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零下千年之伏象传说 > 第30章 高柄圣杯
    第30章 高柄圣杯

    寒冬天气里,妫重华顾不得冰冻手冷,如痴如醉地把自己关在陶窑里,莫暄翮很好奇他在琢磨烧制什么物件,便偷偷嗫嗫嘘嘘地藏在他身后,却听他在摩挲着一烧制成型的黑陶器皿喃喃自语:“还是不够好,始终达不到理想的温度,该当如何?”一边说一边叹气。

    “嘿,都君,你手中拿的什么东西呢,好漂亮!”莫暄翮猛地窜到他跟前,欲要抢那器皿细细端详,猝不及防的妫重华被很是吓了一跳,“暄翮,你这鬼丫头,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莫暄翮吐了吐舌头,接过器皿认真观察起来,原是一精致的酒杯,杯口呈浅盘形、较大而稍浅,杯身分两部分,上部直而浅,下部较深收缩呈尖底,再垂直入柄内,中间部分有一折棱,柄呈束腰竹节形,整个陶杯形态纤巧而秀致,有着一种节奏感和韵律美,让她爱不释手起来,“好个都君,这么美的玩意儿也不拿出来分享,一个人在这偷偷摸摸”。

    “我揣摩做这么个陶杯很久了,试验了很多次才有如今你看到的模样,不过我仍觉不够满意,你看这壁还是稍厚了一点,还有我在想烧制的温度仍然不够,不过又苦无良方,正巧你来了,看能不能想想什么办法让它能耐久一点”。

    这么一说,莫暄翮倒想起自己是至刚纯阳之躯,身为龙裔,或可融合法术来获取至明真火。念及此,她对妫重华说道:“都君,无须太担心,我或许会有办法”。

    如今,陶窑已有很大改进,封窑技术的掌握和快轮制陶,使得制出来的陶器器型做工精细,匀称规整,质地坚硬,可以达到很高的火候。而这妫重华要制作的黑陶高柄杯却又是黑陶之最,难度极大。莫暄翮、扶仑、赵南烛、董嗣钦四人便也在旁帮着想办法解决忧困。

    这高柄杯制作过程极为复杂,陶泥必须要是经过反复数十遍淘洗的细泥,做成陶胎后也不能见一丝杂质,否则皆要前功尽弃,要求的质地必细密到无法渗入一滴水。将陶泥准备好后,再经木炭烧制,让弥漫在陶窑中的滚滚浓烟经过“熏烟渗碳”,得使烟中碳粒渗入坯体而成黑色,最后出窑雕刻,如此十几道工序,每道工序都容不得丝毫闪失,才能求得杯壁极薄极均匀。光胎体表面都要经过长时间的打磨,让千挑万选来的石英、云母、绢云母等物的颗粒能顺着一个方向排列,集中收纳强光线,致表面能熠熠闪光。再加上镂孔和装饰纤细的划划纹,使得技艺精湛无比。莫暄翮是至刚纯阳的龙裔之女儿身,耗了一些法力终于粹取到至明真火,帮助高柄杯完美塑形能长久留存。扶仑却是至阴至柔男儿体,两人刚柔相济、阴阳共生,合力使这高柄杯臻于精妙绝伦。

    当最终的成品展现在眼前时,妫重华五人团团围在桌前,眼里闪烁着兴奋与喜悦。这器壁超薄、细腻坚硬、头重脚轻的家伙,上是敞口侈沿深腹的小杯、中是如倒置花蕾的透雕中空柄腹、下是覆盆状底座,由一细管形高柄贯连起来。杯腹装饰有六道凹弦纹,细柄中部鼓出部位中空且有细密呈笼状的镂孔。妫重华在柄内特意放置了一粒陶丸,用来稳定重心,手拿高柄杯时,陶丸碰击笼壁会发出清脆如银铃般的响声,十分动听。

    “真是杰作呢,我的天!”董嗣钦爱不释手地围住黑陶高柄杯看。

    赵南烛也点点头,“这物件制作这么不易,我们也只能小批量做出一些,先保管起来,或许日后会有用武之地。都君,你看如何?”

    “可。我思忖着做礼器比较合适,先送一些给各部落首领、长老,其余另做打算。”妫重华道。

    莫暄翮仔细琢磨了一会儿,向四人建议:“我有个想法,咱们把制作出来的黑陶高柄杯带到妫汭皋,那里是钟天地灵气的地方。我们五人一人留一个高柄杯,择一时日我用法术将天地清气、各人灵气全部注入杯中,方可以此为媒介,假若几人分开,只要有此杯,便可知彼此旦夕祸福。”

    妫重华四人都为莫暄翮的提议而啧啧称奇,而扶仑却突然灵光一闪,遂对众人说:“我有个想法,既然高柄杯已经注入了我们几人的灵力,再加上都君起于历山躬耕,有伏象之德,何不将之命名为伏象杯?”一言既出,妫重华和莫暄翮、赵南烛、董肆钦无不拍手称好。

    恰此时诸事抵定、联盟各部落民心顺应,深冬时节,他们便分赠一些黑陶高柄杯给旗下各部落尊长后回到妫汭皋,封存了几匣高柄杯。

    五日后的一早辰时刚到,五人遴选出最精致的五个黑陶高柄杯,齐齐摆放于院中香炉前的高桌上,先对天地行叩拜礼,再团坐于前,莫暄翮趁群龙行雨之刻,引灵做法,集天地清气、各人灵气于高柄杯中,使之具有异常能量。虽会耗损功力,但长住于妫汭皋这在水一方的佳地,再勤加修行,反而修为不断增益。

    有虞部族的人们,在妫重华五人的统一下,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的定居农耕生活,制陶、渔猎、采集各业也都十分兴盛,他们教百姓弹唱《思亲操》,让《思亲操》四处传诵。

    趁天日愈益冰冻霜寒,妫重华五人在河滨肥沃的洼地种上一些耐寒的蔬菜,整地、修田埂、积肥、挖渠,或与墟落村民一起逗乐子,却也另有一番热闹滋味。

    一日恰好得闲,五人在自家院内围炉品酒,细论部落诸事,却隐隐听得河岸那边有人在呼喊,妫重华先便出院探看,却见对岸是忠心追随者、鹿吱墟落的姚棹在叫他,姚棹身边还站着一个长身青衫、白须仙骨的老者,再后面不远处还有十数着军士服的人,“都君,有人说一定要来见你!”

    妫重华见来人气度不凡,便也不多言,亲自撑船过来迎接,行礼之后,那老者上到船上,捋着长须,兀自负手而立,只朝着妫重华淡然微笑,直到上得“妫汭皋”,见莫暄翮、赵南烛、扶仑、董嗣钦四人也已在屋前恭候。他再细细打量四人,眼神互转,随即点点头,“果真难得!”

    见来者颇为善意,妫重华再向老者拱手行礼,“不才妫重华,适尊客驾临,有失远迎,还请宽宥!”

    “老朽旸谷羲仲,上门叨扰了!”那老者却也向他们拱手行礼起来,见几个后生晚辈皆是不世英才之象,尤其见到莫暄翮,眼神里精光一露,似颇有所获一般。

    一听得是帝尧顾命大臣、四岳之首、东夷部族首领羲仲,妫重华五人甚是惊喜,忙半跪见礼,“羲仲大人屈尊寒舍,实乃上幸,快里面请!”

    羲仲被请进院内,四周扫视一番,又见杯中酒,便对五人说道:“看来今日老朽来得正是时候,把盏言欢,好啊!”

    妫重华赶紧给羲仲斟上一杯相敬,“今日尊客远来,吾侪定要好好求教一番!

    “正是!”赵南烛、扶仑、董嗣钦也异常欣喜。

    “你当是个女儿家吧,我看你刚中实则带柔,有英武之气的女子,甚好!”羲仲多看了看莫暄翮,倒把莫暄翮弄得不好意思了,妫重华四人倒却笑起来。

    莫暄翮赧然一笑:“承蒙羲伯伯夸奖,暄翮怎敢生受!”其实,她心里在想,羲仲此时到来,必有因由。羲仲是日神羲和之子,佐尧帝治理天下,受尧帝命与羲叔、和仲、和叔兄弟四人分驻四方,观天象,制历法,训民耕,又为四岳之首,备受尧帝器重。许是他们建立的有虞部族势力逐渐庞大,影响早已波及到整个东夷,羲仲甚至帝尧耳闻他们事迹,必有计较。此番亲自登门,或是一探虚实也未可知。看来时机快要渐渐来临,赵南烛也心里有了谱。除此,扶仑却觉莫暄翮为至刚纯阳、角宿托生的龙裔之躯,而羲仲为日神之子,灵质或是有同。

    “实不相瞒,老朽这番前来,一是久闻诸位大名,一直未得亲见,二是老朽好生欣赏能制作出这绝妙玩意儿的人来!”羲仲说罢竟从怀里掏出一个黑陶高柄杯,一边仔细端详,一边赞不绝口,引得妫重华五人莫名惊诧。怕是某人什么时候就将妫重华赠予的黑陶高柄杯又敬献给了羲仲。

    妫重华忙笑道:“羲仲大人真是谬赞了,不才制出这高柄杯,成品虽不多,但大人若是喜爱,不才必当奉送!”不待言,莫暄翮早去取了一枚上好的黑陶高柄杯呈给羲仲。

    羲仲也不推迟,却更哈哈笑了起来,“你看,我这老头子今儿个倒是不歉脸地像是讨东西来了,也罢,礼我手下,同时也一并交了你这五个小友。都君,前途不可胜量啊!”边说边拍了拍妫重华的肩,这意味着什么,或许不久的将来便可见分晓。

    “羲仲大人,这还有三个高柄杯,烦请大人转赠羲叔、和仲、和叔三位大人,也是不才一番薄意!”妫重华从莫暄翮手里再接过三个高柄杯,呈给羲仲。

    询问妫重华很多关于天下识见,妫重华见微知著、对答如流却又谦逊平和,莫暄翮四人各身怀绝艺、文韬武略,羲仲此行甚为满意,尽兴之后离开“妫汭皋”,与随从扬尘而去。

    “羲仲居郁夷旸谷,观日出,定春分时日;羲叔居南之交趾,观日中,定夏至时日;和仲居西土昧谷,观日落,定秋分时日;和叔居北之幽都,观昴宿,定冬至时日”,这四岳对舜帝未来之路可是极为重要,莫暄翮与扶仑对视一眼,共识已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