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老婆是天下第一 > 19、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陆冲的声音让夏渊陡然回神。

    一瞬间清醒。

    是啊。

    他到底是九品的县卫,各种修行人的手段,能发现自己的跟踪,也是正常的。

    而,他没有当场拆穿自己,而是等到这夜深人静才来见自己。

    那含义,已经不言自明。

    “陆大人,我有要事禀告。”

    夏渊当即开口说道。

    这是一路上想了很多遍的开场白。

    刹那间,夏渊眼眶都是红了,像个受惊的少年般,紧紧抱着陆冲强壮的肩膀。

    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属于自己的表演,开始了。

    要……

    要骗过所有人。

    彻底隐藏好“修行税”的秘密。

    陆冲:……

    一时有些微微的不适。

    夏渊抱得很紧,很动容。

    他觉得,自己肩膀处的衣服,都被夏渊的眼泪打湿了。

    自己新婚之夜时,新娘子都没抱的这么紧。

    看来,这个少年,真的被吓坏了,犹如惊弓之鸟,或者丧家之犬。

    当然,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陆冲轻轻叹了口气。

    “走吧,先进城,进城再说。”

    提起进城,夏渊却一把拉住陆冲的胳膊,满脸惊慌的摇头,压低着声音,却有种歇斯底里:“不能进城,县令,县令大人和狐妖是一伙儿的!”

    夏渊开始了第一次试探。

    这个信息,不知道陆冲是否知道。

    如果他不知道,那自己告诉他,就相当于把他拉下了水。

    如果他知道,那这波,双方加强了互信,他会更把自己当成自己人。

    县令和狐妖是一伙儿的?

    这个消息,让陆冲瞳孔陡然一缩。

    他的确不知道。

    一时间全身微微僵硬。

    不由的深吸口气。

    然后迅速镇定下来。

    “不要乱说话,先进城,我会保护你的。”

    他安抚着夏渊。

    在他的安抚下,夏渊逐渐平静下来,眼含热泪,牙齿咬着嘴唇,委屈巴巴的点头。

    ……

    “开门!”

    “我乃县卫陆冲!”

    “这是我的随从!”

    阳城县城门口,陆冲大摇大摆的喊开门,带着夏渊进入城中。

    县城内部有宵禁,深夜的街上,除了巡逻队和更夫外,再无任何人。

    沿街的老百姓家中,也是黑灯熄火,不过,偶尔离得近了,倒是能听到里面女人的叫声和鼓掌声。

    这是外城。

    进了内城之后,情况就又不一样。

    灯火通明。

    街道两旁都挂着灯笼,里面也不知是什么光源,亮度不亚于电灯泡,酒楼、夜肆、青楼,都是开门迎客。

    门口站着的姑娘们,都是身披轻纱,若隐若现的,让人肾气上涌。

    衣冠楚楚的男人们,在街头相逢,彼此打个招呼,便前呼后拥的拐进院子。

    夏渊之前都很少进内城。

    武修院位于内外城的交界处,不过平时都禁止外出的,芽儿住在外城,就更别想进去了。

    虽然也听同学们提起过内城的繁华,但亲眼见到,还真是第一次。

    啧。

    勾栏听曲的快乐?

    不过,想到还在青丘界中的妹妹,以及自身尚未度过的危机,夏渊压下心中的念头。

    到了陆冲家。

    一间四四方方的宅子,看上去就很大气,大门口都有石狮子。

    进门后,当即有门房、仆人、丫鬟,各自请安问好。

    还有两个貌美如花的小姐姐,可能是侍妾之类,还没睡觉,端着温热的羹汤伺候。

    夏渊:……

    这特么,神仙生活!

    万恶的封建社会!

    陆冲交待一番,屏退众人,带着夏渊进了书房。

    燃起蜡烛。

    烧了一张朱砂黄符。

    整个房间顿时彻底安静下来。

    “把你在青丘界中经历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和我说一遍。”

    夏渊深吸口气,知道关键处来了,当即开口。

    除了略去修行税的部分,以及和尚尸体的部分,其它事情,几乎都全部说出。

    甚至连自己和狐妖私密的细节,都讲得活灵活现,极富画面感。

    这些信息,本来也就都不重要。

    陆冲对小黄文,倒是没什么反应。

    只是听到狐妖与县令的故事时,眉头紧紧皱起。

    这件事,属实让他三观震动。

    “她说,让你找我,提交升品文书,县令大人不日便会审批?”

    斟酌了好一会儿,陆冲沉声问道。

    夏渊点头道:“是,这就是她的原话。”

    陆冲又问:“你可知,晋升九品,需要什么条件?”

    夏渊疑惑道:“不知。”

    陆冲再次长长叹了口气。

    指节轻轻敲击着桌面,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夏渊想了想,问道:“需要什么?”

    这,也是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看看是否有“作弊”的方法。

    升品这种事,都掌握在朝廷手中,如果自己能洞悉其中的些许奥秘,那当起二五仔,便更多把握。

    信息差,很关键。

    陆冲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是抽出一张纸。

    研墨。

    提笔。

    开始书写起来。

    他写得一手漂亮的小楷,严谨的公文格式,夏渊看着,看出这是在为自己写申请。

    很快,公文写好。

    陆冲把文书放在一边,等待纸上墨迹自然晾干,说道:“明天一大早,随我去见李大人。”

    李大人?

    夏渊想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他口中的李大人,应该是县卫的长官之一,李正福。

    自县令以下,县卫还有两位统帅,李正福是一把手,副手则是姓张,张云虎。

    这俩人,都曾在武修院上过课,自己也见过。

    只是无缘说话。

    陆冲看了一眼夏渊,想了想,伸手一点,书架上一个木头箱子,顿时飞了过来。

    他打开。

    里头珠光宝气,金子,银子,珠宝,在烛光下闪烁着诱人的色泽。

    还有一沓厚厚的银票。

    以及其它自己不认识的宝物。

    “阳城县,每年县卫进十人,据我所知,今年还有三个名额。”

    “虽然,或许狐妖说的是对的,但底下各路神仙,也都需要打点。”

    “此事,没有一千两银子,是办不下来的。”

    “这笔钱,现在我借你,市面上利息九出十三归,这就免了。待你成就县卫,可慢慢还我,但每年须至少还两百两,你可有意见?”

    夏渊:……

    咳咳。

    脑海中就两个念头。

    第一,九品的县卫,就已经这么有钱了吗?

    第二,买官,就是为了赚钱?

    你们都特么这么玩儿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