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宇宙职业选手 > 第五篇 第44章 章秀和青湖魔神
    蓝星,许景明家中,傍晚时分。

    庭院内的灌溉系统喷洒着水雾,笼罩着草坪,许景明、黎渺渺夫妇二人正在陪着女儿许黎星玩闹,许黎星个子虽然娇小,可身体素质很不凡,在庭院的喷泉台阶上蹦跳着。

    一跳两个台阶,很快跳到上面,又直接一跃完全跳下。

    之后再慢慢跳上去。

    “宝宝,你不嫌累么?”黎渺渺无奈问道。

    “不累。”许黎星越蹦跶越来劲,如今可是七月下旬,即便是傍晚时分,温度也是过30度的,许黎星跳得全身都是汗,可依旧蹦跳得来劲。

    “她就人来疯。”黎渺渺对许景明无奈道,“平常没这么疯的,今天你出来陪她玩,她明显兴奋多了。”

    许景明看着女儿蹦跳样子,不由浮现笑容,轻声道:“我陪我们女儿时间太少了,以后,得经常下线出来,陪陪你,也陪陪我们女儿。”

    “你的事更重要。”黎渺渺说道。

    “还好,最近时间没那么紧。”许景明说道,“而且进化道路,也需要适当休息,不能一直神经紧绷。”

    参悟《光线篇》努力修炼到源生命,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会需要很长时间。

    这么长时间,当然得适当歇息。

    黎渺渺听了也不由眼睛一亮,开心许多:“好,你多陪陪女儿,女儿也一定会开心。”

    “爸爸,我连续跳了一百下。”许黎星兴奋跑过来,“厉害吧,”

    看着头发都完全汗湿的女儿,许景明直接抱了起来:“厉害厉害,我们女儿以后,也会成为厉害的进化者。”

    “嗯。”

    许黎星开心哼了声。

    ******

    陪了家人到夜里,许景明也就再度上线,进入伏魔世界。

    “开始炼化巡城使地魔吧。”许景明此刻状态非常好,充满斗志,他取出怀中的玉瓶,拔开瓶塞。

    “这可是我进入伏魔世界,炼化的第一头地魔。”

    许景明嘴巴一张,一吸。

    伏魔法力裹挟着玉瓶内的那一缕本命魔气,进入了许景明口中。一入口,这执念便立即融入许景明的心灵意识,有记忆在许景明意识中。

    章秀,是成安府本地人。

    他父亲是府城‘三水帮’的一个头目,章秀小的时候,章父和章母还是挺宠爱孩子的,吃穿不愁。可从六岁开始,章秀就必须学武了!

    学武,很苦。

    刚开始章秀还有点灵性,进步也挺快,父亲赞许,母亲也更宠爱。

    但渐渐的,武道方面陷入停滞,难以进步。怎么练都没收获,章秀也不愿意练了。父亲怒斥,母亲责骂,强逼着章秀去练武,但强逼的效果很差。

    怒斥责骂,甚至鞭子抽打,章秀也只当耳旁风。

    终于父亲母亲彻底失望,一门心思在老三身上。

    章父一共有三子三女,子女都练武,但有天赋且能吃苦的,只有老三!父亲和母亲一门心思培养老三。其他儿子女儿都不怎么管了。

    章秀有些失落,他羡慕三弟能获得父母宠爱,可另一方面他也觉得轻松,谁都不管他了,他自由自在。

    十六岁那年,父亲让他去三水帮做事。

    在帮派内,他吃尽了苦头,见识了人心的可怕!才真正明白父亲的苦心!这个世道,武道入门……干什么都会顺利。不管是进入官府,还是帮派,都会受到重用。

    而一个普通人,在帮派内太难了。

    在父亲因为一次帮派冲突死去后,章秀在帮派内日子更加难过!之前别人还看在他父亲脸面上,做得还收敛些。如今却是彻底将他踩到脚底,踩到粪坑里!

    经历这一切后,章秀变了,他脑袋削尖了往上爬!

    他要做人上人!

    他不想再被人踩在脚下!

    他逢迎拍马,善哄人心。

    在三十二岁那年,他也成为帮派的中高层,后来在一次押送货物途中,他丢了性命。

    “我还没爬到最上面,我还没有比我三弟更强,我不甘心,可谁想到,我竟然死后成魔了。”章秀哈哈笑了起来,“成为魔,可真是痛快啊。”

    “我的三弟,在我面前瑟瑟发抖,从来没这么恭敬过,我一口就吃掉了他。”

    “高高在上的帮主,在我面前却是跪下来,甘当奴仆,我却是将他一巴掌拍死!”

    章秀看着许景明,“我成了地魔,甚至主动担当巡城使!整个府城内,多少大家族,多少帮派,都得看我脸色,都得恭维我,听我命令。”

    “整个成安府境内,青湖魔神是我至交好友,便是众多魔头都对我恭恭敬敬。”

    “哈哈哈,高高在上,看着那些人跪在我面前的感觉,真好,真好啊。”章秀说着,“吴明先生,权力的感觉是不是很美好?出人头地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许景明看着他,许久才道:“可你成了魔。”

    “成魔又如何?”

    章秀兴奋道,“只要高高在上,大权在握,让众生跪伏在我面前……成魔?我反而开心。”

    “人,掌握权力没错。”许景明看着他,“但不能被权力蒙蔽了双眼。”

    “蒙蔽了双眼?没有,我很好!当魔的感觉很好。”章秀说道。

    许景明摇头:“当你成为魔头,你第一时间去找的,却是你三弟!”

    “是的,他武道有成又怎样?不一样在我面前瑟瑟发抖,我一口就吃了他。”章秀眼中满是疯狂。

    “你羡慕嫉妒他,别否认。”许景明说道,“我看到了你的记忆,当你父亲母亲不再管你,一心栽培你三弟时,你很失落,也羡慕嫉妒你三弟。”

    章秀一愣。

    “你进入帮派,虽然吃苦头,但暗中有你父亲照顾。”许景明说道,“你自己后来也明白这一点!你父亲死后,你在帮派才真正跌落深渊。”

    章秀沉默了。

    “所以你混出头,第一时间去你父亲墓前大醉一场。其实你内心中,很想你父亲活着,看到你出人头地的一天。”许景明说道,“你很想在你父亲面前,证明你自己。”

    章秀轻轻点头:“我承认,我想让他看到我出人头地,看到我比老三强得多!我喜欢出人头地的滋味!喜欢高高在上的滋味!”

    “别被红尘蒙蔽了心灵,仔细想想,你内心中到底想要的是什么?”许景明说道。

    “如果用父亲赞许,母亲宠爱的无忧无虑生活,和你成为魔头高高在上的生活交换,你愿意吗?”许景明问问道,“问问你的内心,你愿意交换吗?”

    章秀一愣。

    父亲赞许,母亲宠爱,无忧无虑的生活?

    多么久远的回忆。

    那是最美好的日子,父亲遮挡了风风雨雨,和母亲一同关爱自己。

    “你应该明白自己内心真正渴望的了。”许景明说道。

    章秀执念在震颤,他明白,他最渴望的不是权力,而是父亲赞许母亲宠爱,是快乐无忧无虑的日子。内心否定了执念,执念也就开始了崩塌。

    章秀喃喃低语:“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心中只有出人头地?只有踩在众人之上?”

    “我,我还吃掉了我三弟,是的,我被执念控制了,我成了魔。”

    章秀这一刻豁然惊醒。

    整个人仿佛从一场梦中醒来。

    “把握好你的内心。”许景明看着他,“不要被欲望掌控,成为它的傀儡。”

    “谢谢。”章秀轻声说了句,“可我回不到过去了。”

    他的执念溃散。

    ……

    盘膝在床铺上的许景明睁开了眼,心情很复杂。

    “欲望,是人奋斗的动力,甚至是人类奋斗的动力。”许景明说道,“可如果不是掌控欲望,而是被欲望所控制……那就太可怕了。”

    许景明默默道。

    掌控欲望者,是人。

    被欲望控制者,是魔。

    在心灵欲望方面,许景明认知也更加清晰,更加深刻烙印在意识中,心灵意识自然也更加强大。

    ”吱呀。”

    许景明起身打开房门,天已经蒙蒙亮,东方天际已然有了一丝红光。

    ******

    府城东方,八百多里的一座巍峨高山。

    “主人,主人。”一名老妇人化作雾气,飞入一座楼阁内。

    楼阁内,正有一名红衣女子悠然绘画。

    “主人。”老妇人落下后,恭敬行礼。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红衣女子看向老妇人。

    “巡城使章秀,死了。”老妇人说道,说着恭敬将一卷纸张递给红衣女子。

    “嗯?”

    红衣女子脸色微变,接过卷起来的纸张,缓缓展开,一看,微微皱眉,“伏魔人吴明?哪来的新人,下手如此狠辣?”

    “主人,我们怎么办是好?”老妇人问道。

    “章秀做事也算勤勤恳恳。”红衣女子摇头,“可伏魔人吴明和齐家族长‘齐晨’似乎关系不一般,齐晨抵达后,章秀才被击杀。”

    “嗯。”老妇人点头,“他们俩兄弟相称,关系是不一般。”

    “府城,是伏魔人的天下。”红衣女子悠然道,“为了一个死去的章秀,不值得冒险。”

    “就算了?”老妇人问道。

    “章秀不是朋友很多吗?将消息传给其他几位魔神,传给所有使者。”红衣女子说道。

    老妇人问道:“要不要禀报山主?”

    “山主本来就懒得管理琐事,一府之内的诸多事务全部扔给我。”红衣女子说道,“他哪里会在意一个巡城使的死活?”

    老妇人微微点头:“我懂。”

    自家主人,是五大魔神中的血衣魔神,也是洞明山真正的管理者!

    ……

    消息很快传给众多地魔们,可是‘伏魔人吴明’能力压章秀,还和齐家族长关系不一般,如今还是居住在府城之内。这些地魔们可不愿去冒险。

    斗了这么多年,魔也只是占了半边天下!

    在伏魔人汇聚的府城,地魔行事都需要小心翼翼。

    “哗哗哗~~~”

    成安府,青湖湖水荡漾。

    青湖有百余里广阔,周围也有数十万子民在青湖讨生活,在这一带,威名最大不是官府,不是伏魔人,而是那位青湖的主人‘青湖魔神’!

    “我章秀兄弟死了?”青湖魔神眼神阴冷,脸上有着一块胎记,有些震怒看着手中的信。

    “魔神大人?”送上信件的手下有些疑惑。

    “你先下去。”

    青湖魔神摆摆手,他独自一人坐在殿内,盯着这封信。

    “章秀兄弟乃我至交好友,敢杀他,就是打我的脸。”青湖魔神眼中有着杀意,“这个伏魔人吴明,该杀!”

    青湖魔神凶意滔天,但依旧很冷静,“这些伏魔人们非常狡猾,说不定,就布下陷阱,等我去钻。”

    多年来,和伏魔人的争斗也让青湖魔神谨慎许多。

    “而且他和齐家族长关系不一般,完全有可能调动高手埋伏。”青湖魔神思索着,“但是……这个伏魔人吴明,不杀,我不痛快!”

    青湖魔神杀意浓烈。

    “他们如果埋伏,刚开始耐心很足,可越往后,那些高手们也不可能一直守着。”青湖魔神思索着,“嗯,我就等上三个多月再去动手。”

    “我就不信,三个多月后,伏魔人还在埋伏!”

    青湖魔人越想越是觉得自己聪明,“三个多月后,我也不能进吴明的住处!得等他出来,等他在外面,由我选择出手地点,出手时机。”

    “一旦出手,十息之内,除掉伏魔人吴明。”

    “而后借助水行之术,悄然离开府城。”青湖魔神很满意,“我的计划非常好,应该没什么破绽。”

    “就这么定了!”

    青湖魔神做出了决定。

    ……

    时间一天天过去。

    “巡城使章秀还说自己朋友众多,青湖魔神是他至交好友,可惜,这些地魔们似乎都不愿为他报仇。”一直等待出手时机的齐晨族长,无聊地坐在躺椅上看书,“看来,我是白等一场了。”

    齐晨族长也很是无奈。

    地魔们不来,他总不能强迫。

    ……

    许景明的宅院内。

    “嗤嗤嗤。”

    有一缕缕太阳光芒从四处汇聚而来,令屋顶瓦块都变得金光耀眼,这些太阳之力渗透砖瓦进入屋内,落入盘膝坐在床铺的许景明身上。

    源源不断的太阳之力,不断被吸纳进体内,令体内的伏魔法力不断蜕变着。

    吴七默默在屋子外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打扰少爷。

    大半个时辰后。

    吱呀。

    许景明推门走了出来。

    “少爷。”吴七喜悦道,“你的伏魔秘法,似乎有所进步?”

    “嗯,提升了些。”许景明点头。

    终于达到第四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