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老婆是天下第一 > 04、夏芽儿和陆冲
    黄昏。

    青丘界外瘴气多。

    金黄色的夕阳,照耀着翠绿山林,也将那袅袅升起的淡红色雾气染成金色,颇为明艳。

    这里本来叫做大张山,有两个村落,大张村和小张村,数百户人家,自百年前灵能潮汐,形成青丘界,这里便沦为“战区”之一。

    村子和人,自然是早就没了。

    不过,山林却愈发茂盛起来。

    历年来,几乎每年夏冬,县卫都会以一年两到三次的频率,集中行动,狩猎,深入青丘界,诛杀妖物。

    不过,妖物似也杀不尽,如野草。

    烈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而一到春耕和秋收,妖物也常会趁农忙时节,出来兴风作浪。

    彼此以时间和空间拉锯着,形成微妙而脆弱的平衡。

    ……

    大张山脚下。

    这会儿正有一行人。

    六个人。

    最前方是个少女,豆蔻年华,容颜清丽,身材也颇为的纤细高挑,胸前却鼓囊囊的,脑后发髻扎成一个个小辫,在额旁梳成两个小鬟。

    这是一位尚未出阁的少女。

    她正在流血。

    指尖有血。

    一滴殷红的鲜血,从指尖滴落,落到悬于半空的一只黄纸飞鹤上,飞鹤顿时振翅高飞,驶入那茫茫林海之中。

    这是“飞鹤滴血寻人法”,县卫的必备法门之一。

    “陆大人,可以了嘛?”

    滴血的这位,自然就是夏芽儿,看着那飞出去的纸鹤,她把葱白纤细的手指含在口中止血,怯生生的问道,眉目间却有焦急之意。

    旁边,身穿九品绿色公服,腰间佩剑的中年男人,正是陆冲。

    陆冲面无表情:“等。”

    于是夏芽儿果断闭上嘴,不再多言,心中却是长长叹口气。

    哥哥一夜未归。

    自己焦急无奈之下,奔赴县卫营所,向陆冲大人求救。

    只是,这位算是“恩人”的陆冲大人,一开始却颇为不乐意,搬出各种规定,说没有公文,无法出手。

    自己苦苦哀求。

    求他很久。

    最终,他才松口。

    说,除非,认他一门干亲,认作义女,称他义父,他才会出手,也合乎律法中的规定。

    对于律法公文什么的,夏芽儿一点都不懂。

    但,总觉得,这位陆冲大人,对自己不怀好意。

    生在穷人家的漂亮姑娘,对这些,总是格外的敏感。

    这是趁火打劫。

    家里父母双亡,若哥哥再不在了,这位义父,便会成为自己的顶梁柱,到时候,那可真是任他拿捏,一点法子都没有。

    但,为了能尽快救下哥哥,夏芽儿还是咬碎了牙,签下认亲的文书。

    现在,自己唯一能祈祷的,就是哥哥……活着。

    一定要活着啊!

    夏芽儿咬着牙,攥着拳,忍着泪。

    ……

    身后有四个随从,是陆冲带过来的使唤公差,穿黑色劲装。

    这会儿,身后一人插笑着嘴道:“夏芽儿,都已然认陆大人为义父,怎么还叫大人?该改口啦。”

    又一人道:“是啊,小芽儿,你这也算是攀上了高枝,莫大的造化。”

    又一人道:“放心,陆大人神威盖世,得大人相助,你哥哥定然得救!”

    听着几人的话,夏芽儿勉强挤出个笑容,弱弱道:“多谢几位大哥提点,芽儿,芽儿知道了。”

    感觉到他们的调侃之意,夏芽儿心中略微烦闷。

    只是,还要有求于他们等下出力,也不得不笑脸对人。

    陆冲:“静!”

    又一个字。

    于是人群倏然安静下来。

    他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仰头看天,正在感应那黄纸飞鹤。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夕阳沉于山后。

    金光消散,白雾缭绕,青山如水墨。

    又如一头巨兽张开的森森巨口。

    陆冲忽而心有所感,回头看了夏芽儿一眼。

    “一个好消息。”

    “纸鹤飞行路径清晰,你哥依旧健在。”

    一听这话,夏芽儿顿时满脸喜色,泪光涟涟。

    太好啦!

    哥哥还活着!

    只是,陆冲接下来的话,却又再次让她一颗心如坠冰谷。

    “坏消息是,狐妖一般子夜修行,以精血进补,今夜,你哥未必能活下去。”

    “且,入夜之后,道消魔长,不可进山,我须等到日出。”

    啊?

    这……

    夏芽儿双手紧紧抓着衣角。

    她想问,非要日出吗?

    那我哥怎么办?

    但,犹豫着,这话,还是没法说出口。

    陆冲是“权威”,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再者,哥哥是自己的亲哥哥,可别人,这几位,也是爹生娘养,若有闪失……

    夏芽儿沉默着。

    陆冲大手一挥:“生火,扎寨。”

    四个差役对这种事极其熟络,听到陆冲的命令,当即也开始行动起来。

    陆冲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袱状油纸包,吐气一吹,油纸包顿时变成帐篷似的存在,落在地上。

    淡淡道:“此为暖帐,山间风大,你且里面歇息。”

    夏芽儿深深看了他一眼,心中忽而生出几分暖意。

    这位陆大人,倒是也颇为的心细。

    但脚下却没挪动。

    深吸口气。

    她身体在微微颤抖。

    “陆大人,我有个想法。”

    陆冲:“嗯?”

    “我知道晚上危险,也不敢奢求您和几位大人以身犯险,只是,我哥哥就在里面,今夜随时可能死去。”

    “若明天日出之时,我在山脚的暖帐,我哥却在里面遭逢不测……”

    她没有再说下去。

    眼中又有泪光。

    只是表情格外坚毅。

    “我的想法是,我独自进山。以我为饵,由我开路,大人可以飞鹤跟随。”

    “若我无事,那自然万事大吉,具体是否出手,由您相机决断。”

    “若我遭遇不测,那便听天由命,怨不得别人,我认了!”

    她咬牙说道。

    忽然间朝着陆冲深施一礼,然后快步朝着那茫茫山林而去,近乎小跑。

    四个正在捡柴的差役,听完夏芽儿的话,集体愣住,为之愕然,动容。

    还有这样的女娃儿?

    竟有这样的女娃儿?

    舍生取义,寻常男子,甚至修行人,也极难做到。

    一个女子,竟能做到这步?

    陆冲盯着她的背影,眼神冰寒,锐利似剑。

    却并未阻拦。

    直到,看着那曼妙纤细的背影,彻底踏入山径之中,被黑暗所吞噬。

    ……

    “大人?”

    “大人!”

    一个差役终于忍不住,跑过来,喊了一声陆冲。

    却不敢提出具体的建议。

    只是意思很明显,想要陆冲出手阻拦。

    陆冲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去护她?”

    这差役顿时彻底愣住,脚下不住后退,讪讪笑道:“大人说笑了。我去捡柴,捡柴,呵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