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老婆是天下第一 > 03、狠人夏渊(求收藏,求推荐)
    嗯?

    听到夏渊的话,两人都是陡然间抬头,目光灼灼的看向他,眼中浮现出生的希望。

    齐勇:“快说!”

    苏兴华:“是啊,说。”

    夏渊笑道:“你俩,求我啊,叫声爹来听听。”

    齐勇:……

    苏兴华:……

    夏渊哈哈笑出声,吸了吸不透气的鼻子:“哈哈,开玩笑开玩笑,活跃下气氛。不要那么凝重嘛,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怕个卵子。”

    齐勇不由赞道:“渊哥儿你倒是豁达,有此心性,这次若能脱困,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苏兴华诺诺道:“是啊是啊,渊哥,你就告诉我们吧。”

    夏渊站起身来。

    双手比划个向下切的姿势。

    “简单,自宫。”

    自宫?

    自宫!

    两人再一愣,都是下意识胯下一凉,双股战战。

    齐勇:“嘶!”

    真狠人。

    这也太狠了吧?

    可,转念一想,或许,这也是唯一的办法,存活率最高的办法。

    物理阉割,避免被采补。

    被采补,肯定得死。

    地上这干尸老兄,就是现成的例子。

    真丶人死卵朝天。

    把自己阉了,有可能因为触怒狐妖而被杀,但有几率活下来。

    而自宫,那玩意儿,在修行者的世界,只要能活下来,以后未必没有神奇手段,重新长出来。

    苏兴华也惊骇于夏渊的果决和狠辣,扁平的喉结一阵蠕动,诺诺道:“万一妖狐不是采补呢?那岂不是白阉了吗?”

    夏渊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眼神扫过两人。

    “是啊,我也在考虑这个事儿,所以,我只是把方法告诉你们。”

    “至于如何选择,自己决定。”

    “我也得好好想想。”

    在前外科医生的认知里,器官移植什么的,不碍事,有功能就行。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三人再次沉默下来。

    夏渊的办法,让事情,又回到老路子上来了。

    不过,生出几分变化。

    首先是看到了希望。

    死亡的威胁,和自宫的危险,哪个更严重?

    其次,如果三人中,有人自宫了,那另外两个,处境将会变得极其险恶。

    顿时……

    卷起来了。

    ……

    片刻后。

    齐勇似乎想到什么,幽幽开口。

    “渊哥,咱俩一起洗过澡,我知道的,你最为大器,异于常人。精血充足,阳气旺盛。”

    “至于兴华,小米虫似也,狐妖都未必看得上他。”

    苏兴华:……

    脸色顿时涨得一片通红,也不知是该羞愧,还是庆幸,抿着嘴唇,无言以对。

    夏渊:“你想说啥?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齐勇干笑两声。

    “没事儿,我也活跃下气氛。”

    实则心中盘算着。

    若狐妖采补,夏渊或许是第一个被选择的人。

    换言之,今晚选择谁去,根本不是自己三人能做主的。

    三尾的狐妖,想来,应该也有望气的手段,看得出自己三人,哪个更“好吃”。

    若夏渊今晚被选,苏兴华选择自宫,那自己……或许最迟明天就得死。

    可倘若自己自宫,那瞬间,活下去的概率,就比两人大了。

    只是……

    哎,有点狠不下这个心。

    委实难以抉择。

    再想想吧。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三人都没说话。

    夏渊躺在冰凉的石板上,思索着,是否有比自宫更好的办法。

    重头到尾的捋了一遍,整理着可能存在的生机。

    妹妹?

    陆冲大人?

    虽然不知道自己距被狐妖卷走已经过去多久,但应该一天是有的。

    自己外出执行任务,晚上未归,妹妹夏芽儿必然知道。

    她大概率会猜到出了事。

    出事后,她第一件要做的,肯定是去找陆冲大人。

    陆冲,县卫一员,就是之前提点自己进入阳城武修院的那位大人物。

    虽然只是九品,但在自己眼中,在这阳城县,也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陆冲会出手吗?

    未必。

    ——“县卫,非公务,严禁私动。”

    这是《唐律疏议》中关于修行者律例的规定,是成文的法律。

    既在公门内修行,享受种种便利,就必然要遵守相关规定。

    陆冲这个人,总体上是个好人,但也没有很高尚的道德境界。

    偶有善心。

    但并非那种彻底无私之人。

    如果是举手之劳,他或许就帮了。

    但,倘若是涉及到违背律令,可能影响自身前程的活儿,他铁定不会做。

    哎……

    没有靠山,属实寸步难行。

    难!难!难!

    想到这儿,夏渊忽然开口:“勇哥?”

    齐勇:“嗯?何事?”

    夏渊:“这次要是能活下去,你爹收干儿子不?算我一个。或者你有姐姐妹妹嘛,介绍给我也行。”

    齐勇:……

    一句骂声憋在口中,闷闷道:“先活下去再说吧。”

    苏兴华不由插嘴道:“渊哥儿,我家娘子有位表妹,年方十八,貌美如花,这次,这次……若能活着回去,我定然帮你牵红线。”

    夏渊淡淡回道:“哦。”

    ……

    三人再次沉默下来。

    山洞里的光线,一点点黯淡下去,天……似乎快要黑了。

    洞口处,那层光晕流转的封印,随着外部光线的黯淡,也开始变得明艳起来。

    晶莹的光幕上,是一头张着血盆大口的妖狐虚影,牙尖嘴利,嘴角滴血,颇为的凶残。

    洞口的地上,那位干尸老兄,此刻也彻底断气,全身不正常蜷缩。

    心念一动,夏渊不由朝他走去。

    本着苦中作乐的心思,研究一下这具“大体老师”,同时,也想看看,能否发现点什么。

    找了块比较锋利的石头,加上他皮肤已然极度脆弱,也尚未彻底硬化,手腕静脉很容易被切开。

    连一滴鲜血都没有。

    全身组织内部已然彻底枯槁,焦化,像是被一场火,由内到外,烧干血肉。

    手腕切了,再解剖颈部动脉。

    顺着剖下去,心、肝、脾、脏、肾、下体,双腿,脚底,夏渊都研究了个遍。

    “渊哥儿,人死为大,别折腾他了。”

    齐勇有些烦躁的说道。

    这画面属实恶心。

    尸体有什么好玩的。

    还是这么恶心的尸体。

    夏渊随口就是台词:“死人,有些时候比活人有用。你活着,就有可能死,你死了,就会永远活着。”

    齐勇:……

    神神道道的。

    也没再理会。

    ……

    夏渊继续研究,最后一处,脑子。

    看到脑袋,夏渊这才发现,这个人的头发,原来不是被狐妖吸干掉光的,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光头。

    头顶有戒疤。

    和尚?

    大唐虽然并不尊佛,但沙弥地位还是挺高的。

    据说是太宗起势时,有僧兵助阵。

    后又有大僧玄奘,宣扬佛法。

    进入修行时代后,佛宗也颇多秘法,其中一些,如“定神法”、“炼骨法”,都成为通行的修行法门。

    武修院中,也有该类修行者,只是很少。

    这时。

    夏渊忽然想起一件事。

    大概半个月前,武修院贴过一则告示,有位从长安白马寺来的年轻僧人,佛法精湛,乃是“二十四佛子候选人”之一。

    现在行万里路,普度众生,积攒功德,却在清河府一地,下落不明。

    府城下发寻人告示,四处搜寻,提供有效线索者,赏银百两,找到人者,赏银千两。

    这个悬赏数字很大,能让人一波肥的那种,是以夏渊也印象深刻。

    不会就是这位吧?

    阳城县并无佛寺,也没几个僧人,夏渊本能想到这儿。

    脑海中,却是脑补出一本《欢喜和尚和妩媚狐妖》的大戏。

    不由摇头笑笑。

    佛高一尺,魔高一丈。

    这和尚头骨已然软化,夏渊很轻松打开,就见脑浆尽失,空空如也,各种组织也如同身体其它部位,彻底萎缩。

    不过……

    倏然间,夏渊觉得指尖一点轻微刺痛。

    定睛细看,就见到一丝金光,如活物般,顺着自己手指,游入自己体内。

    这点金光虽柔和,却极灵动,能量高度内蕴。

    以至于,将自己的食指,都似涂上一层金漆,好似……好似一根金手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