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又醋了 > 第647章 当初为什么
    “凭什么?我不允许!你就把我们的那些年回忆定义为无谓的过去吗?

    你难道不记得曾经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做题,一起游山玩水那些美好的回忆了吗?我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记得这些事。”

    白玉清的话拨动了方尹最内心深处的那根弦,他怎么会不记得呢?曾经和白玉清在一起的时光还是很美好的。

    只是正因为当初的回忆很美好,所以在白玉清连一个解释都没有给他就离开了他的时候,才会显得那样的痛苦。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吗?”

    听到方尹的话,白玉清放开了他的手,往后退让了一下,看着方尹的眼神。

    “如果说我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呢,你会不会相信我?”

    方尹皱起了眉,就连这样的表情也是格外英俊。

    他也不是曾经那个方尹,他不愿意相信白玉清走的那么突然,就连一句话都不能留给他。

    白玉清此刻大脑正在飞速转动着,必定是不能说出自己离开的真正理由,唯一能让方尹心软的也就只有她是被逼的了。

    “我……”

    只是白玉清还没说出自己编造的理由的时候,方尹的电话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突然响起来。

    是院长的电话?他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方尹你听我解释,当初我离开并不是……”

    白玉清拉着方尹的胳膊,想让他听自己解释完。只可惜方尹接起了电话,并把沈烟的白玉清的手按住了。

    “等下。”

    好,不过是一个电话的功夫而已,这点时间还是等得起的。

    等到这个电话结束就告诉方尹当初自己是被逼着离开的。

    现在白玉清也同样受那人所迫,所以不能告诉他是被谁逼着。

    但是只要方尹动动脑子就能知道除了方氏老宅里住着的那些人,还有谁会逼着白玉清离开呢?

    呵,她就不信听到自己当初离开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方尹还舍得说那些伤人的话吗?

    “……你说什么?我现在就过来。”

    也不知道对面的人说了些什么,方尹攥着手机的手掌突然青筋暴露,就连齿关也紧紧咬着。

    好像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

    “我现在就过来。”

    白玉清听到方尹的话,立刻警惕起来,怎么好好的又要走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难不成是沈烟?

    “方尹你要去哪儿?我现在这副样子,你难道一点都不关心我吗?”

    听到白玉清的话,方尹的脚步顿了一下,回头看了她一眼说,“我马上派人到你这来。”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留下关门一声空荡的回响。

    “啊!”

    白玉清抓起脚边的瓶子,狠狠的掼了出去。

    “怎么又是那个贱女人?都怪她,为什么一定要跟我抢!”

    “啊啊啊贱人!”

    白玉清刚刚被方尹拉出来,此刻还坐在浴室的地板上。

    看到她在这样狭小的环境里住着,方尹竟然也没有问她什么问题,白玉清越发的感觉到方尹的心是彻底的偏向了沈烟了。

    “呵呵哈哈哈,反正你再怎么猖狂,你的孩子也是保不住的。”

    一想到沈烟的孩子就要没了,白玉清癫狂的笑了起来。

    “我看你以后还拿什么和我争?我和方尹还有那么多年的回忆,而你呢,就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哈哈哈…”

    白玉清已经把沈烟当成了自己的假想敌,可是沈烟从来也只和他见了两次面而已?

    或许说方尹身边的一切女人都是她的敌人。

    方尹的车速飞快,紧紧压着限速的线,一路疾驰到了医院。

    明明自己不过离开两个多小时而已,怎么会突然肚子巨痛直至昏迷呢?

    昨天在家包括今天出门之前都是好好的沈烟吃个东西也都是正常的,而且他也是陪在边上一起吃,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方尹一走进医院,就有人跟他解释方才发生的事情。

    “……沈小姐现在正在急救室抢救,只不过她在进去之前,还有些意识的时候一直在等您过来,只是……”

    这是那时的方尹,还在白玉清家中,根本不知道沈烟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你一直没有过来,后来她昏迷了。”

    方尹简直不敢想象当时沈烟是怎样的心情。

    是失望还是难过?

    “她…”方尹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全哑掉了,“抢救风险大不大?”

    “放心方总,手术很简单,我们医院有着最权威的专家,妇科主任全都在沈小姐的手术台上,这一点您可以放心,只是我们在检验科的同事检验出来,沈烟是因为饮用了一定的红花才出现了腹痛以致昏迷。”

    听到沈烟的手术风险不是很大之后方尹总算是放下了心。

    不用方尹问,这人很上道的和他解释了,孩子也不会有多大问题,只是沈烟的身子可能会受损,后面直至生产之前,都要好好将养着才行。

    方尹点头应下。

    “怎么会检测出红花的成分呢?是在哪里发现的?”

    沈烟背包里的水以及零食都是家里医生经过检测的才放进去的,有一丝一毫不可以食用的方尹都没有给放到沈烟的包裹里。

    哪里会出现漏网之鱼呢?

    “是在沈小姐喝的玻璃杯里发现的,只是看样子,沈小姐并没有喝多少,所以这次才算是侥幸逃脱,若是将那一整杯的水都喝完的话,恐怕情况就不好了。”

    沈烟包里的玻璃杯里的水是自己亲手装的,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东西,恐怕是什么人对沈烟下手了。

    “调监控,给我查。”

    方尹的声音有如淬了冰,听得那人哆嗦了下,看来沈小姐对方尹真的很重要,不然怎么会动这样大的怒火呢?

    “是!”

    梁静在办完事之后就又去买了个包奖励自己,随后司机才把他送回了老宅里。

    她一路哼着歌,在楼梯上看见了紧紧盯着自己的方梦茹。

    “吓我一跳,你站在这是做什么?”

    方梦茹还穿着睡衣,盯着一大早就出门的梁静,问她出去干什么了。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这个妈了,没事的话能睡到上午十点,怎么可能一大清早就出门了呢?

    方梦茹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难道去找方尹的女人了?”

    她试探着问出口,没想到梁静居然点头,

    嘴里很是轻蔑的说,“既然你这个乖乖女儿不肯帮我,那当妈的不就只能自己出手了吗?

    哪有你想的那么难,方尹还不是轻轻松松的就被别人叫走了,他对那女人根本没有多深的感情好不好。

    我啊,一出手就搞定了方尹的孩子,日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担心的了。

    方越可以高枕无忧了,你这个当姐姐的也能蹭点光。”

    方梦茹听了只是紧皱着眉,“你是怎么动手的?”

    梁静还以为自己的女儿要听她制胜法宝,眉飞色舞地讲了一遍,自己是怎么先引起沈烟的注意,又趁着贬低沈烟的时候,把红花浓缩的药剂放到了沈烟的杯子里。

    “然后呢?”

    “什么然后把东西放到她杯子里我就走了啊。”

    梁静看着眉间的厌恶越来越浓厚的方梦茹,她的心情也很不好。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不帮我就算了,我自己做成了还不能夸我两句吗?”

    看着方梦茹梁静一点高兴的心情都没了,推开方梦茹就准备回自己房间躺着去。

    反正方正廷也没回来,也没什么人需要自己好脸相对。

    “我问你,那你看着那女的喝下去了吗?”

    梁静被她的话给问住了,这一点她还真的没看到。

    “反正方尹也不在她身边,她一个人在医院里检查,总是要喝到的喽,不然她带水干什么呢?”

    方梦茹点点头,“这一点说得过去,那你在碰到她杯子的时候有没有戴手套?”

    “戴手套干嘛?又不是寒冬腊月的……”

    可是话还没说完,梁静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她摊开自己的手掌心,如果没有戴手套的话,那她岂不是在沈烟的玻璃杯上留下了自己的指纹?

    看梁静这样子显而易见是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只是把那药下到了沈烟的杯子里就以为了事了。

    方梦茹很是头痛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我都说了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你怎么就这么着急呢?还有监控,你考虑过没?

    方尹的医院里到处都是监控,你和沈烟见面的地方有监控吗?”

    梁静慌了,方梦茹问的每一个问题她都没有考虑过。

    如果方尹发现了不对劲,实在是太容易就找到自己身上。

    “女儿啊,我一时糊涂了,这些问题都没有考虑到,你快帮帮我,不然方尹找到我身上,咱们一家就完蛋了!”

    梁静拽住方梦茹的胳膊,不停晃着,方梦茹只觉得烦。

    “我早就提醒过你,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当时怎么不听呢?现在出麻烦了又想起我来了,怎么不去求你那个宝贝儿子呢?”

    梁静有一点说的不错,一旦方尹发现这事和她相关的话,一定会波及到她以及她那个废物弟弟。

    想到这儿,她只觉得头痛。

    梁静留在那女人杯子上的指纹解释不了,监控倒还可以糊弄一下。

    可是指纹到底要怎么弄呢?

    “我劝你在家里乖乖呆着,不要到处走动,万一你在外头要是被方尹派人掳走的话我可救不回来你。

    现在爸也不在家,被抓到你就等死吧。”

    说完之后我梦茹就把梁静的胳膊甩开了,她得回去好好想一想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梦茹、梦茹!”

    梁静手上拎着的新包也不美了,她掏出手机来,看着满满的通讯录,又不知道自己能打给谁。

    谁能救自己呢?

    说是没有风险的手术,但是依旧没有那么容易能出来。

    方尹就坐在沈烟手术室对面的凳子上,一动不动的看着那手术室亮起的红灯。

    他好后悔。

    人生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时刻。

    可是他现在就是满心的后悔,如果不是自己听了沈烟的话,以为她自己能行的话,他绝对不会离开沈烟的!

    明明昨天他还答应了沈烟,说要陪着她来医院检查再和她一起回家的,怎么自己又没有做到?

    还把她置身于这样的危险的处境了。

    “沈烟,都是我的错,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不会食言了。”

    经过三个小时的手术,急诊室的红灯总算是灭掉了,那绿色的灯一亮上,方尹立刻站了起来,走到手术室的门口。

    即使是做完了这类手术,妇科主任也没能立马松懈,因为她还要面对顶头上司呢。

    “您可以放心,手术做的很成功,大概半个多小时的麻醉药效退了,沈小姐就能醒过来了。”

    方尹僵硬的点头,“辛苦你们。”

    妇科主任点点头,随后便让人安排沈烟到顶层住院。

    顶层是当初医院建立的时候留给方尹的,没有一个人能够进入那个地方。

    方尹也没在这里住过院,现在倒是留给了沈烟。

    看着就连嘴唇都失去颜色的沈烟,方尹更是被后悔的情绪塞满了。

    不仅是后悔还有后怕,如果沈烟多喝了几口那水,那难以想象沈烟现在会是怎么样。

    监控的结果已经在他手机里了,他手下的人一向办事效率很高。

    看着监控录像里走到沈烟身边的那个女人,方尹不由得冷笑起来。

    他有好几年都没闹了,所以那群人忘了自己的本性是怎么样的了吗?

    害了自己的人,他们还想过上安生的日子吗?

    呵,当初害了他的母亲,如今又来害沈烟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真是把自己当成病猫了吗?

    方尹是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来挑衅自己,也没能理解他们,哪来的底气和勇气做出这样的事。

    梁静用的手段低劣又愚蠢,所以在看到是梁静走到沈烟身边的时候,他还有一丝的疑惑。

    真想动手害沈烟的话,连乔装打扮都没有,这是在瞧不起他吗?

    更别说那大咧咧留在沈烟一直用的玻璃杯外头的指纹。

    方尹攥紧了手机,脑海里一直是沈烟那副惨败又毫无生气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