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风不及你情长 > 第88章 就那么在乎男女之事?
    “现在?”墨景炎难得没有被吓跑,嘚瑟道,“现在都凌晨十二点了,哪里有还有通告可以赶?”

    墨辰骁直接拨了个号码:“电台的午夜之声给景炎安排一下,那款治疗男性阳.痿.早.泄的药让他做个代言。”

    噗!苏墨晚没忍住华丽丽的喷了。

    墨景炎如遭雷击,原地石化的呆愣在原地。

    待他反应过来,嗷得一声扑过去抱住了墨辰骁大腿。

    “哥!亲哥!不要啊,我不要参加午夜之声,不要代言那种药!不要……”

    凄厉的哭喊惊动了睡眠不太好的老爷子,以及一心想要抓住墨辰骁把柄的大伯父。

    老爷子下了床,带着管家和保镖朝着祠堂走了过来,大伯父紧跟其后。

    听到脚步声,墨景炎凑到门口看了一眼,火急火燎道:“爷爷来了,跑不及了,快快快,快躲起来!”

    要是被老爷子看见了,肯定要被一起罚,还会罚得更狠。

    苏墨晚刚因打架被警告,再因犯错被抓就惨了。

    林新月听到老爷子下楼,连忙追了出来。

    “爸,大半夜的您这是要去哪儿?”

    墨老爷子脸色严肃,并没有理会林新月的话。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祠堂,豁然推开门。

    祠堂大堂里,墨辰骁坐在轮椅上,正面对着列祖列宗闭目思过。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人。

    林新月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墨老爷子蹙起剑眉,冷冷扫过大堂。

    大伯父嗅了嗅到空气,闻到淡淡的食物香气,蹙眉道:“有人来过?”

    林新月紧张道:“没……没有吧……”

    大伯父紧咬不放:“那怎么会有饭菜的香味?”

    此刻,正对面的烛台下,苏墨晚和墨景炎挤在狭小的空间,墨景炎手里还提着保温桶。

    林新月手心直出汗,心想如果实在瞒不过去,她就把所有责任揽下来,老爷子再怎么生气也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的。

    正在这时,墨景炎保温桶的饭盒没有盖好,咣当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谁?”大伯父锐利的看向烛台。

    苏墨晚和墨景炎吓得头皮都快炸了。

    墨景炎连忙捡起盖子重新拧紧,但已经没什么用了。

    墨辰骁黑眸微眯道:“伯父,您大半夜不睡,还有精力跑来这里抓老鼠,是公司的事不够您操心吗?”

    他故意想要把众人的注意力引到别处。

    大伯父却一脸狞笑道:“你别想转移话题,这烛台下分明有人!”

    说着,迈步便朝烛台走去,三两步就走到了烛台前。

    苏墨晚和墨景炎看到烛台布帘下大伯父那双近在咫尺踩着拖鞋的臭脚丫子,差点恶心吐。

    大伯父幽幽道:“辰骁,你一次两次违抗命令,把爷爷的话当耳旁风,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好好面壁思过!”

    说着,他伸手就去掀布帘。

    林新月吓得脸色都白了:“大哥,其实是我……”

    正在这时,苏墨晚急中生智一脚将墨景炎踹了出去。

    “啊!”墨景炎和大伯父撞了个满怀,直接双膝跪地匍匐在了老爷子跟前。

    食盒咕噜噜滚在了地上……

    大伯父没想到是墨景炎,不由怔住:“怎么是你?”

    墨景炎讪讪抽了抽嘴角,打招呼道:“伯父好,侄子给您拜个早年!”

    大伯父脸色铁青,拜个鬼的早年,现在还是夏天!

    墨辰骁眯眸看向墨景炎,敢出卖苏墨晚,打断他狗腿!

    墨景炎打了个激灵,当然明白老哥的意思。

    墨景炎屁颠屁颠蹭道老爷子跟前,抱着老爷子的大腿撒娇。

    “爷爷,孙儿好想你啊,想你想的大半夜赶了回来!”

    墨老爷子:“……”

    墨景炎狗腿子道:“爷爷,孙儿还给你带了吃的,但是因为我太饿了,就先尝了尝您不会介意吧!”

    墨老爷子:“……”

    大伯父怒道:“荒唐,你既然是回来看爷爷,为什么躲到祠堂烛台下?”

    墨景炎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道:“我是在外面听说三哥一个好好的残废被打成了植物人,想着他会不会把墨氏集团总裁的位置传给我,就赶紧来看看,免得别人捷足先登……”

    苏墨晚嘴角抽搐。

    他还真敢说。

    墨老爷子黑了脸:“胡说八道什么,你哥这不好好的。”

    墨景炎道:“哎,没想到我哥活的好好,到了嘴边的总裁位置就这么飞了。”

    墨老爷子一巴掌拍他脑袋瓜子上:“会不会说话!你想当总裁?想当总裁会不务正业去当明星?卖唱卖跳也不嫌丢人!”

    墨景炎也混不在意的笑嘻嘻道:“我这不是为了避免九龙夺嫡的悲剧发生嘛,我这叫大局观!这么晚了,爷爷,我扶您回去睡觉吧。”

    墨老爷子骂了句兔崽子,对众人道:“好了,都回去睡吧。”

    大伯父一脸不甘,但也不好违抗老爷子,悻悻的回了屋。

    人走后,苏墨晚才从桌子下爬了出来。

    她揉着蹲得发麻的腿,嘟囔道:“墨辰骁,我发现嫁给你真是亏大发了,还以为能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豪门少奶奶生活,结果却跟进了龙潭虎穴似的,天天得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

    墨辰骁眸色深了深:“所以你怕了?”

    苏墨晚撇撇嘴:“我怕,怕搅得你们墨家人仰马翻,你怕不怕?”

    墨辰骁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说的我居然有点期待。”

    两人互相看着彼此。

    苏墨晚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说爷爷要是知道你有这想法,会不会真把你打成植物人?”

    她拿起药膏继续给他上药。

    墨辰骁轻轻挑眉,带着几分试探道:“我若成了植物人,你还会继续跟着我吗?”

    苏墨晚毫不犹豫道:“那怎么行,我不能守活寡啊,好歹我也的得尝尝这人世间的销魂滋味吧。”

    墨辰骁脸瞬间黑了:“你就那么在乎那档子事?”

    苏墨晚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还以为他说的是他身体健康的事。

    她点头道:“对啊,夫妻之间不就该这样吗?”

    她的意思是夫妻之间就该互相关心。

    墨辰骁却理解成她在乎夫妻生活。

    他眸底闪过一抹幽光,陷入沉思。

    他向来喜欢掌控,在男女那方面当然也必须是主动和掌控的一方。

    所以他一直在等,等他腿好起来。

    可如果她那么在乎的话,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