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零下千年之伏象传说 > 第10章 把盏作别
    第10章 把盏作别

    在一旁的赵南烛和扶仑听得,俱皆诧异,赵南烛道:“暄翮,你母亲不见了?怎么也不跟我们说起!在七里洲上不是听你说回来还询问过她问题吗?”

    “难道,那天刚到城门口橙度急忙忙来找你就为这事?”扶仑反应过来。

    “正是我上七里洲见你们之时!”莫暄翮说着闭上双眼,泪珠滚落在清丽盈人的脸上,看着让人莫名心疼。

    赵南烛用左手轻拍了一下莫暄翮的肩膀,以示安慰,扶仑抬了抬手,终又收了回去,却见董嗣钦向金闾蛇神问道:“他们也是我的朋友,如果你知道些许,能不能帮帮他们?”

    金闾蛇神眨眨眼,道:“我在这漓江中生活也快有五百年了,你说你的母亲叫妫粼,我只能告诉你她是舜帝后人,其他的,你将来会知晓。”

    “这么说,我亦是舜帝后人?”莫暄翮不敢置信。

    金闾蛇神点点头,继续说道,“那你所言的苍梧之野奇遇,象山水月梦境,是怎样一番情形?”

    莫暄翮简要叙说了一下,却听金闾蛇神道:“今日得见你,也算吾幸。没错,象山水月是意指漓山,但并非真漓山,那也许只是一个古老到捕风捉影的传说,具体,你还须再到漓山去求证。此时正值初春,你们要等到烟雨飘渺时再上漓山,时辰为五更后的卯时,山腰岩洞内有一酿酒的青衣老叟,见到他,问完问题,辰时之前必须离去!”

    “青衣老叟?”赵南烛、扶仑、莫暄翮三人几乎同时惊呼出来。

    金闾蛇神看着三人,静了会儿,才说,“看来你们已经见过他了!”

    “见是见过,不过,哎”,赵南烛讲了下过往情形。

    金闾蛇神听罢思索了会儿,道:“夜半子时,阴阳大会,水火交泰,称之合阴,是一日中阴气最重之日,尤其十五月圆之夜,凶煞之气非常。你们从苍梧王城过来,如那时出发,水域中的鬼怪力量大增,必定会遇一番大的凶险,青衣老叟阻你们确为好意。”

    “那他出于何故要帮我们呢?我早觉着他几年前来到苍梧王城卖酒,定是为了某种目的而来。他居于漓山,过来卖酒若是普通人也得有几日路途,可他却是每晚准时出现,且看他会法术,必定是高人”,莫暄翮道。

    这时只见眼前金雾一闪,金闾蛇神化为一身着金缕衣的年轻俊秀青年,站在了四人面前,他笑了笑,道:“要解开这个谜题,得靠你们自己了。行了,我能回答的就到这里了。”

    说毕,他看了看莫暄翮,若有所思,“天命不凡之人,终将归于真处。可惜我修为不足,化龙尚须千年,只能守在这漓江突突峰峰底勤加修炼。你们去吧!”

    “那就不敢多所打扰了,感激不尽!”莫暄翮与赵南烛、扶仑意欲告辞离去。

    董嗣钦却拦住了他们的脚步,道:“且慢!”

    三人面带疑惑,“怎么,对莫公子还贼心不死?”赵南烛抿抿嘴。

    “我……不是,之前在船上的时候我就说过想与你们交个朋友,当时见你们三人器宇不凡,必是大侠士大英雄,是真心想跟你们交朋友,当然,因为一点私念唐突了莫女侠。我是想请你们带上我一起,我也很想去经险历奇,这突突峰峰主我也当腻歪了!”董嗣钦道。

    赵南烛立马抢道,“不行,我们怎么能让你随我们去冒险!”扶仑也表示否定,董嗣钦又望着莫暄翮。“他要去送死,丢了小命可别怪着我们!”莫暄翮略无表情。

    “是我自己要去的,哪怕真是要入狼窝虎穴,我也认了。你们让我带你们见蛇神,我也带你们见了。这回,你们是带也得带,不带也得带,哼!”董嗣钦一副嘴硬样,如同之前要强娶莫暄翮一样,反而让赵南烛三人忍俊不禁。

    金闾蛇神化身的俊秀青年叹了口气,“哎,男大不中留。你走了,我一个人在这清修时,也没谁和我说话解闷了!”

    “哪里呢,我想随他们去走走,看看,他们说的事我是万分个好奇,在说漓江我本就也很熟嘛。老朋友,等我陪莫女侠找到母亲、陪他们寻踪解密之后定再回来陪你!”董嗣钦看起来很是跳脱。

    俊秀青年赧然一笑,“知道你这猴急性子,有这奇事,定是要跟着去的,怕是要做莫女侠的小尾巴了”。说得赵南烛三人都笑起来,连董嗣钦也都笑了。

    说着,董嗣钦从石桌下拎出一坛酒来,招呼大家坐一块喝酒。

    原来,董嗣钦自小就是个孤儿,是突突峰一山民在附近河岸捡来的,由山民集体带大,山民们靠在峰顶平地种些作物、采渔捕猎为生,日子过得清苦。董嗣钦从小身体健壮,是一捕鱼打猎的能手。峰上山民相传岩洞深处地下河内有一条巨大的金闾蛇神,一直在护佑着峰民,祭蛇神纹金蛇纹身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8岁时的一个清晨,他跑到山峰右侧穿洞内玩,发现了个身穿金缕衣的男孩,那天也正是蛇神兴起,出洞来看看。

    当时董嗣钦只觉这男孩穿着特别,两人便一起玩耍起来,临别时,穿金缕衣的男孩要董嗣钦保守秘密,并让他第二天再来一起玩耍。如此,过得几年光阴,那男孩终于告诉董嗣钦他就是居于突突峰峰底深涧中的金闾蛇神。从穿洞往里有一个狭小的密道进去可以到达鎏珠洞前泓池下的深涧一侧,董嗣钦专门在泓池中建亭凿石阶贯通敞洞。

    两人时而在敞洞内饮酒斗乐,金闾蛇神也传授董嗣钦一些功夫、技艺,董嗣钦渐渐成长为突突峰部族的峰主,带领着峰民沿岸行船载客、与其他部族往来贸易,女人耕作纺织,男人行猎捕鱼,日子虽不富裕,但也有声有色。一个月里,董嗣钦有一半的时间就睡在中央天洞内,一半的时间会住在鎏珠洞和深涧上的敞洞内,与金闾蛇神作伴,他感到安宁、踏实。二十岁出头的董嗣钦一直未遇到真正令他动心的女子,直到莫暄翮的出现。

    不知不觉,已快到天亮,金闾蛇神化作的俊秀青年对董嗣钦说:“你此番要随他们去,作为朋友,我送你一样东西”,见董嗣钦手臂上金蛇纹身金光一闪,如同加了一道护身符,而后金闾蛇神化作原形消失在深涧中。

    董嗣钦带着赵南烛、扶仑、莫暄翮三人从深涧旁的密道里出穿洞,“要不我们在这穿洞里稍作休息?”董嗣钦道。

    扶仑摇头,“峰上众人马上要快醒来,我们还是即刻离开这里前往漓山得好!”

    说罢三人下得突突峰,董嗣钦撑开自己惯常使用的船,莫暄翮也换上男装,进得船上,就和赵南烛、扶仑两人拉下布帘酣睡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