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老婆是天下第一 > 11、交公粮喽
    “哭什么?快起来。”

    “这位是我们阳城县数一数二的女侠,大修士,也是你哥我梦中的女神,你给她行礼。”

    夏渊伸手扶起妹妹,当即开口说道。

    很自然很流畅的介绍。

    夏芽儿看到狐妖身后的尾巴,大惊失色,又听到哥哥这话,觉得哥哥似乎被这狐狸精,迷了心窍。

    女侠?

    大修士?

    梦中的女神?

    呸呸呸!

    就是一骚臭狐狸精!

    但这时,人在屋檐下,于是也勉强挤出个笑容:“芽儿,夏芽儿,见过……”

    她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

    狐妖看了她一眼,漠然点头,伸手一指,夏芽儿便是直直晕了过去。

    夏渊心中再叹口气。

    完犊子。

    现在,人质也有了。

    自己不把她治得服服帖帖,估计很难脱身了。

    可……谈何容易?

    自己倒是想从舔狗发育成战狼,但无奈实力不允许啊。

    还是,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谢了,让她睡吧,毕竟惊吓过度。”

    夏渊轻声道谢。

    顿了顿,又道:“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

    是。

    聊了这么久,夏渊连她名字都不知道。

    “红袖。”

    她冷声道,眸中,却似乎有一丝怅然之意。

    红袖添香?

    夏渊心思微动,脑补出很多,又问:“贵姓?”

    她声音更冷:“无姓。”

    夏渊知道,这可能触及到她的某些伤心事,点点头,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红袖姑娘,可否,借床一用?容我妹妹歇息?”

    夏渊拿出一副读书人的姿态,彬彬有礼的问道。

    她默然片刻,伸手一挥。

    在书架那边的角落处,出现一张木床,被褥瓷枕一应俱全。

    夏渊朝她点头致意,当即也弯腰,抱起妹妹,缓缓朝那边走去。

    夏芽儿闭着眼睛,微微蹙着眉,小脸略显惨白,寒冷加惊惧导致,只是更显得清丽。

    全身酥软,该丰腴的地方丰腴,该纤细的地方纤细,抱在怀中……

    咳咳。

    夏渊平心静气,小心翼翼把她放在床上,脱了外衫,鞋袜,盖上被子。

    又用手摸了摸额头,似乎有些发烫。

    于是,再次回头。

    “红袖姑娘,可否帮忙,煮点姜汤?”

    夏渊现在已经敢适当的对她提点要求了。

    她伸指一点,一点灵光,如萤火虫般,飞舞而来,没入夏芽儿额头之中。

    妹妹发出一声舒适的呻吟,眼睫毛动了动,却没有苏醒,继续安睡,眉宇间的忧愁,也为之消散。

    夏渊重新摸了摸她的额头,已经不烫了。

    这狐妖,对女子,倒是颇为的温柔。

    “多谢。”

    夏渊再次朝她道谢。

    她看也不看,丢下一句话:“不可离开此地。”

    然后自身飘然而起,飞出石室。

    见她离开……

    夏渊心中才长舒口气,卸下所有的伪装,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脑壳都疼。

    心力交瘁。

    真的是心力交瘁。

    比做一场大出血的手术还累。

    这是自己“泡妞”有史以来,最为危险的一次。

    一步走错,甚至一句话说错,都有可能当场身死。

    还好,活了下来。

    妈个鸡!

    迟早有天让你叫爸爸!

    ……

    摸了摸妹妹的脸,体温恢复正常,皮肤嫩滑,吹弹可破,微微红润。

    夏渊坐在床边的地上,意念沉入金纸,税书。

    修行啊!

    修行!

    怎么搞?

    税书倒是可以提取灵能凝萃液滴,但要想突破九品门槛,须得回县城。

    要回县城,就得逃离青丘界。

    而凭借自己的实力,肯定无法做到。

    外面,也大概率,不会再有人来救自己了。

    陆冲都跪了。

    现在正是秋收时分,农忙时节,县卫中的大部分力量,也都会转入战略防御状态,不会轻易出手。

    总不能在这儿呆一年吧?

    那迟早得被采补死。

    毕竟,整个阳城县,也就三百九十四个修行者。

    在其它地图还没“解锁”的情况下,自己也就最多能承受这么多次的挞伐。

    当然,修行税,是按年度交的。

    真要撑的话,也能撑到明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按照这个人头数,韭菜能一茬一茬割下去。

    但,狐妖万一要腻了呢?

    心生怀疑呢?

    这种把脑袋置于别人刀下的感觉,属实太过被动。

    还是得主动出击。

    不行……

    得动起来。

    得让阳城县的“修行界”,乱起来。

    如此,外部环境一变,或许,才有一线机会,容自己浑水摸鱼。

    这么一想,自己被狐妖“俘虏”,倒还是件好事。

    至少,在她的地盘上,自己只需要把她糊弄住就行。

    而外界……

    只要青丘界不被攻破,谁能想到,是自己这条小虾米,在呼风唤雨?

    妈的,干了!

    胆子大骑龙骑虎!

    夏渊想清楚这其中的关节,当即开始行动。

    全县收税!

    三百九十四个修行者,除了已经交过的魔猿,以及白狐红袖,再除了陆冲,其它统统补交!

    主意定,夏渊当即开始行动。

    就从本县的正六品县令开始!

    本县县令,姓陆,陆景明,详细履历未知,毕竟自己还接触不到这个层次的大佬。

    税之!

    夏渊咬咬牙,当即收他的税!

    收正六品县令的税!

    很有种突破禁忌的快感。

    然后……

    是同样实力等同于正六品的白虎坡上的虎妖,税之!

    接下来……

    魔猿王,税!

    地下深处的那位隐秘邪修,税!

    税完六品,夏渊心跳飞快。

    地鼎和人鼎之中,都有进项。

    四滴灵能凝萃液滴,大小不一。

    但都被天道之力统一凝练过,浓度,颜色,本质,都是一样的。

    从四滴的大小上,也能看出实力差距。

    魔猿王和虎妖同为异类,都是类六品,税率十分之二。

    但同样的税率,收上来的灵能,魔猿比虎妖多。

    地下那位邪修,实力较这俩强一丝。

    他的税率是三十税二,但灵能液滴,却只比虎妖小一点点。

    实力最强的,便是本县县令,陆景明。

    他也是三十税二的税率,但所收上来的灵能液滴,比其它三个加起来还大!

    低税率,高纳税额!

    狗大户。

    真的是个狗大户。

    不愧是一县最高长官。

    有这样的实力,他为何不把“妖”诛干净?

    夏渊心中难免浮现出这样的疑惑。

    旋即,便想到……狡兔死,走狗烹?

    养寇自重?

    可能吧。

    又想到,他会不会就是那个“书生”?

    也有可能。

    暂且压下这些疑惑,夏渊继续征税。

    七品的。

    八品的。

    九品的。

    挨个来。

    排队队。

    交公粮喽……

    ……

    收得不亦乐乎,统统转化成灵能液滴,夏渊有种囤积的快感。

    九品还没收完,这时,夏渊诧异发现,税书地图上,再次多出两个点。

    不属于本县的修行者!

    从颜色区分实力……

    一个六品。

    一个七品。

    他们在迅速移动。

    方位目标,似乎正是青丘界。

    咦?

    谁?

    莫非……

    齐勇的正六品山神父亲,过来救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