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逸顺利赢得这场比赛,XGL战队也在圈中的威望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战队干小瞧他们。

    “为了庆祝这一次大获全胜,我们的老板冰姐愿意把奖励提前!”

    “是那个集体出游吗!是吗!我的天啊太爽了吧!”

    这可把队员们都高兴坏了,龚韵娴看到了每位队员的努力,所以也想靠这个机会让大家好好放松,迎接接下来的晋级赛。

    陈逸也理解龚韵娴的良苦用心,随后决定带着这帮小孩子们出去好好玩一玩,这一次集体出游的地点是在h市的月亮湾。

    傍晚红果几个人鬼鬼祟祟的潜入机房,被陈逸抓了个正着陈逸询问。

    “你们这几个小子明天就要出发了,这么晚怎么还不去睡觉?大半夜的把我起来上厕所的吓死。”

    “落哥你是不知道,我们这次要去的月亮湾,可是海边城市不做好攻略,才三天两夜根本玩不够。”

    “是啊是啊,我们要做好攻略,大家伙好不容易集体出去玩。”

    陈逸也拗不过他们,随后一起商讨旅行对策,直到大家都觉得满意了,才回房间睡觉第二天一大早龚韵娴就驾车接人。

    这个旅行龚韵娴会和大家一起,这也是龚韵娴弥补之前和陈逸没有继续的旅行。

    “老婆,你是不是为了陪我呀~”

    “我才没有想陪你,只不过怕你们人生地不熟,没了我不行。”

    龚韵娴看着陈逸小孩样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不过陈逸撒娇的样子也就只有龚韵娴一个人看得见。

    队员们陆续上车,随后开往机场的龚韵娴的车开走之后。

    身后有几辆黑色宝马,立刻跟上这些车是李云峰派来盯着龚韵娴的,自从上次李云峰在龚韵娴这里吃了瘪。

    心里的怨气一天比一天大,想着要报复龚韵娴,恰巧赶着龚韵娴三天两夜的月亮岛旅游,在龚韵娴不在的这段时间。

    李云峰肯定要好好的造作一番,龚韵娴几人到达机场后赶快登机,红果兴奋的直接抱住陈逸。

    说这是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出市。

    “以后我们不仅要初试,还要出国比赛到时候看你会更开心。”

    “真的吗?我们真的有那么厉害吗?真棒我们XGL是最棒的!”

    几个热情的小伙们?围城一团龚韵娴站在旁边,看着这些都是为了自己梦想而追逐的少年啊。

    飞机起飞可能是龚韵娴平常习惯了飞来飞去的商业应酬,直接在飞机上倒头就睡。

    坐在龚韵娴旁边的陈逸观望着龚韵娴的睡颜美丽冻人,想着原来冰冷的大boss,睡着了也是一个惹人怜悯的小白兔。

    陈逸低头想吻龚韵娴的时候,突然被红果打断。

    “落哥这也太大了吧?这和我之前坐的飞机可不一样,一看就是豪华舱不愧是嫂子,真有钱。”

    “你也太不懂了吧?别去打扰我们队长和嫂子的二人世界~”

    红果一听pig说,立刻就手动闭嘴不说话,随后点头示意陈逸,你们继续是我打扰了。

    陈逸看着也是哭笑不得,随后反头想继续刚才的动作,但发现龚韵娴已经被吵醒。

    到手的鸽子飞了陈逸现在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就在陈逸放空眼神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薄唇被什么东西碰了。

    等回过神来低头一看,龚韵娴正在深情地亲吻着自己!

    陈逸立刻反应过来,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不过也加快了嘴巴上的动作,恨不得将龚韵娴年在自己嘴巴上一样。

    龚韵娴将陈逸推开害羞的表示。

    “一下就可以了,你个小流氓还想要多少?”

    “老婆大人,怎么亲都不够嘿嘿~”

    陈逸和龚韵娴打情骂俏,可把队友们给无形之中喂了一大碗狗粮。

    时间过去大半,还有十分钟,飞机就要降落,月亮湾马上就要到达了,队员们兴奋不已,立刻想着一下去要到哪玩。

    “等我们到达月亮湾,已经是大晚上了,肯定是先找酒店的。”

    十分钟过去飞机抵达月亮湾,龚韵娴看到了接机的队伍。

    随后跟着队伍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是在月亮湾的宝塔上面,总共有28层龚韵娴定制的房间就在最顶端。

    酒店人员带领着龚韵娴几人登上电梯,伴随着电梯陈述不停地增加到达28层的时候。

    电梯门一开,红果他们就迫不及待的走出来,发现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拱形的落地窗,站在落地窗前面,可以俯视月亮湾整个岛屿的景色。

    十分的美丽几人都激动不已,龚韵娴这时候分发房卡发现只有三张房卡,红果立刻就开启了自己的八卦之心。

    “嫂子这三张不会是……”

    “这还用问吗?你和我一张,冰哥DG一张,队长嫂子一张!”

    龚韵娴立刻就红了脸,随后慌忙解释道还有四张没拿出来。

    不过红果说的这话倒是让陈逸觉得很不错,但龚韵娴可是为每个人都准备了房间,甚至连教练都也准备了。

    “一个人住一间这么大的,还配有一个单独的浴池!”

    “这也太豪华了吧?嫂子太豪气了!”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所有队员都返回房间,只留下了陈逸和龚韵娴两个人。

    其他人走后,陈逸一直看着龚韵娴,眼神就没有看过其他的地方,这让龚韵娴觉得有点浑身不自在忍不住问。

    “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一直看我?难不成你还真以为红果说对了我会跟你一起住?”

    “如果老婆要跟我一起住,我也不是不可以的。”

    陈逸此时脑海中已经幻想出来了,和龚韵娴共度良宵的画面。

    但被龚韵娴当头一棒被打散,现在两人还没有到那种地步怎么可能住一间房间?

    随后龚韵娴把房卡给到陈逸,独自一人离开了,虽然陈逸心中有一点小伤感,但不过能和龚韵娴出来已经很知足了。

    (小贱,你说为啥这几天龚韵娴都一直回避我?)

    【宿主女孩子嘛,多半是会害羞的多接触接触就好了嘿嘿…】

    (你笑什么呀?难不成你还笑话我?)

    【这就不告诉你了】

    系统的小算盘,谁能知道呢?半夜突然打雷,龚韵娴独自一人在房间里蜷缩在床上,因为小时候原生家庭给龚韵娴造成的伤害,导致龚韵娴一直很怕打雷。

    龚韵娴想打电话给陈逸,可这时陈逸在洗澡,根本没听到龚韵娴实在害怕极了,只好去敲陈逸的门。

    “陈逸你在吗?打雷我有点怕我就过来一下,等会打雷停了就走”

    龚韵娴见陈逸没有回应,以为陈逸睡着了,很无助的坐在门口。

    而这时的陈逸正在浴室哼着歌,洗着澡,搓着背,这个把一旁出谋划策的系统急得要死。

    要知道这打雷可就是系统做的,为了就是给龚韵娴陈逸之间创造机会,可是陈逸压根儿不懂呀。

    【宿主,我现在劝你出去开门看看有没有什么惊喜?后悔了可就别怪我没提醒你哦】

    陈逸一想还有啥惊喜,自己是不知道的,立刻关水,冲掉身上的泡沫裹了个浴巾就去开门。

    陈逸把门一打开,看到龚韵娴蜷缩在门口不停的抽泣着。

    “你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到我门口了?快点进来!”

    “为什么我敲门你不开门?打雷了我…我好怕。”

    没想到,叱咤风云的龚韵娴居然会怕打雷,现在正像一个小白兔一样,缩在陈逸怀中,可龚韵娴一见陈逸只穿了个浴袍,那若隐若现的腹肌,可把龚韵娴给害羞坏了。

    龚韵娴脚一滑正要摔倒的时候被陈逸给抱住,陈逸打去的这些又不是没看过,还是那么害羞。

    陈逸将龚韵娴公主抱起放到床上,并表示自己去擦干头发,马上就回来龚韵娴坐在陈逸的床上思索。

    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保不齐会有什么意外发生,龚韵娴的思想渐行渐远,朝着那个方向发展,脸顿时就红了起来。

    龚韵娴正在发呆,陈逸从饮水机那边走来,给龚韵娴倒了一杯温水。

    “现在我在你身边啦,就不用害怕了,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没…没有。”

    陈逸看龚韵娴脸很红,害怕是因为着凉发烧,随后用手背轻轻触碰龚韵娴的额头,这一触碰龚韵娴一激灵直接倒在了床上。

    陈逸这才看出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发烧,而是心痛到麻木。

    【宿主,你也是真的自恋这内心OS我是没法听了】

    (你管我我老婆怎样,我说了算)

    龚韵娴反应过来在床上坐起靠在床头,陈逸则是在一旁搂住龚韵娴,将龚韵娴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安慰龚韵娴只是一点小打雷不用害怕。

    龚韵娴在陈逸的安慰中心情慢慢的平稳下来,而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慢慢发酵。

    就下雨打雷打了多久,陈逸就抱着龚韵娴抱了多久,直到打雷过去已经到了凌晨三四点。

    “可以啦已经没有打雷了,怎么在我怀中不用走了?”

    “我才没有,我这就离开不好意思打扰了。”

    龚韵娴刚从陈逸身上起身,就被陈逸一手拉入怀中。

    “我还没有抱够呢。”

    龚韵娴的脸直接通红,一头扎进陈逸的胸间,这个样子的龚韵娴实在是太可爱了,陈逸都快要忍不住了。

    不过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随后,陈逸将龚韵娴放在自己床的中间,把被子盖好。

    “今天就到我这睡吧,放心我是正人君子,老婆没同意,之前不会干什么的。”

    “哦好我才没有那样想呢。”

    在陈逸悉心照料下龚韵娴慢慢的进入梦乡,陈逸则是在一旁看着龚韵娴的睡颜,趴在的床头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