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朕!大秦天子,君临天下 > 第234章 周老
    第234章 周老

    他还没有进去,光凭这浓郁的血腥气,他都能感受出,这人受了很重的伤。

    而且就剩下一口气了,还是那种随时可能没的。

    等到秦川将他带到床榻旁时,周老却是愣住了。

    “这是……”

    周老面色一变,眼睛微微一眯,向来浑浊的眼神此时却是闪烁着一丝精明。

    他为宫中医者,曾经为那些受伤的军士疗伤过,所以他看的出来,这人身上的伤口皆是由宫中护卫的武器造成了。

    又是三更半夜,又浑身是伤,这就很令人怀疑了。

    不过周老并没有表现出来,放下医箱后就去查看伤势。

    旋即便是眉头紧皱。

    “这些伤口都太深了,我带的物件不够,得回医馆去取。”

    眼见着将医箱带着的绷带之类的物件用完了,那血仍是止不住,随后便是无奈的说道:“半个时辰之内必须止住血,要不然就算是大罗天仙来了,那束手无策了。”

    说着便是起身。

    秦川闪身过来,说道:“我去,你就在这里。”

    笑话,周老肯定发现了其中异常,若是让他出去,那么这里的事情一定是会走漏风声,堂堂长公子秦川,如今又封了郡王,还是大秦唯一的郡王,若是被人发现与刺杀大王的刺客有联系,那对于秦川来说,其后果不堪设想。

    虽说周老还不知道宫中遭遇刺客的事情,但是等天一亮,势必会传得满城皆是,到时候周老一联想,自然会想到深夜在他府中的重伤病人。

    秦川出去了,待其身影消失后,周老缓缓在床榻旁坐下,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旋即便是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

    阿策察觉出些许不对劲,但是此时的他却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老将这颗药丸塞到嘴里,似乎为了确保他将这颗药丸吞下了,还灌了几口茶,也不管这茶是热的还是滚烫的。

    “阿策……”

    本应是完全陌生的人,周老却是叫出了阿策的名字。

    他笑吟吟的对上阿策惊恐的眼神,“能够从深宫中活着出来,你是第一人,老朽很敬佩你,但现在的你即便是救回来,也会落下终身残疾,让你痛苦下半生,还不如让我替你解决了,不用感谢我。”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想了会儿,扭头,见着暮色苍茫中,那一抹光芒没有出现。

    于是他转头看向床榻上的阿策,后者面色惨白如纸。

    在药效之下,他的生命体征在逐渐变弱。

    周老笑吟吟的道:“你知道的秘密全部带进坟墓吧,若是被我发现第二个人知道了,那么我就只好对不起你了,将你那苦命的妹妹送下去陪你。”

    宛如一个笑面虎,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只藏在暗中的响尾蛇,等待机会,给对手致命一击。

    秦川回来,已经是两刻钟之后的事情了,这个时候阿策已经成为了一具没有丝毫生气的尸体,冰凉的躯体,让秦川当即愣住了。

    “周老,您……”

    周老满脸‘惋惜’的说道:“唉,你还是太慢了,刚才突然就抽搐起来,血流不止,怎么都……”

    将一切责任都完美的推在了秦川身上。

    秦川也不懂这些,叹息一声,走过去,用被褥盖上了阿策的脑袋,闭着眼睛说道:“你放心,你的家人会得到优待的。”

    说完,睁开眼后,目光落在了周老身上,后者自然明白这个是什么意思,当即便是笑呵呵的说道:“你放心,老朽不会将这里说出去的,毕竟若是被他人知晓,老朽我也有责任,我今晚就在府里休息,哪里也没有去,也没有见到长公子,不对,现在应该称呼郡王了。”

    秦川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很好。”

    而后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几个金票票,递给了周老,“我也不是不懂事的人,该给您的好处不会少。”

    周老脸不红心不跳的接过来,没看一样,旋即便是放进袖子内,笑眯眯的说道:“您放心,谁来问我都是这番说辞。”

    说完,他便告退了,而后就拿着桌案上的医箱隐没入了苍茫黑暗之中。

    待到周老的身影彻底消失,秦川脸色微变,朝着窗户外一个身影比了个割脖子的手势,黑暗那处地方耸动了一下,继而恢复了平静。

    秦川拿出小刀,眼角余光望向窗外,那里正是周老消失的地方,而后便是冷笑一声,说道:“这种事情,还是只有我知道为好。”

    而后拿着小刀,走在那已经冰凉的躯体旁边,说道:“对不起了,为了保险起见,你以后还是不要出现了。”

    正准备下刀之时,却是见到从被褥中伸出一个手掌来,握住了那把刀,旋即阿策的脸就露了出来,笑眯眯的说道:“让你失望了,我还活着。”

    秦川眼眸中有片刻的慌乱,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怎么,他没有得手?”

    阿策脸上已然有些血色了,身上的伤口也结满了血痂,看起来在逐渐恢复,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已经可以简单的活动一下手臂了。

    按照这个情况,最多半个时辰就可以生龙活虎了。

    “他得手了,不过我技高一筹,哈哈哈哈……”

    阿策高兴的大笑。

    至于如何化解的那颗至毒药丸,阿策没有明说,想必应该是有自己的手段。

    “这么说来,周老倒是杀错了?”秦川问。

    阿策冷声道:“作为组织派到秦王身边的人,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该死,对了,那个老不死的孙女好像知道一点我们的事情,斩草除根,你什么时候把她给做了。”

    “我的刀,从来不沾无辜之人的鲜血。”

    秦川将刀收好后,便是用一种阴沉的目光看向阿策。

    “我倒是没有想到,一个手里至少沾染了几百条人命的人,竟然还能够冠冕堂皇的说出这番话来,哈哈哈哈,怎么,是准备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吗?要不要我给你宣传宣传啊。”阿策嘲讽道。

    秦川没有说话,摆明了不愿意在牵扯进来,半响后,阿策起身,换了一身衣物,他一边整理衣衫,一边说道:“这几天你自己注意一点,凡是见到我到长公子府的人,一个都不能留。”

    说完,身影消失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