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老婆是天下第一 > 15、你被狐狸精糟蹋过(求推荐)
    看着两人停在原地,停了好一会儿。

    地图上的两个光点,似乎都融合在一起了。

    怎么着?

    他俩来了一发?

    夏渊心中吐槽,觉得好笑。

    小仇得报的感觉。

    让你们不救我。

    ……

    这一夜,夏渊把阳城县的全部修行者,都“税”了个遍。

    现在,也就剩下陆冲一人。

    犹豫一下,夏渊还是决定,把他也税了。

    没办法。

    如果唯独留下他,那万一有人查起来,这就有可能成为自己最大的漏洞。

    先税了。

    以后有机会再补偿吧。

    这样想着,夏渊最后一次,伸出了黑手。

    ……

    盘点收获。

    目前在两鼎之中,共有灵能凝萃液滴394份,虽然大小不一,但本源都是一样的。

    可以“分散储存”,也可合为同源液体。

    不过夏渊暂且没有合源。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今,整个阳城县的修行情况,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甚至,根据收税上来的程度,都可以出一份修为排行榜。

    不过……

    修为,或许,不完全等同于战力。

    九品。

    自己须尽快突破九品!

    现在坐拥金山,一旦突破九品,就能利用两鼎中的灵能,源源不断吸收法力,很快形成战斗力。

    只是,问题,又回到原点。

    怎么出去?

    夏渊绞尽脑汁,思索着对策。

    ……

    “唔……”

    夏芽儿感觉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前半段是噩梦,后半段是美梦,全身舒服而温暖。

    眼皮微微的动了一下,醒来,便是看到哥哥坐在床头。

    再看看周围……

    虽然还是石室之中,但她心中还是难免生出几分安全感。

    哥哥在,就行。

    只是,脸色微微的红了。

    “哥……”

    她轻轻叫了一声。

    嗯?

    夏渊正在想事情,回头看她一眼,刚睡醒的小姑娘,表情懵懂中带着甜美,让人想在她额头上亲一下。

    “睡醒啦?”

    “难不难受?”

    夏渊摸了摸她的额头,不烫,笑着轻声问道。

    夏芽儿:“我……不难受,就是,就是……呃……”

    她有些难以启齿。

    “嗯?”

    夏渊诧异。

    “我……我想解手。”

    夏渊:……

    环顾四周,这偌大的石室之内,还真没有可以“解手”的地方,一时间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尿床了吗?”

    夏渊笑着调侃一句。

    芽儿脸色更红,扭捏了一下,娇嗔道:“哥!没有!”

    “等下,我帮你找找看。”

    夏渊哈哈笑着起身,在这石室内转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看得出来,狐妖红袖,极其的爱干净。

    可能修行者,不需要拉屎撒尿吧。

    这特么……怎么搞?

    “红袖!”

    “红袖姑娘!”

    “可以出来一下吗?”

    夏渊朗声叫道。

    这石室内都没有门。

    她平时应该都是走天上的,或者瞬移之类的遁术,或者化为烟气,从通风口高进高出。

    叫了几声,她依旧没现身。

    夏渊有些无奈了。

    眼神一动,看到那脸盆,金灿灿的,应该是金子做的。

    再看向夏芽儿,伸手指了指。

    “用那个?”

    脸盆,也勉强可当个夜壶。

    夏芽儿:……

    红着脸摇头,羞得想把脸蒙进被子:“我……我再忍一下吧。”

    夏渊叹了口气。

    想说你这样憋尿容易得尿道炎,要不还是墙角解决得了,但犹豫一下,还是忍住。

    毕竟是自己“亲妹妹”。

    还是不要聊这种话题了。

    ……

    “哥……”

    夏芽儿又轻轻叫了一声。

    嗯?

    夏渊看着她。

    小姑娘咬咬牙,还是不由问道:“你,你被狐狸精……呃……呃……糟蹋了吗?”

    这是她很感兴趣的问题。

    好奇又紧张。

    “什么叫糟蹋?”

    “这话太难听。”

    “荒山野岭,红袖添香,来了一发,哦不,两发,生命的大和谐,岂不是美事一桩?”

    夏渊尽量说得文雅。

    印象中,依稀记得,大唐风气好像是极其开放的。

    夏芽儿看着一脸享受之意的哥哥,心中暗暗啐了一口,嘟嘟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还是感觉,哥哥被“玷污”了。

    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可,他自己却是这个反应。

    “我小时候就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被狐狸精糟蹋过的男人,全身血都会被吸干,枯槁像是干尸,厉鬼。”

    “哥……你……你还是要小心啊。”

    夏芽儿心中还是不放心,又交代一句。

    夏渊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安慰道:“放心,你哥天赋异禀,心里有数。”

    被采补成干尸的,自己也见过了。

    就是那和尚。

    不过,对于自己而言,倒是有点因祸得福的感觉。

    靠着采补,化解了两次“灵能暴乱”的危机。

    身体还得到一定强化。

    ……

    兄妹俩正聊着。

    夏芽儿脸上忽然浮现出惊恐之意,下意识攥紧哥哥的手。

    夏渊心中一动,回头,便是看到,狐妖红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背后。

    站起身来。

    露出个笑容。

    斯斯文文道:“红袖姑娘,还得麻烦你帮个忙,我妹妹想放水,你这里……”

    红袖理解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放水”,是什么意思。

    于是再次的素手一挥。

    石室后方,悄然浮现出一道小门。

    “快去吧。”

    夏渊这才转身,稳稳把妹妹扶起来,示意她可以去了。

    夏芽儿:……

    欲言又止。

    终究还是拎着裙角,小碎步疾走,朝后面跑去。

    ……

    “你的两个同伴,都被人救走了。”

    红袖默然片刻,盯着夏渊的眼睛,淡漠说道。

    夏渊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想了想,叹口气,低声说道:“人各有命,我碰上您,是我的命。您碰上我,也是您的命。机缘如此。”

    “我做人做事,始终相信,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伏。”

    “这是《道经》中的话,是天地至理。”

    夏渊开始了口才表演。

    论这方面,我渣渣渊,从没服过谁。

    人在江湖漂,全靠一张嘴。

    口活儿无敌。

    再难搞的女人,也能征服的服服帖帖。

    听到夏渊的话,红袖果然有所触动。

    福祸相依?

    回想自身的经历,一时间莫名感慨。

    “夏渊,我问你,你可愿意拜入我狐族,做一门客?”

    她忽而开口。

    心中意念已定。

    这个人,是个好苗子。

    无论心性,口才,以及自身的体质,可能的身份来历,都不是普通人。

    倒不是爱才,只是,布局,落子罢了。

    拜入狐族做门客?

    夏渊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当即笑容灿烂:“固所愿尔,求之不得。”

    草!

    哪个大佬,草根崛起的年代,还没有点黑历史了?

    以后成事了,那就是传奇,想洗白就洗白,不想洗白,就当励志。

    若没混出头,那就更无所谓。

    谁在乎一个小虾米的过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