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零下千年之伏象传说 > 第22章 琴箫和鸣
    第22章 琴箫和鸣

    这时,却见妫重华取出五弦琴,轻轻抚着上好桐木雕制的琴身,长短不一的五根弦,各是宫、商、角、徵、羽五个音位,他再抚着略有些发黑的琴尾,灼灼地很是心疼,说道:“我常年在田间山中劳作,听得许多大自然的奇妙之音,早思忖着做一把琴,弹奏世间美妙的乐音。十五岁那年我在历山中寻得整棵绝好桐木,花了半年的时间将它精雕细制而成,再做了一个木盒,自己又琢磨出了几支琴曲。也通些乐理的父亲想得到这把琴,我不舍,有次不注意父亲他们差点烧毁这把琴,还好我抢救及时,为防他们再起歹念,我就只能将它装入木盒里埋在地下,只能在很思念娘亲的时候取出来到山中弹奏一番。”

    看到妫重华抚着五弦琴,似有忧思,想是在无限思怀着早逝的娘亲,从小饱受折磨、虐待,却又顽强坚韧,日出日落、春去秋来,每一次的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为绚丽的绽放,像极了自由生长、矢志弥坚的木槿花,“当真如舜花”,莫暄翮一边沉思,一边自言自语道。

    “暄翮,你在说什么呢”,扶仑看着莫暄翮,弄得大家都把目光都转移到她身上来。

    “呃,我是觉得都君很像这山中的木槿花”,莫暄翮带着娇憨地不好意思起来,双手合十,美丽的脸庞、清逸的长发,在火光的映射中带着迷人风情,一时看得妫重华、董嗣钦、扶仑、赵南烛都怔了。

    而莫暄翮却看向妫重华,她知道,他想要为他们弹奏,“都君,打断你了,我们都很想听听你的琴曲!”

    妫重华对着琴再凝视了一会儿,便将五弦琴平放在地面上,然后席地而坐,抚琴而歌。琴音细腻、平和而又沉稳,委婉缠绵间,回旋往复,一种淡淡地心痛感在萦绕,歌声清扬悠远,直入心间,听得莫暄翮几人如痴如醉。但见莫暄翮起身,白衣胜雪,伴着琴音,翩翩而舞,任裙裾飘然,容色绝美,当真是天地间一幅动人的画卷。真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扶仑和董嗣钦不知不觉看着起舞的莫暄翮,于扶仑,那是深藏的情感;而于董嗣钦,是热烈的幻想。扶仑想要取出怀中之箫相和,却转念一想箫也本为舜所造,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陟彼历山兮崔嵬,有鸟翔兮高飞。

    瞻彼鸠兮徘徊,河水洋洋兮清泠。

    深谷鸟鸣兮嘤嘤,设罥张罝兮思我父母力耕。

    日与月兮往如驰,父母远兮吾当安归?

    仿若过了良久良久,琴音才停下来,妫重华与五弦琴一起形成古雅通脱的气韵,而莫暄翮白衣跹然卓然出尘,这实有血缘关系的两位天龙之属,当真如此仙逸。“都君当真好琴艺,不知词曲唤作何名?”见莫暄翮已经敛衣而坐,赵南烛问道。

    微微扬眉的妫重华正襟危坐,言道:“就叫《思亲操》如何?”

    “很好!”赵南烛四人很是欣喜地道。

    “我看南烛的风采气度很适合我这五弦琴,这就将它传与你,如此可好?”妫重华满含微笑地看着赵南烛。

    “怎敢掠都君之美!”赵南烛很是惊诧。

    莫暄翮也看着赵南烛,“南烛哥哥,都君要赠予你你就接着好了,此等美事,你要不允,我可要让都君赠给我了!”赵南烛这才手接五弦琴作谢。

    妫重华再看着扶仑,眼里充满欣赏之意,“扶仑,我看你和南烛都是清雅之士,你话不多,但沉稳通透,这样,我还制作了一种乐器,想赠予你”。

    说着,妫重华取出放五弦琴的木匣,打开下面的暗格,竟放了一支管箫,他用管箫再吹奏了一遍《思亲操》,比之五弦琴音更幽怨迷离,深情处,让人不禁动容。

    “一直以来,劳作虽然艰辛,但于我,不过劳筋骨、饿体肤而已,磨砺心志是大好之事。我甚是爱好乐理,一边劳作便也一边也想把我所思所想倾吐出来,就再做了这么个乐器,称它作‘箫’,想它正好适合扶仑的性情,见到你便也起了此念”,妫重华道。

    扶仑接过箫,“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想着自己怀里还揣着只箫,以前常和赵南烛、莫暄翮在七里洲上,赵南烛抚琴而歌,莫暄翮御剑起舞,而他秉箫而立,三人雅致不输子期、伯牙。轻柔幽雅的箫声,在船行江中也常萦绕在赵南烛和莫暄翮耳边。赵南烛有把七弦琴,放于鼎忻阁内,此时得舜帝亲赠五弦琴,顿觉无上荣幸。

    “舜帝甚能揣人心性”,莫暄翮看看赵南烛和扶仑,这样想着,可董嗣钦却貌似不乐了,“南烛和扶仑都有礼物了,那我呢,总得送我个礼物安抚民心吧”。

    “你别当真,他闹着玩呢”,莫暄翮赶紧打圆场。

    妫重华笑了笑,“大虾倒是有些猴急,你放心,好礼在后面,我不也没送暄翮礼物吗”。

    “就是,我都没吼,你倒吼起来了”,莫暄翮向董嗣钦瘪嘴道。

    怕把场面弄尴尬了,董嗣钦怪自己口快失言,忙拍自己大腿,补道,“都君,你呢,知道我这人,不过瞎起哄,有点小小地嫉妒南烛和扶仑不但一表身材、武艺高强,又这么得人赏识,并非真想要什么礼物。虽然我有些差距,但我也要拼命追赶”。

    “他呀,其实不是想要别的,就是想要你把暄翮送给他”,赵南烛开起玩笑来,但马上想到玩笑开得不对,舜帝可是暄翮的先祖。

    妫重华倒确实有些惊讶,虽然他知道董嗣钦对莫暄翮有心思,还是说道,“南烛可说得不对,暄翮不是我之物,哪能拿她送人?”

    “就是,乱说话,小心我打你”,莫暄翮装作气鼓鼓的样子,却又转念,“为了惩你乱说话,现在就罚你和扶仑抚琴奏箫给我们听!”

    赵南烛静坐抚琴,扶仑按孔吹箫,两人将刚才默记于心的《思亲操》再次演绎了一番,琴箫相合,龙吟细细,凤鸣阵阵,如同在互相倾诉,无比和谐。

    这次莫暄翮抽出玄素冰清剑,白影如团,凌空而舞,溅起片片飞花落叶,在空中化出朵朵剑花,把做观者的妫重华和董嗣钦带入了飘渺的世界中。他们不曾知道的是,聆听《思亲操》,也让莫暄翮念极自己的母亲,美丽的母亲,温柔的母亲,“她究竟在何处?此生此世,我就算踏遍天涯海角,也一定要寻到你”,不忍自己的泪滑落,她只能执剑起舞于空中,让琴箫的幽婉麻醉自己的神经,忘却俗世纷扰。

    顷刻间,天也老,地也荒,只余琴声清扬,箫声鸣咽,剑舞九天,今晚沉醉如斯,不自觉间,已是繁星缀天,五人就这样在燃着余烬的火堆边和衣而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