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老婆是天下第一 > 08、书生与狐妖(求收藏,求推荐)
    许久。

    事毕。

    夏渊躺在铺就绫罗绸缎的巨大石床上,心中百念杂陈,心想我真是和日了狗差不多。

    哎。

    个种滋味,一言难尽。

    大唐……干狐人。

    不过,似乎,在古典的传奇故事中,写故事的书生们对于狐狸精,总有些格外的偏好。

    虽痛斥她们的祸国殃民,却也渴望着与她们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来一发。

    这些人,最是虚伪。

    不像自己。

    我承认,我,夏渊,就是馋那种不一样的刺激体验。

    ……

    如此想着,夏渊看向狐妖。

    她已无情离床,衣着整齐。

    仰头,挺胯,双臂张开,双腿同样张开,呈大字型,正悬于半空之中。

    这似乎是一种修炼的特定姿势体态。

    夏渊觉得类似于第八套广播体操,开合跳。

    丝丝缕缕的月光,从山洞顶部的通风口子,像是被无影无形的力量拉扯,垂落下来。

    于她头顶汇聚成一片月华,皎洁明亮。

    这造型……属实美炸了。

    主要是“灯光”打得好。

    夏渊觉得如果拍下来,足以当私房照。

    不过。

    也就在此刻,他心中一动。

    美归美,但危险,也同样危险。

    她再次“消化”完毕时,说不准,会再次过来弄自己。

    此刻。

    夏渊一心二用。

    一边意识沉入税书,继续预备下一个征税对象。

    这会儿他已然清楚,征收而来的灵能,于此刻,于自己而言,可代全身精血抵一命,以及……呃,爽一次。

    而夏渊也能感觉到,伴随着两次“灵能失控”的情况,在那能量的狂暴洗刷下,虽然自己存不下半分,但体质却潜移默化间,增强不少。

    只是现在没心思关注这些,留待日后研究。

    先解决眼下。

    意念在税书中的同时,夏渊本身也动了。

    从石床上爬起来,双手负于身后,四十五度角仰望狐妖,嘴角带笑,眼含欣赏和倾慕。

    “此情此景,我似乎梦到过。”

    嗯?

    听到夏渊的声音,狐妖长长的眼睫毛一阵颤抖,睁开眼睛,看向这边,高冷而漠然。

    夏渊这时判断,这头狐妖,并非纯粹的妖物,没有理智,而是存在着某些人的习性和思维。

    有两个细节:

    第一,是之前在山洞中,她会“开玩笑”,会调侃,幽默感是人才有的高级情感。

    第二,是此刻,她衣服穿好了,说明她有“羞耻感”。

    采补是为了修炼,是动物性本能。

    但幽默感和羞耻感,则是人性的体面。

    所以夏渊觉得,她是可以撩的。

    这不就给自己留下大把的发挥余地嘛。

    “你梦到什么?”

    狐妖淡淡问道,语气不悲不喜。

    实则,她心中对于夏渊,也是惊讶无比。

    二次灵能爆发。

    灵能更多,皇气,也更足。

    这极有可能是皇室直系血脉!

    说不定就是当朝天子圣帝流落在外的龙种!

    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他一个无品的凡人,为何能有这般神异。

    想到这儿,她竟莫名生出几分“荣幸”之意。

    我采补过龙种!

    若能长期采补下去,或许,这“皇气”,对于自己的修为,有莫大的裨益。

    她暂时舍不得杀夏渊了。

    现在,夏渊既然聊起梦,那就聊梦。

    她也好奇,这位梦到过什么。

    夏渊朝她走近两步:“时间已然过去很久,我记得不是太清楚,不过,有些细节,还是印象深刻的。”

    “我是一只爱了千年的狐,千年爱恋千年孤独,长夜里你可知我的红妆为谁补,红尘中你可知我的秀发为谁梳……”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一首《白狐》,夏渊开始尬歌。

    轻声的哼唱。

    但,从肢体动作,到眼神表情,都彻底沉浸其中,仿佛真的做过这样一场梦。

    有歌为证。

    歌,总不可能是我现编的吧?

    正唱着……

    呼!

    妖风起!

    下一秒,夏渊便觉,喉咙上多出一只手,白嫩纤细的手指,延伸变长,仿佛变成触角,牢牢抓住自己,单手举了起来。

    狐妖出手了。

    只是她眼神之中,却充满一种极其震惊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有些恐惧了。

    “你是谁?”

    “你还知道什么?”

    “你在影射什么?”

    她厉声喝道,审讯三连。

    嗯?

    夏渊为之愣住。

    我特么就是想撩你一下,刷一波好感度,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抑或者,她真经历过这样的故事?

    影射?

    这个词,用得很怪。

    这……又从何谈起?

    是狐妖语言学得不精?还是背后另有隐情?

    被她手举,夏渊呼吸不畅,脸色涨红,手脚挣扎,只是并不慌,她要杀自己,何必费这种周折,只是逼问罢了。

    心中在思索。

    这个时候,是继续装下去,诈她说出实情,真相?

    还是,立马求饶,重新回归到撩的状态。

    夏渊迅速判断。

    即便知道实情、真相,对于自己而言,不过是个故事,毫无裨益。

    但极有可能触怒她。

    所以,还是选B。

    感觉到夏渊呼吸快断绝,狐妖微微松开几分手指,眼神却依旧直勾勾盯着夏渊。

    在等一个答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段,我也梦到过。”

    “你要杀我,我不怪你。”

    “如果,能死在你手中,那也算是美梦成真。”

    “只是,我这腥臭肮脏的血,脏了女神的手。”

    夏渊开始“舔”了起来。

    该怂就怂。

    潘驴邓小闲,此时,谓之,小,小意。

    这露骨而酥麻的小骚话,倒是让狐妖心底有些动容,只是面上依旧没表现出来。

    但,手指却倏然松开。

    夏渊直挺挺摔到地上。

    有厚实狐皮毯,倒也不是很疼。

    “真是梦到的?”

    松手后,狐妖一只白生生的脚,踩在夏渊胸膛上,又问。

    夏渊:……

    咳咳。

    看着她脚。

    啧啧。

    她察觉到夏渊的眼神,大拇指轻轻的屈了屈,微缩,似有羞意。

    咦?

    这就神奇了啊。

    那啥不羞……

    怎么看个脚,反而羞起来了?

    夏渊正想笑,又听到她的声音:“那你可梦到,那书生是谁?”

    夏渊脱口而出:“当然是我啊。还能是谁?”

    话说出口,心念却是飞动。

    我草?

    好像,真的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故事?

    夏渊心头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或许,这狐妖命中的“书生”,是个大人物,就位于当朝公门之中的大人物!

    如此,自己提起这个故事时,才会被她认为是“影射”!

    她才会恐惧,担心事情败露!

    那么……

    这是一只被养在野外的真、狐狸精外室?

    我去!

    这位“书生”大人,玩得够花啊。

    如果自己猜测是真的,那此刻,夏渊心头,只有一句话——彼,可取而代之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