的室友,宁昭昭不忍心为了让她们不八卦就让希里斯受委屈,声音也软了下去:“好吧,其实,我也想你了。”

    

    话落,两个室友抱在一起牙酸。

    

    腻腻歪歪聊了会,希里斯怕打扰她休息没有多说,约定明天下午来接她,后天正好是周末,晚上带她去吃一家默文说的新开的餐厅。

    

    挂断电话,寝室一下变得闹哄哄,全都嚷着明天要去校门口看看她男朋友到底长成什么模样。

    

    宁昭昭抽了抽嘴角,呵呵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脚是人家自己的,人家好奇想看看,她也阻止不了。

    

    而且希里斯又不是怪物,就是普通人的样子,除了穿西装略显成熟稳重外,也没什么不好的,也不会吓到普通人。

    

    她家宝贝拿出来炫耀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哼唧,这可是她找到的,最好吃的男人!(成就感叉腰)   

    第二天下课的时候已经16:30,明天是周末,她打算回家住两天,等周日再回寝室。

    

    收拾好课本放回寝室,宁昭昭一出门,身后跟了好几个小尾巴。

    

    昨晚嚷着想给宁昭昭介绍男朋友的妹子不怎么服气,非要看看宁昭昭男朋友是不是比她那个朋友好。

    

    宁昭昭在前面走,身后的小尾巴跟了一路,一直跟到校门口。

    

    假装什么都没发现,宁昭昭叹了口气,在校门外张望寻找希里斯的身影。

    

    这家伙不是说提前来等她的吗?

    怎么不见人。

    

    校门口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宁昭昭在人群里飞快地筛选穿着西装、身材好的人,来回看了几次都没看到。

    

    她掏出手机,正要拨通昨晚存下的那个号码,一道白晃晃的人站到了她跟前。

    

    “看了我好几眼都没看到?

    我在你眼睛里就这么渺小?”

    是希里斯的声音!   

    宁昭昭惊讶地抬起头,看见的是一身和他风格截然不同的白色卫衣,下面穿着牛仔裤和板鞋,头发也不像以前那样打理得一丝不苟,搭住了一部分眉毛,眼神在看别人的时候还是冷冰冰的,可一落到她身上,立刻多了温柔。

    

    “哎哎哎?”

    宁昭昭绕着他走了一圈,瞪着眼睛问,“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没穿西装?

    我还找了半天穿西装的人呢!”

    

    希里斯修长的手指拽了下领口,眉头怀疑地皱起,低头打量自己:“雷欧说穿西装太成熟了,这么穿看起来稍微……年轻一点,衣服都是他选的,”见她一副看见恐龙的表情一直看,他怀疑道,“很奇怪吗?

    难道雷欧也骗我?”

    

    “很好看哎!”

    宁昭昭惊声表扬,“雷欧没有骗你,这样穿也很好看!”

    

    希里斯知道不能指望另外3个,要是问他们,肯定把他朝坑里带。

    

    这几个人里,只有雷欧有良心。

    

    看宁昭昭眼睛发亮的模样,他知道这身打扮在宁昭昭心里是好看的,皱着的眉头也逐渐舒展开。

    

    两人刚一走远,在门口偷看的室友好一会才想起要讨论。

    

    “我就知道昭昭的男朋友肯定条件不错,可是我没想到他条件那么不错啊……”室友A激动地拍着室友B的肩膀。

    

    “别拍,别拍,我看见了,他那身衣服如果是真货,很贵的。”

    

    “身材好棒,长得也好看得有点过分了。”

    

    唯一一个没说话的妹子愣了好一会,一拍腿:“难怪我说给昭昭介绍男朋友她不肯要,都有个这么好的了,她能看上谁啊,散了散了。”

    

    换了穿衣风格的希里斯就像变了个人,宁昭昭走在路上偷偷地瞟,感觉自己像是换了个男朋友似的。

    

    不过这些想法只能在心里想想,她可不敢直接说出口。

    

    晚上吃过饭,她又带他去看了电影。

    

    电影讲的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驱魔者的故事。

    

    宁昭昭问他的感想。

    

    他说:“假的可以。”

    

    宁昭昭:“……”   

    玩到十点多,宁昭昭得回去了,希里斯把她送到楼下,完全没有依依不舍的情绪,吻了下她的额头,挥挥手转身就走。

    

    宁昭昭:“?

    !”

    

    电视上情侣分别时的卿卿我我都是假的吗!   

    回家洗了澡,往床上一躺,看着手背上的符号,宁昭昭又想到希里斯刚才离开时的决绝。

    

    啧,行吧,走得这么干脆,都不和她搂搂抱抱一下,她才不会去见他呢。

    

    被子一盖,谁都不爱。

    

    宁昭昭闭上眼睛开始酝酿睡意,迷迷糊糊间感觉手背发热,不过那感觉只是一瞬,很快就消失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做梦,她老觉得左边的床往下陷,挪了好几次,那种感觉又会靠过来。

    

    半夜内急,她坐起身,掀开被子就要去洗手间。

    

    凭着记忆,宁昭昭半眯着眼睛朝洗手间走,脑袋装在墙壁上一磕,疼痛瞬间让她清醒过来。

    

    睁开眼睛,她惊讶地捂着额头,这哪儿?

    不是她的房间啊!   

    等到她转身的瞬间,床边的灯亮了,这里是之前“幽会”的屋子,希里斯躺在床上,手刚从床头柜收回去。

    

    “怎么了?

    撞到头了?

    好大一声。”

    

    你还好意思说!   

    宁昭昭双拳一握,没有急着找他算账,先去了厕所又一个飞扑从里面冲出来,双手扯着他的睡衣领口问:“你怎么把我弄过来的!”

    

    “那个符号可以让你主动来找我,也能我带你过来,怎么了?

    不想看见我么?”

    

    男人眼神一变,眉头皱了皱,似乎马上就要开启幽怨模式。

    

    宁昭昭把手一松,气鼓鼓坐回另一边:“你也提前说一声啊,突然来这么一下,是想我下次滚到厕所坑里么?”

    

    “抱歉。”

    将她揽入怀里,希里斯吻了吻她被撞痛的地方,唇的温度一下驱散了隐隐的痛觉。

    

    “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以为你会来。”

    哄过了,就开始算账,呵,男人。

    

    宁昭昭抿了抿唇,斜过眼睛看他:“我以为你有事呢,今晚分别的时候跑得可快了,狗都追不上。”

    

    “生气了?”

    

    “才木有。”

    

    宁昭昭怎么可能因为这点事就生气,只是有点失落。

    

    谈恋爱怎么和她想的不太一样勒?

    

    哦,也对,电视里的都是两个人谈恋爱。

    

    他们是妖怪和地狱主神谈恋爱,有点不一样的地方也正常。

    

    “那我送你一个小礼物,别生气了好么?”

    说完,希里斯伸出掌心,示意她把手放上来。

    

    宁昭昭瞟了他一眼,没动:“什么礼物?”

    

    “想知道的话就把手给我。”

    

    最终,她成功被他勾起好奇心。

    

    假装不怎么在意,她把手放上去后,眼睛却一直认真地盯着看。

    

    在他们掌心相触的一刻,希里斯的掌心微微发热,一道蓝色的光混合着黑色的暗纹从指缝钻出,绕上她的中指。

    

    那道光逐渐变细,最后像戒指一样绕在手指上,光芒逐渐暗下,成了一条黑色的线。

    

    “你搞啥?

    你给我纹了个身?”

    宁昭昭举着手翻来覆去地看。

    

    “这和手背上的传送符是一样的,除了你,别人都看不见。”

    

    宁昭昭转而盯着他,那充满不解的眼神分明在说,你别告诉我这东西就是个装饰。

    

    希里斯被她的眼神逗笑,抓住她的手指摩挲了一下,说:“这是小乌的一部分。”

    

    “你把小乌分尸了?

    !”

    宁昭昭惊声。

    

    瞧,浪漫的氛围瞬间就没了。

    

    “小乌是道魂识,是可以被分裂开的,”希里斯顶着气氛被破坏的压力,继续若无其事解释,“它可以保护你,也能在感应到危险的时候给我提示,我会立刻出现在你身边。”

    

    “那……”   

    “放心,它不会像以前那样变成人形,它没有意识没有存在感,也不会有任何干扰。”

    

    “很好。”

    

    宁昭昭脸颊红了一下,担心小乌这部分如果还像以前那样,万一她某天和希里斯酱酱酿酿的时候床边忽然站着个人,那不得吓死。

    

    想想就口怕。

    

    “本来想送你个戒指,可是你现在还在上学,不方便,”希里斯捉着她的手继续摩挲,“不过这个东西也和戒指是一个含义。”

    

    话落,他悄悄瞄了她一眼,看得那么小心翼翼,紧紧张张,似乎怕她会突然反应巨大地嚷着不要。

    

    宁昭昭的第一反应倒不是不要,而是惊讶他做这些准备之前的小心思。

    

    经过她细细的思考,她严重怀疑,这家伙……是想求婚?

    

    假装没反应过来的宁昭昭挠了挠脑袋,傻呆呆地问:“所以捏?”

    

    希里斯皱眉:“你在人类的世界待了这么久,还不明白戒指是什么意思?”

    

    “戒指戴在不同手指上的意义不同。”

    

    “……”这个雷欧没教,只说让他现在戴中指准没错。

    

    宁昭昭看他突然词穷的样子,不忍心再逗他,哈哈地笑着把手指怼到他跟前:“你是在向我求婚吗?

    就像人类和人类求婚那样,希望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不要分开。”

    

    看着眼前的手指,希里斯眉头逐渐皱起:“我的确是想求婚,希望你能永远和我在一起。

    不过,你现在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叶燃老在背后比这个动作,我猜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希里斯顿时感觉心头不妙,竖中指难道是拒绝的意思?

    

    宁昭昭看了看自己手指,默默把中指放下,一把抱住他:“呵呵呵呵,别在意那些小细节。”

    

    “那……丫头,你的回答呢?”

    

    “我只是个20年的小妖怪,你想让我陪你下地狱?”

    

    平日里总是聪明、反应迅速的希里斯,突然间有点读不懂她的想法,一顿,失落地低下头:“我知道,地狱不是什么好地方。”

    

    “对别人而言可能不是什么好地方,”宁昭昭抱住他,脑袋往心口一拱,“可是那里有你,对我来说就是最最最最好的地方!”

    

    愣住的希里斯还没来得急确定她的回答,女孩又冲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如果我嫁给你,我是不是以后可以在地狱称王称霸了!”

    

    “绝对可以。”

    

    “成交!”

    

    心口的手大力一推,希里斯顺势往后倒下。

    

    怀里的女孩明明没饿,眼睛却变成了鲜艳的红色:“吃宵夜的时候到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