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 第644章:又乱勾人了,她自爆了(2更)
    戴家。

    卢老头他们任务完成,将药交给司羽就撤了。

    司卫平和刘雪岚从阁楼急步出来,正好迎上司羽和魏源。

    魏源并没有离开,跟着司羽一起进戴家。

    “药找到了,先救人,”司羽对司卫平他们没有废话,走进阁楼,看到司呈的情况眉头挑了下,这么快就虚弱了下来,看来这里出了什么事。

    司羽拿出银针,一边问:“出了什么事。”

    “盟会那边,跑到这里来闹事,震出来的波动,刚好扫到了你呈叔。”

    “盟会?”

    司羽微微皱眉。

    “扫杀队的人撤了出去,并不管暗城这地方的打打杀杀,之前的戴家欲要加入盟会,后来出了些意外才没有加入。上次的事戴家站在对立面,盟会自然视为仇敌。”

    刘雪岚说着,眼睛却一下也没离开过自己的儿子身上。

    司羽也没再多问。

    确实是这样,扫杀队还没有理由介入暗城这些打打杀杀之中。

    否则真的会犯起众怒。

    这次对盟会几个老祖动手,还是因为郑沧阆在西欧做的那些事。

    “这次施针下药后,就能够恢复正常人的体质,”司羽说着就给司呈施针。

    仍旧是上次的罗盘九宫针法。

    施过针,给司呈吃了司羽当场炼出来的药后,呼吸和一些身体机能就恢复到了普通人的程度。

    刘雪岚和司卫平激动不已。

    司呈虽然一直昏睡,却能感知得到,也能听得见。

    所以这么多年来,刘雪岚所说的那些东西他都知道。

    “再过一段时间,我再让卢家出去寻找下一批药,再施一次针,就能清醒过来。”

    “谢谢,太谢谢你了小羽!”刘雪岚激动得眼眶一红,上来要握住司羽的手,被司羽避开了。

    “这段时间你们可以贸下来陪他,时间到我会进暗城一趟,”司羽扔下这话就走了。

    司卫平亲自送司羽出戴家的大门。

    戴家主已经带着戴默过来,“司羽小姐,小默就先跟着你出去,等你找到了办法再将人送回暗城,以后他就归你管了。尽管差使他做事,别惯着他大少爷的脾气!”

    戴默:“……”

    司羽实在不想接收这样的人。

    “司羽小姐之后要钱还是要物,戴家这里管够!”

    “嗯,让他收拾一下,”司羽瞬间心动了。

    她知道戴家是真不缺钱。

    戴家主直接将黑袋子往外扔,“只要给口饭吃就行,这是伙食费!”

    说着,戴家主还递上了一张金灿灿的卡,炫耀的道:“这是戴家在外面打造的金卡,边缘是纯金的!”

    司羽飞快的接过。

    戴默只能默然的提上大袋子,跟着司羽走。

    司羽就揣着张金卡,身后跟着魏源和戴默。

    “兄弟,幸会!我叫戴默。”

    “魏源!”

    “兄弟,我出去之后,住哪?”戴默问。

    魏源指了指前面的司羽:“这可得问她了,我不管这事。”

    戴默立即走上去,和司羽并行:“司羽,我住哪?”

    “自行解决。”

    “啊?那你刚才不是答应了我爷爷,要收留我吗?”

    “我有说?”司羽冷淡之极。

    “……”

    *

    申城。

    司羽出来后就给韩穆凛打电话。

    电话刚响,一辆黑色轿车就驶了过来,车门打开,走下一道修长的身影。

    绝色的容颜,令这天地都跟着黯然失色。

    韩穆凛勾着唇在笑,魅惑之极!

    “小羽毛,又乱勾人了?”

    韩穆凛大步走过来,极致的无形威压让身边的两人都不敢直迎他的劲头。

    司羽指了指戴默,“戴家让带上的。”

    “怎么,要贴身跟着你?”韩穆凛微微眯眼,斜瞥了戴默一眼。

    戴默身抖了一下。

    这个男人太邪门了,连笑都透着一股冰冷的危险。

    “安排贴身跟着你?”司羽反问。

    “正好,扫杀队缺个看大门的,”韩穆凛勾住了司羽的肩头,扭头对戴默一笑。

    戴默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他什么也没干啊。

    *

    车上。

    魏源和戴默坐后排。

    戴默可怜巴巴的缩在魏源的身边,手抓紧了魏源的衣角。

    魏源嘴角一抽,真想踹开。

    到了地方,魏源赶紧下车走人。

    “先到金灿灿别墅。”

    司羽看也没看身后的人一眼。

    韩穆凛瞬间明白了过来,这是要将这人扔别墅里呢。

    现在别墅里都是一些研究狂魔,确实是适合不过了。

    金灿灿别墅。

    戴默抱着大包下车。

    看到眼前的别墅,愣了下,“我住这?”

    司羽走了进去。

    韩穆凛斜靠在车边,等着。

    好久没见到司羽了,电话也经常联系不上,突然看见她领了一个人进来,赶紧迎了出来。

    戴默闻到了一股泡面味,客厅里,好像有不少发酸发臭的衣服,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

    到处都透着一股邋遢。

    戴默皱了皱眉头,很不愿意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太邋遢了。

    “司羽小姐,你回来了,正好我们这半个月研究出一种新型的装置,你可以上楼看看,”张熳琳突然从一堆衣服的沙发堆里坐了起来,有些蓬头垢面。

    戴默看到这个女人,嘴角抽动得厉害。

    作为一个女人也这么邋遢,太不像话了。

    “给你们找了个伙伴,装置过两天再回来看,”司羽也没往里走,指了指戴默对张熳琳道。

    “研究人员吗?”张熳琳慢悠悠的拿起眼镜架到鼻梁上,仔细看了戴默一眼。

    “不是。”

    张熳琳摘下眼镜,看也不看戴默一眼。

    戴默明显看见这个女人眼里嫌弃的光芒。

    想他也长得不差,就她这种邋遢样,这个女人到底是有什么资格嫌弃他的?

    “随便给他安排个地方住。”

    司羽转身就走。

    里面泛着酸味,不想进。

    这些研究狂魔,破坏力果然强。

    戴默傻眼了:“喂,你就这么把我放这了?你收钱不干实事啊,太不厚道了……”

    不管他怎么嚎,司羽还是走了。

    韩穆凛将烟收下,“安排好了?”

    “嗯。”

    “走吧,大哥哥带你去吃大餐。”

    “事情解决了?”

    两人边说边上车。

    “郑夕知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自爆了。”

    听到这话,司羽微微一顿,“这是最后的尊严。”

    韩穆凛却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闷闷的,不是因为郑夕知,而是因为那个自爆。

    他眸色暗了暗,道:“那个张靖宣,盛堇他们盯得很牢,但是在暗城发生那些事之前,她进过暗城盟会。”

    司羽立即想到了戴默说的那个淡影,蹙了下眉。

    过了会儿,道:“之后再走一趟帝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