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开局北美1400年:正在建国 > 【60】混乱中的秩序
    周黎安在清晨醒来时,听到屋外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雨点不时随风拍打着窗户。

    来到窗边。

    居高临下俯瞰马场草坡上的马匹,它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倚靠,彼此传递体温取暖;安静的如同一座座雕像。

    当初选择来蒙大拿购买马种,就是考虑到马匹对自然气候的适应性。

    当地马种耐寒,又因为长期的自然放养,皮实耐造。但这并不是说它们能以野外放养的方式,度过寒冬。

    冬季来临前,必须建造马厩,御寒取暖。

    夏秋两季温度不低的情况下,放养则能节约养殖成本,毕竟马不似人类那般娇贵。

    而到了15世纪的北美,眼前这500匹马可都是未来繁育种群的本钱,一匹马1500美金,再加上【时空偷渡】9999美金的花费,一匹马的价值就要比一辆汽车还要昂贵了。

    这么些宝贝疙瘩,周黎安自然要为它们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

    一场小雨随着阴云被风吹走而停歇。

    下楼,推开了老肯汀居住的木屋门,这小老头还在地毯上昏迷,与昨天的位置没有任何变化。

    老酒鬼应该早就适应了这种生活,所以周黎安也没必要善心泛滥将他搬运上床。

    从冰箱里取出昨天买来的冷冻牛排,在老肯汀的厨房煎了起来,嗅到香气的酒鬼终于醒了。

    先是茫然四顾,又在看到忙碌的周黎安,立即走来,咿咿呀呀的表达着歉意。

    周黎安则扮演一个好老板的角色:“我说了,你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从昨晚开始,你的禁酒令解除……”

    “今晚继续喝怎么样?”

    小老头愣了片刻,然后都快激动哭了。

    隐隐有些部族人狂热信徒的姿态,在胸前画着十字,为周黎安祈福。

    “呵呵,我说了我不信上帝。”

    “你只要别把自己喝死就行。”

    老肯汀只顾着憨笑,他一辈子听过太多类似的话了,周黎安这么一句打趣,根本对他没有半点杀伤力。

    夜晚,周黎安又去镇上打包了外卖回来,满足老肯汀醉生梦死的需求。

    老肯汀开心的在纸上写道:“周,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的老板,没有之一!你以后一定有伟大的成就!”

    周黎安看着纸条,似笑非笑……没看出来啊,这老酒鬼还是个预言家啊。

    整整三天。

    老肯汀犹如活在天堂。

    9月19日。

    在周黎安的提议下,两人先分享了两瓶红酒,然后老肯汀才喝起他喜欢的威士忌。

    混酒加持,老头又一次醉死过去,并发出如同打雷般的鼻鼾声。

    周黎安该做的事情都做到位了。

    如果老肯汀还是那么不识相的醒来,那只能说他命中应有此劫。

    拉上窗帘,关闭了木屋的门。

    呼出系统——

    穿越降临。

    ……

    当周黎安现身,山谷外的祭台下,又是一阵狂热敬拜。而在山谷外一侧山崖下,他已然看到了一个崭新建筑群出现。

    不要小瞧原住民的建筑文化。

    万年的演化,并向自然界学习,如鸟类在崖壁、树梢建巢;如河狸在溪流中筑堤坝;令他们掌握了许多的建筑本领。

    中南美州的阿兹特克文化与玛雅文明甚至建造出具有图书馆、神殿、学校的大型城邦。

    北美洲也曾有大型聚落,打造精美的杉木住宅群。

    图石八部两千人热火朝天的忙碌三天,昼夜不停。二、三十个借助山体地缘优势,具备顶棚的马厩,拔地而起。

    他们或许不知道马厩的含义,却明白要为这些珍贵稀有的马,奉献比部族人更优渥的生活条件。

    在爬山与众多长老的带领下,周黎安检阅了马厩工程,确认无误后,便让族人举行祈福的仪式。

    神祇,将要造物赐福。

    山呼海啸的赞颂声,震动了夜晚。

    而周黎安则闪身离去。

    他在马场中穿梭,将一匹匹马收入系统。

    当最后一匹马消失在原地,刚刚恢复生机的闲置马场,又一次回归了从前的寂寥。

    ……

    第二天。

    老肯汀醒来时已是午后,他早就适应了宿醉的状态,起身后抓起酒瓶又来了一口,整个人反而因此变得清醒。

    就在这时。

    木屋的门被打开,周黎安走了进来,敞开的屋门传来一股皮卡车发动后的柴油尾气味。

    “老肯汀,我要走了,昨晚我的朋友们装载了马匹,已经出发上路。”

    “你的薪水,我已经转入你的账户,你随时可以查验。”

    “那么,是时候道别了。”

    老肯汀一脸茫然,他很想表达心中疑惑,并呐喊一句‘开什么玩笑’,只是他无法如正常人一样发声。

    只能走到门口,张望出去。

    “阿巴?”

    “阿巴,阿巴???”

    他回头看来,又转头向外,脑袋转动了几次,也无法相信他眼前的一幕。

    一夜之间,五百匹马全部拉走了?

    那得需要多少辆卡车?

    周黎安继续以‘我有一个朋友’为借口:“我的生意是跟朋友合股的,我的朋友显然比我更着急,昨晚一次性叫来了二三十辆卡车。”

    “我想来叫你帮忙,但你喝多了!”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因此责怪你。”

    “除了本周的薪水外,我还多转了100刀作为你的奖励。”

    老肯汀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他没什么可质疑的。

    反正这些马都属于周黎安的,只要不是遗失被盗就好了。

    他感叹于周黎安的财大气粗。

    周黎安这时带着他走出去,指了指木屋门外的几个箱子:“最后的分别礼物,少喝点吧,老肯汀,另外你知道冰箱里有一冰箱的牛排,如果你懂得节制,足够你这两三个月滋润的生活了。”

    此情此景。

    老哑巴骤然间惊叫了起来,咿咿呀呀个不停,又冲上来与周黎安拥抱。

    显而易见,对比起500匹马一夜间被转运,他更在意的是周黎安送给他的临别礼物。

    周黎安拍了拍他的后背,笑着与他分开。

    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临走时给他充分的补给,老肯汀在当地并没有几个朋友,属于极端死宅。

    只要有酒,何必要跑出去厮混呢?

    也没人喜欢跟一个哑巴作面对面的笔友。

    他,习惯了孤独。

    有了充足的酒水与食物,一段时间内,老肯汀都不会去镇上了。

    而对周黎安的实际利益就是……

    关于马场的情况,在短时间内不会流传出去;而等这段时间过去后,就更没人关心一家私人马场的情况。

    周黎安对老肯汀与地产经纪一直以来的解释,都是用这家马场作为自己转运马匹的中转站。

    两人寒暄一阵,终于道别。

    能看得出来,老肯汀很兴奋,就像是面对家长出差时孩子,即将开始他个人的狂欢派对。

    正如周黎安当初承诺的……

    这个马场依旧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天堂。

    ……

    还车,前往机场。

    当天晚上,周黎安回到塞勒姆小城。

    马匹事情解决。

    迁徙物资也准备妥当。

    接下来,只需要等待各部迁徙而来。

    现世所剩下的事情,便是与王德发的合作。

    周黎安打给了王德发。

    老王接到电话时,欣喜若狂,他已等候多时了。

    设宴在杂货街口的福满楼。

    王德发热情带周黎安来到上次两人吃饭的包厢。

    周黎安不喜欢绕弯弯,落座后用茶水润了润嗓子,便开门见山道:“老王,多余的寒暄客套就不必了,直入正题吧。”

    王德发习惯了他的做派,同时认为只有像周生这样的人,才能做得了大事。

    他沉吟片刻,组织措辞,便开口道——

    “我联系到一家企业中介,给了我们三个选择。”

    “蒂华纳、墨西卡利和华雷斯。”

    “前二者都在‘北下加’,两个城市的华人数量很多,我有一些朋友可以照应,并且两城都在美墨边境线上,与加州比邻;甚至每天有不少美国人往返两地工作,白天前往蒂华纳或墨西卡利工作,但他们安家在美国加州境内。”

    北下加全称‘北下加利福尼亚州’;属于墨西哥的一个行政州。

    “至于华雷斯,你应该知晓这座城市的恶名吧?”

    周黎安默默点头。

    华雷斯位于奇瓦瓦州,与德州比邻;该城号称是墨西哥最危险的城市,因为该城是吸食品与军火的主要输出渠道。

    墨西哥的吸食品入美;美国的军火入墨;该地帮会势力扎堆,危险性可见一斑。

    而此时,老王同志就显得有些纠结了——

    “如果在‘北下加’,我有人脉能照应,安全问题不需要考虑;可问题是华雷斯是墨西哥最大的‘客户工业城市’。”

    “这里的关税极低,无论是外部原料进口,还是制成品出口美国,只要是愿意投资建厂,而企业所产出的商品不在墨西哥本土销售,所承担的税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北下加与华雷斯的成本差距超过35%。”

    “如果我们愿意承担风险,华雷斯当然是首选,只不过收税方就不是官方了,而是帮会势力。”

    官方不收税,不等于帮会势力也无动于衷。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华雷斯本就是被黑暗所笼罩的一座城市。

    当然,帮会势力也一定比官方收取的税务比例低,而且是低得多。

    周黎安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德发——

    “老王,我觉得你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打算,你更倾向华雷斯,不是吗?富贵险中求!”

    王德发坦然承认了,微微颔首:“可就怕有命赚,没命花!我们不是‘穷土康’‘4M’那样的国际企业,他们在当地办厂,帮会势力也不敢乱来。”

    “小企业作坊可就难说了,在那边富豪被绑票很常见的。”

    周黎安笑道:“但我觉得,混乱中存在的秩序,更为可靠。”

    “因为,一切秩序规则都建立在金钱之上。只要有钱,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如果在美国境内,你还敢大张旗鼓的兜售牛皮?我相信,那几千张野牛皮,你到现在也没能完全出货吧?”

    王德发听后,沉默了许久。

    一直到他送菜的儿媳妇走进包厢,王德发才猛地回过神,举起茶杯——

    “玛德法克!”

    “阿周生,这笔生意我同你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