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山村小村长 > 第五百零三章 外面的人不算
    那青年一拳落在对方的脸上,这里就乱套了。

    两边热血沸腾的青年都摩拳擦掌,准备一展身手。

    江宇这个心累,谁让你动手了?

    眼看这就要群殴了,江宇一声大吼:“都给我住手!”

    这宛如狮子吼一般的喊声,还真就镇住了大部分人。

    但是那个挨揍的青年却不依不饶,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那个打人的青年也不含糊,也一个劲儿地往上冲。

    “马勒戈壁的,我们江总也是你能骂的。”

    “好了!都给我停下!谁再不老实我就揍谁!”江宇插到两人中间,一把把两个人分开了。

    那个挨揍青年一脸不服:“不行!我吃亏了,这事儿不能完!”

    江宇从身上掏出一张五十的票子:“拿着滚蛋!”

    那青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他的同伴拉住了他, 在他耳朵边说了句什么, 然后拉着那青年离开了。

    江宇回头看着那个先动手的青年,板着脸问:“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厂子的?”

    “姜勇!压力锅厂!”

    “哪个姜?”

    “羊女姜!”

    “你们的厂规里有没有不许寻衅生事,打架斗殴这一条?”

    “江总!你不要开除他好不好?”

    姜勇身后那个女孩焦急地来到前面,像小鸡...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护着姜勇,但被姜勇扒拉到一边去了。

    “有!”

    “回去收拾收拾,明天...到队部来找我!”

    说完,江宇转身向别的地方走去。

    姜勇面如死灰,也没了逛集的兴趣。

    “叫你不要冲动,你就是不听,这下完了吧!江总让你收拾收拾,你这就是被开除了。”

    “那怎么办?”

    “回去找师傅,让你师傅给说说情。”

    姜勇的师傅很有意思,竟然是杨建勇。

    “师傅!我被江总开除了!”

    杨建勇一愣:“因为啥呀?”

    “打架!”

    “谁让你去打架的?你是不是觉得厂里的规章制度是假的?江总立下的规章制度,谁触犯了那是肯定要执行的,天王老子来了都没辙。”

    这意思很明白了,就是他的话也没用。

    这回江姜勇彻底傻眼了,都要哭了。

    杨建勇叹口气:“当初我是怎么告诉你们的,千万不要和一个企业的人产生矛盾, 就是有矛盾也要找领导解决,不要自己私下动手, 唉!说和谁打仗了?有没有把人家打坏?”

    “不是和咱们企业的人,是和外面的人。”

    “外面的人?怎么个外面的人?”杨建勇有些意外。

    “就是对方不是凤窝堡村的人,也不是在凤窝堡村企业干活儿的人。”

    “原来是这样啊,这样还有救!”

    姜勇喜出望外:“师傅!真的有救吗?”

    “江总制定的规章制度只是针对凤窝堡村人,和在凤窝堡村企业里的人,可不包括不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外人,这是应该没有什么大事,江总是怎么说的?”

    姜勇就把江宇的话重复了一遍。

    杨建勇琢磨了一遍江宇的话,突然笑了。

    “明天早晨你去找他就行了,没事儿了。”

    “啊!师傅!怎么就没事儿了?”

    “我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了,该吃吃,该喝喝,该玩儿玩儿,该上班儿上班儿,滚蛋吧!”

    姜勇一头雾水离开了压力锅厂。

    江宇还在集市上转悠,买了几条大鱼,一些海货, 还有牛肉羊肉什么的。

    他觉得自己的手有些不够用, 开始羡慕哪吒。

    好在集市上威来企业的员工还是非常多是,就算他不认识人家,人家也认识他。

    于是,很多人七手八脚就把他手里的东西拿走了,送到了鞋厂办公室。

    看看集市上再没啥可买的了,江宇就施施然往回走,经过钢管厂的时候就拐了进去。

    钢管厂的车间里,有七八个从扬勇公司来的培训人员,正在教钢管厂的员工怎么操作这些设备。

    培训人员教的很耐心,这可能是源于钢管厂这边给他们几个师傅供应的伙食很超值,再加上额外给的补助费很有良心。

    这边有良心了他们自然你得有良心,于是他们教的非常的仔细和耐心。

    江宇看了一会儿,按照他们这种教学方法,一头猪估计也能学会。

    不过操作这些设备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学会的,他们得在这里待一个月才能让这些学员学会出徒。

    这个厂房盖的面积还是相当大的,这套设备只用了一半儿厂房的面积。

    还有一半儿的面积闲置在那里。

    江宇在闲置的这一半儿厂房里转了一圈。

    等梁友达那套无缝钢管的设备来了,就安置在这闲置的一半儿空间里。

    天近中午时分,雪终于停了。

    雪既然停了,扫雪就是头等大事儿,刘金生赶紧布置人清理鞋厂院子里的雪。

    车间里的员工们都来到院子里,嘻嘻哈哈的一边扫雪一边打闹。

    不一会儿雪球就在院子里飞来飞去,把刘金生气的七窍生烟。

    可惜,他就是气的够呛,也没人听他的,甚至还有一个雪球在他的脑子上开了花。

    连江宇都被整笑了。

    “这些奶幌子!在车间里憋久了,一出门儿就开始撒欢儿。”

    “年轻人嘛!就应该像年轻人的样子,都像你这样暮气沉沉的,还叫啥年轻人?”

    “我都快五十的人了,当然不能和他们一样,唉!年轻真好!”

    江宇把在集市上买的东西用轻卡拉回了家,路过白凤家的时候,送了一份儿进去。

    午饭后,江宇来到了滤清器厂,他要看看那台两个月前就点火的发动机现在什么,随便看看马国明主持的那套悬挂式机械化生产流水线,研究的怎么样了。

    电话柴油机厂的发动机订单数已经达到了三千台,基本都是金杯和崧辽两个厂下的订单。

    金杯在和米西国谈判海狮四代,崧辽在研究自己的越野车。

    轻卡对他们来说都不像亲生的一样。

    但就这不是亲生的玩意儿,现在却是两个车企唯一能盈利的单位。

    金杯和崧辽的轻卡因为动力强劲的原因,不但占领了辽省的市场,而且已经开始向外省出发了。

    订单都排到了明年。

    车卖的多了,发动机供应商东河柴油机厂也就忙碌了。

    而柴油机厂的配套厂威来滤清器厂却一点没忙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