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木叶回收尸体 > 第95章 巫女的“复活秘术”
    猿飞日斩见状,表情一滞,但又找不到其他合适的理由。

    宇智波一族的尸体,一直以来确实都是宇智波自己处理,同样的还有日向一族。

    这两个瞳术血继家族,都是为了保护自家的瞳术,因此从最开始便有这个特权。

    但相对的,尸体流落在外的话,这两个家族也会自己想办法处理,很少麻烦村子。

    宇智波夏将宇智波鼬的尸体,包括手指在内,全都收到了封印卷轴内,随后站起身。

    这次的灭族事件,幕后黑手是谁,宇智波夏心知肚明。

    猿飞日斩肯定不会亲自策划,这种事情都是团藏冲在最前面。

    但要说真正的罪魁祸首,沉默纵容的三代和主使的团藏,两人都脱不了干系。

    拥有暗部情报的三代火影,却是赶到现场最慢的一个,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宇智波夏深吸口气,并没有将怒意表现出来,而是看起来和正常的时候一样。

    “三代目大人,罪魁祸首已经伏诛,劳烦您和各家族的出动了。”宇智波夏轻轻躬身,道。

    猿飞日斩盯着宇智波夏的脸,看了几秒。

    宇智波夏小队,居然能够平安回来,这是令他意外的另一件事。

    因为,他早就已经,将宇智波夏四人的行踪路程,透露给了团藏。

    小队里面,有两名宇智波,以团藏的性格,肯定会动手脚。

    但宇智波夏仍旧平安无事地站在这里,这接连两件事,都让猿飞日斩觉得,自己高估了团藏的手段。

    叹了口气,猿飞日斩沉声说道:

    “宇智波出了这样的事故,我也很痛心。但即使如此,之前的事件也不会作罢,宇智波依旧要在族地之内禁足。”

    说完,猿飞日斩招了招手,便带着暗部离开了宇智波族地。

    宇智波鼬已经死亡,一具尸体对他来说,也可有可无了。

    宇智波夏有些疑惑,不知道猿飞日斩说的是什么意思。

    而就在此时,宇智波夏小队的其他三人,和巫女及侍卫稻禾一起,也来到了现场。

    之前,他们刚刚将巫女送达火影楼,宇智波夏的影分身便解除了。

    三代火影,也在他们到达之前,离开了火影楼。

    那个时候止水便断言,宇智波族地肯定出了什么事情。

    在这一周多的赶路时间中,巫女和宇智波夏几人,相处的还算融洽。

    虽然最初,是因为宇智波夏的实力原因,才主动接近搭话。

    但后来,也算是初步了解了宇智波夏这个人。

    实际上,几人已经算是成为了朋友,即使交情不深。

    因此,当听闻宇智波夏的家族出了事,巫女便也跟着过来看一看,想着能帮上一些忙。

    不过,就目前来看,事件已经结束,不需要巫女帮忙了。

    各个家族的族长,虽然是主动来帮助宇智波的,但那个面具男明显不是木叶的人。

    如果面具男将宇智波屠杀完毕,难保不会对其他家族动手。

    因此,即使只是假设,那他们也算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族、保护木叶而战。

    这次战斗,他们所有人都陷入了危机,宇智波夏则是又一次救了他们。

    加上上一次,已经是两个人情了,最起码在这些家族族长心里,是这么想的。

    但这个情分,没人会立即表达,全都记在了心中。

    各族族长出声安慰了几句,便全都离开,宇智波鼬联合面具男企图灭族事件,也告一段落。

    值得庆幸的是,泉的母亲并没有死亡,只是受了重伤,需要在木叶医院治疗休养。

    铁火的母亲也没有死,当时情急之下,是铁火的错误判断。

    毕竟那种环境下,铁火已经心乱如麻,判断错误也是情有可原。

    那个时候,铁火前脚离开家,日向日足后脚就到了,因此及时将铁火的母亲送去了治疗。

    不过,铁火的母亲虽然没死,但已经无法再醒过来。

    简单来说,就是变成了植物人。

    事件前后,只有两个人失去了生命,那就是宇智波鼬和宇智波美琴,母子两人。

    房间内,围站着一群人,地面中央则是盖着一张白布,下面是宇智波美琴的尸体。

    富岳神色憔悴,领着三岁的佐助,站在一旁。

    而佐助的双眼,早已哭得红肿不堪,噘着小嘴一声不吭。

    宇智波夏已经了解了这段时间,宇智波一族中发生的事,站在一旁阴沉着脸。

    而旁边的巫女,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道:

    “夏先生,其实我们巫女一脉,流传着一种秘术,能够令人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

    宇智波夏猛地转头,其他人也都看向巫女。

    一旁的侍卫稻禾,下意识地默默上前半步,隐隐将巫女护在身后。

    宇智波夏想了想,说道:“这个秘术,是要有什么条件么?”

    一般来讲,如果这种秘术没有任何条件,那巫女也就不用担心魍魉和不死军团了。

    果然,巫女紧接着便小声说道:“这个秘术,只能由我施展,而且必须要用死者血亲的灵魂,作为献祭。”

    “血亲的灵魂?”宇智波夏眉头一皱,这个条件确实是有些苛刻。

    “嗯,没错。”巫女点点头,继续说道:“这个血亲,必须是直系血脉,而且被献祭的灵魂会永远消散,无法回归净土。”

    宇智波夏有些无语,这基本上和没说一样。

    血亲的灵魂,已死的人灵魂已经到净土了,没死的人用来换命得不偿失。

    更何况,宇智波夏刚才的第一反应,是给自己加一个复活币。

    但先不说他根本没有血亲,孤零零的一根独苗。

    就是有,也不能用血亲灵魂这种复活术,这比禁术性质还恶劣。

    “我,我来!”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奶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举着小手的佐助。

    就连富岳,都愣在了当场。

    佐助见所有人都看过来了,却毫不畏惧,坚定地说道:

    “人活在世界上,要发挥出属于自己的作用,要有存在感。母亲被哥哥杀了,但哥……鼬也已经不在了,无法赎罪。那就让我来吧,我用自己的灵魂救母亲。”

    其实,小小的佐助想不到什么有说服力的话,像存在感、赎罪这些词语,也都是听长辈说的,觉得帅气,就记下来。

    他只是想救自己的母亲,仅此而已。

    富岳立即急道:“佐助,你在说什么,我不允许你再出什么意外!”

    佐助虽然小,但却也是个很执拗的性子,因此他想了想,继续说道:

    “母亲是上忍,而我只是个小孩子,所以让我来复活母亲吧,这是我的愿望。”

    声音虽然有些颤抖,但表情却非常坚定,红肿的眼睛乞求地看向了宇智波夏。

    在小佐助心里,已经判断出,宇智波夏才是能够压过父亲决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