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其它小说 > 我在木叶回收尸体 > 第102章 上位者的基本演技
    八代和富岳两人,面部表情俱都一惊,心中同时想起了一个声音:政变。

    但随即,他们又都想到了,宇智波夏在昨天族会上说的话。

    而后沉默下来。

    宇智波夏倒是没有任何意外,表情平静的很,甚至还露出一抹微笑:“我早有预料,高层必定会对我们一族出手。”

    “不过没关系,宇智波一族向来是为了村子不惜付出一切,我相信真相总会浮出水面。”

    宇智波夏的声音,自信而坚定。像极了电影中,为村子贡献一切的勇士主角,被小人加害时的样子。

    声音随着暖热的微风,飘到了日向日足的耳中,仿佛是点燃了一股热血。

    日向日足看着宇智波夏那淡笑的表情,不由得深吸口气,眼底闪过一抹敬重。

    “夏,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们,来澄清这个误会。”

    在宇智波夏的感染下,日向日足也显得非常坚定。

    他身边的随从,一对白眼中也熠熠生辉,呼吸都微微急促,被宇智波夏的气度深深震撼。

    演习场中的宇智波族人们,也都注意到了日向日足两人,但他们并没有停止训练。

    直到宇智波夏一挥手,族人们这才停下来,宇智波夏的影分身也都随之解除。

    就在这时,演习场的左右两侧边缘,一些人影接连出现。

    左边是以团藏为首的根部,右边是以猿飞日斩为首的暗部。

    团藏拎着拐杖,一个飞跃落在演习场边缘。

    原本在树荫下的雪白小猫,瘦小的身体“噌”地一下弹起来,三两下窜上大树。一对眼睛圆溜溜地盯着团藏,脑袋微低,警告似的叫个不停。

    团藏没有在意,而是将拐杖重新拄在右手中。

    左手抬起,给身后的根部成员打了个手势。

    带着各式面具的根部成员,立即分散开来,将半个演习场包围。

    另一边的暗部,也在猿飞日斩的示意下,将另一半分散包围。

    原本在树荫下休息的宇智波族人,也都纷纷起身,来到阳光暴晒下的演习场中央。

    天空上,一朵白云恰好经过,遮住了太阳。

    阴影从远处快速袭来,为演习场降下了温度,似是不忍心让场中的人承受炙烤。

    猿飞日斩冷着脸,上前几步,随后注意到了宇智波夏旁边的日向日足。

    眉头微皱,猿飞日斩疑惑地问道:“日足,你怎么在这里?”

    日向日足转身,从容不迫地回答:“宇智波族长更替,我代表日向一族前来拜访。”

    宇智波一族在战场上,救了日向一族,所以在族长更替的时候来拜访一下,也是理所应当。

    猿飞日斩点点头,道:“日足,接下来就离开这里吧,不要让日向一族被宇智波一族牵连。”

    日向日足点头,而后转身看向宇智波夏,面带礼貌地说道:“那今天就到这里了,接下来我们也不好插手,抱歉。”

    “没关系,请便。”宇智波夏笑着摆摆手,心想不愧是一族之长,关键时刻演技很过关。

    在这过程中,前任族长富岳和现任族长八代,完全就像是宇智波夏的助手一般,静静立在两旁。

    猿飞日斩心中微惊,他原本以为,宇智波夏在宇智波一族中的地位,顶多排在第三名,在八代后面。

    现在一看,宇智波夏完全相当于宇智波真正的族长,虽然名义上不是,但地位上已经是了。

    “果然,宇智波夏才是宇智波一族的核心问题,也是最棘手的。”猿飞日斩暗暗想道。

    日向日足打完招呼,便带着随从一起,离开了演习场范围。

    等日向日足两人离开后,猿飞日斩将文件拿了出来,沉声说道:

    “宇智波一族涉及的案件,已经全部被查明,现在由全体高层研讨决定,将宇智波全族关押。”

    说着,猿飞日斩大致对着厚厚的文件,挑选了一些破绽较少的念了出来。

    天空上的云朵,依旧停在头上,不曾离开。仿佛它也想要听一听,宇智波到底犯了什么罪责。

    微风渐起,倒是没有了之前的灼热,在阴影下蒸发了汗水,给众人带来阵阵清凉。

    宇智波夏面色平静地听完,随后朗声说道:

    “这些罪责,我认为都需要重新定义。连其他家族的人都没有参与,单靠暗部的话,恐不能让我们信服。”

    “另外,宇智波为木叶的贡献,所有人都有目共睹。战场上宇智波发挥的作用,想必任谁都能明白。所以,我们有权利提出重新查案的诉求。”

    如果一点异议都没有,那就很可疑了。

    所以他要发出质疑的声音,而且还要站在道德的一面,和三代讲讲道理。

    宇智波夏知道,就算他说出天花来,也不可能改变今天的结局。

    毕竟有团藏这只暂且听话的狗在,怎么可能答应宇智波夏的提议。

    猿飞日斩被问住了,心里想了想,确实是这样。

    宇智波一族在战场上,虽然是他刻意针对的原因,但也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

    如果没有宇智波,那木叶很可能撑不到自来也回归,也很可能撑不到大野木得到消息。

    即使不灭亡,也会损伤更为惨重。

    见猿飞日斩居然开始犹豫,团藏果然急了,立即拄着拐杖上前,冷哼道:

    “你们宇智波,明明有着三双万花筒,却隐瞒村子。我们都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三年前的九尾之乱,幕后黑手就是你们宇智波!”

    宇智波夏身边的八代闻言,一股怒火从心中滋生,转身说道:

    “团藏大人,可不能乱讲话。我们宇智波和九尾之乱,没有任何关系!”

    “没错。”富岳也点头,面色严肃:“当时,是三代目大人命令我,让宇智波一族不参与战斗,并不是宇智波本意。这件事高层应该都知道。”

    “哼,有没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否则也不会隐瞒。既然欺骗村子,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关进监牢慢慢审问,真相自然会揭晓。”

    团藏眯起眼睛,阴冷的表情如同一条毒蛇。

    他故意这么说,为的是激怒宇智波一族,这样就可以爆发冲突了。

    场地中的宇智波族人,全都记得宇智波夏在族会上的告诫,因此没有轻举妄动,安静地站在被阴影覆盖的演习场上。

    宇智波夏转过头,看了一眼腿脚很好,却天天拄拐杖的团藏。

    他依旧保持着双手抱胸的姿势,清朗的声音传遍整个演习场:

    “那好,宇智波一族可以暂且去监牢。但我有自信,我们宇智波是无罪的,真相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

    充满自信的声音落下,场面为之一静。

    不仅仅是猿飞日斩愣住了,就连团藏也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般,张着嘴却有话说不出。

    团藏原本都准备好了,只要矛盾产生,就用言语来将矛盾激化,从而引发冲突。

    但宇智波夏如此配合,直接将他要说的话,给噎在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