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西游之山有鹿 > 第341章 玄奘,黑手
    待江流儿再出来之时,却是换了一身让杨叁异常熟悉的行头

    印证佛像,红金配色的毗卢帽,褐黄与大红构成的金纹袈裟,手里还拄着一把一人多高九节锡杖,穿上这一身的江流儿就是杨叁印象里的那个唐三藏,唯一的区别就是面容有些不同,还透着一股稚气,也不晓得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过就卖相上,确实要好了不少,果然是人靠衣装,现在江流儿才有了几分高僧模样,想必之下原先那就是个普通的小沙弥。

    但这熟悉的装束不仅引起杨叁的回应,同时也给他带来了一个疑问,杨叁记得,江流儿来的时候,可是只带了一个小包裹,应该是装不下这套行装的,那这套行装又是哪里来的。

    “贫僧玄奘,见过阁下。”江流儿,哦不,此刻应该叫玄奘,向着杨叁施礼。

    “你这套行头是哪里了?”杨叁看向玄奘直接问出了自己疑惑。

    听杨叁问起这个,玄奘回想着答道,“是一个很慈祥的老妇人卖给贫僧的,换走了贫僧仅剩的三个铜板。”

    “那你可占了大便宜了,三个铜板买了这么些东西。”听了玄奘的话,杨叁若有所思,慈祥的老妇人,他应该知道那是谁了。

    “真不是小僧想占便宜,实在是那老妇人,不让小僧走啊!”玄奘满脸的无奈之色,在拿走他最后三个铜板时,那老妇人还告诫他,出家人不要留这些身外之物,金银铜臭,最乱人心。

    “哦,对了,那老妇人还给了我一封信,让我转交给你。”玄奘突然说道,那老妇人的原话是把信交给他今天第一个看见的人,正好杨叁就找过来了。

    “给我的信?”杨叁有些疑惑,他和佛门可不怎么熟,那个菩萨还能有信给他。

    结果玄奘递过来的信,杨叁不疑有他,先看看再说,撕开信封,取出信纸,这纸上却没有一个字。

    杨叁捏住信纸晃了晃,总不能是那位观自在菩萨,特意弄张白纸来消遣他吧,杨叁运起法力再次一瞧,终是从这张白纸看到了一些东西。

    那是地府的景象,正是孙悟空暴怒摧毁酆都城的画面,画面最后出现了一名黑衣老僧的影响,之后影像跳转到了花果山大战,他中不知名的术法,丢掉了感知,然后祸斗偷袭,被他一枪扫灭,却在一段经文的颂唱下再度凝聚了身形......最后结尾的同样是那名着黑衣的老僧。

    看到这一块,图像的内容就戛然而止了,信纸也在杨叁的手指间无火自燃了起来,看着信纸冒出的火苗,玄奘还没来得及提醒,火苗就被杨叁一把掐灭了。

    杨叁捏着手里的灰烬有些出神,刚刚他从信上看到的画面,像是什么都没说,又像是什么都说了,只不过表达很隐晦罢了。

    这封信已然就是观音菩萨送的,毕竟原本玄奘西行的这些家底,就是她置办的,那她给杨叁送的这封信又是什么意思呢!

    杨叁思索着,刚刚那画面中的老僧,虽然看上去有些邪气,不过应该也是佛门中人,从手段来看,修为应该还不低。此刻的杨叁感觉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难怪那时候他总觉得怪怪的,他这么英明神武的一个人,总会老实被人偷袭了,这其中果然有猫腻。

    不过杨叁又看向眼前的玄奘,这事情得查清楚,仇也是要报的。儒家有云:九世之仇犹可报乎。

    但是现在这事还得暂且推后,先把眼下的事情办完再说,给这玄奘凑齐队伍之后在去寻仇。

    等等,你说菩萨送这封信过来,是不是想借刀杀人,算不算排除异己,毕竟那老僧应该也算佛门中人,这一深思,杨叁好像又发现了什么不得了东西,不过这对他也不算坏事吗!

    杨叁抛洒掉手中的灰烬,再度看向玄奘,“那老妇人还说了什么吗?”

    玄奘寻思了一会,“好像说了因为一些意外,还有一些东西以后会送了,不知道什么个意思。”

    听了这回,玄奘不明白,杨叁却是门清,本来这玄奘的家伙事,应该由唐皇赐的,现在叫杨叁一缴获,泾河龙王没死成,吓不到唐皇,没能地府一游,自然办不了水陆大会,玄奘也就无法脱颖而出。

    这故事线断了,总得有些人收拾,看样子这活是落在那老妇人身上了。

    “那没事了。”杨叁表示不想知道佛门怎么收拾这摊子事,他现在就想赶快把玄奘送上路,给他找齐那几个徒弟,好了结这桩因果,然后去寻仇。

    “出发吧!”

    两人随即出了客栈,走长安西门出发了。

    而在两人路过泾河之时,停下了脚步,玄奘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向泾河走去的杨叁。

    杨叁站在波涛涌涌的河边,食指拇指结环,凑到嘴边,吹响口哨。

    随着脆生的口哨声响起,那滚滚河水中一声冲天炸响,一个身着金衣铠甲的红脸妖怪从水中翻身跃出落到杨叁面前。

    看着面前穿着闪亮异常的鼍龙怪,杨叁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这审美当真新奇,不过那亮闪闪的金衣铠甲上头灵光流转,显然是件上了品级的宝衣,比他原来那身破衣烂衫强的多。

    好吧,实用就行,好不好看的无所谓,又不是杨叁穿。

    鼍龙怪一见面就跪地行了大礼,救父之恩值得他如此做。

    “行了,别弄这些有的没的了。”杨叁摆了摆手,这一套让他有些不自在,只能用嫌弃来掩饰。

    听杨叁如此说,鼍龙怪才站起身来,紧接着杨叁指了指后头的玄奘,“你以后就跟着他混,明白没?”

    “是,恩公。”鼍龙怪瞧了一眼玄奘,并有因为他是个凡人而有什么不满。

    这倒也不是杨叁强迫鼍龙怪打工,纯粹是这货顶了泾河龙王的因果,不跟着玄奘混,完犊子那是早晚的事。

    之后杨叁又询问了熊猫,那黑白胖子在得知鼍龙怪回归泾河之后,却是馋心不死,再入泾河终是成功地在龙宫里蹭到了一顿大餐,显然想必应该还在胡吃海塞吧!

    “他说到时候自己会跟上来的。”鼍龙怪把熊猫的话转述给了杨叁。

    “随他吧。”杨叁也是随口一问,都是几百岁的妖怪,他也不能把熊猫拴着不是,那货经过他这些时间的训练,长进不小,遇上一般的敌人打不过,但想跑掉应该不难,这也就无需为他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