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旅行从少年歌行开始 > 第八十七章 离去
    卢白颉感觉很悲伤,明明自己也没做什么,为什么最近事情老是找上自己,如今一个不慎那整个卢家恐怕都有极大的灭门风险,眼前的人可是个狠人,将广陵王一家都给杀了。

    刚刚徐脂虎院落里的事情他还不清楚是什么,只感觉有一件大事情要发生了,那个道士刚刚听白衣剑仙说的,似乎来自武当,为什么武当有人和徐脂虎有关系,而且那人一个眼神就让自己也感觉极度的危险,可是江湖传闻武当不是只有王重楼吗,据说还修成了几百年未出现的大黄庭,怎么又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年轻且高到离谱的高手?

    看这突然冒出的武当高手还和白衣剑仙相识,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卢白颉这一刻感觉真的是很头疼,他想撒手不管卢家了,但没有办法,卢家毕竟是他的家族,最重要的一点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他都要劝住卢家的人,不然卢家肯定会遭受灭顶之灾。

    “似乎有许多人朝这里来了。”

    陈陌提醒道。

    卢白颉一惊,刚刚他一直警惕着前面的白衣剑仙,没发觉来人了,看来是家族来人了,毕竟刚刚白鹤那么大动静肯定会导致有人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卢白颉看了一眼陈陌,随即转身去阻拦来人。

    陈陌一看,这卢白颉还是个妙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他怕是低估了人心,但是如果他道出自己的名号,那恐怕卢家会仔细斟酌一下了,自己的名声可是很凶的。

    陈陌看到有两个丫鬟打扮的人靠在院落旁似乎在偷偷的看向里面,于是说道。

    “喂,你们两个在干嘛呢?”

    两个丫鬟正在专心的听着里面的话,虽然啥也没听到,听到有人好像叫她们,回头看向这个奇怪的白衣男子,也知道这个人似乎和自家小姐还有那个骑鹤的人相识,比较胆大的二乔问道。

    “你是谁啊,还有那个里面的人和我们小姐什么关系啊?”

    陈陌笑了笑道。

    “今天恐怕你们小姐就要跟里面那人走了。”

    两个丫鬟震惊了,她不知道这个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小姐要和人走了?走去哪?为什么要跟人走?小姐要是走了自己该咋办……,一系列的疑问在脑海中浮现。

    二乔不岔的说道。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小姐怎么会跟别人走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陌见此时无事,也乐意和两个丫鬟聊聊,大概率之后这两个丫鬟也要送到北凉去,不然徐脂虎都走了,留下两个丫鬟估计到时候会受不少罪,毕竟可是这个事情会让卢府颜面尽失。

    “那里面的人啊是你们小姐的老相好,此次来寻她自然要一起走了,不然还留在这里干嘛。”

    “什么?”

    老相好?这…不敢置信,两个丫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我倒要看看谁敢闯我卢家,让开!”

    卢玄朗愤怒道,之前白鹤入卢家他也是得知了消息,派了人去查看发生了何事,现在听闻自己的儿子卢白颉居然拦住人不让探查,只能亲自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这逆子居然连自己都拦,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在这江南道,卢家可谓是说一不二,这逆子居然在这危言耸听说卢家处理不慎将有大祸,开玩笑?

    卢白颉也是无奈,只得道出实情。

    “有一人是白衣剑仙,大闹广陵江的那个。”

    此言一出,卢玄朗顿时安静了,白衣剑仙,那可是个狠人,他看向卢白颉,问道。

    “这究竟怎么回事?那个人怎么会来我们卢家。”

    卢白颉此刻也安心了,明白自己父亲有顾虑了,说道。

    “和脂虎有关,还有一个武当道士,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卢玄朗沉闷说道。

    “哼,那个贱人…”

    话没说完,瞬间被一道莫名的攻击击飞,口吐鲜血,看样子伤的不轻。

    这正是洪洗象做的,在这卢府内任何风吹草动自然瞒不了他的耳朵,听到卢玄朗的话瞬间不动声色的给了其一个教训。

    “父亲,你没事吧?”

    卢白颉快速上前查看道,发现伤不重,修养一些日子便可。

    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伤到卢玄朗,现在只有两人,一个是白衣剑仙,一个或许是那个神秘的道士,这招式看着不像白衣剑仙,那只能是那个道士了,刚刚卢玄朗似乎说徐脂虎是贱人,所以才受伤了,看来那个道士和徐脂虎关系不菲啊,多事之秋…

    “我没事,走,我们走。”

    卢玄朗怕了,想要快点离开,他不想变成广陵王那样,卢家虽然在这江南道称得上数一数二,但比广陵王那种还是差了不止多少,连坐拥几十万大军的广陵王都死了,自己可还没活够呢。

    “有趣,看来洪道友对徐脂虎可是在意的很啊。”

    陈陌自然也是感知到了刚刚那一幕。

    洪洗象和徐脂虎似乎聊完了,只见徐脂虎走了出来,说道。

    “先生,我这两个丫鬟能否麻烦先生送到北凉?”

    没待陈陌回答,两个丫鬟自己就叫起来了。

    “小姐,我们不去北凉,我们要跟在小姐身边,小姐去哪我们就去哪。”

    徐脂虎淡然一笑,说道。

    “听话,我也要离开了,不需要你们跟着了,你们待在这也不安全。

    麻烦先生了。”

    两个丫鬟嘟囔着嘴,似乎不开心了,小姐真的要走了。

    “小事一桩,那就恭喜二位了。”

    陈陌回道。

    一声鹤鸣响起,只见徐脂虎和洪洗象骑鹤离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回神了,走了,你们站在那把剑上,记得站稳了,要是掉下去了我可不会管的。”

    陈陌手一挥,一把剑浮现在两丫鬟身前,此举自然是带着两个丫鬟御剑回北凉。

    两个丫鬟看看陈陌,再看了看身前的那把剑,想起了小姐的话,小心翼翼的站上了那剑上,两个人紧紧的抓在一起,生怕掉了下去。

    “站稳了,我们走了。”

    瞬间载着两丫鬟的剑升空急速朝北飞去,陈陌跟随在旁边,防止发生意外。